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甜妻热恋中 第二百三十九章 在他面前装白莲花!

时间:2017-10-17作者:纳兰海映

    曲英杰和岳芯蕊两人都是防不胜防的,这样被前来的骆一凡给不分青红皂白的一条凳子劈向曲英杰,“该死的,不要脸的家伙,我骆一凡的女人你也敢泡啊!”

    顿然间,曲英杰的后脑勺传来剧烈的疼痛,像是快要炸裂开来般的剧痛。 ww.od.

    岳芯蕊也是惊愕住了,好半响没有反应过来,身体僵硬着……

    直到骆一凡开口训斥岳芯蕊,“还有你,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每天一张死脸对着我,不管我做什么都没办法讨好你,不管我做什么,你是看不到,看到这个贱男你高兴成这样,你他妈的骚,逼!”

    “闭嘴,骆一凡,你疯了啊!事情都没搞清楚的状况下打人,你是多混账啊!我和曲英杰到底做了什么不要脸的事情,你哪只眼睛看到了!”

    岳芯蕊在被骆一凡给臭骂一顿之后,终于清醒,愤怒占据了心底,恨不能弄死骆一凡这个王八蛋,尤其有注意到曲英杰后脑勺开始淌血,可想而知骆一凡这个混蛋是有多么的用力,他分明是不顾一切的在攻击曲英杰。

    “你流血了……”他肯定是很痛的,岳芯蕊的神情难看,“我先送你去医院,再来收拾他。”

    岳芯蕊趋近搀扶曲英杰,曲英杰这个时候脑子泛疼,剧烈的疼痛占据着他的脑袋,似乎已经不能很好的思索,也好半会儿说不出话,耳畔只有骆一凡的叫嚣声掠起。

    骆一凡的火焰在见到岳芯蕊这个时候竟是如此关心曲英杰的时候,疯狂的灼烧了,继续口无遮拦的辱骂,“该死的臭三八,还说你们两个没一腿,我看你是不要脸的在包养他了对吧,我知道他,你们公司的保安嘛!想不到原来你是好这一口,喜欢卑贱贫穷的渣渣,恶不恶心啊你!”

    “够了啊,马给我闭嘴,滚出我这儿!”岳芯蕊这个时候也不想解释了,似乎这个男人真的让她很失望,失望到连解释都不想了,仿佛算是从此以后和骆一凡没了任何关系,也不会有遗憾。

    可是,骆一凡却不会放过他们,“歼夫银妇,该死的,老子心底不服气,老子不痛快,平时碰你一下,你在我面前给我装白莲花,搞得好像是什么贞女烈女似的,谁不知道你被人强歼过的啊,不过是一个残花败柳的身子,你在我面前装什么呢,岳芯蕊,你他妈的装什么啊!”

    他没喝醉。

    骆一凡在这一刻是相当清醒的,算是太过愤怒了,但也不至于说这些完全让感情破裂的话语,甚至是让他和岳芯蕊之间已经没了任何回旋的余地。

    岳芯蕊也已经忍无可忍,“滚,再不滚我报警了。”

    她不怕撕破脸,这种事情岳芯蕊不能姑息。

    可同样骆一凡也是不罢休,“臭表子,是啊,你这么一点能耐啊,动不动报警,动不动什么事情都是要交给警察处理,你报警了啊,当初被人强歼的时候,不是报警了么!最后落得个什么下场啊,你被人歼的事情人尽皆知了啊,不要脸的臭东西,你早已经名誉扫地,是人人瞧不起的烂货了。”

    骆一凡是越想越气,越气越让他觉得自己反而是受了莫大的委屈,“你知道别人怎么说我吗!外头人都知道我骆一凡将来要娶一个被人强歼过的女人,真是恶心,我的脸都不知道往哪搁。”

    骆一凡像是疯了那般的羞辱岳芯蕊,更是从头至脚的把她给数落,侮辱得一无是处。

    岳芯蕊却好像是“理亏”那般,顷刻间已经无话可说了,虽然此刻是愤怒占据了她的心底,令她难以言语,但事实却是往事在热烈的沸腾翻滚了,她的心跳也好像在这一刻被停滞一般,恍如好半会儿都回不过神了。

    曲英杰脑子昏昏沉沉的,但是刚才骆一凡抓狂似的数落谩骂岳芯蕊的话语,他全部听入了耳畔,这个时候同样是难以抑制愤怒的,不顾一切的大力反击了,执起身边的硬物便朝骆一凡砸去,“该死的,她是你老婆,你也说了是你老婆,自己的女人是怎样的品行,你不了解吗!王八蛋,过去的事情不但没有得到你的怜悯同情她,居然还敢这样欺负她,羞辱她,你去死吧。”

    曲英杰怒了,这个时候体内全部的燥怒愤然交织成团,也让他失去了理智,看到岳芯蕊被自己的未婚夫羞辱糟蹋,他的一颗心也是被狠狠的给碾压了。

    此时此刻,多想加诸在岳芯蕊身的全部痛楚和难过,都由他一个人承担,可是,曲英杰却什么都不能做,除了给她去教训这个完全不值得托付终身的男人。

    真要是打起架来,平素看起来斯斯的骆一凡绝对不是曲英杰的对手,曲英杰承认以前他是一好打架惹事的混混儿,骆一凡当然不是他的对手,而之前陈涛跟他打架,不是曲英杰揍不了他,只不过是让着他罢了。

    可是,现在的骆一凡,这个该死的王八蛋是欠揍。

    随即,传来骆一凡吃痛的抗拒声,“住手,混蛋,我叫你住手,你敢打我,我要你吃不了兜着走,咱们走着瞧。”

    曲英杰沉默,但是下手的力道一点儿也不轻,不是为自己报复,是替岳芯蕊打抱不平,是替她不值。

    “死三八,你叫他住手啊!真要是闹到警察局里去,大家别想过好!”骆一凡继续警告。

    “对,我们都别想过好,我和你同归于尽好了,敢欺负她,得死。”曲英杰一字一顿的,话音阴沉而来,尤其是眼底分明是在喷着火花,他看向骆一凡的时候是格外的狰狞,尤其曲英杰后脑勺淌出的血不断的汩汩而出,触目惊心的染红了他的衣服,令曲英杰看起来是更加的让人惧怕了。

    曲英杰这次的动手不含糊,也趁势要解释清楚他和岳芯蕊的清白,“我和她之间从来没有做过任何逾矩,任何对不起你的行为,你最好给我闭你那张臭嘴!你不心疼她,当不好男友的职责,你给我滚!”

    曲英杰气到极致的时候,似乎已经开始有点儿不知道自己究竟在胡说八道什么,以至于,他整个人看起来已经出离愤怒,无法控制所有的情绪了。

    岳芯蕊是终于回神了,不顾一切的前阻挠,毕竟,曲英杰要是无法控制的再这么打下去,骆一凡是要出事的,他不能出事,骆一凡这样的恶劣东西一旦出事,不会让曲英杰好过的,两败俱伤不是岳芯蕊想要看到的结果。

    “停手,你们都给我停下来,曲英杰,不要打了,曲英杰……”岳芯蕊阻挠不了,在一旁拼命的嘶喊。

    曲英杰虽然听见了,却不想停下来,这个混蛋太让人生气了。

    骆一凡已经浑身被揍得无力了,血液也从鼻腔里流出,浓郁的血腥味在空气里泛滥成灾了,“岳芯蕊……救我……”

    他呢喃的开口,似乎奄奄一息的样儿。

    岳芯蕊倒不是担心骆一凡,只是骆一凡已好像支撑不了了,再打下去是要出人命的。

    岳芯蕊此刻不顾一切的阻挡在骆一凡身前,硬生生的接受了曲英杰来不及收回的拳头,他是愤怒到了极致,甚至曲英杰俨然是失去理智那般。

    曲英杰吓坏了,拳头好半响是没有知觉的,全身下也在这一刻好像是血液凝固了那般,一动不动的。

    好半响,他才有反应,尤其是见到岳芯蕊的唇角也受了伤,“岳芯蕊……你,你……谁让你冲过来了?”

    这个该死的女人。

    曲英杰心剧烈的蹦跳,恍如自己都能清楚的听到心跳撕裂的声音,他惊吓到了极点,但更多的是担心,前捧着她的脸,眼看着岳芯蕊唇角泛出血渍,尤其这样的伤害是被他所伤,曲英杰已经无法冷静了,更是顾不了一切的,抱紧了她,心疼得不得了,“对不起,对不起,我该死,我真的该死,为什么是不听你的,我要是听你的不会让你疼。”

    曲英杰的言辞里充满了亏欠和忏悔。

    他欠岳芯蕊的足够多,可是这会儿功夫,他竟然还亲手伤了岳芯蕊,曲英杰痛恨死自己了。

    而岳芯蕊也在被曲英杰揽紧的刹那,破天荒的是不抗拒曲英杰的怀抱,甚至还会感觉到无的暖心,似乎一直以来空空荡荡,空虚凌乱的心终于在这一刻有了踏实感。

    她承认和骆一凡在一起的时候,她是很抗拒他的,至少一旦骆一凡靠近她,岳芯蕊会很排斥,还会很自然而然的想到过去,想到她所经历的悲惨事情……

    骆一凡看着他们两人在自己眼前拥抱,这般缠黏悱恻的,恼怒更盛了,不断的飙脏话,“不要脸的臭东西,还敢理直气壮的跟我说你们没关系,真是厚颜无耻啊,我警告你们,我不会放过你们的,一个也不放过!敢出轨背叛,敢报复揍我,这些我一一会跟你们算账!”

    骆一凡龇牙咧嘴的痛斥,言辞一字一句的也戳醒了曲英杰。

    岳芯蕊却一向是天不怕地不怕,“王八蛋,滚,马给我滚,一辈子也不要让我再见到你!我们的婚约取消!”

    这个时候的岳芯蕊才不管她和骆一凡的婚约取消的话,会波及公司下多少人,会让公司损失多少利益,这些,她通通都不管了,是要彻底摆脱这个混蛋……

    ://..///41/41822/.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