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恋爱流怪谈游戏 2. 这诡异可能不行

时间:2020-08-06作者:尺间萤火

    . ,最快更新恋爱流怪谈游戏最新章节!

    早上,夏怿睁开眼睛,伸了一个懒腰。

    睡得还挺舒服。

    现在应该已经是第七个世界了吧?

    夏怿看向四周,发现这里有些眼熟。

    他似乎还在第六个世界?

    他怎么还在第六个世界?

    诡异呢?

    那么凶一只诡异没来吗?

    他发现沙发边躺着两个人,上前想要询问,却发现这两人的脖子歪得有些过分。

    “???”

    他又走到了门口躺着的男人面前,男人的面色痛苦,眼珠凸起,也已经死了。

    靠在墙边,夏怿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诡异昨晚来过了?因为我在睡觉所以错过了?

    那诡异是眼瞎吗!那么大个人躺在那里睡觉看不见?

    夏怿深刻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是他轻视了被诡异杀死这件事。

    是他太过散漫,居然在重要的时机睡觉,白白浪费了这次机会。

    不过这样就能多活一天了。

    不,不能这么想,一旦心中有了希望,绝望就会跟着到来!

    夏怿摆正了心态,决定今天晚上好好努力,一定要死在诡异的手下!

    其实比起诡异,自杀更加方便,但夏怿还没有狠到,可以自己对自己下手的地步。

    “夏怿?”门外传来了一道声音。

    那是壮汉。

    壮汉扫视了地上的三具尸体,不可置信的看着夏怿:“你居然没死?”

    听到壮汉的话,夏怿悲从中来:“是啊,我居然没死。”

    壮汉眉头一皱,后退了两步:“你真的是夏怿吗?”

    壮汉这是以为他被诡异夺舍了。

    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夏怿说:“诡异夺舍不能夺取记忆,你可以提问看看。”

    壮汉于是问:“我叫什么名字?”

    “……”

    这个问题难住了夏怿。

    他看向壮汉:“换个问题。”

    壮汉默默后退了十步,询问了别的问题。

    十分钟后,壮汉将昨天的所有事情,所有细节都询问完毕,相信了夏怿的清白。

    夏怿只是不知道他的名字。

    壮汉黑着脸说:“我叫韩庄。”

    “知道了。”夏怿记了下来,韩庄,就是壮汉反过来读,很好记。

    等韩庄确定了屋子里没有危险,其余的五人走了进来。

    他们围着夏怿,好奇的问夏怿怎么没事。

    又被扎了一次心的夏怿,无奈的回答:“我也不知道,我就是在睡觉,等醒过来就是天亮了。”

    六个人讨论了一番装睡躲避诡异的可能性。

    最后还是感觉夏怿只是运气好。

    六人对未来有些忧心:“这个诡异也太强了吧!那男人的天赋是阳气旺盛,结果也一下子就死了。”

    “看来打肯定是打不过了,只能躲了。”

    “躲又能躲到哪里去?那个诡异是从影子里冒出来的,墙壁也拦不住它,而且我们还不能离开别墅。”

    “也许我们应该把灯全关了,窗帘也拉上,这样就没有影子了。”

    “谁知道那诡异到底是从影子里冒出来,还是从黑暗里冒出来,而且没了灯的话,我们太被动了。”

    “看今天的模样,只要跑出一定的范围,那只诡异就不会追过来。”

    说到这里,四人看向了韩庄和杨丽丽。

    这两人丢下了他们,先一步跑到了院子里。

    韩庄咳嗽了一声:“我是准备提醒你们,但诡异是在太快了。”

    四人没有纠结这件事,只是暗中决定,以后盯着两人。

    怕被问罪,韩庄转移了众人的注意力,他看向夏怿:“夏怿你有什么建议吗?”

    我的建议?我的建议就是等死。

    不过这话太直白,六人可能接受不了。

    他叹了口气:“能享受一天就是一天吧。”

    外面的太阳又上升了一些,气温有些燥热起来。

    洋馆里的仆人们,开始忙碌了。

    管家来到客厅,见到地上的三具尸体,大惊失色。

    韩庄立即上前,准备安抚管家,谁知道管家口中冒出的居然是:

    “居然只死了三个!”

    夏怿几人都感觉到了不对劲,韩庄问:“管家何出此言?”

    管家说上次过来的十个天师,一晚上全死了。

    韩庄三人还是感觉不对,一般而言,见到天师死得少,应该高兴,但管家只是惊讶,并没有高兴的模样。

    韩庄还想多问,管家直接快步离开。

    仆人们收拾了尸体,给七人准备了早餐。

    夏怿吃完早餐,不理会壮汉几人联合调查的邀请,独自在洋馆里闲逛着。

    中午,他吃完午饭,又到房间里睡着觉,防止晚上困倦。

    韩庄几人一夜没睡,比夏怿更加疲惫,也各自到房间里睡了。

    杨丽丽在床上辗转反侧,她的脑海中回想着那三具尸体的模样,恐惧的颤抖着。

    她已经见了诡异的可怕,不认为自己可以抵挡,现在的办法就是抱上一个大腿。

    夏怿能从诡异的手上活下来,应该是有些手段的,她悄悄去投资一下,反正亏不了。

    想到这里,杨丽丽离开了卧室,悄声来到了夏怿的房门外。

    她整理了一下衣裳,按下了门把手。

    咔——

    门把手没有动,夏怿把门锁上了。

    杨丽丽没想到,投资还没开始就遭遇了阻碍。

    她又敲了一会儿门,因为怕被别人发现,所以敲得轻,睡熟的夏怿根本没有听见。

    这样在门外踌躇了十分钟,杨丽丽没有办法,只能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下午的时间很快过去,傍晚,众人在一楼餐厅吃了晚饭,聚在了客厅里。

    夏怿在沙发上坐着,无聊的听韩庄他们交流情报。

    “洪家一共有四个人,一个奶奶,一个媳妇,还有一对子女。”

    “我在窗子那边见到过洪家奶奶,她对我笑了笑,看起来挺和蔼的。”

    “我感觉管家和那些仆人们知道什么,但他们不肯和我们说。”

    夏怿一边听,一边吃着饼干。

    饼干是从厨房拿的。

    虽然洋馆里刚刚死了三个天师,但仆人们都一副平静的样子,甚至厨师拿饼干给他的时候,还哼着小曲。

    这个洋馆里有着古怪,不过在惊悚世界,古怪反而是正常的。

    “你今天不睡觉吗?”杨丽丽坐在了夏怿的身边,伸手拿了一块饼干。

    她猜测,夏怿是不是有着用睡眠躲开诡异的方法。

    夏怿看了杨丽丽一眼,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感觉杨丽丽看向自己的目光有些幽怨。

    他没有和杨丽丽闲聊的想法,用钢铁直男般的话语回答:“今天下午睡过了。”

    他一下子把天聊死。

    杨丽丽可以将天复活,但她身边还有韩庄,在不知道夏怿深浅的情况下,还是抱紧韩庄的大腿更稳妥一点。

    起码韩庄跑得快。

    杨丽丽走后,夏怿将台灯放在沙发前,拿了茶几上的一本翻阅。

    外面的夕阳慢慢落下,进入了黑暗,楼上不时响起的,主人家的动静,也停歇下来。

    客厅里的众人们,停下了交流,他们聚在沙发周围,紧张的看着周围的影子。

    他们的目光,偶尔会扫过之前三个队友躺着的地方,那时候,他们就会迅速的移开视线。

    夏怿将众人的紧张收在眼底,为自己的决定而庆幸着。

    如果他没有早早的放弃,也会像这些人一样,被恐惧所操控,然后在绝望中丢掉性命。

    突然,他见到杨丽丽的身子抽搐了一下。

    诡异来了!

    韩庄气运丹田,用力在地面上一踏,拉着杨丽丽冲到了庭院里。

    剩下的四人等韩庄离开了,才匆忙向着外面跑去,已经晚了。

    通往庭院的大门处,诡异从影子里冒了出来。

    夏怿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个世界的诡异,比起前一个世界的骷髅,这个诡异的模样更加诡异。

    那如同被淤泥包裹一般的身体,那血红发着光芒的眼睛,看着就心生恐惧。

    夏怿的心脏揪了一下,但马上就恢复过来。

    就算是诡异,也不能对死人怎么样。

    所以对准备躺平受死的夏怿而言,已经没有什么好怕的了。

    不过其他四人,没有夏怿这么好的心态,他们惊恐的看着诡异。

    诡异堵住了通往庭院的门,但客厅还有另一扇通往前厅的门。

    他们捂着嘴,快步向着另一扇门走去。

    灯光昏暗,照在他们身上,在地上投下一个个影子。

    影子是光对人类身体的投射,正常会和身体一样行动,但这四个影子,出现了异样。

    四个影子的主人走动着,但影子却直立着。

    它们的行动,已经脱离了主人的身体!

    四人发现了影子的变化,感觉一道寒气从尾椎侵入,打了个寒颤。

    其中一个机灵的,钻入了另外一个人的影子里。因为光被遮挡,他的影子顿时消失不见。

    他刚露出笑容,被他钻了的影子,伸手掐住了他的脖颈。

    影子的主人趁机逃出了客厅,机灵人的努力,完全为别人做了嫁衣。

    剩下两人中的一人,从刚刚的场景里得到了提示,他将同伴推向了自己的影子,趁机跑出。

    被影子扼住喉咙的两人,抓着影子的手臂,绝望的窒息而死。

    两个影子跟着消失不见。

    客厅里,只剩下了夏怿和淤泥怪模样的诡异。

    夏怿心中有些欢喜。

    终于轮到我了。

    有点儿紧张。

    他咳嗽了一声,提醒诡异自己在这,可以动手了。

    诡异扭头看向他,血红的眼眸让夏怿的呼吸一滞。

    他张开双臂,表示自己已经准备好了,并提出请求:“麻烦利落一点儿。”

    然而诡异并没有理会他,而是缓缓沉入了地面,眼看就要离开。

    夏怿惊愕着。

    你什么意思,我还在这你怎么就走了!

    他快步走到了诡异面前,往地上一躺。

    我跌倒了,要杀杀才能起来。

    诡异下沉的动作停住,祂用血红的眸子看着夏怿,夏怿也看着他。

    一人一诡都没有动作。

    夏怿感觉,他可能是仇恨拉的不足。

    于是夏怿伸出手,摸了把对方的胸膛。

    触感有点怪,好像是摸在果冻里一样。

    诡异果然被夏怿的动作惹怒,祂身上的的淤泥如同开水一般沸腾起来,祂的双目,也更加猩红。

    在夏怿兴奋的目光中,他的影子动了起来。

    影子站起了身!

    影子伸出了双手!

    影子抓住了他的手臂!

    影子将他丢到了沙发上!

    然后影子没了。

    “???”

    夏怿从沙发上站起身,疑惑的看着诡异。

    就这?

    推我一把就完事了?

    你还是不是诡异!

    夏怿的心中还抱有了一丝期望,诡异可能是想要将他按在沙发上杀。

    但是诡异只是瞪了他一眼,就迅速沉入了地下,消失不见。

    夏怿后退两步,捂住了额头。

    诡异没有杀他,他没有死。

    他的心中五味杂陈,如果诡异还在,他一定要悲痛的询问:

    我哪点儿比不上地上的那两个人!

    我都投怀送抱了,还动手摸你了,你居然一把推开了我!

    你还是不是诡异!

    你是不是那方面不行!

    凭什么啊!

    带着悲愤,夏怿走出客厅,来到了庭院。

    除了他之外的四个幸存者,已经在庭院会和。

    他们见到夏怿,惊讶万分:“你居然没死!”

    夏怿心酸的回答:“是啊,我居然没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