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甜妻热恋中 第二百四十四章 步她的后尘

时间:2017-10-19作者:纳兰海映

    曲染没心思去顾虑贺臣风的口气,见到曲英杰的时候,他这狼狈不堪的模样,令曲染异常的火大,“干什么啊,抽风了啊你,曲英杰,你自己的事情都管不好,还有什么精力去管别人的事!”

    她之前早就叮嘱过曲英杰,叫他不要再管岳芯蕊的事情,可没想到现在心甘情愿被骆一凡这个王八蛋开揍也要为岳芯蕊争取婚姻。天  书  中 文 网

    可是,他确定这个婚姻是岳芯蕊要的?

    “你跟我来,我今天不会放过你的,脑子就算进水了,也不至于像你这么愚蠢。”

    曲染火气腾腾的揪紧了曲英杰的胳膊,强行将他带离这儿,是直接忽略贺臣风的,她没有忘记贺臣风这臭小子之前的恶劣。

    曲英杰始终沉默不开口,也很丢脸,甚至倍感自己心思被剖开,被别人知晓后,更是羞耻不已,他这样的混蛋怎么可能敢对岳芯蕊有想法。

    “你说话啊,求人的本事不是挺强的吗,我警告过你吧,他们的事情让他们自己去解决,轮得到你插手么,你跟我走,马上去辞职,我不许你待在那儿工作了。”

    这个时候曲染是很后悔的,当初在得知曲英杰要去岳芯蕊家的公司上班的时候,就应该要阻挠曲英杰的。

    可是,她没强烈的阻挠,现在就出事了。

    越是曲英杰不说话,曲染心底的火苗便是疯狂滋生,正要开口继续呵斥的时候,贺臣风却不容许她继续发疯了,“够了,跟我上车,我送你们回去。”

    他是要让曲染好好的教育这家伙,但也不至于这么凶悍无比吧。

    贺臣风这个时候不得不有些打趣自己,他当初是什么眼光呢,居然会喜欢这种野蛮女友类型,只是,现在的眼光依然还是很不好,至少无论曲染是什么样的一个女人,这个女人却在他的心底已经生根般的驻扎了。

    被贺臣风要求上车的时候,尤其贺臣风牵起她手的刹那,曲染火光四溅了,“你不要管我的家务事了,你告诉我曲英杰在这儿,我感谢你,但也仅仅只是口头上的感谢。”

    在火气沸腾之下,曲染的眼神里尽是警告。

    曲英杰也终于发话,“你回去吧,我还有点事。”

    曲英杰不想和曲染再在这儿给人看笑话,急着离开,却被曲染死活不肯,可贺臣风也适时地扼住了曲染,“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还管不了了?上车,深更半夜的还在外面荡,我不是叫你等我的消息,让你别出来吗?”

    这个不听话的家伙。

    贺臣风已然大力握紧了她的胳膊,悍然有力的将她给带上了车,只剩下贺臣风和曲染的时候,曲染心底的不痛快更是肆虐掀起,“贺臣风,为什么你还是和以前一个样,你说什么我就要做什么?我说什么,我要求什么的时候,有谁按照我的做了!”

    所以,她永远就是被宰的鱼肉吗?

    曲染拒绝和他同处一个空间,而这个时候的曲英杰也趁势离开,曲染却更为生气了,“贺臣风,你放我下车,我有急事找曲英杰,难道你就放任他和岳芯蕊纠缠不清?”

    若是曲英杰执迷不悟的要和岳芯蕊纠缠一起的话,她第一个就不会允许的。

    可是贺臣风也不允许继续曲染紧揪着曲英杰不放了,“体谅英杰吧,现在他才是最难受的!你以为他想这样啊,喜欢岳芯蕊又不能去爱,只能极力的隐瞒心底的爱意,想不管她,但又不能不管,哪怕是尊严颜面扫地,也还是想要默默的保护岳芯蕊,你还去添乱的话,岂不是给他增加更大的压力。”

    或许,贺臣风说得算是很在理的。

    只是,曲染却不会买账,“说得挺好的啊,搞得好像你感同身受似的!是啊,曲英杰是个好男人,所以我才要他悬崖勒马回头是岸啊。”

    曲染还记恨着那天晚上贺臣风的恣意,他那样的横行肆虐,令曲染压根不想和这个家伙靠近。

    可也是在生气的时候,贺臣风已经发动了车子,呢喃的口吻,低低沉沉的压来,“你怎么知道我没有感同身受过?因为了解曲英杰的处境,所以,这件事情,我和你之后都不要再插手管了,也别扰乱他的决定,就让他自己去选择吧。”

    曲染越发的不赞同他说的,“曲英杰现在是一头热的时候,选择错了就完蛋了,就像我一样,如果当初我不是头脑发热的话,就不会落个这样的地步,我们曲家已经有一个人坐牢了,我不想让曲英杰步我的后尘。”

    此时此刻的曲英杰在曲染看来,就跟当初的自己是一模一样的,为了岳芯蕊,为了心中的爱恋,即便是牺牲所有,他也豁出去了。

    听闻,贺臣风知道她意有所指,势必是想要告诉他,当初她就是在头脑发热的情况下才会不顾一切的和他在一起,结果却落个坐牢的下场……

    这一次,换贺臣风不说话了,他的眼底有着难以言喻的情愫在乱窜,盯着曲染的时候意味深长的,不避开视线,甚至是一瞬不瞬的凝视着她。

    曲染被瞅得不自在,又开始抗拒了。

    可贺臣风却喃喃的说,“天气冷了,多加件衣服吧。”

    很低沉,也是叮嘱的口吻,他岔开了之前关于曲英杰和岳芯蕊的话题,明摆着是多说无益的。

    “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只要她说的,就一定会做到的。

    只是,曲染根本就不会给他这个机会,“如果你真要为我做事的话,就离我远点,远远的,不要靠近我,这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忙。”

    贺臣风不答反问,“工作顺利么?”

    “喂……”曲染是本来心底就揣着火气,这会儿听着贺臣风这些话,令她更加火大,“拜托,你一个有妇之夫深更半夜的陪一个女人瞎忙活,你到底有没有半点身为老公和爸爸的自觉性啊,我有事情需要做的干嘛要找你啊,我有单宇阳帮我,有钟健帮我,轮不到你的份!工作顺不顺利也跟你没有关系!你只要安静的在那儿待着,什么也不要做,离我远点就可以了。”

    贺臣风显然是不愿意听到曲染这话的,但曲染却在出狱后,的确是毒舌了,心底的燥意和痛苦,以及现实的残酷,她自己本身的落魄,让曲染似乎是越来越愤青了。

    曲染愤愤然的下车,犹如贺臣风是毒蛇猛兽那般,离他越远越好。

    贺臣风这个时候亦是那样的无力,也很无助。

    是的,前所未有的无助。

    自从曲染出狱回来后,贺臣风也是像曲英杰那样摇摆不定的态度间,爱与不爱,不知如何是好。

    爱她,让曲染愤怒又烦躁。

    不爱她,他也疼,也痛。

    贺臣风也是很狼狈的在原地怔愣了很久,很长时间,最后自讨没趣的离开了……

    是啊,当初他不管,现在去管曲染的事情,难免她会有不少抗拒,尤其的确他是有妇之夫,是有孩子的身份,如今这个身份大概也是曲染无从接受的。

    贺臣风手机揣着掌心里,想给曲染发条简讯,也想给她打个电话,琢磨之后,最终还是打给了贺明汐。

    贺明汐再次是深更半夜的接到贺臣风电话的时候,贺明汐是顶着一头乱草,叫嚷嚷,“你最近神经病了吧,深更半夜总是骚扰我,你不睡,人家也陪着你不睡啊。”

    “出来喝酒,在老地方等你。”贺臣风像是下达命令那般,不容贺明汐有抗拒的机会。

    “喂,我不去啊,我戒酒了……喂喂喂,居然挂我电话!”

    贺明汐耳畔即刻传来挂断音,她撇嘴,“挂我电话,不怕我拿曲染开刀啊!”

    这男人胆子不小啊。

    只是,贺明汐其实听得出来贺臣风言语里的低沉,分明就是心事重重的,嘴巴上说是戒酒不去,但终究在一小时后还是裹着大衣,顶着一头乱草出来了。

    贺明汐形象全无的在他对面坐下,贺明汐平素大咧的性子,贺臣风早就已经习惯了。

    “贺臣风,我来不是跟你喝酒的。”贺明汐口气恶劣,凶巴巴的,今晚的酒吧里也很安静,毕竟到了这个点,酒吧也开始打烊关门了,因此贺明汐的叫嚷声显得格外聒噪。

    而贺臣风却是倒了杯酒至她跟前,“还以为你不会来,来了就喝一杯再走吧。”

    “贺臣风,你这个人是,听不懂人话啊,我说不喝酒……”

    “喝了酒才能把你留在这儿,跟我说说曲染那死丫头的工作情况,怎么样,她适应得过来吧?”

    贺臣风淡淡的开口说着,语声里没有多余的情绪起伏,但越是如此的低沉,越让气氛变得很凝重,贺明汐也清楚的明白他是有多痛苦,多难受,但若是和曲染在一起的话,有一天所有的真相都浮出的时候,恐怕会比此刻难一百倍,一千倍。

    “她很不错,做事很努力,虽然几年没有混过职场,但是谦虚很愿意学,的确是个可以培养的苗子,不过,贺臣风,到此为止吧,你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不要再纠缠她了,你的感情束缚未必是对她好,可能还是一大负担,放手吧,跟颜雅真好好的生活,为了孩子也得继续过下去啊。”

    贺明汐不像是如此悲观的人,但是这个时候却只能劝慰贺臣风这么做,否则,将来他和曲染彼此更加痛苦,有时候放手未必不好,反而能给对方和自己更大的空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