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甜妻热恋中 第二百三十六章 有点儿醋意泛滥

时间:2017-10-14作者:纳兰海映

    只是,曲英杰这个王八蛋,一定是故意这么说的吧,肯定是耍她的,他们以前是死对头啊。

    可是,刚才曲英杰又不像是在说谎,仿佛就像是他刚才所说的那么一回事,但又介于彼此的身份不一样,所以曲英杰应该也是很克制自己感情的吧。

    曲英杰原本在值班,可是在片刻后便瞅见岳芯蕊这个女人竟然是风风火火的步伐离开,分明就是正眼也不瞧一眼他所在的办公室,这莫名的让曲英杰有些失落,更是动摇着,大概岳芯蕊其实从头至尾都不想让他在这儿工作吧,只是,岳芯蕊又不想让别人以为她是不公平不公正的,才会让他来的升恒集团继续工作的吧。

    下班后。

    曲英杰去见李芸芸,这个时候即便是深更半夜了,李婷婷依然还是闹腾着要见他,这让让李芸芸没办法只好打电话给曲英杰。

    “对不起,英杰,婷婷闹个不停,不知道哪里不舒服,好像是太想你了吧,一直吵着要见你,只好打扰你了。”李芸芸很是抱歉的神情,其实打扰曲英杰的事情何止这一件,她们母女两个是曲英杰名副其实的负担。

    曲英杰从来不觉得她们母女有打扰到他,甚至每次见到婷婷的时候,心底是格外的生疼,“婷婷,是不是不舒服?”

    这会儿李婷婷虽然不肯睡觉,但精神状态却不太好,在见到曲英杰的时候,立马缠黏的抱住曲英杰,“爸爸,我好想你,你怎么现在才回来……爸爸……能不能多陪陪婷婷,我可以不吃零食的,我什么都不要,以后也不要爸爸妈妈给我买洋娃娃了,可是,我想你们陪着我……”

    李婷婷在抱紧曲英杰的时候,就好像是紧揪住了救命稻草那般,牢牢的不放松,而曲英杰也觉察到了掌心下的李婷婷,似乎温度异常,太过冰凉的触感传来,令曲英杰皱眉,“婷婷,你身体哪里不舒服?为什么这么冰冷?”

    他疼惜的暖着李婷婷的小手,紧紧的被置于他的掌心里来回的搓热。

    李芸芸也发现了女儿的面色更加的惨厉苍白,“婷婷,你脸色怎么这么苍白啊。”

    原本见到曲英杰的喜悦,这一刻被疼痛全然的冲淡,李婷婷捂住肚子,剧烈的疼痛尖锐传来,“我,我肚子疼……”

    不难看出来,她忍得很辛苦。

    李芸芸其实刚开始就发现了一些异样,只是没想到这小家伙竟然一直在隐忍着,“肚子痛之前为什么不告诉妈妈,现在这么晚了,去医院很麻烦的呀。”

    尤其他们的住处很偏僻,时候也不早了,叫车并不方便,更是没有人愿意来这儿载人。

    李芸芸的脾气本来不好,可是这些年被李婷婷和宫耀的事情折磨得不轻,似乎更加的暴躁,也忍不住训斥她。

    曲英杰是真疼这个女儿到骨子里了,“小孩子生病谁能预料到的,我马上抱她出去坐车,你随便收拾点东西跟过来吧。”

    这个时候李婷婷疼得额头直冒冷汗,明明面色惨厉苍白到让人无比心疼担心的地步了,可她却强忍着,“不,爸爸,我不去医院,我不疼,真的不疼……爸爸,你陪陪我就不疼。”

    一开始,曲英杰和李芸芸还以为这小丫头应该是怕上医院,怕打针,两人都是努力的哄着她。

    可是,当婷婷说处她的顾虑时,令曲英杰和李芸芸两个人更加的难受自责了。

    李婷婷纵然疼,却隐忍得不肯喊一句痛,“我不要上医院花钱,每次治病爸爸都要付很多医药费,我不要生病,也不想生病,如果我不生病的话,爸爸就不用这么辛苦了,妈妈也不会每天哭了。”

    想到这里,原本李婷婷是极力隐忍的泪水在这一刻泛滥成灾似的流淌,一想到自己爸爸的辛苦,妈妈的难过,李婷婷恍如一切都能忍到极致。

    “傻丫头,你这蠢蛋……”李芸芸呵斥,嘴上好像是凶巴巴的,可是心底却是说不出的难受和酸涩,都是因为她和宫耀这两个不称职的父母才会让孩子遭受着同龄孩子不可能的成熟懂事,就是因为太过懂事听话了,可想而知李婷婷幼小的心灵里要承受多少本不应该她小小年纪承担的。

    曲英杰也是胸口好像被狠狠的震裂般,“我们先去医院,婷婷以后不许这样了,爸爸不辛苦,爸爸只要婷婷好好的,做任何事情都不辛苦。”

    是的,这都是他内心深处最真实的话语。

    而李婷婷这会儿肚痛加剧,仿佛面容上连最后一丝丝血色也褪尽了。

    曲英杰抱起孩子急速往外奔,似乎完全没有考虑这个时候如此偏远的地方交通是不方便的……

    曲英杰抱着孩子心急如焚的样子,也被前来的岳芯蕊见到了,这些年来她知道李芸芸和孩子还是住在原来的地方,但是自从上次把曲英杰给撞得昏迷不醒后,她便没有再来过一次。

    多年后,再次来这儿还是没有多大的变化,依然是那样的破烂不堪。

    岳芯蕊见曲英杰时,忍不住鸣笛,引起他的注意,曲英杰真是需要车的时候,听到鸣笛声很条件反射的求助,只是没料到竟然是岳芯蕊。

    他当真没想过岳芯蕊会来这儿,“是你?”

    只是,这个时候来不及深究岳芯蕊深更半夜的来这儿是什么用意,他急着抱孩子离开,毕竟,坐谁的车都可以,但唯独不能坐岳芯蕊的。

    岳芯蕊却倒是好像没有这个想法,其实不管怎样,不应该跟一个孩子过不去的,主动开口,“生病了吗?她看起来好像很难过。”

    岳芯蕊不是个喜欢小孩的人,但是看到这个孩子难受痛苦的样子,也不能袖手旁观,在触及到不远处紧随而来的李芸芸时,岳芯蕊蹙了蹙眉梢,道,“上车吧,我送你们去医院。”

    这话,曲英杰和李芸芸都听到了,难以言喻的震惊,又极其的害怕,尤其是李芸芸或许是他们家是理亏的一方,所以,这个时候她比较容易胡思乱想,甚至会想到岳芯蕊不会是想要报复吧。

    既然岳芯蕊发话了,依照曲英杰这段时间跟她的接触,他倒是信任岳芯蕊的,她并不会报复,很坚定的相信着她,“拜托了,送我们去中心儿童医院吧。”

    李婷婷在曲英杰的怀中是疼得难受得不断乱拱着身体,可却倔强的不肯发出吃痛声,越是这么拼命的忍着,越让曲英杰心痛,想要尽快抱她去医院检查一番,“婷婷,痛就叫出来,不要忍着,爸爸妈妈都会在你身边的,不会让婷婷有事。”

    他是一边安抚着孩子,一边上了车,唯独是一旁的李芸芸活像是还没有搞清楚状况,她显得很机械的伫立在那儿,一动不动的。

    岳芯蕊心知肚明李芸芸的犹豫,转向曲英杰,“叫她上车。”

    岳芯蕊的声音里或许听似是没有温度的,但绝对也是认真的。

    曲英杰这会儿也是示意李芸芸上车,果然是在情急之下,李芸芸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匆匆上车,“婷婷,不会有事的。”

    她一定不可以有事。

    有时候,李芸芸在生活无比艰辛,无比难熬时,会因为宫耀的原因很自然而然的把一些事情迁怒给孩子,可这会儿李芸芸对女儿的亏欠加深,倍感自己是很失职的。

    李婷婷痛得稀里糊涂时,依然还是能感觉到来自于曲英杰的关心,以及李芸芸的担心,这孩子额头上已经豆大的汗珠在拼命淌,却仍旧还是那样温暖人心,“每次生病,我就觉得好幸福,爸爸和妈妈都在我身边,可是,我有很怕生病,怕花钱,怕你们担心……我不想生病,也不想去医院……”

    李婷婷呢喃的,断断续续的说着。

    她说话的口吻里分明就已经没有力气了,却还是硬撑着,这话听得曲英杰和李芸芸各自心底泛滥沸腾着痛楚,就连在驾驶座位上开车的岳芯蕊听了,也是不知名的情绪汹涌而来了,似乎也被震惊到,一个这么小的小孩竟然会如此懂事。

    曲英杰眼底已经泛出酸涩的泪,李芸芸却是无法控制自己悲痛自责的情绪,上前抱紧孩子,“对不起,对不起,都是妈妈对你不起,平时妈妈对你太凶了,可是原谅我,我不是无心的,原谅妈妈,以后妈妈会改正的……”

    曲英杰也加剧了臂弯里的力道,泪水悄无声息的滑落,其实,他也是很矛盾的,想陪着孩子,想要多花时间去陪着她健健康康的成长,可是又不能不工作不赚钱,又想着给孩子好一点的物质生活,毕竟,李婷婷一出生没有爸爸在身边就够可怜的了,曲英杰就想着极力的弥补,却忽略了李婷婷的内心世界。

    岳芯蕊的车内充斥着李芸芸的哭泣声,密闭的空间里异常的压抑,但是从后视镜里看去,曲英杰抱紧孩子,李芸芸也同样搂抱着孩子的举止,他们真的很像一家三口,画面似乎一点儿也不突兀,至少在外人看来他们就是一起度过难关,亲亲密密的一家人,这顿时让岳芯蕊的心下有不少醋劲掠起了。

    醋意……

    很明确的,就是有点儿吃醋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