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都市之人间管理员 12.为的是什么

时间:2018-05-10作者:我自听花

    季诩只是略一犹豫,便给邹商去了电话。

    “都这么晚了,你小子还有什么事儿?”邹商的声音苍老中带着些不耐。

    “京城最近,有没有出现什么奇怪的东西。”

    “没有。”

    季诩一噎,便将刚才的事情跟对方说了。

    “你怀疑是那些‘偷渡客’?”邹商问的有些漫不经心。

    “或许是别人,比如那位大先生,她查到了我身边的亲戚。”

    “会不会是你想多了。”邹商斟酌地说道:“感觉你经历的多了,反而有些被害妄想症?”

    季诩有些无语,直接道:“让几个执行局的兄弟过去看看吧。”

    “那就这样。”邹商没有拖拉,挂断了电话。

    季诩踩着脚下的影子,逐渐向远处走去。

    同时,他尝试拨了下季廉的手机,却没有任何回应。

    ……

    “你怎么去了这么久。”

    宁朵抬头,看着走过来的男人,嘟嘴说道:“你怎么了,看起来慌慌张张的。”

    程远一愣,皱眉问道:“这话我应该问你吧,你怎么了?”

    “我没事啊。”宁朵皱了皱鼻子,“你去了个厕所怎么变得这么奇怪?”

    程远眉头紧皱,本来要回局里,结果听到季诩的电话后便直接赶了过来,至于他告诫的‘别妄动’早就被抛到了脑后。

    起先还是觉得蹊跷,现在看来的确是有些诡异。

    自己明明已经和宁朵分手了啊,她怎么看到自己还是一副熟稔甚至是有些亲密的样子?

    程远忽地想到季诩发给自己的那张照片。

    他仔细看了看,照片中的人看侧脸的确与自己相像,从宁朵刚才的表现里也能看出,那个人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

    但这可能么?

    程远皱着眉不说话,他有些搞不清楚状况。

    “喂,想什么呢?”

    眼前一双白净的手伸过来挥了挥,然后便是宁朵笑着的样子。

    本该是很熟悉的模样,前段时间甚至要谈婚论嫁,可当自己去了趟风城之后,感情却走了下坡路。

    宁朵对自己变得冷淡,各种联系方式不回,而且自己还看到了她和另一个男人逛街游玩,这才明白自己被分手了。

    可看现在的样子,事情好像有些不对。

    程远长吸口气,压下心中翻滚的情绪,笑着问道:“刚才我去哪了?”

    “厕所啊。”宁朵眨着眼睛,有些不解。

    “我再去一下。”

    程远手摸向腰间,离开时不忘留下一句,“你在这别动,我马上回来。”

    “什么嘛。”宁朵噘了噘嘴,但还是听话地坐在那。

    咖啡店里有监控,但厕所那边的走廊却属于死角。

    程远手放在腰间的配枪上,仓促之间的话他的‘势’还没有手枪的杀伤力大,而且又是在人多的地方,使用手枪反而会方便一些。

    厕所的门关着,他轻轻敲了敲,里面没有任何回应。

    然后,程远小心地看了看四周,六术之‘势’发动。

    天地之间,‘势’无处不在,气流彼此拉扯推动,经过厕所内的每个角落。

    里面除了偶有的滴水声,半点声音也无,也没有人在。

    程远压下血气,大步走向店里的柜台。

    “你好,问一下店里的监控开着吗?”他问道。

    柜台里的服务员一愣,随后说道:“开着的,怎么了?”

    “警察,麻烦配合一下,需要看你们的监控。”程远晃了晃手里的证件,小声说道。

    他身子挡着这边,以免引起店里其他客人的注意。

    店员连忙领着程远到了一旁的电脑前,说道:“这台电脑就是了。”

    程远点点头,连忙调出监控,仔细看着。

    画面中显示,在‘程远’走进去后,一个头戴鸭舌帽,口罩遮脸的男子也跟着拐了进去,但拐角过后的情况就拍不到了。

    程远连续快进,从走廊里走出的人中没有找到他俩。

    “人呢?”程远皱着眉头,起身离开时还是对一旁有些紧张忐忑的店员道了声谢,省的对方以为店里惹了什么麻烦。

    他想了想,走到一旁给季诩打了电话过去。

    ……

    季诩走过长街,站在桥边。

    他趴在围栏上,看着下面平静流过的江水,有些冷的晚风不时吹过,撩的人脸颊生疼。

    “我到这了。”接通后,不等季诩说话,程远便直接说道:“我查过监控,季廉尾随那人走进厕所的走廊拐角后,两人就再也没有出现过。而我先前看了,厕所里没人,那边的窗户是从内关着的,不可能从窗子离开。”

    “密室杀人?”

    “别闹。”程远说道:“即便是那人能力特殊,能遁地,那也不能带着一个大活人一块消失啊,我的‘势’没有感应到人在。”

    “你进去看了吗?”

    “什么?”

    “我是说厕所里。”

    “没有,你等等,我现在过去看看。”

    不多一会儿,程远的声音重新传来,“我看了,厕所里没有人。”

    “你说,这俩人是怎么离开的?”程远看了眼仍坐在那边的宁朵,开口道:“我也见着宁朵了,太奇怪了,根本不像分手了的,语气表情什么的都跟以前一样。”

    “你怀疑什么?”季诩扶着冰冷的栏杆,身后偶有车子经过,大桥上一片黑暗。

    “那个人用的是我的长相,宁朵还能跟他谈情说爱,我怀疑她是不是失忆了。”程远说道:“失忆后再灌输了另一种记忆,让她忘了我,却还记得我。”

    季诩点点头,他听懂了程远的意思,但现在的重点不在这。

    “如果不能遁地的话,那还有一种方法能够在监控下离开。”

    “什么方法?”

    “隐身。”季诩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右眼,他想到了惑星石的能力,只不过惑星石只能作用一个人隐身,没办法遮掩另一个人。

    “隐身?”程远微愣,随后说道:“是指拥有隐身能力的奇珍异宝么,可这种能力虽然不强,却极为稀有,我倒是比较好奇,他费这么大周折是为什么了。”

    季诩眯了眯眼,晚风吹过他额前的发,有些长的头发随风恣扬,这种感觉很放松,很爽。

    “知道季廉是八卦花边新闻的记者,像宁朵这种势头正盛的圈内鲜花一向是他们的蹲点对象,更别说他还跟宁朵认识。有这层关系在,拍宁朵的任务一定会安排他过去。”

    “新闻是需要噱头的,而对于一个单身的花旦来说,什么样的噱头才足够呢,肯定是恋情。”

    听到这,程远恍然明悟,接上话说道:“所以,他才会先对宁朵动手。”

    “嗯,正好你这个正牌的男友工作忙,宁朵虽是宁家的人,却只是个普通人,对方暗中下手的机会便多了。”

    季诩顿了顿,还是有些疑惑,“我只是想不通,对方费这么大的周折,就是为了绑季廉,可为什么呢?我那便宜堂哥摆明了是废柴,与其绑他还不如绑你来的实在啊。”

    “……”程远。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