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穿越到游戏商店内 第0099章 代师出战

时间:2017-12-06作者:隆基努斯

    “林震南死了?”

    乍一听到这个消息,让戚枫一拍脑袋,自己居然忘了这茬,群侠传一开场,林震南夫妇就已经遇害,徐小侠赶去青城山也没来得及救人。看来这是注定好的结果,改变不了的。戚枫皱皱眉头,右手支着下巴抓了抓腮帮子若有所思,“这个嘛……人家小林子刚死了双亲,我还准备拿他当小白鼠,是不是有点不太人道啊?……”

    很奇怪的,林平之听完之后居然十分平静,估计是在心中早已做好了这个准备,而且毕竟没有看到双亲被害的惨状,情绪被压制得很好,只是沉默了一会,问道:“岳先生,我父母的死讯是从哪里听来的?”

    岳不群一脸悲痛,伸手按着林平之的肩膀,摇头叹道:“只可惜还是去迟了一步,等我们赶到时,令尊和令堂都已在弥留之际了。哦,对了,冲儿,你过来。把林总镖头生前遗言告诉平之吧……”

    令狐冲上前几步到了林平之身旁,而岳不群带着华山派众人退到一边。只有智泽小和尚还拉着林平之,两只眼睛盯着令狐冲,一点迴避的意思都没有。

    令狐冲看智泽年纪太小,只有和声细气地哄他:“……这些话是这位小哥哥的父母留给他一个人的遗言,外人不能听的。小弟弟你先到边上去玩……”

    智泽抓了抓头,疑道:“外人不能听的遗言?这个,你不就听了么?不然你怎么知道。”

    令狐冲脸上一囧。他又不好跟个几岁大的小屁孩争论。何况跟熊孩子争不争得清楚也很难说。打又打不得,骂又骂不得,正是哭笑不得。

    没想到智泽小和尚眼珠子一转,自言自语道:“既然他父母说给你听了,那你就不是二师弟的外人……嗯,这么说是内人?……”

    “噗……!咳咳咳!”装作低头喝茶的戚枫一下子没忍住,连呛了好几口。华山派众人也都憋不住笑。这原本挺肃穆的气氛一下子坏了个干净。岳不群不禁皱眉,冲着智泽道:“大人有重要的话说,小孩子家不要听,过来。”

    智泽望着戚枫。戚枫擦了下嘴。对自己这个大弟子相当无奈,招招手道:“过来吧,智泽。不要凑得太近。他们要说些林家的秘密,听到了反而不好。所谓。瓜田不弯腰。李下不摘帽。你站得太近,瓜田李下的,容易惹人误会。”

    小和尚智泽走到戚枫身边。回头看了看隔着两排桌椅的令狐冲和林平之,不解道:“走到这里就行了么?这么近,他说得再小声,其实我还是能听见的啊……”

    小和尚智泽可是修行了九百九十九年成了精的佛门法器,这百尺内飞花落叶恐怕都瞒不过他,隔这几步路要知道别人耳语说了些什么,实在是轻而易举,根本都不需要凝神去听。

    戚枫再次无奈了,哭笑不得,拍了一下他的小光头:“你小子怎么这么实诚呐?”

    智泽一本正经地双手一合什:“阿弥陀佛。出家人不打诳语……”

    华山派众人听了这话都一脸扭曲。虽然这隔得不远,但是如果只是轻轻耳语,要能听到必要有不俗的内功修为。如果讲这话的是岳不群,倒很正常,他的紫霞神功乃是正统的玄门正宗心法,修炼有成,内功修为也算是独步江湖。但这小和尚还不知有没有十岁……

    当然,除了戚枫和林平之,没有人会当真。林平之原本也肯定是不信的,但是刚才被这个便宜大师兄拖着奔了几步,自己连挣扎的余力都没有,知道这位年纪小的大师兄可不是什么一般的熊孩子,不怪师父他敢派大师兄一个人护送着自己回家。

    令狐冲当然没把这个小鬼说的话当回事,凑到林平之耳边轻轻道:“福州向阳巷老宅地窖中的物事,是林家祖传之物,须得好好保管,但曾祖远图公留有遗训,凡林家子孙,不得翻看,否则有无穷祸患。”说完然后正色道:“令尊的遗言我已一字不漏地带到。当时我第一个赶到,令尊说完就断气了。”

    听完父亲遗言的林平之,神色有些古怪,给令狐冲躹了一躬,淡淡谢过。因为他刚刚已经从戚枫那里知道了《辟邪剑谱》的所有来龙去脉,至于遗言中什么林家子孙不得翻看的原因自然也明白得很。所以这份遗言除了证明戚枫没有忽悠他之外,什么用都没有。

    这时岳不群过来对林平之道:“不知林少镖头有何打算?”

    林平之对他一抱拳,道:“灭门之仇,不共戴天,在下只有学好武功,杀上青城山,灭了青城派,血此深仇大恨,再来答谢岳掌门传讯之恩。”

    岳不群大为惊讶。林平之的口气倒是不小。虽然一般人遇到这种情况肯定也会放几句狠话,哪怕是发泄也好,但那都是些疯狂之语,绝不会是林平之这种笃定又坚毅的神情语气。青城派也不是一般江湖上的阿猫阿狗,他林平之哪来的自信能灭了青城一派?

    难道他的信心来自于辟邪剑谱?想到这里岳不群不禁心里一热,忙道:“父母之仇自然不能不报,只是你现在武艺未精,我只怕你还没报仇反而被青城派害了。不如你投在我华山门下……至于你这位师父嘛……”说着看了戚枫一眼。

    戚枫呵呵笑着道:“岳掌门,你这是觉得我会怕了青城山的余矮子,还是觉得我会误人子弟,教林平之的武功不够他上青城派报仇?”

    岳不群耐着性子道:“余沧海一身武功还在当年长青子之上,论剑法之精在江湖上也足以称雄一方……”说来说去,就是看戚枫年纪轻轻又是籍籍无名。

    戚枫挖挖耳朵。懒洋洋地打断道:“余矮子的武功剑法怎么样我还没好好见识过,不过打洞的本事倒是不错。”拿手一指屋顶上的破洞和后头破开的窗户:“喏。一眨眼的工夫就钻出了两个窟窿,他属老鼠的么?”

    岳不群刚一进门,就看到了店里一片狼藉的样子,并没有细问只当是一般江湖打斗所致,这时一听戚枫的话,瞳孔一缩,“余沧海来过?”急向那边一扫视,目光聚到了被切成几块的饭桌上,只见切口平整。出手的人剑法和剑都是上乘水平。而窗上的那个破洞边,乱七八糟的一片深浅不一的碎刀痕,也不知是怎么造成的。

    岳不群倒有些拿不准戚枫的深浅,上前几步。对着戚枫。虽然不见什么动作。但脸上紫气一现,内力暗中向戚枫推过去。倒不存着伤人的心思。紫霞神功这门内功初发时若有若无,绵如云霞。然而蓄劲极韧,到后来更铺天盖地,势不可挡。他这一推,一般好手也顶受不住,定要退后数步,何况戚枫还是坐着。

    戚枫当然知道岳不群玩什么门道,却不闪不避,还拿着杯子调笑道:“岳先生这紫霞神功好是好,只可惜每次一要运力,先要变个脸色,那不是让人有了提防?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搞出来的特效,又不是唱川剧,玩什么变脸……而且什么颜色不好,非要变个基佬紫……我靠,原来你割不是没有原因的!……”

    岳不群闻言内息一滞,要不是道心稳固,险险就要走岔了气!紫霞神功在江湖上赫赫有名,一般人见他发功面现紫气,不是赞叹就是惊惶,他自己一向对此颇为自得。这还是第一次发功被人嘲讽的!更令他吃惊的是,他一道紫霞真气推过去,居然被挡了回来,半点不少。岳不群没想到面前这个没个正形的年轻人内功修为居然已到了这个地步。

    岳不群那一下子只能算是文斗,只是准备让戚枫知难而退,并不是真正进攻的招数,也没出几分力,戚枫光凭着八卦镜就足够挡下有余,只感到八卦镜和豹牙手环微微一热而已,完全没什么感觉。不过马上耳边响起了一个电子音:“……警告,不明能量波动影响……来源方向未知……属性未知……黄色预警,请离开此区域……”这是万用工具的声音。

    “分析!”戚枫眼前一亮,哪会放弃这个机会?

    “波长无法确定……频率无法确定……功率未知……无法分析,请下载安装相应科研模块,这里是伊里姆最深的蓝软件店,期待您的光临,联系号码xxxxxxx……”

    我靠,植入广告?戚枫连忙连把万用工具的连线一掐。这边正在纯古风的武侠世界大冒险,突然插个星际时代的广告,实在是太串戏了。

    这一愣神的时候,岳不群脸色紫色一盛,伸手一挥,把反弹回来的内力卸到一边,他和戚枫身边的一张桌子咔嚓一声,裂成几块,却不炸开,忽拉拉摊在地上。众人这才知道二人刚才是在暗中比拼。

    岳不群心中惊讶,面上仍然是一派潇洒自如的君子风范,拱手道:“这位公子修为不凡,在年轻一辈之中,实是难得。原本要教平之,也是合适的。只是平之与青城派的过结,亦与小女有关,岳某实不能置身事外……”言语虽然谦和,但里面还是一股倚老卖老的味道。

    戚枫哈哈一笑道:“咱们为人师长的,为了抢个徒弟要是打起来,未免太过丢人。岳掌门,我只问你,你的徒弟们跟你学艺多久了?”

    岳不群不知何意,道:“多的也有十几年了……”

    戚枫点点头,“那好,我们就让徒弟们比一场,若是我的徒弟输了,就让林平之拜入华山派,若是我的徒弟侥幸胜了一招半式,那就请岳先生不要跟我抢了。”

    岳不群暗想,这年轻人不过二十岁,如果修为定是有什么奇遇,若说他的弟子能有多厉害,那自己是绝不相信的,于是点头道:“好,不知阁下派哪个徒弟出战。”

    戚枫道:“我门下算弟子只有一人,比不得华山人才济济,原本应该双方首徒出战,只是在下听闻贵派大师兄令狐少侠最近重伤尚未痊愈,嗯……”说着拿手一指华山众人里那个年纪最大的老头子,“就让劣徒向华山派二师兄劳德诺请教一下吧。”

    华山众弟子一扣便讥笑道:“这是知道大师兄厉害所以怕了吧?”

    戚枫也不理他们,对身边的玉佛珠小和尚道:“智泽,你就上去领教一下劳德诺师兄的高招吧……嗯,小心点,别打死了。”

    华山众人:“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