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穿越到游戏商店内 第0101章 克隆林平之

时间:2017-12-06作者:隆基努斯

    戚枫愣愣地看着岳不群一张道貌岸然的脸,好一会才回过神来,合上了张了半天的嘴。这真是不佩服不行。为了入手这本《辟邪剑法》,老岳还真可谓是机关算尽。收林平之为徒这条路一断,明修栈道不行马上就暗渡陈仓过来了。也不知道他当时派女儿去福建这件事本身是不是就为了出现现在这个情况所准备下的伏笔。

    “智深似海呐……”

    戚枫在心里给了老岳一个很高的评价,他作为一个死工科生,智商的大部分都点在 逻辑分析和动手能力方面,对于老岳这种在人文社会科学方面有着非常深入研究并且在其应用领域也能够取得重大成就的人物就觉得特别厉害。

    “哎,这种智商要是真的用在正道上,未必就不能成事的吧?真是奈何为贼。”

    岳不群等了半天,也没见戚枫回答,故事咳了一声,让戚枫回神,再问了次:“平之与小女的婚事,不知阁下意下如何?”

    “呃,这个么……”戚枫脸上的肌肉都有点控制不住了抽了抽,暗道:“尼玛这么大的难题你抛给我,还要我马上给答覆?我能不能求助场外观众啊?”

    其实岳不群她家女儿岳灵珊跟令狐冲也只是亲密的兄妹之情吧?似乎原本也不会凑成一对,没了林平之,或许到时候也会有李平之陈平之什么的。再说,令狐冲真要跟岳灵珊过去了,圣姑找谁去啊?以后这个笑傲江湖曲谁来合奏?

    但是林平之跟岳灵珊就更是一段孽缘了。剧情狗血又离奇,总之更是没有好下场。但这是因为林平之被岳不群暗害未死,后来自己又割成了太监,这才造成的。那小林子跟小师妹到底配不配呢?……

    这个问题估计可以拿出来,当作金庸武侠等级考试四级的压卷分析大题,占个二三十分。现在让戚枫这么一口而决真是为难他了。

    岳不群发现自己这个未来亲家年纪不大,却跟个老人家似的动不动就走神,无奈只能再咳了两声,提议道:“戚先生不如先看看小女……”说着招了招手,“灵珊。过来。见过这位戚先生……”这么一会。他就“戚先生”上了,岳不群这是已经将戚枫拿到和自己同等齐平的地位上来,这样顺理成章的,作为女儿的岳灵珊和作为弟子的林平之。正好同辈。

    戚枫犯愁地抓了抓头。忽然想到了一点。忙问道:“哎?按说林平之父母双亡,现在尸骨未寒,现在就谈婚论嫁。是不是不太妥当啊?”

    他这是用个“拖”字诀。反正暂时决定不了搞不定完不成的东西,全都先拖着,说不定拖着拖着就自然而然地解决了呢?好吧,其实这只是一个重度拖延症的自我安慰和鸵鸟政策而已。不过这回他用的理由可是自觉很站得住脚的。

    岳不群一听,摇头道,“哎。我们江湖儿女,哪来得这么多讲究。再说这民间还有热孝成婚的规矩,三月之内成婚,不违礼法……”

    “哈?还有这说法?”戚枫觉得有点奇怪,不过人家岳不群是土著,在这个问题上面他可是没什么发言权的,只能歪头低声问智泽道:“你听说过么?”

    智泽小脸一板:“师尊!弟子可是很守戒律的!”

    戚枫真想给自己一巴掌,这事自己居然去问个和尚,这不是找抽的么。只好伸手把林平之招过来:“……还有这种说法?”

    林平之俊脸微红,嗯了一声,“……是……师父。”

    戚枫看他两眼,哂道:“你脸红什么?这事八字还没一撇呐。”

    林平之连忙一低头,不说话了。

    戚枫看着岳不群看过来的一脸殷切,简直想打个冷战。要不是知道岳不群这表面是在看林平之实际上是在看剑谱的话,实在要怀疑一下他的取向问题了。都说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欢,宁中则还在边上没表态呢,你这一头热什么劲呐?

    戚枫琢磨了下词,问道:“这事儿……也不知道令媛是什么想法呐?”戚枫一边说话一边心里腻歪,尼玛我自己还单着呢,倒先给别人办起相亲来了。

    岳不群一愣,“这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当然是我们当长辈的作主……”

    戚枫连忙摆手:“不行不行。这都什么时代了不兴包办婚姻呐,容易不幸福……我们现在讲究恋爱婚姻自由,嗯,你懂么?”

    岳不群听得似懂非懂,不过还是大约明白戚枫是个什么意思,只是觉得奇怪,不过还是尊重了戚枫的提议,回头问了自家女儿一句:“灵珊,这门亲事,你觉得怎么样?”

    岳不群问得自己都觉得别扭,更别说岳大小姐了,平时飞扬跳脱的岳大小姐这时候恨不得在地上挖个大坑把自己整个儿埋进去。一张小脸红得都快要滴出血来的样子,脑袋上一个劲儿地冒热气。半天,才像蚊子一样哼哼了一下,要不是戚枫龙象已到第四层根本听不出来她说了“一切但凭父亲作主”这几个字……

    哎呦喂,这岳丫头看来真是对令狐冲没意思?要不就是封建礼教害人不浅连岳大小姐这样的江湖女侠也理所当然地接受了家里的包办?无论如何,戚枫还是觉得有点怪怪的感觉,总好像是自己在中间给搅和了似的。

    不过那边可算是问完了,戚枫去看令狐冲,却只见他低着头没什么表情,就是脸色一下子就变得很差……戚枫简直忍不住想过去拍着他肩膀劝慰一下“哎呀,你急什么啊,你还有圣姑等着你呐”……嗯,好险忍住了。

    “那……平之啊,”戚枫比林平之也没大几岁,这么平之平之地喊总有点怪怪的,不过一时也管不了这些,以后再想想换个称谓吧。“这个结婚的事情……你怎么看?”

    元芳……啊不,林平之一揖,跪倒在地,沉声道:“弟子此时心中只想早日练好武功,杀上青城派报仇血恨……并无其它想法!”

    戚枫听得一拍手,对啊!你这么配合,我就好办了!伸手把他拉起来,耳语道:“这个小妹子,你以前见过的,就是福州城外头那个卖酒的丫头。你没兴趣啊?你没兴趣还为了人家把余沧海他儿子都砍了?”

    林平之也压低声音回道:“师父,那时候她易容整得满脸麻子,丑陋村姑一个,我好歹也是个堂堂的富家少爷,怎么可能看中她啊?我那可是真的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话语里还稍稍带有一股被师父误解了的不忿之意。

    戚枫悄悄扫过去两眼,岳灵珊虽然还低着头,但是面容姣好,一个元气青春美少女的形象还是十分明显的,戚枫实在想不出她扮成麻子会是什么样子。“好吧,为师当然相信你。不过……”戚枫又忽然想起一件事来,不得不提醒一下林平之,省得他到时候遗憾终生啊:“你要练自家的那个《辟邪剑谱》,本来呢,是要自宫练剑的。不过为师有些办法,应当能够把这个给改了。但是呢,我丑话先说在前头,这个只是为师的一个设想,也不是有万全的把握,万一真的出了问题,到时候你林家可就真的绝后了啊!不要先把婚结了,等有了娃再练那个剑法?”

    戚枫也不愿意坑林平之这个可怜人,在做实验前把这个风险都给他说清楚了。

    哪知道林平之居然毫不意外,淡定道:“本家的《辟邪剑法》如果真如师父所言的那么神妙,月余就能晋入一流高手之境,那必然是一门非常诡异的武功,有伤天和,所以才会必要绝子绝孙才能修炼。这天下哪有那么便宜的事。师父费尽心思要破解其中之弊端,自然是困难重重,哪还能奢求什么万全?平之只求师父一件事,若是弟子练这剑法走火入魔而死,那还请师父劳动大驾,割了余沧海的狗头来祭弟子。如此,弟子也就死而无憾了。至于岳掌门的千金……”说到这里他回头看了岳灵珊几眼,道:“弟子无论是练剑还是去青城山报仇,都是凶险非常之事,动辄就是万劫不复。要是真的娶了岳小姐,到时岂不是要让她守活寡?平之不敢误她青春……”

    戚枫好像不认识林平之一样,退开一步,重新打量了他几次。那个笑傲江湖里的小林子原本的个性居然是这样一个人?戚枫这时候才觉得自己收下林平之这个弟子还真是个不错的机缘。这小子原本还真是一个好人。

    “好小子!为师就是欣赏你这样的年轻人!”戚枫哈哈一笑,拍了林平之一掌,一时兴奋没留手倒把他拍得一趔趄。“你放心地去练剑,就是走火入魔,为师也有的是办法保你不死!烟白无常见我也得退避三舍。至于绝后嘛,你就更不用担心了,就算你太监了我也有办法给你家续上香火!”

    现世不说,质量效应那种位面,取个细胞造个克隆林平之应该不是问题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