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捡个总裁做老婆 第七百零五章 穷人的尊严

时间:2018-04-25作者:老兵不死

    ..捡个总裁做老婆

    可就在这个时候,江城那已经年过古稀的父母听到了门外的声音,他们担心儿子大晚上的出去,不放心,也一直没睡呢,坐在客厅里面等待着江城的回来。

    可怜天下父母心,尽管江城已经五十几岁了,但是在他们的眼中,依旧是个孩子。

    “是城儿回来了吗?”

    老人慢慢的拄着拐杖从客厅的椅子上站起来,翘首以盼的望着门口,但却并未发现儿子的身影。

    听到两位老人的声音后,江姨赶紧将眼泪擦干,确保脸上没有任何的泪痕后,努力的挤出了一丝微笑,道:“爸,妈,江城接到国家的紧急任务,连夜出去执行了,您也知道,他以前是江南军区的副司令,国家对他还挺重视的,将别人无法完成的任务交给了他。”

    听说自己的儿子为国征战,两位老人那已经没了牙齿的瘪嘴也露出了欣慰的笑容,江城一直是他们的骄傲,现在依旧能够为国家出力,他们别提多开心了。

    “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锦帽貂裘,千骑卷平冈。看来国家还没有忘记咱们城儿啊······”

    江父是个文化人,古稀之年,依然能够吟诵几句唐诗宋词。

    说起江城的时候,他那以及佝偻的后背不自觉的抬起来了,他为自己能够有这样的一个儿子而自豪。

    “老头子,你胡说什么呢,怎么能够说咱家城儿老呢?应该是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

    江母同样也是有文化的,虽然没有多少牙齿了,但是笑起来依然和蔼可亲。

    “对对对!”

    两个老人显然对叶秋和陈若凡说的这个善意的谎言非常的感兴趣,十五年了,国家能够再次调用江城,他们两老死也能够闭眼了。

    望着两位老人丝毫没有怀疑,还开心的笑着,江姨的眼泪再次止不住的流下来,为了不让两位老人发现,她默默的转过身,老泪纵横。

    多么坚强的一个女人,在得知自己的丈夫出事之后,依然要强撑笑容来哄公公婆婆!

    她是个粗人,不懂什么大道理,不明白什么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也不懂什么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她只知道以后丈夫再也不会回来了······

    可尽管是这样,江姨依旧努力的控制自己的情绪,没有责怪或质问叶秋陈若凡一句话,她明白,丈夫肯定是做错什么事情了,不然绝对不可能落得这个局面。

    望着哭成泪人的江姨,叶秋只觉得鼻子一酸,尽管所有人都称呼他为冷血,但只有他自己知道,十五年过去了,他血仍未冷,依旧热血沸腾。

    九岁就失去父母的他比任何人都懂事亲人离去是什么感受,只是他从未和别人说过而已······

    陈若凡同样如此,在今日之前,他还对江城恨之入骨,恨不得将他给剥筋抽骨,碎尸万段。

    但是在看到江城悉心的为父母讲解光盘里的一切时,他觉得其实江城也没有坏到无恶不赦。

    在江城自废功夫,摧毁五脏六腑的时候,他知道江城其实是被逼无奈,不然他绝对不会去做一个恶人。

    现在,看到他的家人如此的骄傲,他隐隐的有些泪目,水雾蒙上了他的眸子,只要再稍微刺激一下,便会流下来。

    “江姨,时间不早了,我们要回去了······”

    叶秋真的不忍心再待在这里了,他知道,这对江姨来说是一场折磨,对他和陈若凡哥俩也是一场折磨。

    “要不要进来喝会茶?”江姨虽然在流泪,但依旧表现的非常的坚强,她是个普通的女人,但是此刻,却比任何人都伟大。

    十五年了,她不仅要将孩子拉扯大,还要赡养两个老人,好不容易江城回来了,以为守得云开见月明了,却不曾想,丈夫还是离她而去了······

    她的肩膀上,扛的不是一个家,而是母亲和子女的责任!

    “江姨,这是给你的,不够跟我说。”

    叶秋从怀里面掏出了一张银行卡,塞到了江姨的手中,他答应江城的,一定要照顾好他的家人。

    江姨是个明白人,怎么会不知道叶秋的意思,这钱跟抚恤费基本是同一个含义,照理说,她应该接下来的。

    毕竟家庭情况并不富裕,儿子还在哈佛留学,公公婆婆年纪也这么大了,需要钱的地方很多。

    这些年,她没有买过一件新衣服,没有穿过一双新鞋,除了逢年过节,肉都不舍得吃一口的,钱对于她来说,比任何东西都重要。

    可是,在叶秋递出银行卡的时候,她却推了回去,满是皱纹的手背擦干眼角的泪水,道:“孩子,你拿回去吧,我有手有脚,不缺钱的······”

    虽然江姨嘴上这么说,但叶秋知道,她比谁都缺钱,现在江城死了,江家的生活只会更加的困难。

    “江姨,这是江叔让我给你的,他说在国外执行任务可能需要一段时间,怕你在家一时忙不过来。”无奈之下,叶秋只能再次扯谎。

    可是江姨只是笑了笑,并没有去接,而是道:“既然是江城给你的,那就等他回来之后,让他亲手交给我吧,我会一直等到那一天的······”

    江姨此话一出,只见一盘的陈若凡突然转过了身,他有些憋不住了,生怕自己的眼泪流下来。

    “江姨,那我就先替你保管,等江叔从国外回来了,我再给你。”叶秋声音很小的说道,他自己都心虚了。

    回到华夏以来,他是第一次鼻子发酸,有想哭的冲动,之前在见到自己的亲生母亲伊静还活着的时候,他都不曾有过这种感觉。

    他清楚的知道,自尊对一个穷人意味着什么,他之所以没有坚持将银行卡塞到江姨的手中,就是因为他想给江姨保留最后一丝的尊严。

    因为江姨,除了尊严,她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