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穿越到游戏商店内 第0095章 欲练神功,挥刀自宫

时间:2017-12-06作者:隆基努斯

    不用林平之出声,戚枫也知道来的是谁,摇摇头把偷袭者给鄙视了一顿:“没想到余沧海个头小,胆子也跟着这么小,才刚刚打了这一下就逃了。好歹也是个一派掌门,连个相都没亮,他脸长啥样我都还没看清楚呐。”

    韦小宝功夫不高,实际上还不如林平之,在余沧海滚着飞出窗外的时候他才刚刚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吓了一跳,想想刚才那一片剑光,连拍胸口:“辣块妈妈的,吓死小爷了。”然后又竖起大拇指夸道:“枫兄弟的武功真是厉害!青城派掌门人在你手上只走了一招啊!”

    戚枫自己知道自己事,用血玲珑可是完全取巧的,隔空无形刀气在群侠这边确实能唬住不少人,余沧海不知道戚枫的深浅,只能算是被吓跑的,那记血玲珑多半被他用剑挡住,倒没有真的伤到他几分,地上也只不过留下了几片碎布和头发。

    所以只能摇摇头谦虚下,“那个余矮子也是看看捏不到软杮子才走的。真要打起来嘛……”戚枫想了想,从刚才余沧海的那几剑来看还是很有两把刷子的,就算以自己的眼力居然也不能看得很清楚,这比他那两个徒弟可不知道要强出多少。“可能还真是得废点事儿。”

    当然,他的底牌五花八门的不少,不至于连个余沧海也拼不过。

    林平之神色扭曲了半天,才慢慢坐下。戚枫一拍腿,“哎。对了,刚才被打岔,说到哪里了来着?”

    韦小宝在边上帮他补充:“……正好说到只要练好了辟邪剑法……什么的。”

    林平之好像没听到戚枫的话,沉默了会,好像下定了决心,突然走到桌旁,一头重重磕到地上,道:“还请恩公收我为徒!”

    戚枫一把把他拉起来,林平之本来还想玩一下什么“你不答应我我就不起来”的套路,结果戚枫用手一扯就有千斤之力。拎着他胳膊根本没给他讨价还价的余地。直接把他塞回座上,然后问道:“你要拜我为师?”

    林平之不好再跪,只能抱拳行礼:“恩公武功盖世,求师父收录门墙。弟子恪遵教诲。严守门规。决不敢有丝毫违背师命。”

    戚枫咳了两声,皱着眉头摸摸脸道:“我自己都还无门无派呐……再说,你想学我的武功无非是想让我去青城山救你父母?”

    林平之点头承认道:“是!”

    戚枫叹了口气。摊摊手道:“我说了自己去了不青城山,所以你拜我为师也没用。”

    林平之沉吟片刻,道:“师父不得空去青城山也无妨。只要弟子学了师父三成武功,相信也能救我父母。”

    戚枫拿起酒杯抿了一口,摇头叹道:“就算我肯教你,等你学到能打败那个余沧海,还不知是猴年马月的事情。我只怕你爸妈没那么多时间等你。要依我说呢,想快点救你爸妈的办法就只有两个。”

    林平之大喜过望,两眼都要冒出光来,他本来对这事是毫无希望死马当活马医,哪知道戚枫居然有办法,更夸张的是居然有两个之多!一时抑制不住心里激动,“师父请快说!”

    “还叫我师父?这是赖上我了?”戚枫斜了林平之一眼,暗道:“这小子其实也不笨。抱大腿倒是死不放手。呵,随他吧。”

    戚枫伸出两个手指,道:“第一个办法嘛,我有一个朋友,叫徐小侠。此人乃江湖奇男子,到处行侠仗义……”说到这里戚枫卡了下壳,他想起来群侠这里好像有正邪两种路可走,天知道徐小侠在外头是不是真的行侠仗义,当然了,主角翻几个箱子顺手牵点羊其实不算什么大节问题。不过无论如何林平之这种任务徐小侠肯定是会接的。

    “嗯,对,行侠仗义!他就喜欢帮人做任务……嗯,就是帮你这样的打抱不平。而且他武功不错,虽然九阳估计还没练到大成,不过灭余沧海还是有富裕的。他时不时会来这个酒家找我,你只要去求他,不用什么报酬他也会帮你的!”

    当然了,有任务可做,有经验可刷,有人肉沙包可以练功,顺带还能打劫个青城派,徐小侠怎么可能会放过?倒帖些钱都会答应的啊!

    林平之还真是从没听说过江湖上有这么急公好义的大侠,不过看戚枫的样子又不像是在骗他,犹犹豫豫半晌没出声。

    边上韦小宝也来给戚枫帮腔,“没错没错。那个徐兄弟,我也是见过的。确实是个讲义气的。我看他陪着那个张无忌兄弟去找义父,还要为他义父报仇杀一个成名已久的高手,这份热心肠可不容易。”

    林平之想了想,问道:“这位徐小……大侠,什么时候会来?”

    戚枫两手一摊,“那我就不知道了,其实我也在找他。可惜我不能出远门。只能在这等。”

    林平之忙问道:“弟子敢问师父,那第二种办法呢?”

    戚枫指着他笑道:“不是说过么,你只要练成了辟邪剑法,杀上青城山跟玩似的……”

    林平之听了脸色就是一黯,摇头苦叹道:“我林家的辟邪剑法,要是真的这么厉害,又怎会被余老贼害得家破人亡?!”说着越来越激动,抬起头来的时候眼泪都糊了一脸。

    “我可是从小就练这门家传剑法,却连青城派一个普通弟子都打不过……”一副我读书少,你不要骗我的样子。

    林平之絮絮叨叨说了半天,戚枫也不阻止他,知道他这些日子的遭遇实在需要一个情绪宣泄的口子。书中那个林平之,开始出场时还是个挺阳光挺正气的少年,最后硬生生被扭曲成那样。很大成分上就是被压抑的。他有灭门大仇不能报,遇上的人又都谋夺他的家传剑谱,成天隐藏情绪以求自保,时间长了不变态才是怪事。

    直到林平之自己平静下来一些,戚枫拿了块抹布丢过去,“把脸擦擦吧。”

    等林平之擦完了脸,戚枫才用带点戏谑的口气反问道:“难道你真的以为自己从小练的那套剑法就是辟邪剑法?”

    “啊?”林平之被问得一愣,脑子反应不过来,这是什么意思?

    戚枫摇摇头道:“你就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么?你家曾祖一柄长剑几乎打遍了南方无敌手,怎么传到你手上就变得平平无奇。你家的剑术如果真的这么不堪。那个余沧海脑子进水了跑这么远去福建灭你满门?”

    林平之原本自己也确实朦朦胧胧有这些疑问。这时被戚枫点出来,才觉得渐渐有些清晰起来,只是仍不敢相信,口中讷讷道:“也许只是我这不肖子孙未能领悟剑法真义?……”

    戚枫正色道:“其实原因很简单。你自己也应该想到了。只不过不敢相信而已。剑法好不好。你练了这么多年难道会没点感觉?其实余矮子的松风剑法也不过是套下九流的功夫,但是你觉得跟你练的比起来如何?”

    下九流这也是夸张了,松风剑法其实也是江湖上响当当的招牌。青城派也不是什么不入流的小派,只是戚枫这样把群侠通关过多少次的人又怎么看得上。练松风剑法?戚枫还嫌它白占着武功栏位呐!

    林平之冲口而出:“难道我练的还能是假的辟邪剑法不成?”

    戚枫拍拍手笑道:“恭喜你,答对了!”

    林平之就好像被雷劈了一样,化成个石像一样僵在当场。

    韦小宝听着觉得古怪,奇道:“哎?这辟邪剑法是什么?小宝我还真是从来没听说过。”

    戚枫呵呵一笑,解释道:“这辟邪剑法呢,脱胎《葵花宝典》,这《葵花宝典》可是武林中数一数二的绝学!这剑法也只是林家的先人从《葵花宝典》中摘出来的一小部分而已。不过只这么一小部分,已经足够纵横江湖了。”

    韦小宝瞪大了眼睛,叹道:“这么厉害!不过既然是林家自己的先人创的,这位林少爷怎么会练的反而是假剑法呢?”

    戚枫摇摇手指,故作神秘道:“主要是,这本剑法,练起来有个讲究。林家的先人怕自己无后,于是专门搞了个假剑法传给后人。”

    韦小宝就更是好奇了,刚想追问,那边林平之已回过刘来,抢先问道:“这怎么可能?这是为什么?先祖还偏要传一门假剑法坑自己的子孙是什么道理?”

    其实戚枫也觉得好笑和搞不懂。林远图当年就算是不想把辟邪剑法传下来,传点什么不好?戚枫记得林远图他原来也是莆田南少林中的好手,好歹应该会几门少林绝技吧?要是怕传了后人少林武功,少林知道了来追究,那凭他当年的身手,随便出去抢几本上点档次的武功秘笈也比让后人练这狗屁不通的假剑法好吧?

    只是这个事情想也无用,死无对证。戚枫只能推断是,林远图自己练了葵花后打遍南方无敌手,所以对自己创的剑招威力产生了错误的判断,以为后人只凭剑招一样能威震武林?

    看着林平之一脸激动,戚枫有点为他的三观是否还牢固担心,先给他倒了杯酒,让他喝了先定定神,然后才以尽量平缓的语气道:“真正的辟邪剑法呢,我是没见过。但是其中修练的秘诀我却正好知道……”

    韦小宝也是久历江湖的,听到这里咳了一声,道:“这个,小宝我是不是要先堵上耳朵到外头去避一下嫌?”

    戚枫摇头道:“我不是林家人也知道,再说这剑法也是林家先祖从南少林偷出来的,也不真算是他林家之物,听听也无所谓……说起来嘛……”说着戚枫卖了个关子,似笑非笑地对韦小宝道:“其实这套剑法还和小宝哥你挺投缘的。”

    林平之本来不想让外人听去自家剑法的精要所在,但又不好拦着戚枫不让他说,这时听到韦小宝与这剑法有缘,也不禁生出些好奇,心道,莫非这位和本家是远亲?

    戚枫压低声音,一字一句地抛出了那句脍炙人口的名言:“欲练神功,挥刀自宫!”

    韦小宝和林平之本来一起凑身过来听,结果被这答案吓得一齐摔回座。而戚枫正是恶作剧得手,看得哈哈直乐。

    韦小宝故作不满道:“枫兄弟你这就是故意拿我开涮了。谁都知道我可是如假包换,啊不,如真包换的假公公!小桂子只不过是我当时混在宫里的马甲罢了。”这个词也是他平时和戚枫神侃时候学来的。

    戚枫调笑道:“小宝哥不是常常感叹自己武功不高却又下不得苦功么?这剑法练起来不须下多少工夫。这剑法虽然未必能天下无敌,但是只要练的人挨了那一刀,论起进境之速,恐怕还真是天下第一的。”

    韦小宝连忙摆手道:“不练不练。你也知道我家还有七个老婆呐。每天日子不要太快活,就是天下无敌的功夫,我也不练!”

    戚枫点头一叹。韦爵爷确实有自己的一套。天下无敌的武功在他眼里也不如自己活得快活自在。别看韦小宝只是个市井小民,这心态气度就先赢了天下九成九的人。在群侠世界的主角中,就得数他的武功最低,但却是妥妥的人生赢家。光凭着智慧加运气就能圆满结局,这种心态也是其中一个很大的因素。倒是像东方不败岳不群这样“强者”,却放不开对《葵花宝典》中力量的渴望,最后连人性也被其左右。说到底,他们还不如一个妓院里出生的小无赖。

    正在戚枫感慨的时候,韦小宝又接上了半句:“倒是不知这本剑谱在我手里的话,应该标个什么价钱比较合理呢……”

    林平之乍一听到,只觉得戚枫一定是在骗自己,但是细细回想之下,却发现唯有这个答案才能把这之前他们林家发生的所有事情解释得通。

    首先,先祖剑法如神这个自不必说,连余沧海自己都曾提起过,他的先长长青子败于林家先祖之手,然后郁郁而终。而自己的剑法低微,但不至于他爹也一样熊吧?而且自己练的这套剑法怎么看也没什么神奇之处。他原本只是井底之蛙,但看过青城剑法之后多少也能感觉到其中的差距,更别说跟戚枫比了。看来确实假剑法无疑。而先祖不把真剑法传来的原因更简单,会断子绝孙呐。

    林平之来回想了几遍,越想越觉得对,但是头上的冷汗也是越来越多。割?还是不割?这是一个大问题!

    “这……”林平之思忖半晌,才问道:“师尊!您方才说我若练成了真的辟邪剑法,就能杀上青城山,所以,我们林家真正的辟邪剑法还存于世?”

    戚枫点点头:“对,就在你家福州……嗯,好像是向阳巷还是哪个什么巷的老宅子里,这你自己就应该清楚。正本应该是写在一张红色的袈裟上。”

    林平之忙大点其头,心里更是相信了几分:“我林家老宅外人多不知晓,师尊居然一口道出,看来此事不假!只是……练还是不练呢?”

    戚枫看着林平之一脸纠结的样子,不由笑起来。要按原本的发展,林平之可谓是历经磨难,九死一生,所以割得义无反顾。现在嘛,才刚刚从镖局逃出,只不过挨了些冷饿,三观还是个正常人,要走那一步谈何容易?

    不过这正是戚枫想要的结果,否则他费这大半天工夫和口水是为了什么?他要是真的一刀割了,自己反而没戏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