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都市之人间管理员 第十一章 在山的那边

时间:2018-02-12作者:我自听花

    木屋里面并不显宽敞,一排木质的架子有干瘪的兽皮或是植被类的东西,再就是一张木床,一方木桌,其余不过是些日常的家居之物罢了。

    季诩并未认全,此刻的目光落到桌旁坐着的人影之上。

    这是一个头发很长且花白的老人,穿着麻布的长衣,脸上皱纹很深,眼神却充满睿智的光亮。此刻双手拢着,脸带微笑地看向季诩。

    身边的健壮男子跟老人说了些什么,然后转身离开了。房门关上,屋里一时有些昏暗。

    老人伸出手,把桌上的灯盏点亮,不知灯油是用什么制成的,在燃烧时散发出让人心神宁静的香气。

    “坐吧。”老人伸手抬了抬,示意了下桌对面的木凳。

    季诩脸上一阵惊讶,显然没想到老人说出的话自己竟然能听懂,分明是字正腔圆的普通话。

    看着季诩坐下,老人笑了笑,脸上的皱纹都聚到了一起,“很惊讶吗,外来人。”

    “啊,是。”季诩坐在覆着兽皮的木凳上,开口说道,“的确是很难以置信。”

    老人笑了笑,从桌上拿起一个类似水壶的陶制品,给季诩倒了杯水,说道:“两日前天地异变,我能感受到龙脉的变化。”

    “能跟我说说发生了什么吗?”老人看向季诩,“当时天地不稳,森林中百兽奔袭,我都以为是灭顶之灾了。”

    “你们这方空间,是在很久很久以前,从我所在的世界分离出来的,现在又回来了,但只是一扇门。”季诩想了想,指着石屋和木门说道:“这间屋子是你们的世界,外面是我在的世界,但你们无法打开这扇门出去,而我们可以进来。”

    老人沉默下去,端着陶杯的手有些发颤,“跟,那些圈养的野兽有区别吗。”

    季诩垂了垂眼睑,觉得自己说的太过直白,也过于残酷了。

    但还是说道:“而且,你们这方空间脱离的时间太久了,这次龙脉归于地球的祖脉,空间壁垒不稳,说不定你们这方空间什么时候就,崩塌了。”

    老人猛地抬头。

    季诩从对方的眼中好似看到了满天星光,如星璇般让人沉沦其中。

    “你说的,是真的。”

    一切只不过是刹那,老人身影变得有些佝偻,他静静坐着,声音也愈发苍老,“这听起来,似乎更加难以置信。”

    季诩把杯中的水喝光,很甜,很甘冽。

    “其实您应该有了答案。”季诩把杯子放下,平视着眼前的老人,从对方身上散发出的压力不比他在莫寒山身上感觉到的弱,即便他现在无法使用灵识感知,也能判断出老人的实力在烘炉之上。

    “我是族里的巫。”老人淡淡道,向后微一伸手,木架上便飞过一张兽皮来。

    “很久以前,先祖便有了记载,我们是被分离出来的,离家乡太远太远了。”

    老人摩挲着兽皮,眼中滑落浊泪,言语却平淡至极,“一代代地流传,连其余的部落都以为这只是传说,可当龙脉真正变化的时候,我才知道这是真的。”

    说完,老人笑了笑,问道:“你们外面,跟我们这里一样吗?”

    季诩看向桌上的油灯,“是不同的。”

    “是更好吗?”

    季诩看着老人复杂的神色,一时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那是对未知的探究,对未来的憧憬,还有对世界的迷恋。

    因为他知道,自己这方世界的毁灭是必然的,当先前的猜想得到季诩这个外来者的印证之后,心里的落差和复杂实在是难以言说的情绪。

    即便他是这方圆千里最强大的巫,在天地伟力面前,也无法抵挡。

    季诩沉默地坐着。

    在进来之前的两天中,程远跟自己说过不少关于洞天福地的事情。里面不乏会有些原始的人类或者动物,但无一例外,如同那扇门户会对进去的人有限制一样,对里面的生命也有限制。

    在里面生活的原始人被称作土著,不得不说这是个贬义很大的称呼,但事实上,人是唯一无法从里面走出来的生命。

    甚至是那些野兽,只要符合入口处空间的承受范围,便可以带出来,只有人不行,哪怕是一个普通的孩童。

    所以季诩才只能报之以沉默,他不是圣母,但面对这些‘运气不好’被分离出去的人,看到他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生存的世界毁灭,心里难免会生出同情。

    或许,这也是他唯一能做的。

    他们是原始人,曾与现代人的祖先一样,但空间的改变有着莫测的伟力,或许是时间停滞在了那个时候,外面的地球社会日新月异,而这里还是刀耕火种,过着原始的狩猎生活。

    他们形成的是原始的部落,有着首领和巫,像无数的先辈那样与自然搏斗着,在生存上斗争。

    季诩抬头,缓缓道:“那个,如果没别的事情,我想我该告辞了。”

    “我明白的。”老人脸上只剩下了平静,眼神平和地看着季诩,“岁月境迁的变化中,你们需要这里的东西,是外界没有的。”

    “没错。”季诩说道。

    他没有告诉对方世界上还有与他们这方空间类似的六处地方是长久存在的洞天福地,因为它们有着龙脉的镇压,这种在对方伤口上撒盐的举动他做不出来。

    破碎的希望不应该再给予别人,心里产生的巨大落差才是梦魇。

    对方是一个不知多少岁的巫,是不低于烘炉境界的强者,如果他发疯,自己或是进来这方福地的人都无法活着出去。

    “如果凭你的力量,恐怕走不出这万里大山。”老人说道:“丛林密布,野兽不知凡几,你的运气并不好。”

    季诩点了点头,谁知道进来的地方是随机的,直接给扔了个看不到头的森林里来,多亏他们带路才能出来。但此刻听对方所言,这似乎还并未走出。

    “你要在这里待多久?”老人忽地问道:“应该不长吧。”

    “只能待一天,或许过段时间还会有下一批人进来。”季诩也没过多解释,想来以对方的智慧能想得明白。

    “你进来是找东西,我这刚好就有些附近比较罕见的小玩意儿。”

    巫的脸上露出一抹哀伤,看着桌上的灯盏,“我们是出不去了,你能给族里的小家伙们,讲讲外面的事情吗?”

    季诩一怔,心下有些复杂。

    他闭了闭眼,只觉有些酸,“好,那我就给他们讲讲故事吧。”

    )下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