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都市之人间管理员 第十五章 老人与画

时间:2018-02-12作者:我自听花

    虽然未出正月,拍戏的剧组却不少。

    人群都很匆忙,每个剧组里的场务都在进进出出,搬着器具。豪华的房车四下停着,戴着墨镜的保镖在远处站着,也有助理在小跑着端茶递水。

    大冬天还戴着鸭舌帽的导演在拿着喇叭吆喝,手下的群演像羊群一般听着指挥,不认识的明星戴着墨镜坐在椅子上,神色冷漠,在看向旁边的人时脸色却变得和煦温和,因为他们是演员。

    “人还真的不少哈。”

    两人并肩走着,季诩看着四下热闹的样子,不由开口道。

    程远点上了一支烟,呵呵笑着,“国内影视基地不少,这里往年还行,现在也是有些没落了。你是没去衡店,那里人更多。”

    季诩点了点头,即便是不关注网络的他也是对衡店有所耳闻,那是无数对演艺事业怀有热忱的人心中的圣地,换句话说也是为了过上更好生活实现梦想的地方。

    当然,这些他并不关注,只是季涵双以后可能跟这些打交道的多。

    “走,去《天行健》剧组看看。”程远拉了季诩一把,开口道。

    季诩不由问道:“能随便进去看吗,好像是人家都在工作吧?”

    “那剧组的导演是我认识的一朋友,别人不让进,我带的人肯定是绿灯。”程远笑了笑,随口道。

    ……

    青市。

    天空中混杂的妖气尽散,又恢复到以往的澄净。

    再没有往常人口失踪的案子,日子回到原先那样平淡。

    久负盛名的旅游景点大佛山上,有一片竹林,这里属于禁区。

    雪后银装素裹,此刻清俊的竹林更添几分出尘的风骨,一座竹屋就在林中深处。

    屋里,是古色古香的书卧布置。一张长桌后站着一个身穿藏青色棉袄,带着棉帽的老者,双手背负,眼神内敛,视线落在长桌上。

    像是透视的水镜,桌上干干净净,里面却倒映着山川河流。

    黑白色的墨与纸中,一片雾霭沉沉的山峦,有一条大河淌过。河上有着一尾渔舟,身负蓑笠的人影安稳坐着,手里拿着一线钓竿。

    在老者的注视中,静静坐着的画中钓叟忽地转头,笑着看了过来。

    老者闭了闭眼,不再去看桌上场景,往上扶了扶棉帽,看向桌前束手站着的年轻人。

    “你要去京城?”

    “是。”

    “为什么?”

    “那个小子坏了我的分身,抢走了血魂玉,不能就这么算了。”年轻人抬走,露出一张白中带着些冷酷的脸来,赫然便是被称作‘方家之蛇’的方绝。

    老者看了他半晌,这才道:“也罢,之前不让你去,是有顾忌,现在应当安稳。”

    说着,不自主瞧了眼桌上静中带动的水墨山水画,里面的钓叟一甩鱼竿,一尾肥大的鲫鱼便甩到渔船之上。

    “那我这就去了。”方绝拱了拱手,却丝毫不敢偷眼看长桌之侧。

    老者淡淡道:“别忘了带上‘辟尘珠’,京城之地不比自家青市,鱼龙复杂,势力繁多。尤其是书院的司马老头儿,虽然身子出了状况,也难保不会行除魔卫道之举。”

    “呵呵,我可不认为我是魔。”方绝舔了舔嘴唇,狭长的双眼几欲眯成一道缝隙。

    老者点了点头,不再说话。

    方绝后退几步,把房门关上离开。

    “你怎么看?”

    空荡的竹屋中,老者忽地开口。

    桌上水墨轻漾,泛起涟漪。

    “吊上个王八,送你喝汤吧。”

    一声略显苍老又带着些玩世不恭的话语传出,一只通体墨绿,张牙舞爪的大鳖从画中蓦地被甩了出来。

    “哼!”老者冷哼一声,未见动作,腾空大鳖化作一滴浓墨,重新落入画中。

    老者目光幽幽,站立窗前,看着随风而动的竹林,默然不语。

    ……

    “不好意思,你们是?”

    《天行健》剧组拍摄场地外,一个穿着冲锋衣的年轻男子拦下季诩和程远两人,开口问道。

    一个看模样比明星还俊秀几分,关键是气质更胜几筹,但他很确定这人不是圈里的。另一个面色有些黑,戴着副大墨镜,扮相上反倒像是明星,但行为举止更像是助理之类的,身上也没什么气质可言。

    因此作为剧组的实习生,或者说是临时场务,当然要拦下这身份不明的两人。

    毕竟这可是著名的青年导演,有‘新生代的鬼才’之称的宁吉平的剧组,自己可是要常驻跟着混的人,当然不能给人制造出麻烦来。

    “飞机坪呢?我找他。”程远随口说道。

    男子一愣,“飞机坪?”

    “就你们导演,宁吉平。”程远瞥了他一眼,之前跟季诩说了这剧组导演是自己朋友,结果现在反被里面的小弟拦下,这怎么看也有些没面子。

    男子想了想,他的确不知道自家导演的外号,但保不准是对方胡诌的,看了看眼前这人的神态倒也不像是晃点自己,当下便说道:“那个,两位先在这等会儿,里面在拍一场比较重要的戏,我进去问问。”

    程远点了点头,这周围架子弄得忒多,人群围着的也看不清里面的场景。

    季诩站一旁不在意地打量着,忽地听到一阵大喊。

    “哪呢,程大眼珠子!”

    “我草。”程远小心地看了眼季诩,连忙迎上那个长得有些瘦的来人。

    季诩低声笑了笑,没想到有人能跟‘枷’所见略同,毕竟它之前也跟自己这么称呼过程远。

    “来,介绍下,我哥们儿,季诩。”程远拍了拍一旁干瘦年轻人的肩膀道:“高中同学,宁吉平,外号...”

    “哎哎。”宁吉平连忙堵住程远的嘴,狠狠说道:“再敢胡说,我跟宁朵说你以前的事儿了!”

    季诩挑了挑眉,原来是宁家的人。还有,程远跟宁朵这是快成了?

    “那啥,你别听他胡说八道哈。”程远掰开他的手,讪讪笑道。

    季诩看着眼前这位不管身材还是长相都有些像猴儿的家伙,虽说不能随便以别人的相貌而笑,但确实是有些喜感。

    宁吉平整了整自己穿着的一身兜的马甲,又捋了捋较长的头发,这才道:“怎么,这位兄弟想进娱乐圈儿?”

    “进个屁娱乐圈,我今儿带哥们来逛逛,正好知道你在这,就寻思过来瞅两眼。”程远撇了撇嘴,说道:“晚上你们撤场我俩就走,不会不欢迎吧?”

    宁吉平‘啧啧’一声,看着季诩摇头道:“可惜了,这份相貌,这份气质,要是经我调教,肯定火!”

    程远也不理他,拉了季诩胳膊一把,“别听他忽悠,咱们办正事儿。”

    季诩笑着跟宁吉平点点头,朝片场那边走去。

    )下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