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捡个总裁做老婆 第六百四十章 安乐之谜

时间:2018-04-06作者:老兵不死

    ,!

    在得知那注射器里面的淡黄色液体只是冰红茶,并非让人不寒而栗的‘安乐’后,一直挣扎的凌啸成总算消停了下来,心中的石头也放下了。

    活了五十几年,他从未有刚刚那一刻那么的紧张,可以说,那是他最接近死亡的一次。

    现在面对叶秋开门见山的质问,他倒显得没有刚刚那么恐惧了。

    “我不知道‘安乐’是从何而来,但你若是想要萧莫奇家那个孩子活着的话,最好是放了我,因为只有我有遏制‘安乐’毒性的解药······”

    凌啸成果然是成名已久的老家伙,知道自己现在处于劣势,他开始和叶秋谈判了。

    这老小子看的出来叶秋和萧韵寒的关系不一般,料想他肯定会救小龙的,既然这样的话,他想要一命换一命,让叶秋把自己给放了。

    但很可惜,他错了,而且是大错特错······

    “哼哼······”

    叶秋忽然就转过身体,望着威胁自己的凌啸成,颜色极其阴邪的冷笑了两声。

    “你笑什么?”

    从叶秋这邪魅又充满自信的笑声之中,凌啸成隐隐的感觉到了不对劲。

    “凌啸成啊,你个老混蛋,怎么到现在还在做春秋大梦呢?就你做的贩卖器官的事情,就算我能够放过你,你觉得原先的那些家长会饶了你吗?

    退一步讲,就算那些家长能够饶过你,良心会放过你吗?你这种人,就算是下十八层地狱都是便宜你了,就应该永世不得超生!”

    叶秋非常的愤怒,事到如今了,这老小子竟然还想着无事一身轻,真是太天真无邪了。

    “呵呵······”

    被固定住,无法动弹的凌啸成也突然发出了笑声,“叶秋,既然你不放了我的话,那萧家的那个孩子就命不久矣了。

    到时候,你就是一个见死不救的杀人犯,你的良心过的去吗?”

    这凌啸成,竟然开始用起了反激将法,他的目的很简单,就是希望叶秋能够在秦岭那边说上话,放了他。

    “老混蛋,谁告诉你,没有你的解药,小龙就会死的?

    不是我说,你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我分分钟就能将小龙的毒给解了!”

    叶秋摆摆手耸耸肩,极其潇洒的说道。

    真是开玩笑,这‘安乐’慢性药物可是出自他地狱修罗之手,结果这凌啸成竟然用安乐来威胁他,这不关公面前耍大刀,班门弄斧么。

    “你别跟我装神弄鬼的,整个华夏,除了我,根本就没有人知道怎么用药物遏制‘安乐’的毒性,就连孙那小子也一无所知,我倒要看看你怎么救萧家的那个孩子!”

    凌啸成虽然被手铐铐着,但那混上上下的杀气,确实有玄级古武者的气势。

    他说的没有错,这贩卖器官的事情,从头到尾都是他一手操劳的,就连自己的儿子凌落都被蒙在鼓里。

    孙只是扮演着一个下毒的角色,在孝子的点滴里注入‘安乐’,而其他的事情,都是由他来经手的,包括手术更换人工器官······

    “切······”

    叶秋露出了不屑一顾的眼神,很随意的说道:“不就是遏制‘安乐’的毒性么,只需要用氢氧化钠中和一下它的酸性,然后注入一些铁和锌的元素,最后吃几片阿莫西林消消炎就好了,有你说的那么绝密吗?”

    “你······你怎么知······知道?”

    在叶秋很自然的说出解毒方法后,凌啸成整个人都慌了,身体有些微微颤抖,两只浑浊的眸子难以置信的看着面前胸有成竹的叶秋,急的像是热锅上的蚂蚁。

    “你回答我,你究竟是怎么知道的!”

    凌啸成有些气急败坏了,完全乱了阵脚的他企图通过咆哮来壮大自己的声势,但是很可惜,就冲他区区玄级古武的气势,真的奈何不了叶秋这个在地下世界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地狱修罗。

    “如果我告诉你,‘安乐’这种慢性药物是出自我手的话,你会不会非常的惊讶呢?”

    说这话的时候,叶秋一脸的淡然若素,甚至还带着丝丝笑意,让人根本无法看出他内心的真实想法。

    “不······不可能的,这‘安乐’是从国外运回华夏的,绝对不可能是你研发的!”

    凌啸成双拳紧握,青筋暴突的看着叶秋,他根本不相信这种能够毁灭人类器官的药物,是由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二十几岁的年轻人研制的。

    “哎呀,告诉你你又不信,真是老古董啊······”叶秋摇摇头,非常的无奈,又继续说道:“安乐嘛,就是让昏昏欲睡的人能够短时间的亢奋,表面上看是提高人注意力的一种药物,其实在慢慢的蚕食身体,让器官进一步的衰竭。

    如果半个月之内,没有足够的碱性物质中和的话,安乐中的酸性会大爆发,损害人的五脏六腑,最终死亡······

    凌啸成老贼,我这介绍,没有什么问题吧?”

    “你······你是谁?究竟是如何得知的!”

    凌啸成整个人已经不能自已了,完全处于崩溃的边缘,心理防线被叶秋击打的是千疮百孔。

    “我是谁?你可以叫我叶秋,也可以叫我叶夏,在你们这些老家伙的眼里,我不就是十五年前那个背叛华夏,将军事机密泄露出去的卖国贼么?”叶秋自嘲的说道。

    十五年前的叶家血祸,一直是他永远的痛,所以说出这些话的时候,他的心也像是在被刀剜一样,不停的滴血。

    也就在说完这句话后,叶秋脸上的淡淡笑意逐渐的收敛,继而变得非常的狰狞,该说的他都说了,接下来就是秋后算账的时间了。

    “好了,现在你的问题我都回答了,该我问你了,你这‘安乐’药物,究竟是通过谁运回国内的!”

    “我不知道!”这老贼打死不从,别过头去根本不看叶秋。

    此举也是彻底的激怒了叶秋,只见他一个箭步就冲了过去,一把就掐住凌啸成的咽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