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甜妻热恋中 第二百四十五章 丑态百出

时间:2017-10-20作者:纳兰海映

    听着贺明汐的建议,贺臣风并没有任何的抗拒,她说得何尝不是道理,多少不爱的男女在一起都是因为孩子,毕竟,孩子那么小是很可怜的。

    尤其贺欣从小就很难教育,性子格外的让人担心,其实贺臣风不是没有想过他若是和颜雅真不能在一起的话,势必将来会尊重贺欣的选择,让她自己选择和谁在一起生活。

    到时候,单亲的家庭可能会让贺欣的性子更加的难变好了。

    “好吧,陪你喝一杯,看在你这么痛苦的份上,一起喝杯吧,喝过之后就忘得一干二净过日子吧。”

    贺明汐的确是很长一段时间戒酒了。

    喝酒惹事,她是刻骨铭心的,如果不是那天喝多了,或许她的男朋友就不会死的。

    今晚贺臣风的情绪是格外低沉的,但也瞄了一眼贺明汐,其实很多时候贺明汐也是苦中作乐,自从男朋友去世之后,她一直很颓丧。

    “你找一个吧,也是快三十岁的人了,一心一意扑在工作上,别把自己的终身大事给耽搁了!就算你再怎么耗着,林以然也不会回来了。”

    贺臣风是很清楚贺明汐的过去的,为了这个叫林以然的男人,她哪怕是付出所有都无所谓,只要能在一起就好,可是往往事与愿违,越是相爱仿佛上天越要拆散他们。

    贺明汐喝了一点酒,脑子昏昏沉沉的,大概是很长一段时间没喝酒,所以一点点的酒精量就让她脑袋泛疼了,可是却很清醒,“是啊,他回不来了,可是,我的心永远是他的,三十岁又怎样,我一个人过得挺好的,你有那么多女人喜欢你,也不见得你有多好啊。”

    跟贺明汐聊天喝酒,就是能把人给气个半死的。

    可是,偶尔就是需要贺明汐这样的刺激才能让贺臣风愈发的清醒,的确是过得很不好,异常煎熬,恍如这个时候很肯定他要有决定了,起码要和颜雅真立马结束关系。

    “而且,贺臣风啊,就算是三十岁了,我也不会年老色衰的,我公司的化妆品做得挺不错的,改天你跟我下订单,订一批不?”

    贺明汐的公司是做化妆品生意的,女人的东西很好赚钱,尤其贺明汐公司的口碑很不错,一直以来是很好的销售,可是贺臣风对这些玩意不感兴趣。

    听闻,贺臣风立马摇头。

    “作为年终礼品,送给你的下属啊,我做得是高端产品,就算给你打折,一套也得好几千块,作为礼品一点也不寒酸。”贺明汐一边漫不经心的喝酒,一边跟贺臣风拉着生意,之前她怎么没想到这么好的主意,“喂,肥水不流外人田啊,帮帮我,最近有业绩压力啊!”

    “少来!肯定是库存品卖给我吧,我的下属对化妆品不感兴趣,再高端都没用。”

    因为他的下属都是男生,当然是只对电子类产品有兴致了。

    “小气鬼,好吧,你要是不买的话,我只好拿曲染开刀了,让她替我卖。”贺明汐故意的一句话,即刻换来了贺臣风的神经紧张,立马道,“我订一批还不成么!这笔订单让曲染接手跟进,把业绩算到她的份上去。”

    贺明汐即刻摇头,“你就当我没说吧,真是!”

    看来贺臣风这趋势是绝对忘不了曲染的,他们显然还是会有不少纠缠不清的。

    “我说真的,你跟我谈谈这笔生意吧。”他现在很感兴趣了。

    “我得回家了,改天你找曲染自己谈吧。”贺明汐使绝招了,这一招数让贺臣风好半响无法回应,连贺明汐匆匆离开,他也依然还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的确,他和曲染找机会还是要单独谈一谈的。

    贺明汐深更半夜开车离开,虽然喝了点酒,但是脑子异常的清醒,尤其伴随着车窗的打开,冷风呼啸的灌入,愈发的令她清醒明白了,关于死去男友的影像在脑海中不断的浮现。

    连贺明汐自己也不清楚究竟有多长时间,林以然的模样没有如此清晰的跃入她的眼前,仿佛他从来没有离开过。

    就是贺明汐在脑子里不断回想着林以然的时候,这会儿全然忽略了前面的车,下一秒猛然就撞上去了,剧烈的撞击令她身子弹跳了起来,这一震动令贺明汐从自己沉重的记忆里弹跳起来。

    天哪。

    她到底在干什么?

    此刻已经清醒的贺明汐心提到了嗓子眼,她现在是酒驾啊,要是被关进警局里坐上几天牢,妈呀……

    贺明汐想到这儿的时候,立马打起了十二分精神,态度一定要好,一定要和前面被撞车的朋友保持非常谦虚歉意礼貌的态度。

    这个时候,前方被撞车的邓允也是莫名的惹来了祸事,好好的在行驶却被撞上了,下车看到车尾被撞得惨烈极为的让人很心痛。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贺明汐的确是很礼貌的道歉,尤其在看到对方的车尾撞得实在是有点儿难看,她也是很不好意思的。

    邓允蹙眉,抬眸迎向贺明汐的时候,一抹强烈刺激的酒味传来,本来还想好好的说,可就是有这样深更半夜喝醉酒的女人酒驾,才会造成秩序混乱……

    “你是酒驾?”

    说出口,邓允也是恍然大悟的,“我说呢,怎么好端端的那么一条大路你不走,非要跟在我的屁股后面。”

    这女人倒是长得倒是好像很有素质的,可是现在贺明汐这模样,俨然就是花痴似的,根本就是怔住了,全然的怔住,眸光是从邓允的脸上挪不开,几乎是胶黏的缠上了。

    “女士……麻烦上警局跟我报一下案,酒驾自首肯定警方会宽大处理的。”邓允是公平公正的要求着,这样的事情让警方来处理是最好不过了,可是,贺明汐却在这个时候就是傻眼的注视着邓允,震惊之色全布满在了脸上。

    邓允本是来见曲染的,听说曲染弟弟曲英杰惹了不少麻烦事,邓允想要看看曲染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却没想到竟然会出这样的状况,尤其眼前这个女人好像白痴那般的望着她,完全可以鉴定这个女人就是花痴,但是她浑身上下的气质却又不像是这样的,毕竟模样长得挺不错的。

    “喂,我说报警,交给警察处理吧,你是怎么了?”邓允不喜欢被人这么盯着看,尤其是个女人。

    在邓允再三的催促之下,贺明汐才有了反应,甚至已经不管不顾的抱牢了邓允,喃喃自语的说,“我就知道你没有死,你舍不得丢下我的对不对?是啊,我们在一起那么多年,你怎么可能说放就放?”

    贺明汐这一刻言语是有点儿混乱的,甚至也不太清醒自己到底在做什么,但是脑子里似乎又很明确,“对,只要你回来,我什么都不会追究了,我不会跟你算账的,林以然,你他妈的让我等了五年,你想死了啊!女人有几个五年耗费得起啊,五年来我脸上长了多少皱纹你知道么!”

    彻底的,贺明汐的言辞已经语无伦次,前后矛盾了,颤巍巍的言辞里全是抖瑟,骇然,还有一抹抹强烈“失而复得”的情绪紧绕而来。

    邓允被抱紧的刹那,眉心攒紧,分明就是把这个女人当成了醉后发酒疯的家伙,的确是有不少女人在喝酒后会丑态百出。

    “喂,女士,放手,你胡说八道什么啊,我不是你口中要找的人,你要找谁,我们先上警局说去。”邓允大力的扼紧了贺明汐的胳膊,想要推开他,可是,贺明汐却反而绕得更紧。

    这一刻的贺明汐好像就是认定邓允是林以然,以为他真的回来了,毕竟,怎么会有长得如此想象的两个人,“我知道你生我气,是我不对,那天我太任性了,如果我不喝酒,我们就不会吵架,你就不会出事……都是我,是我错了,原谅我好不好,林以然你不要折磨我了,求你,求求你……我以为五年了,我已经忘记你了,可是就算我极力隐藏感情,还是忘不了你。”

    “林以然,原谅我吧……”贺明汐这个时候神志介于清醒和不清醒之间,就是那样的渴望着林以然回到身边。

    “林以然”这个名字这一回是很清楚的落入了邓允的耳畔,愈发的确定这个女人是认错人了,“你认错人了,我不是林以然,我是邓允,放手吧,发酒疯应该发够了吧。”

    贺明汐被强行的推开了,可是却不甘心,泪眼汪汪的,双眸里含着厚厚的泪珠却还是将眼前的邓允看个清清楚楚,“我知道是你,我知道就是你……”

    她坚持。

    邓允简直被这个女人给缠疯了,今天还真是出门不利,怎么会遇到这么一个喝醉酒耍酒疯的疯子,女人果然是不能碰酒精的,一碰就像眼前这位一样不得了了,“看吧,看清楚点,我到底是邓允,还是你所谓的林以然,看清楚后,这一起交通事故就交由警察来处理吧。”

    他不会客气的,尤其是酒驾的女人。

    伴随着邓允话语的坚定,贺明汐被强迫的看着眼前邓允的证件,证件照上和他本人的长相相差无几,可是“邓允”两个字却是很清晰的映入了她的眼帘。

    不是林以然,是邓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