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甜妻热恋中 第二百五十五章 她永远别想上岸!

时间:2017-10-30作者:纳兰海映

    亲爸爸。天 书  中 文   网

    她听清楚了,李婷婷说的就是自己的亲爸爸。

    只是,曲染好半天都不知道该如何回应,“这……”

    李婷婷很坚定又冷静,“姑姑,你不要瞒我了,我都知道了,我爸爸就是一个坐过牢的牢犯,贺欣说得一点都没错,我不是爸爸的亲生女儿。”

    “婷婷……”

    曲染不管这个时候李婷婷到底是怎么知道事实真相的,但绝对不可以带孩子去监狱里看宫耀的。

    “姑姑,求你了,我也想见见他,更想问问我爸爸为什么要做坏事,丢下我和妈妈不管。”

    “……”曲染这会儿是心底泛滥的酸涩在涌动,李婷婷或许就是因为家庭的特殊性,她成长的特殊性导致了孩子格外的懂事又成熟,可是这么小的孩子,从小就承受这么多,曲染愈发的心疼怜惜这个孩子。

    “姑姑,我爸爸每天工作那么多个小时,他迟早会把自己累病的,我不想他这么辛苦,以后我也不要去念贵族幼儿园了,我本来就没资格的。”

    李婷婷继续呢喃的说着,言辞神情里全是对曲英杰的心疼,曲染也难受,这么小的孩子正在承担着本不应该属于她这个年龄所承受的一切。

    曲染抱紧着这个孩子,心下是撕裂的疼,那般的疼,“婷婷什么都别想好吗,现在婷婷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好好读书,开开心心的过每一天,其他所有的事情,都是大人的事,婷婷并不是一个人,你有爸爸疼,有妈妈爱,你还有姑姑呢,等你康复出院了,姑姑带你去玩。”

    当真是没办法不心疼这个孩子的,那样的懂事,又那样的贴心,曲染也很不自主的联想到自己的女儿,她始终不相信孩子没了,终有一天也能找到她,那时候和婷婷差不多的年纪,她们应该可以成为很好的朋友吧。

    虽然这个时候的李婷婷是很想要去见见自己亲生爸爸的,可当曲染的面容上出现为难之色的时候,李婷婷也不敢随意的继续央求。

    可是曲染却百感交集了,当初她的坚持或许是错的,如果给不了孩子一个完整的家,一个幸福的家,为什么要让她出生到世上,让她受罪?

    她就是让自己的女儿受罪了,跟着她在监狱里颠沛流离的出生,出生之后也没有像其他小宝贝一样在爸妈身边健康快乐的成长。

    曲英杰那边还没有传来李芸芸的消息,大概这次李芸芸也想像宫耀一样逃避责任,不想再继续这么过下去了吧。

    曲染在医院陪伴着李婷婷,在李婷婷熟睡之后,曲染才敢出病房的门想要打个电话给曲英杰,问问具体的情况,却没料到门口倚靠的身影,是贺臣风。

    曲染定睛一看,不确定贺臣风究竟在这儿等了多久,好像是一直在等她,也没想过要进病房去看看,似乎就是想要等等看,因为那个人是曲染,所以等多久都没问题。

    贺臣风在见到她出现的时候,手中的咖啡递给她,“喝杯提提神吧,我想你现在需要这个。”

    尤其,当贺臣风近距离之下看着曲染的时候,她分明就是很疲惫不堪的模样,她看起来就是很疲乏的,这次曲染倒也没拒绝,接过他手中的咖啡,“谢了。”

    原本从在公司门口得知她目前所有的工作住宿,一切都只贺臣风安排的,他这样的行为令曲染恼怒不已,可到这一刻,曲染似乎内心深处的火苗已经被掐灭了,取而代之的是感谢,“不管是工作,还是这杯咖啡,都要谢谢你,贺总。”

    她是很认真的跟贺臣风在道谢,但一句“贺总”这称呼就是那样的拉开她与贺臣风的距离。

    贺臣风心下肯定是不好受的,甚至无限的凄凉和难受扑之而来,但是唯一庆幸的就是她至少没有在他面前歇斯底里的拒绝他的帮助,这么说意思就是接受了在贺明汐公司的工作,她还会继续做下去。

    “如果有任何事情跟我说……”

    “我以为贺总你无所不知,所以就算我有事情,你也替我摆平了。”曲染打断他的话。

    这一点,贺臣风似乎还是和以前一样,只是曲染已经不需要他这么做了。

    曲染冷肃了神情,十分生疏的说,“不过,就到此为止吧,贺总为我做的,就到此为止吧!既然贺总给不了我一生的庇护,不能一辈子给我处理难题,那就放手让我自己去做吧。”

    无论是工作也好,报仇也好,这些曲染倒是坚信自己可以完成的……

    贺臣风这会儿被堵得一言不发,他很清楚曲染话中的意思,就是那样的很明确,既然不能在一起,就不要管她。

    “曲染,我为你做的只不过是举手之劳,就算不能在一起,但我可以一辈子为你做这些。”

    贺臣风有这个底气,但是曲染已经不愿意和他有纠葛,“我不想颜雅真找我的麻烦,更不想做你们的小三,你对我的放手,这就是为我做了最好的事,看着你的女儿那样活泼可爱,我更是没想过要去破坏你们,贺臣风,你要明白,就算你为我做再多,或者,我心里还是很爱你的,但我们已经回不去了。”

    她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对的,他们之间就是不可能了,但贺臣风却是心底有着满满的不舍,双臂之间已经很顺势的把她带入了怀中。

    曲染刚想挣扎,却就是被他锁得牢牢,挣脱不过他的力量,不过今天的贺臣风是很情绪低落的,除了抱紧她之外,没有多余的举动。

    想要对曲染所说的话,还有很多,却也在这个时候无从开口了。

    颜雅真来医院本来是要私底下给曲染警告的,最近贺臣风更加的不归家了,明摆着就是要和她结束的姿态,颜雅真为了保住和贺臣风的关系,一定会不顾一切的消除所有的障碍。

    只是,看着贺臣风对曲染眷恋不舍的模样,这样深情款款的神情,是她从来没有见过的,贺臣风只有在面对曲染的时候才能这么的深情不移……

    颜雅真很明确的知道若是直接对付曲染,贺臣风一定不会放过她的,更是会破坏她与贺臣风之间本来就摇摇欲坠的关系。

    这会儿,颜雅真是掉转头就走,她直接回家去找林月琴。

    林月琴见到颜雅真最近回颜家倒是挺勤快的,尤其每次回来都是风风火火,格外的嚣张跋扈,以前忍她。

    可是,自从林月琴无意中得知了颜雅真的身份,她其实并不是颜达明的亲生女儿后,林月琴在她面前也更加多了一道底气,“又和贺臣风吵架了啦,你啊你,三天两头的跑回来也不怕人家笑话你的,你知道么,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若是总往娘家跑的话,一看就知道和婆家处得不好,和老公关系不好……”

    “我要你办件事情。”颜雅真开门见山的说,尤其也吩咐颜家的佣人下去做事,只剩下她们两个的时候,林月琴依然还是冷嘲热讽的,“搞得这么严肃的,难道你又想让我干坏事了啊!雅真啊,这次你就自己搞定吧,什么都别拜托我。”

    她的确是对曲染有成见有憎恨的,但林月琴知道,同样是继女,颜雅真和曲染比起来,还是曲染稍微有点良心。

    颜雅真做事简直就是心狠手辣,不讲一点点情面的,当初曲染孩子的事情,就是在颜雅真唆使之下才会把孩子从福利院里接出来的,不然,现在的贺欣早就跟曲染团聚了。

    “既然你很清楚我们现在是同一条船上的人了,你以为你可以先着陆,功成身退?”

    不可能了。

    颜雅真明摆着就是不会让林月琴有机会上岸的,“替我办件事情,替我找个孩子代替贺欣,我担心迟早有一天贺臣风和曲染会知道贺欣的身份,所以,这件事情必须立马替我办!若是要做dna检测,做亲子鉴定,这个你不用担心,我有朋友,可以帮我做得天衣无缝。”

    “什么啊?”林月琴吃惊了,这个女人一定是疯了,“你神经病吧,之前要我跟曲染说孩子死了,现在孩子又死而复生了,你脑子有病吗,颜雅真,你让我随随便便找个孩子代替,想让贩卖人口啊你,好歹毒的心,这次我不会干的!你死了这条心吧,我帮你的忙帮得够多了,可你是怎么对我的,你想想看,这些年来我在你们颜家,你把我当狗一样对待,我还给你做事?呸!”

    林月琴也是恼火了。

    尤其颜雅真这个疯了的想法显然就是想要让曲染停止找孩子的事情,一旦找到孩子,就以她立马滚蛋为条件,让曲染永远离开这儿。

    否则的话,目前曲染是不可能离开的,她不离开,这么围着贺臣风身边转,颜雅真知道他们迟早是要旧情复燃的。

    “颜雅真,现在我可不会随随便便听你支配,你跟曲染比起来,简直就是一个天,一个地,你连她的脚趾头都比不上,当然贺臣风不会喜欢你啊,你太恶毒了!”其实,林月琴也是怕了,这么多年来对曲染没有亏欠之心,但还是有害怕的。

    颜雅真也提出条件,“曲灵不是想要成为钟健的人,成为钟家少奶奶么,我帮她达成所愿,你帮我赶走曲染,我知道你绝对有本事赶走曲染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