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甜妻热恋中 第二百五十七章 是非不分,脑子有坑

时间:2017-11-01作者:纳兰海映

    是啊。

    贺臣风怎可能会为了她守身如玉,贺欣的存在就是最好的证明,他们一家三口现在可开心了,唯独她,落魄成这样,尤其一想到自己的坐牢,又冤又恨。

    “我见过罗美局长的儿子了,挺机灵的一个孩子,和贺臣风女儿一样大,和李婷婷是同班同学。”

    当曲染提及罗美局长的儿子时,汤可晴当然很清楚她心底对罗美的恨意,当初就是他们联合一起将她送进坐牢的,四年的青春就这么耗费掉了,在这四年原本可以有很多发展的可能,结婚生子,组成美好幸福的家庭,可偏偏曲染是在监牢里度过的。

    只是,汤可晴就不禁有疑惑了,“你打算对她儿子下手啊。”

    “”曲染抿了抿唇,不答。

    “卧槽,为什么不可以对她儿子动手啊,要知道你的孩子就是被他们给扼杀的啊,要是你不去坐牢的话怎么可能孩子先天性心脏病死亡啊?”

    “真是好笑,我就不信天底下还真有这么多先天性心脏病的事啊,哪来那么多心脏病啊!曲染,你说对不对,又不是演电视剧。”

    汤可晴也是很有自己的想法,的确是替曲染打抱不平的。

    “是啊,所以我要找到我的孩子,我不相信我的孩子死了。”

    只是就算不相信的话,又能怎样,孩子目前就是找不到,单宇阳已经全力在替她找人了,就是没有结果,没有结果也不知道是不是好结果。

    虽然医院开了死亡证明,但是曲染却不相信,毕竟无论是林月琴还是曲灵,母女两个都不是好东西。

    “要不要我给你去打听一下罗美那边的消息到时候跟你交流下,看怎么下手。”其实凭着汤可晴对曲染的了解,她当然不会对一个孩子下手,但这个仇是结下了,一定会想办法报复的。

    曲染点点头,但是也在寻找着最好的时机。

    汤可晴这才想起邓允,“这个死邓允,死哪去了啊,居然现在还不来。”

    “别等了,估计是去找贺明汐麻烦了。”

    但倒是也对邓允放心,他这样好人品的人,一定不真正的为难贺明汐。

    而这个时候的邓允就是去找贺明汐麻烦,去退车去了,这个女人简直是莫名其妙了。

    “不好意思,我要见你们贺总,立刻,马上。”邓允已经在这儿等了很长时间了,就是见不到贺明汐本人。

    这一刻前台工作人员始终是阻挠的态度,“抱歉,贺总暂时没时间。”

    “现在已经是下班时间了,尤其还是超过下班时间三个小时,我知道贺明汐在里面,你跟她说吧,今天要是见不到她的话,我不会走,我看她能躲我到什么时候去!”

    邓允倒是很坚定,这会儿非要见她不可。

    “先生,你”前台工作人员也知道他在这儿已经等了很长一段时间了,可谁知贺总就是不见他啊。

    “贺明汐,你给我出来。”

    邓允也是忍无可忍了,在这儿耗费了不少时间,以至于不得不使用强硬手段。

    “先生,你不可以这样大喊大叫,贺总是有事不能见你。”

    “五分钟而已,也没时间?我要是继续傻逼似的在这儿等,她恐怕一辈子都不会来见我。”他打dian hua给贺明汐不接,现在来公司堵她了,她依然还是闭门不见,这个家伙真的是越来越让邓允生气了。

    “好好好,我们马上再去通报贺总,看她有没有时间见见你?”

    真是,这个男人看上去是一表人才的模样,看上去就是斯斯文文的,怎么尽干这种让人生气的事,前台人员怨气连连却也只能去贺明汐办公室里通报。

    “贺总,那个男人到底是谁啊!为什么非要见你不可啊,本来还好好的,可现在越来越凶悍了,要不要叫保安把他给轰走啊?”

    “不是,他说非要见你不可,恐怕是轰不走的,该不会是贺总你的爱慕者吧?”肯定是贺总的追求者,不然怎么会那样坚决的态度。

    贺明汐一听,立马打住,“不是,肯定不是,他怎么可能是我的爱慕者,好吧,好吧,你让他进来,真是,烦透了,今天必须把这个问题给解决了。”

    贺明汐显得很烦躁,意乱心烦的模样看起来就是很慌张的,这是前台工作人员从来没有见过的,分明他们贺总这次是遇到了da ma烦了。

    果然,公司员工在一番通报之后,邓允可以去见她了。

    贺明汐一见到他,便是立马转身,态度很强硬,连说话的口吻也是格外冷硬,“喂,你说只要五分钟时间我才见你的,现在已经过去了三十秒,有什么事情你就马上说,我没时间被你耽误。”

    “是啊,明月集团的总裁,当然是有钱啊,时间就是金钱是吧”

    邓允开口说话的时候,也是忍不住冷嘲热讽,但随即被贺明汐打断,“你既然知道我的时间就是金钱,你浪费人家时间和金钱,你好意思么,如果是无关紧要的事,麻烦你别在这儿闹腾好吗?真不知道你是这样的人呢,死缠烂打的。”

    她家的林以然就不是这样的人。

    想到这里,贺明汐才意识到自己好像真是疯了,怎么会忽然间拿这个该死的男人跟林以然相比啊,林以然和这个男人比起来,还是林以然比较可爱惹人喜欢点,虽然相貌长得一模一样,虽然林以然这个家伙真是很糟心,至今为止还是不想承认他死去的消息。

    邓允也掠唇发笑,“怎么,又是死缠烂打想要你多赔偿点钱是吧?”

    “难道不是”

    “我就知道你会有这样的想法,拿去吧,我干嘛需要你买新车啊,你就算有钱,也不用这么拿钱砸人吧,虽然我看在曲染的面子上,我可以原谅你之前的胡言乱语,但是我不可能接受你的羞辱,我没钱但也不要女人砸钱在我身上。”

    这是莫大的羞辱。

    邓允从来就不是这样的人。

    贺明汐撇嘴,“哟,自尊心挺强的呀,自尊心能当饭吃啊,有新车开不好吗,你那一辆破车也该收起来了,开出去好丢人现眼啊,说真的,要不是你的车太烂,就不会把我弄得眼花缭乱让我撞上去,其实这钱不赔也很在理,不过,你就当是封口费吧,以后别在外面乱说我酒后驾车。”

    她贺明汐可是很讲面子的。

    说到这里,贺明汐才愕然发现平素一向冷肃,少话的她,似乎与她的形象不符啊,至少,她现在好像跟邓允这个家伙有很多话说。

    “你也知道酒后驾车不对啊,当时叫你报警还不肯,我告诉你,如果你要给我封口费的话,就算是给我一百万,我也不会答应,但是,这件事情看在曲染的面子上,我们就到此结束,不管是你酒驾也好,我的车也好,到此为止,希望以后也不要见,谁见你谁倒霉。”

    邓允只能承认自己倒霉了。

    说完,邓允倒也不逗留的准备离开。

    贺明汐看着邓允转身就走,立马喝止,“站住,这个你拿走,我已经是以你的名义买的,十万块而已,对我贺明汐小意思,你要是不拿着,意思就是想要从我这儿拿走更多?”

    “神经病。”不是每一个人都像她一样这么放肆又无礼。

    听闻,贺明汐真的要发飙了,“你给我站住,敢一而再,再而三骂我贺明汐的人,你真是不简单啊,喂,别以为你长得像我前男友,你就可以在我面前肆无忌惮啊,凭什么啊,我送你一辆车,你还要骂我神经病,自尊心强烈也不是这样的啊。”

    甚至这个时候的贺明汐倍感曲染一定是很莫名其妙吧,居然会找这样的朋友,居然还是生死之交的好朋友!

    “不是每一个人都像你这样心高气傲,瞧不起人,我们这种生活在最底层的人,也是有自尊的,不是自己该得的绝对不拿!尤其是像你这样心不甘,情不愿,甚至带着诅咒似的施舍,更加让人接受不了。”

    他一字一顿的,说得非常清楚,也很凌厉。

    顿时间,让贺明汐好半响说不出话来,随即,等到她回神的时候,邓允已经离开了。

    贺明汐是火大的甩了邓允带过来的文件套,原本是给他的车,他又原封不动的还回来,尤其,还说她什么来着?

    心不甘,情不愿,带着诅咒的施舍

    这男人真的很小人心。

    “什么意思,我就知道你是想要更多,别跟我贺明汐灌鸡汤,老娘从来不吃这一套”

    “好,你不要,你身边的人总会要,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家里穷啊,十万的车对于普通家庭也算是好的了。”

    她生气了,相当的生气。

    尤其,这个家伙该不会是暗恋曲染吧,不然怎么会原本离开了,竟然还发短信来警告她,不允许她牵涉到曲染。

    他以为她像他,是非不分,脑子有坑的人啊。

    贺明汐原本足够的生气,这会儿更是慌乱四起,难以消灭心底的烦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