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地元精气化生系统 第一百二十七章 鸟语花香东王府,听风大师花学式。

时间:2020-01-13作者:弥剑

    镇东王府邸

    鸟语花香,树绿草青。

    匆匆忙忙进入府邸后,南沨一脸的兴奋,“管叔,快去把听风楼的分析师给我找来!要最强的那个......”。

    “我王,这是......?”

    “快去就是!”

    管叔,眼看一向稳重的南王,今天见过那孩子后,就变得如此反常。可王的命令不容多想,此时管叔已经走出大门,朝听风楼而去。

    听风楼,(为镇东王,收揽天下奇人异士的安置之所,这里一直蛰伏着三万多个,能人异士。他们主要为镇东王,在九州天下收集各种情报,所以听风楼内,几乎没多少人,除了分析师,炼药师,炼器师,也就只剩下几头异界的灵兽了......)

    ......

    大约半个时辰,管叔就领着一位手拿药箱,并戴着一副大圆眼镜,并穿着一身净白衣袍,奇秀斯文的精武者,进入镇东王府邸。

    两人急匆匆的进入镇东王的房间,走在前头的管叔,前脚刚刚跨入,就开口奏报道:“南王,分析师花学式带过来了!”。

    “快让他进来!”

    南沨,在屋内闻声后,猛然起身,左手还在腰带上,轻轻触碰了一下......

    分析师花学式,自从见到管叔,叫唤自己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感觉到,今天南王定是有急切之事。不然是不会委派,一直跟随自己的管叔前来请唤的。

    “化学式,拜见南王!”

    南沨,轻抿一笑道:“来!你们都跟我来......”。

    南沨带着管叔和花学式,穿过一处屏风长廊,进入一处常用的“避风室”内。

    避风室除了一张桌子和几张椅子,还有一张悬挂在左侧石壁上的,地元全景图之外,就什么也没有。平常为了防范,有人派遣穿透者窃听,这四面石壁既然都,开凿出一个个,倒锥形的精力反射装置。

    刚刚关上避风室的门,南沨就急切的言道:“花学式,你在整个地元分析师中,可谓是数一数二的佼佼者,无论是植物分化历史,还是任何兽类的基因组成结构,只要取其一毛一屑,你都能分析出它们,所有机体的进化基因和机体结构成分体系。”

    花学式,猛然抬手行礼道:“在下不敢妄尊,南王过奖了。花学式不过是,了解了一些化学规律罢了。南王要是有哪里用得到的地方,花学式定当全力以赴。”。

    南王忽然目光闪闪的,盯着眼前的花学式,那眼神几乎看穿了他的内心。

    这时花学式的身体,几乎僵硬的一动不敢动的尬然着,愣了一会后又突兀道:“殿下!有啥需要,尽管吩咐!”

    ,南沨收起犀利的震慑眼目,旋即翕然道:“我这里有两根人类的头发,你能分析出,他们之间进化基因的相似度吗?”

    花学式顿时眼睛一亮,“可以试试!南王请你将毛发给我。”,说着,花学式,将方形药箱放在桌子上,并打开取出了一三个圆形的琉璃试管。

    同时南王,从腰带中取出了自己的秀发和南八的秀发,并上前交到花学式手中。

    随着,花学式催动精力,三个圆形的琉璃试管,即刻悬浮在他们面前。

    接着又继续,从药箱里取出一把剪刀,分别从两根毛发上,剪下一小段,又分别放入两个不同的琉璃试管内。

    紧接着,伸手取出一瓶透明的液体,分别用精力引入些许,至两个琉璃试管中。

    做完这几个步骤后,花学式转身微笑着淡然道:“南王,稍等一会儿,就可见证结果。”。

    南王稳了稳心中的不明躁动,微笑着点了点头,并没有说话,他一直盯着试管里的变化。

    此时两个试管的毛发,已经不见了踪影,那透明的液体,也开始慢慢的变成乳白色。

    “它们既然如此的接近!”,一旁认真观察着,试管内变化的花学式,情不自禁的惊然道。

    “什么意思?”南王靠近试管,并仔细的打量起来。

    “两个试管的颜色,越是接近,说明两者之间的基因结构就越吻合,这种相似度,估计是同一个人身上获取的。”

    “不对!确实是两个不同的人!”,南王证明道。

    “那就一定是父子关系,或是祖孙关系了!南王你在等等。”,花学式说着,又拿起那两个琉璃试管,将其内的乳白色液体,一股脑的倒进另一个空着的试管之中。

    此时避风室内的空气,几乎静止了一般,三个人在不同的方向,都直直的盯着眼前的第三个试管......

    “天哪!南王你看!”

    南王一脸尴尬的说了声,“我不明白,管子里到底发生了啥?你快给我讲讲!”

    在刚刚花学式,将两个试管内的液体相互融合后,那已经浑浊的液体,竟然又开始澄清起来。

    而且,那清澈的液体中,既然可以看到一根细细长长的毛发......

    “南王你看!现在两根毛发已经融为一体了,若果这毛发没有相同之处的话,那么他们应该是两根,或者是无法再次聚合。”,花学式解释道。

    南王,听花学式如此一说,内心的喜悦,已经刷新了他的全身经脉。

    “你的意思是说,我给你的两根头发,要么出自同一个人,要么就是出自父子,祖孙?”

    南王此时的脸上,已经露出了些许欣慰之色,顿了顿又看着花学式欣然道:“你这个可信度有多高!”

    花学式又抬手行礼道:“南王,此结果100%不敢妄称,99.9%是确定的。”。

    南沨,若有所思的看着眼前,依然悬浮在面前的试管,“应该不会拿错,两根毛发不仅分开储存,而且是先后放入不同空间的,那么那娃儿就铁定是我南家的孩子!”

    “太好了!”,南沨想着想着,忽然大声叫了起来。

    “南王,难道你发现天启的踪迹了,那头发不会就是天启的吧!”,一旁的管叔,满脸疑惑的问道。

    “苍天庇佑!真是苍天庇佑,冥冥之中既然早已相遇......”,南沨没有回答管叔的疑问,只是与其对了一下眼。

    “花学式,今天这件事不可外扬,而且你并没有做过有关人类的毛发分析。”

    一旁的花学式,即刻听出了南沨的话中之意,旋即单膝跪下,奏然道:“南王召见花学式,分析了一头,机甲灵兽的基因序列组。”

    “起来吧!一会跟管叔去我的私人账房,取三个蓝色星珠,算是奖赏你的。”

    “谢谢南王!不用那么多,一个就够了!”

    “拿着吧!跟了我这么久,还不知道我南沨的为人吗?”

    “是南王!南王摄光如日,爱才如子,花学式...深知......”

    说着,南沨就动身朝避风室门口走去,花学式手一挥,旋即收起药箱,紧跟其后。

    管叔却依然在那里发愣,当花学式经过他身边时,才猛然清醒过来,随即也跟了出去。

    “难道那小孩真是少主的孩子,这......”,管叔回忆起南王在白牛部落,抚摸南八脑袋的情形,心里也明白了过来。

    ......

    花学式,领了三颗星珠后,就回了听风楼......

    自从出了避风室,镇东王南沨就直接去了凤溪阁,那是镇东王府邸,最开阳的一栋金丝楠木楼阁。

    此处花团锦簇,清香扑鼻,除了有重兵把守,还有许多通灵的兽宠。。

    不用说,这里就是镇东王夫人的休养之所,自从南天启和司马芸薇失踪后,她就一直抱病在此休养。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