菠萝网目录

恋爱流怪谈游戏 9. 才不是游二代

时间:2020-08-06作者:尺间萤火

    . ,最快更新恋爱流怪谈游戏最新章节!

    韩庄将夏怿绑了起来。

    夏怿比较了一下自己和韩庄的体型,将反抗的选择划掉。

    他问韩庄:“你想要干什么?”

    “说吧,你是怎么从诡异手下逃脱的?”韩庄立在窗边,一束月光从模板的缝隙中照入,落在他的脚边,他一脚踩了上去。

    天已经黑了下来,诡异马上就会到来,韩庄不想死。

    “我已经和你们说过了,我就是上去送死,结果诡异不杀我,真没有什么秘诀!”夏怿说的是真话,但他感觉韩庄不会信。

    韩庄的确不信,或者说他不允许自己信。

    信了夏怿的话,就代表他没了办法,只有死亡这一条路。

    他不想死。

    “看来你是不想说。”韩庄举起了一把椅子。

    他慢慢走向了夏怿:“你只有两个选择,一是在诡异到来之前,被我折磨死,二是将方法告诉我。”

    为了增加自己的威慑力,韩庄轻笑一声:“让我想想,要先打断你哪条腿?”

    夏怿不怕死,但不想被折磨致死,那太疼了。

    “把方法告诉我,不要想着瞎编一个骗我,我没这么蠢。”韩庄步步逼近,已经到了夏怿的面前。

    “你至于这样吗?”夏怿劝说着韩庄,“你们才经历了一个新手世界,还有好多条命,在这个世界死了会复活到下个世界,没必要这么着急就暴露自己的邪恶啊。”

    “什么好多条命?”韩庄放下椅子,惊愕的看着夏怿。

    夏怿同样愣住,打开系统面板就能看到自己的剩余生命,他不认为韩庄笨到连系统面板都打不开。

    所以只有一个可能,韩庄他们只有一条命。

    “你居然有好几条命!”韩庄抓住夏怿,将他拉到身边。

    他的面色阴沉。

    “不对。”他放开了夏怿,“你有好多条命和你不被诡异杀是两码事。”

    他将手中的椅子举高,对准了夏煜的一条腿:“既然你不说,那我就开始了,我会先砸断你的右腿。”

    “那是左腿。”夏怿纠正着韩庄的错误。

    韩庄的目光更加愤怒起来:“我改变注意了,还是中间那条腿比较好,不会认错。”

    夏怿没有说话,他看向韩庄的身后。

    “你在看什么?”韩庄感觉到了不妙。

    他转身一看,见到了两道红光。

    “妈的!”韩庄一个后撤,退到了夏怿的身后,抓住了他的脖子,“快告诉……”

    没等他的话说完,红光出现在他的影子中,一只裹着淤泥的手臂,捅入了他的胸膛。

    手臂抽出,鲜血飞溅。

    韩庄跪在地上,他试图用手去撑自己的身体,但手臂根本不服从他的命令。

    他面朝下倒在了地板上,鲜血染红了附近的地面。

    临死前,韩庄看着站在夏怿身旁的诡异,心中愤怒万分。

    自己等人只有一条命,夏怿却有好几条,自己等人被诡异追杀,夏怿还被诡异护着。

    现实中被各种二代各种潜规则也就算了,到了这个神秘的游戏里,还遇到这种游二代!

    他张嘴想要骂一声,但只咳出了一口血。

    他的意识消散,没了动静。

    夏怿在地板上滚了滚,躲开了流淌的血液。

    诡异手臂上的淤泥蠕动着,不一会儿,就将沾到的血液分离出来。

    诡异一甩手,血液落在了韩庄的身上,将他的后背染红。

    客厅里,只剩下了夏怿和诡异。

    夏怿看了看地上的韩庄,又看向诡异,有些期待。

    诡异之前杀人,都是掐断脖子或者闷死,那些人死的都十分干净。

    现在诡异终于沾了血,是不是狂性大发了?

    是不是接下来就要杀自己了?

    正好饼干也被自己吃完了,是死亡的好时机。

    他看向诡异,诡异也扭头看向他。

    一人一诡在黑暗中对视着。

    夏怿还被绑着,要努力昂着头才能和诡异对视,这种姿势保持起来太累,夏怿放弃。

    诡异慢慢向着下面沉去。

    “等等!”夏怿急忙叫住祂,“至少帮我把窗帘解开!”

    诡异没有停留,很快就没入了地板中,没了踪影。

    夏怿叹了口气,要诡异帮忙解开绳子这件事,的确不像话了一点。

    可在应该像话的地方,诡异也一点儿不像话,到现在都不杀自己。

    地板上有点儿凉,夏怿滚到了墙角,靠坐在那里。

    他打了一个哈欠,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很快进入了睡眠。

    在他睡着后不久,诡异从黑暗中冒出。

    祂的手上,抓着一把剪刀。

    祂来到夏怿的身边,将窗帘剪下,又沉入了地面。

    片刻后,祂取来一个毯子,盖在了夏怿的身上。

    然后诡异坐在夏怿的面前,看着他。

    夏怿做了一个梦,他梦到了一个十岁的女孩,女孩在洋馆里,和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一起折纸。

    他们玩累了之后,坐在餐桌前,吃着早餐。

    梦到这里,夏怿醒了过来。

    他是饿醒的。

    昨天早饭没吃完就被关了起来,好在客厅里还有之前放的饼干,才勉强撑了一天。

    现在饼干已经吃完,他非常饿。

    动了下身体,他发现自己身上盖着一个毯子,他活动了手脚,原本绑着的窗帘也消失不见了。

    不用说,是那只诡异干的。

    夏怿环顾四周,没找到诡异的身影。

    此时已经是白天,屋外传来了仆人们的动静。

    夏怿换了一个明亮些的位置待着,顺便观察了一下四人的尸体。

    明明昨天还有五个人,一晚上就只剩下他一个了。

    虽然他们总是咋咋呼呼,吵吵闹闹的,但没了之后,还真有些不习惯。

    不过这样也好,就没人扎自己的心,问自己怎么还活着了。

    这时候,窗外一个木板被卸下,管家伸进头来,惊愕的问:“你怎么还活着?”

    夏怿捏紧了拳头,想给管家头上开个洞。

    没等夏怿回答,管家又说:“你运气是真的好,不过你躲得了一晚,还能躲两晚不成?”

    说完,管家将木板封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