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穿越到游戏商店内 第0022章 打人不打脸!

时间:2017-12-06作者:隆基努斯

    戚枫看看市场中间四个大棚区都是小摊,估计数量上很难满足自己的需求,也就不挤过去凑那个热闹了,那边的人可是真心多,早上刚挤过地铁的戚枫这才松快没几分钟,可不想再受一遍那个罪。

    市场的四个边都是整排的二层小楼,都是些什么叫藏宝阁聚宝斋之类大同小异名称的店家。生意反而看起来没有中间那些小摊生意好。只是从店名可看不出哪家做什么,还是过去一家家问吧。反正都出来了就当是逛逛帝都民俗文化圈了。金蚕王在那儿它也飞不了。而且戚枫估摸着自己剩下的银子和钱加起来也未必能一口气买下万把个开元通宝。

    直接进了第一家,戚枫往里一看,就觉得没戏。这店里摆的全是石头,客人倒是不少,戚枫凑过去细瞧,嗬,这不就是皓子说的赌石店么?

    戚枫倒没动什么心思,纯粹图个新鲜,装作内行似的,不上手挑,就看着别人摆弄,也不开口。(一开口小白的本质就全露了。)跟着别人在店里晃了好一会,才发现赌石根本没有皓子说得那么玄乎,门槛也不高。你带个几百块钱一样能玩两把!那叫什么“会卡”“达马砍”“莫东砂”的公斤料都便宜得很!不过也有边上的赌石玩家吐槽说在缅甸人家就用那玩意铺路用!

    说到这赌石的玩家们,更是让戚枫开了眼界,除了他意料中的大叔大伯大爷们,还有些老太太和中年妇女提着菜篮子来的!里头还装着早上买好的菜!皓子昨天侃了半天的赌石那高大上的逼格一下子被这些菜篮子给摁到了泥里。戚枫不由地感叹文学创作果然是源于生活却高于生活,戚枫觉得没有把皓子一起叫上来见识见识真是一个遗憾。

    除了大叔大妈们,戚枫还发现自己居然不是这家赌石店里最年轻的客人,现在站自己面前的两个小男生就绝对还没上高中!再听人家那嘴里,什么场口、皮壳、开窗、种水,一溜的专业术语砸得自己直发晕。还拿着专业的白光手电打光看色,那架势,颇为专业。

    绕了一会,戚枫实在不能把眼前的这景象和自己印象中的赌石联系起来,实在忍不住,四下张望找着了店主,求答疑解惑。

    店主倒是非常热情好客,“你说这里赌石价格怎么这么低?哦!楼上啊,楼上有高的!”

    戚枫想着原来这儿和酒馆饭店一样啊,雅间都在楼上!“楼上的价有多高?”

    “几千上万的都有!咱这儿料多场口正,小伙子你有兴趣就楼上瞧瞧。”

    “也就几千上万?”戚枫还是觉得差距太大:“这种切涨了能值多少?”

    店主十分骄傲道:“上个月就有个老客在这切了个七八千的料子,涨到三十万,人拿家收着去了压根不卖!我这家店最高可开出过八十多万的料呐!”

    七八千涨到三十万也是翻了个几十倍,绝对的暴利,不过三十万在帝都也不算多大的横财。赌石那偌大的名头到底是哪来的?

    “我看书上写的那种一涨就能上千万的是怎么回事?”

    店主看了戚枫几秒种,突然笑起来:“小伙子你一定是看了。不过我能告诉你,你说的这事有,但绝对不在我们这种地方。”

    戚枫这才明白,不过又好奇道:“那是什么地方才有这种高级的赌石玩?”

    店主摇摇头:“跟那种地方一比,我们潘家园和什么琉璃厂,那就是小地摊。那地方小伙子你也别问,一般人也问不到,就算你问到了也进不去,连我都进不去。那就不是普通人玩的地方。你有那层次,自然能知道那里,也用不着问别人。”

    戚枫听了店主的话感觉和自己前些日子忽悠徐小侠的套路差不多啊。还好人店主光侃不收钱,相比之下自己收了徐小侠八百多两,自己真是个奸商来着。

    敢情这高级赌石和限量款豪车、百夫长信用卡一样,你自己上赶着去弄,人家根本不理你,你一个暴发户有钱也没用,等你功成名就了,它们自然会自己找上门来。这叫什么?这就是阶级!

    又跟店主聊了一会,戚枫顺便问了一下附近哪家店有铜钱的。老板诧异道:“铜钱?外头那片摊头上不到处都是么?”

    戚枫叹气道:“那些小摊能顶什么事?我要的他们肯定拿不出来。”

    店主拍了下脑门,“哦,明白了明白了。”顺手往店外头南边一指:“诺,前头那一家,找王胖子。他家里头古物多!还有明器。你要买铜钱找他家准没问题!”

    谢过了店主,戚枫出了玉石店,才摇摇头。这店主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明器就是随葬品,一般可不能摆上市面的。这玉石店店主和自己不过说了几句话,就直接把那个王胖子有明器的事透给自己,看来两家关系不太融洽。不过他们一家做古物一家做玉石又不竞争,看来是私下有些生意之外的过节。

    戚枫一面向南边那排二层小楼走去,一边在感慨着天朝处处是江湖哪的水都不浅,忽然右边一阵闹哄哄。

    “抓贼!”

    “别让那小子跑了!”

    戚枫扭过头,就看那边一人跑在前头,后边好几个人追。两边的人群刚才还挤得满满当当,一听见动静居然一下子从中间闪开了一条缝!

    戚枫看那跑在前头的人冲着自己这边过来了,赶快也和边上的人一样,往后挤着退开。什么?行侠仗义?别说笑了,这年头追小偷要是小偷跑的时候出个落水撞车之类的意外,身上有个好歹,追的人还要负刑事责任呐!别看人家是小偷,小偷也是有人权的!戚枫现在又练成了第一层的龙象般若功,一出手好几百斤力,万一把小偷整个重伤,保不齐就是一个防卫过当,这辈子恐怕就得在那里头奔三了。

    可惜你躲事,事未必就不来找你!前头那小子眼看自己要被追上,随手猛拽边上一个路人,路人不防摔倒在地,正好绊倒了后头追的人。这贼还挺机智!一见有效,连续如法炮制,直到他把手伸过来扯戚枫。

    要说以戚枫的反应和身手,随随便便也就闪开了,但现在两边的路人都挤得像沙丁鱼似的,戚枫想躲也没地方闪。那贼一手拉戚枫的胳膊另一手拽肩,猛然用力……险些扭得自己伤筋,戚枫却站在原地纹丝没动。

    那贼不由一愣,戚枫却笑了:“你小子动手了!那可就别怪我正当防卫喽!”伸出右手一把爬住那贼的衣领,轻松一提就把他拎离了地面,像扔垃圾一样把他丢了回去。要用演义的写法那就是“轻舒猿臂生擒了敌将掷在马前”。后面赶上来的几个人正要上前按住,那贼虽然被戚枫一下摔得七晕八素,紧要关头也不知哪来的力气,一骨碌又爬起来,刷一声抽出一把半尺多长的长匕首,发疯似的四面挥了几下,把路人吓得挤得更开了,后头追来的几个人也被吓了一跳往各后退了几步。

    那贼看起来很紧张,目露凶光,拿刀来回指着四面,嘴里叫囔着:“都给老子滚开!谁上来我捅死谁!”

    一时全场还真没有谁敢透个大气,连追上来那几个都犹豫不定是不是要继续堵着这贼,只有戚枫哈哈一笑:“你小子敢掏刀?太好了。”顺便回过头来问了路人一句:“他这算管制刀具么?”

    路人不知这小伙子发什么神经,只有个大叔压低了声音道:“算,绝对算!”

    戚枫拍手乐道:“那就好办了!”

    路人不明所以,那贼看戚枫有点怕了,这小子力气可大得吓人,手拿刀指着戚枫,喊道:“你……你小子别过来!”心里直骂自己出门没看黄历,失了手不说还遇到个精神病!

    戚枫冲着他微笑一记:“放心,你有刀,我不过来,我还没那么傻!”没等对方反应过来,忽然扭身,单手抄起边上店门口摆着的差不多有一人高的大花瓶。

    嚯!那么大一个花瓶,也不知有多重,路人们再次被惊到,刷刷刷再从贼和戚枫这块儿往边上挤退了两三步。

    那贼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到一个巨大的圆柱体挟着一种诡异的风声“嗡”的一下冲着自己横着扫过来。只听见咣当一声,突然间就觉得自己腾空而起天旋地转,然后眼前一烟,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戚枫手提着已经碎掉的花瓶颈口那一部分,上半身还保持着棒球击出全垒打后的姿态,看着飞出去三四米已经倒地不省人事的持刀歹徒,嘿然一笑:“放心,小爷我打人不打脸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