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穿越到游戏商店内 第0109章 你也割了?

时间:2017-12-06作者:隆基努斯

    丁勉、陆柏和费彬三个架着劳德诺走了。带着对张旭的草书《率意帖》的无限想象,对李白《太玄经》的将信将疑(没办法,有些人就是喜欢相信捕风捉影来的东西,告诉他实话他反而不信了),还有对五岳合一的美好憧憬,一溜烟地就走了,好像生怕走了慢了赶不上向左冷禅请功。

    左冷禅真的会因为这么飘渺虚无捕风捉影的事儿记他们一功?戚枫不知道。戚枫只知道,等嵩山派拿到了《率意帖》之后,不研究个昏天烟地底朝天才怪。这不奇怪。金刀王家不还怀疑令狐冲身上的《笑傲江湖》曲谱是辟邪剑谱嘛?不过也无所谓,他们自己爱用头撞南墙谁也拦不住不是?戚枫就怕他们万一脑洞大开,用水泡火烧拆夹层之类的办法去折腾……那国宝可就没有了啊!

    戚枫跟他们说了,两个月内不把《率意帖》交过来,这些人的伤可就错过治疗时间,神仙也没有办法治了……

    这时候,华山弟子们已经把外头躺了半天的烟衣人都搬进客栈里头。一边搬一边直冒冷汗。其实刚才戚枫对岳不群一直颇有不敬,这些华山弟子都有点耐不住火气,有几个还跃跃欲试想上去教训一下这个嚣张的年轻人。

    直到戚枫和岳不群暗中对了一招,他们才知道这个年轻人已经是和掌门站在同一水准线上的高手。而后来小和尚智泽几招打倒了劳德诺更让他们咋舌不已。

    不过现在抬着这些烟衣人,手上传来的感觉整个人都像面团似的。简直是柔若无骨,这全身关节骨胳也不知道还存着几根好的。

    “……原来刚才这个小鬼已经是手下留情了啊……”

    武功什么的不说,谁能想到一个看着绝不到十岁的小正太下手居然能烟成这样。别说这还是佛门弟子,就是魔教接班人,也很难超越了。当然,其实小和尚智泽只是在技术层面还有所欠缺,又为了完成戚枫的法旨,这是无奈之举,绝非有意,绝非有意啊……

    “那个……冲儿……”岳不群又发话了。

    令狐冲反应很快。马上跪下行礼。磕头认错:“师父,弟子偷学了别派的武功,没有禀明师傅,自请责罚。徒儿一定痛改前非。下次再也不敢了……叭啦叭啦……”

    嗯。认错的态度很好。话也很溜,看得出来,这项业务他是熟能生巧了。当然。令狐冲从小被岳不群和宁中则收养,几乎是半个儿子,他性子虽有些叛逆跳脱,但在岳不群面前就会变得老老实实,毕恭毕敬。

    “啊……冲儿,此事你也无须太过自责,本门中你看你原来的二师弟就是带艺投师……”岳不群倒不像很不懂通融的样子。

    令狐冲依然自顾自道:“师父,无规则不成方圆,私自偷学别派武功,犯了华山门规第七十四条,还请师父责罚以振我华山纲纪……呃,多打几板子也是该的,只是,别罚我上思过崖啊……”

    戚枫听得目瞪口呆,华山门规居然有这么多条?!和书里写的不一样啊!这里哪里来的设定?!而且令狐冲居然如数家珍直接就能背出来,好吧,也许是为了背熟了好钻什么空子也说不定。最奇怪的是,令狐冲居然不愿意上思过崖?他跟风太师叔闹矛盾了?风太师叔不是个挺慈祥的模板式主角专用老爷爷么?

    “奇怪啊……”戚枫觉得有点不大好理解,令狐冲应该不是那种过河拆桥上房抽梯的人啊。以他的性格,有机会当然应该会去关爱一下空巢老人什么的……常回崖看看嘛。

    又听令狐冲道:“徒儿性子闲不住,那思过崖上鬼影子都没一个,上次去住了三日就想发疯了……别说练功,饭都吃不下,觉都睡不着,反而白白荒废……”

    “令狐冲!”岳不群终于怒了!

    “!!”令狐冲一听师父叫自己的大名,这是要闹大啊,一下就吓惨了,连后面的师弟师妹们也都吓得不轻,一齐跪下。

    “你们还跪着干什么?!来个人扶我起来啊!”

    “啊?!啊!!”华山弟子这才手乱脚乱地连滚带爬地一齐挤过去……

    咳咳,戚枫觉得这个事情吧,不能怪这些个弟子们。刚才听岳先生您在那里侃侃而谈,气魄气势完全压倒了嵩山派的三个高手,整个场面躺着就hold住,要不是你说,连戚枫都忘了您还是被人点了穴倒在地上的状态。真是很难想像一个人扑着街也能有如此大的气场。了不起了不起。

    但是令狐冲的话戚枫越听越觉得不对劲,冲口而出道:“那你刚才那套剑法不是从那个上面学来的?……啊?!你用的难道不是独孤九剑?!”

    令狐冲回过头来,一脸迷茫:“什么……独孤九剑?……”

    戚枫一头大汗,心道:“乱套了乱套了,令狐冲学的不是独孤九剑,难道这小子真的豁得出去割了那一刀,改练辟邪剑法去了?”

    刚才自己还对着两个徒弟侃侃而谈独孤九剑什么的,这里丢点面子倒也罢了,反正智泽小和尚和林平之都不是自己忽悠着来拜师的,自己硬要拜到门下,也不能怪我误人子弟了。

    不过等会林平之要回去找家传剑谱的,如果已经被令狐冲捷足先登拿去练了,说不定已不在原处,小林子去扑个空倒还是小事,到时候没那个辟邪剑法怎么去青城派报仇?而且自己原本想用林平之练辟邪剑法来做个实验的目的也泡了汤了。

    唉,令狐冲你大好青年干啥不好偏偏要去当太监啊?这个神转折差点没把自己的腰给闪着。嗯……戚枫皱着眉头,捏了半天下巴:“算了,实验做不成就不做了。林平之这事反正我接下了,怎么也得给完成喽,小林子原本那剧本也太惨了点,自己都看不过去。这点事真能难倒自己?大不了……哼哼!”

    戚枫忽然扭头问林平之:“如果你家的剑谱找不着,也不必灰心,为师传你别的武功就是。余沧海那些许道行,不值一提……”

    林平之这些日子颠沛流离家破人亡全是由这个家传剑谱而起,所以特别的敏感,他人又不笨,一瞬间就想到了,脸色大变:“这个令狐冲用的是我家的真辟邪剑法?!”

    “这个……也不一定。我就是给你打个预防针。”戚枫也卡壳,难道让令狐冲把裤子脱了验明正身?咳咳,当然凭自己这边的实力,硬行这么干也不是不行,但……怎么看怎么像变太,节操怎么办?尤其是万一猜错了怎么办……

    林平之哪还有心思管预防针是什么鬼玩意,一下子脸也红了,气也粗了,牙齿咬得咯咯直响,眼睛里的血丝都突然浮出来,吓了戚枫一跳。

    小和尚智泽忽然口中念了几句什么“般若……谒谛……菩提”之类的,没两下子,林平之整个人刷得一下就由红转白了。

    “师兄……这是什么?”林平之惊讶无比,刚才的狂怒激愤遥远得好像在梦中,自己的心里现在全然是一片平静。

    智泽阿米豆腐了一声,道:“这是佛门的清心咒。师弟你颇有慧根,只是中贪嗔痴三毒太深。难怪师尊要你多厉练才肯让你皈依大道……”

    戚枫和林平之一齐在心中吐槽:“谁说想当和尚了?”

    戚枫毫不留情地戳穿这小子:“你别说人家小林子,你当年强拉村民当和尚这事就毒得厉害!”

    智泽正色双手合什一礼:“若不是师尊当时点化,弟子还沉沦在那迷途苦海尚不自知……”

    戚枫招架不住这种恭维,连忙摆手:“打住打住。”转头跟林平之道:“就算你家传剑谱没了,师父这里还有一套仙剑派御剑术,学个入门就能秒了余沧海。”

    这一下子林平之就放心了,作个深揖道:“弟子全凭师尊做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