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捡个总裁做老婆 第四百四十七章 不敢奢求再多

时间:2018-02-11作者:老兵不死

    ,!

    女孩子都是感性的,萧韵寒只觉得鼻子一酸,水汪汪的大眼睛里不自觉的就蒙上了一层水雾,她非常的心疼面前的这个看似坚强,实则很辛苦的男人。

    这十五年,他到底经历了什么样子的苦难,能够让一个豪门出生的公子哥变得如此的不卑不亢,不矜不伐?

    那锋利的棱角,现在早就已经被磨平,少了一些年少轻狂,多了一些成熟稳重。

    他平时总是淡然若素的,好似去留无意,笑看庭前花开花落,宠辱不惊,漫望天空云卷云舒。

    之前萧韵寒还在怀疑,这么一个拥有着他这个年纪不该有的成熟的男人究竟是什么身份。

    今晚她总算知道了,十五年前声大势大的叶家小少爷!!!

    望着此刻叶秋那很安静的俊俏面庞,萧韵寒一时间不仅恍了神,之前她心里面还对叶秋沾花惹草非常的有怨念,始终有着芥蒂,可是现在,她却不那么在乎了。

    这个男人,也才二十四岁,可他的肩膀上却背负着叶家一百多口人的血海深仇,与他斗智斗勇的可是天海成名已久的大佬洛尘锋,还有中央的书记李克平。

    面对着两个老油条,他没有丝毫的畏惧,用自己凌厉的手段告诉了整个华夏,他叶秋不是叛国贼,他叶家也绝对是精忠报国。

    “叶秋,你知道么,其实有时候我也可以帮你分担一些的······”萧韵寒忽然就小声的嘤咛了一句。

    然后轻手轻脚的走到叶秋的身边,将他的手放进了被子里面,接着将空调的温度又打高了几度。

    女孩非常的信心,她知道叶秋今天非常的累,所以在熟睡之后,并没有叫醒他,而是很贴心的陪在他的身边,像个居家小媳妇似的。

    而在将叶秋的脑袋架在枕头上后,萧韵寒则是也爬上了床,她从来没有想过婚前同居,同床共枕这种荒谬的事情会发生她自己的身上。

    但是此刻,她没有任何的埋怨或者后悔,她心甘情愿和身旁的这个男人睡在同一张大床上,尽管什么事情都没有做。

    可就在萧韵寒准备熄灯睡觉的时候,一旁的叶秋脸上若有若无的笑容却忽然消失,像是做了噩梦一般,猛地变得有些狰狞骇人。

    “我没有泄露秘密,没有!我不是叛国贼,不是!”

    “爸,你不要离开我,不要······”

    叶秋像是个孤独的孩子,忽然就说起了梦话,这么多年了,他从来没有说过梦话,不为其他,只因为他从来就没有真正的熟睡过。

    而今日,当放下一切的戒备后,他不再小心警惕,就跟普通人似的,一样会夜有所思,日有所梦,一样会被捆绑已久的心结而折磨。

    见叶秋忽然额头冒出了冷汗,萧韵寒细心的帮他擦掉,然后将柔若无骨的小手轻轻的放在叶秋的胸膛,细心的帮他拍抚着心口,直到叶秋不再说梦话了,她才缓缓的躺下。

    这一夜,萧韵寒始终没有睡得太沉,她非常的担心叶秋,所以一直把这个内心极其缺乏安全感的男人紧紧的抱在怀里,心疼的呵护着。

    其实,他们的命运都一样,从小就失去了家庭,成为了美丽世界的孤儿,只是与叶秋不同的是,萧韵寒变成了孤独世界的宠儿,她还有一个表面上很严厉,但实则很爱她的父亲萧莫争。

    而叶秋什么都没有,他九岁就成为了一个孤儿,不得不偷渡远走他乡,来到那个嗜血成魔的黑暗世界,他逃跑,拼了命的逃跑,不为别的,只是想要带着苟活下来,有朝一日能够亡者归来,替叶家所有的亡魂报仇。

    但十五年饮冰,未凉热血,他凭借这一腔孤勇,与天斗,与地斗,与所有的敌人斗。

    他多次刀尖上舔血,枪口上跳舞,九死一生的情况实在太多了,可他就是打不死的小强,命比谁都硬,阎王爷就是收不了他。

    今日,在心爱的女人面前,他褪下一切反而武装,放下一身的警惕,只想要好好的像平常人那样睡个安稳觉,仅此而已,不敢奢求再多。

    一夜无话······

    翌日清晨,当温暖的阳光照进窗户的时候,萧韵寒揉了揉惺忪的睡眼,还迷迷糊糊的呢,昨晚上半夜她一直照顾着叶秋,知道凌晨三四点的时候才真正的睡着。

    可当她睁开双眸的时候,忽然就吓了一大跳,因为叶秋现在正满脸笑意的盯着她呢,那贱兮兮的笑容,跟昨晚那个孤独的影子真是判若两人。

    “韵寒,你醒了啊?”

    叶秋轻声细语的说道,那深邃的眸子里柔情似水,简直能把一坐冰山都融化。

    这就是他,深情款款起来,根本就是催情的毒药,没有哪个女孩能够抵挡的了他的含情脉脉。

    “嗯······”

    望着面前男人那帅气的脸庞,萧韵寒轻轻的应了一声,可仅仅只是一个“嗯”字,却透露出了无尽的小女人的幸福。

    这几年,她每天都在和商场对手勾心斗角,尔虞我诈,何曾想过,有那么一天,能够在心爱的男人的怀里笑着醒来?

    “韵寒,我想要跟你说个很重要的事情······”叶秋收起脸上的笑容,很认真的呃说道。

    有了昨晚的前车之鉴,萧韵寒立刻就意识到了叶秋的图谋不轨,言辞拒绝道:“不行,我知道你们男人大清早的都有生理反应,但是今天我还得去公司处理文件,绝对不能够做那种事情!”

    此刻的萧韵寒就跟个烈女似的,那是一个誓死不从啊,心里想着要怪就怪你这个家伙昨晚自己错过了机会·······

    “呵呵······”

    叶秋忽然就笑了起来,轻轻地呃刮了刮萧韵寒的瑶鼻,嬉笑道:‘韵寒,你可想哪里去了,我没说要做那种羞羞的事情啊!’

    “那······那你想要干嘛?”萧韵寒也显得比较的尴尬。

    “我是想说,你能够从我的胳膊上起来吗?昨晚被你枕了一夜,酸的不得了,刚刚看你睡得那么沉,又不忍心打扰你,所以······”

    萧韵寒赶忙起身,发现确实如叶秋所说,脑袋一直枕在他的肩膀和胳膊上呢。

    “那个······”

    萧韵寒的俏脸羞赧的就像是熟透的红苹果,娇艳欲滴,美的不可方物。

    叶秋还是是很识趣的,知道萧韵寒公司里面非常的忙,所以轻轻的拍了拍女孩的翘臀后,说了一句:“好了,起床啦,不然待会儿王妈又得上来了,那得多尴尬。”

    萧韵寒赶紧利索的从床上爬起身,洗漱去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