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捡个总裁做老婆 第四百二十六章 朋友妻,不可欺

时间:2018-02-05作者:老兵不死

    ,!

    “什么,陈海生的儿子还活着?简直太难以置信了,当年不是说,陈家和叶家一样惨遭灭门的吗,怎么他的儿子能够侥幸活下来?”那些上了年纪的老头立刻就议论了起来。

    “就是啊,听说当年的陈海生为了替好兄弟叶天南伸冤,那是四处奔走啊,结果却落得一个被株连九族的下场,真是可怜啊······”

    一时间,很多知晓当年事情的人都纷纷长叹唏嘘啊,那礼台上的洛尘锋和李克平面色也变得极为的凝重,要不是考虑到今日是女儿的婚礼,加上又有这么多的大佬在,洛尘锋早就撕破脸了。

    “若凡,今日是熙熙的婚礼,你能否先让你这朋友冷静一下,有任何的事情,等婚礼结束之后再说?”

    暂时拿叶秋没有办法,洛尘锋只能强行憋着一肚子的火气,把陈若凡作为突破口。

    “哼哼······”

    然而陈若凡只是冷笑了两声,并不理会洛尘锋,而是径直走到大厅的中央,眼神灼灼的望着李少成,凌厉道:“李少成,你有没有听说过有一句话叫做朋友妻,不可欺?

    当年小夏可是和洛熙熙定下娃娃亲的,你作为朋友,现在和洛熙熙结婚,你觉得你对得起小夏吗?”

    被陈若凡这突然的一问,李少成身体也不自觉的颤抖了一下,显然,他没有想到这个曾经很要好的发小,会在自己大喜的日子里,忽然就提起这件事。

    “小夏已经死了,死了十五年了,而且就算他没有死,我也不会嫁给他,因为我爱的人是少成!”穿着加长白婚纱的洛熙熙愤怒的看着陈若凡,一字一句的说道。

    可谁知,陈若凡猛地双眸一瞪,声音很冷的说道:“洛熙熙,我问的是李少成,你插什么话?

    就你这朝三暮四的女人,没有资格称呼“小夏”这个名字!”

    说完,陈若凡再次望向李少成,语气凌厉道:“回答我的我的问题!”

    礼台中央的李少成也是无奈的摇摇头,装作很惋惜的样子,“若凡,我不知道你想表达什么,但是我很明确的告诉你,我一直把小夏当作很好的兄弟,非常非常好的那种。

    作为一起长大的发小,你也得认清一个现实,那就是小夏已经离开我们了,永远的离开了!”

    “我去你妈的!”陈若凡直接爆起了粗口,他实在看不惯李少成这虚伪的面目。

    “还特么假模假样的说什么好兄弟,就你这种垃圾货色,也配?

    你见过哪个哥们诬陷自己的兄弟是叛国贼,想方设法要置兄弟于死地的?

    你见过哪个哥们抢了自己兄弟的女人,还特么不要脸的说两人是真爱?”

    陈若凡这连续的三个反问句,气势十足,直接将礼台上的李少成问的哑口无言。

    那些不明真相的宾客也是纷纷望向这陈海生的儿子,当年的一切他们有所耳闻,但是具体的情况并不了解,现在陈若凡算是亡者归来,他们也指望着,有没有证据曝出。

    李少成是真的没有想到今日陈若凡会突然的出现,一开始的时候,他还装作面色很和善,现在则是完全面色铁青,毕竟这是他准备已久的婚礼,在这种情况下,算起十五年前叶家血祸的旧账,实在有些太不合时宜了。

    但此刻,李少成也只有先稳住陈若凡,“若凡啊,恐怕你对我有什么误会,当年的事情绝对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和熙熙之间也是真心相爱的,所以作为老朋友,我希望你能够忠心的祝福我们······”

    就在李少成此话说出的时候,角落里的叶秋却忽然仰天大笑了起来,不过很快他的笑容就收敛住了,对着礼台上的洛熙熙和李少成忽然就鼓起掌来。

    “很好,真的很好,祝你们天长地久!”

    “你这是什么意思?”洛熙熙看着叶秋,有些怒意的问道,她很厌恶这种阴阳怪气的语调。

    叶秋并没有急于回答洛熙熙的问题,而是径直走到洛家大厅的中央,当着萧韵寒,陆可儿,凌倾城的面,忽然眼神温柔了下来,感情复杂的说了一句:“熙熙,还记得我们曾经说过的话吗?”

    这一声很亲昵的“熙熙”,让现场除了陈若凡以外的所有人都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年轻人是疯了吧,刚刚还要死要活的帮陈若凡的,怎么忽然就语气一软,亲密的称呼称呼新娘“熙熙”呢?

    “你是谁啊?谁允许你叫我熙熙的,我根本就不认识你这个混蛋!”

    身穿白婚纱的洛熙熙咬牙切齿的说道,身边的丈夫李少成还在身边呢,她不希望有什么误会。

    见自己的妻子被其他男人这么亲密的称呼,李少成也是真的动怒了,双眸闪出满满的杀气,死死的盯着叶秋,恨不得将他剥筋抽骨,挫骨扬灰。

    然而叶秋却并不理会李少成以及台上李克平洛尘锋噬人的眼神,突然就看向洛熙熙,眼神深邃的喃喃道:“待我君临天下,许你四海为家;

    待我了无牵挂,许你浪迹天涯;

    待我半生戎马,许你共话桑麻;

    待我功成名达,许你花前月下;

    待我名满华夏,许你当歌纵马;

    待我弦断音垮,许你青丝白发;

    待我不再有她,许你淡饭粗茶;

    待我高头大马,许你嫁衣红霞;

    待我荣华富贵,许你十里桃花;

    待我一袭袈裟,许你相思放下。”

    “十五年过去了,我们小时候说的一切,你还记得吗?”

    当叶秋这段深情的话语说完的时候,洛熙熙整个人像是没有了灵魂的傀儡一般,原本因为愤怒变得绯红的脸色,突然间变得苍白,就跟白纸一样,没有丝毫的血色。

    她的嘴唇也在不停的打颤着,整个人忽然一个踉跄,向前栽了过去,要不是身旁的李少成眼疾手快的话,很有可能就摔下去了。

    “是······是他,他没······没死!”洛熙熙美眸忽然变得黯然失色,空洞无神,自说自话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