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甜妻热恋中 第二百四十八章 难怪把持不住啊!

时间:2017-10-23作者:纳兰海映

    岳芯蕊此刻的恼怒,她的歇斯底里又开始回到了最初曲英杰认识她那会。

    然而,这样的她,才是真正的她。

    曲英杰不希望她一直隐忍着情绪不得释放,这样最好。

    曲英杰不说话了,沉默的离开,可是岳芯蕊心底却是抓狂的要开揍,他什么意思,难道她岳芯蕊的人生要被他控制着不成?

    “混蛋,滚,滚远点。”

    “该死的,以后你要是再出现在我面前,你就是个乌龟王八。”

    没用的懦夫。

    明明这一刻,她已经知道了曲英杰的心事,可他只能因为两人之间的身份悬殊,以及过往发生的一些事情,令曲英杰必须极力的隐藏着他的感情。

    可是,岳芯蕊就算心下也是很喜欢这个家伙的,但是说不出口,莫名的就是难以启齿,虽然岳家家庭背景的确是很好的,不仅仅是岳石庆把岳家的公司经营的不错,岳巧莲作为岳芯蕊的姑姑更是把她当成亲生女儿一样对待,对岳家的扶持和帮助自然是很多得的。

    但是因为她发生过一件不好的事情,这件关于女人干净贞洁的事情在岳芯蕊心间是永远抹不去的伤痕。

    甚至岳芯蕊会想到大概是曲英杰也嫌弃她吧。

    其实在曲英杰的心底丝毫没想过她的不干净,相反内心深处的亏欠和内疚令他更加爱,更加心疼岳芯蕊,可他的身份太尴尬,甚至还因为他和宫耀其实没什么两样,都是伤害过岳芯蕊的人,导致了曲英杰只能强逼着自己放手。

    曲英杰的悲痛不比她少,甚至比岳芯蕊更为痛苦心慌,只是一切的一切都让他没办法去继续伤害岳芯蕊。

    ……

    骆一凡这个家伙虽然是很冲动的要和岳芯蕊取消婚约,尤其还把这件事情闹得很大,不管是岳家还是骆家,几乎是整个上流社会都开始议论纷纷这件事。

    骆一凡父亲在得知他如此荒唐的时候,忍不住呵斥这个家伙,“你这个混小子,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我跟你说了多少遍了,现在我们酒店难以维持下去,必须依靠岳芯蕊家里才能继续撑着,你干什么吃的,居然还敢大摇大摆的跟岳芯蕊闹掰,我看你是想当穷光蛋了是吧。”

    骆父厉声的呵斥骆一凡。

    骆一凡其实也知道自己错了,“那怎么办,我还能怎么办,消息都已经传出去了,可是,爸,你知道吗,这太让人生气了,她一个破烂货,拽什么拽,我骆一凡能娶她,她就应该感动的阿弥陀佛了,居然还敢背着我出轨有男人,老子没揍死她,已经是最大的忍耐极限。”

    不管是什么男人,在遇到女人“出轨”的时候,是格外的愤怒,而骆一凡则更是从来不会检讨自己的,对未婚妻是格外要求严格,对自己则是相当放松,殊不知他背着岳芯蕊出轨过多少次,但丝毫不觉得自己有愧,依然好像岳芯蕊是亏欠他的,配他不上。

    “为了钱,为了那笔资金,你也该忍,难道你真的想一无所有?你明知道我们酒店已经经营不下去了,再过一段时间可能就是一个空壳了,必须要让岳芯蕊投资进来啊!都什么时候了还在讲你所谓的尊严,一旦资金到手,你将来是岳家的女婿,难道还愁没钱花啊。”

    “笨脑袋!快点给我去岳家向岳芯蕊求婚去,说你错了,说你是因为嫉妒在乎才会有这样荒唐的举动,无论如何都求她原谅,毕竟结婚越快越好,不然的话,到时候酒店出了问题,岳芯蕊发现了我们是骗他们投资的,这个婚就真的结不成了。”骆父可是盘算着岳家的财产,毕竟不只是岳家有钱,岳家背后的大财阀贺家更是让人想要觊觎,急切的想要与贺臣风攀上关系。

    到时候,骆父想着,他们骆家的星级连锁酒店也会很快在得到赞助资金的时候,能够起死回生。

    虽然骆一凡也是这么想的,可是这个时候也有点拉不下脸面,“我,我要怎么说啊。”

    “该死的,平时花天酒地勾搭了不少女人,现在这个时候你跟老子装纯啊,快点给我去,你以为岳芯蕊那样有钱背景人家的女人,别说只是强歼过一次,即便是被轮歼了,也有男人排着队抢着要她。”

    毕竟,心知肚明,都是看中岳家的有钱有势。

    骆一凡虽然撇嘴有些骂骂咧咧的,可是,他也不得不去求岳芯蕊原谅,并且就按照骆父所说的,尽快趁热打铁的把婚事给定下来。

    岳芯蕊在和曲英杰彻底闹掰之后,满满的愤怒藏在心间,也真是岳芯蕊脑袋不清醒,不够理智的时候,才会在气头上接受骆一凡的求婚。

    骆一凡就算是跪着求着岳芯蕊也要和她在一起,“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错了,可是,我也是因为太在乎你,怕失去你才会这样的,你怎么可以和其他男人在一起,哪怕我心里很清楚你和曲英杰之间不可能有任何事情,毕竟,那样的男人,和你之间的距离是天壤之别的,你不可能看上他的。”

    岳芯蕊有些烦躁,“走吧,我只想一个人静一静。”

    “芯蕊,求你了,你还不知道我的个性吗,这么多年,我们在一起,我都是很顺从你的,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从来对你都是尊重的,可是你能不能也谅解一下我啊,我是太急躁了。”

    “我们结婚好不好,马上结婚,以后,我只许你是我的,不想你被任何人抢走了。”骆一凡不管不顾的牢牢抱住岳芯蕊,不由分说的就是这么决定着他们的婚事。

    岳芯蕊不想和他结婚,但是却好像赌一时之气,仿佛就是要同曲英杰展现什么,她也是有人求婚的,她也是可以嫁出去的。

    最终,岳芯蕊也点头答应了。

    ……

    只是无论岳芯蕊,还是骆一凡,两家都是比较高调的人,尤其骆家,这次更是大肆的向媒体爆料着他们的婚事在即,媒体也争相报道着他们的好事,这样一来也分明是让岳芯蕊没有任何悔婚的可能性。

    而岳家其实对于骆一凡这个女婿还是比较满意的,也任由着他们宣告着结婚的事情。

    因为两大有钱家族的联姻,这无疑是偌大的好事,几乎所有知道这两个家族的人,都知晓了岳芯蕊快要嫁出去的消息。

    就连在医院里住院的李婷婷也得知了情况,“妈妈,你看,这个就是那天送我们来医院的好心姐姐,好漂亮啊,她是明星吗?真好看。”

    娱乐头版头条此刻刊登着岳芯蕊和骆一凡的照片,李芸芸听着女儿的话语瞄了一眼报纸上的岳芯蕊,的确是美女中的佼佼者,容貌是一般女人所无法比拟的,难怪宫耀那个王八蛋会把持不住。

    李芸芸不由自主的就想到了宫耀,本是不想回答李婷婷的,可是李婷婷在医院里住院几天后,腹痛的情况好了不少,精神自然也好了不少,对这个问题是很感兴趣。

    “妈妈,你看看这里呀,是不是那个漂亮姐姐啊,之前爸爸说了,是多亏这个姐姐帮忙的,真是好心人,人美心善,我还能亲眼见到她吗?当众跟她说声谢谢。”

    李婷婷这回是非要李芸芸回答不可了。

    李芸芸的回答既是敷衍,又是燥闷的吗,“不会有机会见到她的,她也不想见到我们,这次的遇见是意外。”

    大概若不是曲英杰的话,岳芯蕊这样的女人是一辈子都不愿意见到他们这一家人的吧。

    听闻,李婷婷耸耸小鼻尖,“妈妈你说得好深奥哦,什么是意外啊,她为什么不想见到我们呢,我们和她又无冤无仇的。”

    “……”李芸芸已经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了。

    可是,小孩子的世界似乎是有很多疑问的,她继续嘀嘀咕咕的说,“比如我和贺欣啊,虽然我们经常吵架,虽然我们也会闹矛盾,可是,好些天不见她的话,也还是想要见到她的。”

    尤其,他们和那位漂亮的姐姐还从来没吵过架呢,不应该不见面的。

    “妈妈……”

    这回,李婷婷的话还没说出口,李芸芸已很凌厉的打断,“我叫你不要说了,你怎么那么多问的,我说不会见面,就不会见面啊,老是唠唠叨叨干什么啊你!还有,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她不是姐姐,她是阿姨,是和爸爸妈妈年龄一样的人,你应该叫她阿姨才对。”

    李芸芸的分贝在这个时候很轻易的扬高了,态度显然和刚才相比有个较大的弧度起伏,这话也把李婷婷也吓了一跳,只是李婷婷也早已习惯了她妈妈的高分贝嗓门,甚至这个时候还很实话实说的,“可是,人家就是很年轻漂亮啊,要是下次见到她叫她阿姨的话,会把人家给叫老的,肯定会不高兴的呢。”

    别看李婷婷小,想法还是有一套一套的,也很贴心懂事,只是就算李婷婷贴心懂事,李芸芸有时候情绪就是容易爆发。

    像现在这样三番五次的让她闭嘴不要说了,可这死丫头却总是说个不停,分明就是故意挑起李芸芸的伤心往事。

    自己的老公强歼别人,这样的事情是很让女人面子上挂不住的,分明就好像是在说她魅力不够,吸引不了自己的老公,老公在外面是忍不住的,迫不及待的找女人了,尤其对方女人还是一个名副其实,十足十的美女,这更加的让李芸芸自尊心受辱。

    她忍不住厉声呵斥,“我叫你闭嘴,你就闭嘴,快点给我躺好睡觉。”

    她忽如其来的叫嚷声令原本疑虑重重的李婷婷顿时间受惊吓的闭上了嘴巴,随即面色吓得惨厉苍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