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捡个总裁做老婆 第三百八十九章 扑朔迷离

时间:2018-01-30作者:老兵不死

    ,!

    夜晚,叶秋一直在等陈若凡,可这小子不知道跑哪里去了,一整天都不归家的,就在叶秋准备上楼的时候,门外却忽然响起了敲门声,叶秋一看,果然是陈若凡。

    与之前不同的是,今日他显得好像很激动的样子,一回来看到叶秋,二话不说,就直接一个大大的拥抱,搞得叶秋一头雾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哥们,怎么了,为什么愁眉苦脸的,遇到什么事情了吗?”陈若凡一拳捶在叶秋的胸口,问道。

    叶秋眉头紧锁,表情非常的凝重,问道:“若凡,你知道凌倾城吗?”

    “知道啊,不就是老大你的那个情人,不对,你的那个红颜知己吗?”陈若凡嘻嘻哈哈的,也不知道什么事情让他如此的高兴。

    “那你知道她父亲是做什么的吗?”叶秋没有隐瞒,说出了自己的担心。

    “我知道,她父亲是凌啸天,江南军区的总司令,也是叶叔叔蒙冤之后,接手江南军区的人。”陈若凡非常淡定的说道。

    见好兄弟好像一切都了然于心,叶秋也是非常的惊讶,他是没想到,陈若凡竟然对凌家的一切如此的熟悉。

    “若凡,你是不是知道这其中的一些事情?”叶秋立刻紧张的问道。

    陈若凡并没有急于回答叶秋,而是在确定母亲已经睡着之后,才拿着一壶烧酒,道:“走吧,老大,今天我正准备和你提这件事情呢,一边喝一边说吧。”

    因为母亲伊静今日突然的出现,叶秋心里压着石头,正觉得烦闷呢,既然现在陈若凡想要喝两壶,那就喝点吧,正好一醉解千愁,把那些烦心的事情都给忘了,明天醒来之后,又是一条铁打的好汉。

    别墅的楼顶,因为已经进入深秋,阵阵凉风吹过,让叶秋和陈若凡都格外的清醒,阳台之上,兄弟俩席地而坐,没有什么八二年的拉菲,只有几块钱一瓶的烧酒,也没有什么山珍海味,只有一盆花生米。

    但是那烧酒在喉咙里火辣辣的感觉却让叶秋非常的爽快,今天他确实太压抑了,先是大清早的和萧韵寒不欢而散,从萧家搬出来,中午又得知了凌倾城的后妈竟然就是自己十五年前已故的亲生母亲,这让他久久不能释怀。

    母亲伊静的事情,他还没有对陈若凡吐露心声,所以只能一杯接一杯的烧酒灌到喉咙里,正所谓酒入愁肠,三分化作剑气,七分化作月光,烦心事全部抛到一边去。

    “老大,你今天是怎么了?好像心情很沉重的样子。”陈若凡问道。

    叶秋没有隐瞒,擦了擦嘴角的残酒,道:“若凡,我觉得咱们有必要去查一查凌啸天这个人,我总觉得他没那么简单,或许十五年前的一切,也和这个老贼有关系!”

    陈若凡并没有任何的惊讶,举起杯中的烧酒一饮而倔,道:“老大,你知道我这几天一直不着家,就是在查这个老家伙吗?”

    “哦?”叶秋立刻正色,“怎么?你也感觉到了他最近的不对劲?”

    陈若凡扔了两个花生米到嘴中,摇摇头,缓缓的回答道:“不,他不仅仅是最近有问题,在很早的时候,我就注意到了他,只是当时我能力有限,调查不到他的情况。

    你知道吗?当年在叶叔叔离世之后,接手军区的本应该是副司令江城,但是江城却在叶家血祸的那天突然失踪了,继而接手的变成了凌啸天。

    我想了很久,总觉得这其中有猫腻,于是我就去查了查,果不其然,这个老贼确实是十五年前的罪魁祸首之一,只是我现在还没有足够的证据去搞垮他!”

    “你确定当年叶家的事情,凌啸天参与进来了?”叶秋眉头紧锁,问道。

    陈若凡重重的点了点头,道:“老大,这一点我非常的确定,这段时间,我一直在寻找当年那个副司令江城的线索,但是每当有些头绪的时候,总会突然就断了。

    我总感觉有一张无形的手,以及一张无形的大网正笼罩着我们,我们的一举一动也都在监视之下,总之,很怪异······”

    听陈若凡这么一说,叶秋立刻就严肃起来了,他突然感觉,十五年前的事情越来越复杂了,从一开始的洛尘锋,李克平,再到宋行书,萧莫争,现在又有凌啸天,其中涉及到的人越来越多。

    叶秋想起了当时在医院陆远风跟他说的话,能收手就尽量不要去复仇。

    他不知道其中还隐藏着什么,但是叶家的血祸确实越来越扑朔迷离,就算他是黑暗世界的王者,想要复仇,也没那么简单了。

    因为现在他的羁绊太多了,若是三个月前,得知这些混蛋是始作俑者,叶秋会毫不犹豫的踏平所有涉及到的家族,可是现在,有了萧韵寒和凌倾城,他真的很难对萧莫争,凌啸天动手。

    一时间,叶秋有些犹豫了,他还记得十五年前,母亲伊静说的那句话,永远不要复仇,而今日在见到她的时候,她好像又要解释什么似的,这让叶秋一下就左右为难了。

    “若凡,我不得不告诉你一个可能让你非常震惊的秘密,还希望你能够做好准备。”

    叶秋权衡再三,还是决定和好兄弟商量商量,毕竟复仇的事情不光光牵扯到他叶家,也有陈家当时七十多口人。

    “嗯?老大,你说,我听着呢。”陈若凡一边喝着烧酒一边说道。

    “其实,我母亲伊静没有死,这些年,她一直苟延残喘的活在这个世界上。”叶秋目光很坚定,他觉得这件事情,陈若凡有权利知道。

    但他此话一出,只听见“砰”的一声,陈若凡手中的酒杯直接摔在了地上,黑夜之中,他两个眼眸瞪得极大,就跟看到了魔鬼一般,既有难以置信,又有恐惧。

    “老大,你······你说什么?伊阿姨没·····没死?”陈若凡不敢相信的问道。

    “是的,她没有死,她一直苟且偷生着,而她现在的身份,是凌家的家母,也就是我刚刚说的,江南军区总司令凌啸天的妻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