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甜妻热恋中 第二百二十八章 自虐的给她欺负!

时间:2017-10-06作者:纳兰海映

    第二天。

    其实,岳芯蕊心中早就已经有预料到在她疯狂耍酒疯,恶言中伤之后,曲英杰对于他目前的工作一定会有所想法,然而没料到这个男人比想象中还要有骨气,竟然“说走就走”。

    只是,真他妈的什么玩意啊,居然是这样的工作态度。

    岳芯蕊看着原本在保安办公室里应该值晚班的曲英杰竟然没了他的身影,岳芯蕊心下顿时间燃起了一团熊熊火焰。

    尤其耳畔也传来了令她讨厌的人的声音,是陈涛,不过这次陈涛的态度显然是比以往不同,仿佛言辞里多了好几分的嚣张意味,“别看了,曲英杰不会来上班了!”

    陈涛唇角上扬,视线里多了好几分挑衅的味道,看向岳芯蕊的眼神今天好像是格外的讽刺,肆无忌惮的打量。

    岳芯蕊暂且忽略她的没礼貌,“什么意思!”

    “我说曲英杰从今以后不可能来这儿上班了,他走人了,就这个意思。”

    果然,很嚣张,很跋扈的态度,陈涛也是无所畏惧的与岳芯蕊对视,好像当真不怕这个女人开除他似的。

    岳芯蕊有恼怒,但却还是耐着性子,“你是保安队长,你去把曲英杰给我叫回来,扣他一天的工资,以后要是再敢无故旷工的话,扣罚三倍工资。”

    她态度很是硬朗,也忽略刚才陈涛的不礼貌,但陈涛却依然还是不收敛自己的态度,“我都说他不干了,以后都不会来这儿,你是怎样啊,听不懂人话啊。”

    这个态度,岳芯蕊已经是忍无可忍,原本还不想跟他计较这些,可岳芯蕊非常有必要的告诉他,“陈涛,你知不知道你在跟谁说话?”

    听闻,陈涛依然还是没有任何态度转变的意思,呛声的呵斥,“妈的,怎样啊,你又想开除我啊,总经理,这次我告诉你,你不敢开除我的,因为我有你的把柄在手上,你敢开除我?除非你可以更加不要脸的去面对你的未婚夫,面对所有人。”

    岳芯蕊一听,面色是愈发的阴郁,一瞬不瞬的盯着陈涛,这一刻倒不是害怕,是满满的生气和愤怒凝集而来,口气冲得要命,“你他妈的找死啊,敢威胁我!我命令你一小时之内把曲英杰给我叫回来工作,不然,我要你好看。”

    妈的,人一倒霉,连个属下都来欺负她了,岳芯蕊很本能的烦闷恼火。

    可是,陈涛却是继续放肆的挑衅,随即掏出手机,滑动着手机相册里的照片,“总经理,你挺饥渴的啊,居然和曲英杰开房,真是……难怪你三番五次的要让曲英杰来这儿上班,甚至还单独的让他进你办公室,你们两个在办公室里爱爱挺刺激的吧。”

    陈涛是说着越来越下流恶心的话,随即还将曲英杰带着岳芯蕊去酒店开个房间的照片给她看,“啧啧,总经理,你要是觉得玩曲英杰玩厌倦了的话,你找我啊,我挺行的,至少比曲英杰行,那个家伙其实没什么实战经验的,以前也不泡女人,就喜欢泡吧喝酒,你这么大吃应该喜欢经验很足的男人吧。”

    他陈涛就是这样有经验的老手。

    他和曲英杰比起来,陈涛很清楚自己绝对不可能像曲英杰那样的清心寡欲,以玩乐为主。

    只是,在陈涛的话才刚说完,他的脸上是顿时间火辣辣的疼,猝不及防的疼痛“哗然”而来,“啪啪”重重的打在他的脸上。

    陈涛抚着脸颊一侧,这痛感令他抓狂,爆粗口,“妈的,你敢打我?老子从来没有被女人打过,你欠抽啊,你以为是总经理就了不起啊,还不是一样不要脸!”

    说着,陈涛已经情绪难以自控的扬起了巴掌,显然是没有顾虑岳芯蕊的身份,但这真的很让他生气火大,一个男人被一个女人当众的掴耳光,这是何其丢脸的事情。

    可是,岳芯蕊也是不好惹的苗,“你抽抽试试看,我岳芯蕊不把你家夷为平地才怪!”

    她是多么狠毒泼辣的人,陈涛应该知道吧,就算不知道凭着她是岳家千金大小姐的身份,谁敢惹?

    就算这一刻陈涛有她的把柄,但也不能肆无忌惮的,只是越抚摸着脸颊一侧的疼痛,越是让陈涛想要宰掉这个女人,难怪宫耀会把她给歼了,这个女人就是那样的让人讨厌厌恶。

    “马上给我把曲英杰给找回来,这些照片,我谅你也不敢散播出去!这次,我放你一马,再有下次,老娘会好好的伺候你全家上下。”

    岳芯蕊说得可是一个咬牙切齿,满脸的愤然在跃动,随即也狠戾的夺过陈涛的手机,几下便把照片删除了,“我告诉你,你给我听好,我岳芯蕊就算找男人,也不会找你和曲英杰这样的!老娘瞧不起。”

    岳芯蕊的言辞锋锐又伤人,尤其此刻从头至脚打量陈涛的眼神里倾注了浓郁的嘲讽,就凭这样的男人也想和她岳芯蕊搭上关系,这才叫做真正的不要脸。

    说完,岳芯蕊踩着尖细的高跟鞋,匆匆进了电梯门,分明就是一点儿也不惧怕陈涛在外面对她的事情胡说八道的。

    反倒是陈涛,原本他应该是占据上风的,可没料到竟然还被岳芯蕊给赏赐了几巴掌,甚至好像不得不让曲英杰来公司上班。

    他一边是咒语连连,一边又是不情愿的打电话给曲英杰。

    曲英杰在电话那头接通的刹那,便听到了陈涛的呵斥声,“王八蛋,还不给老子滚来上班呢,限你一小时之内给我滚过来,不然老子曝光你和岳芯蕊一起开房间的事情!”

    曲英杰听到陈涛这话,他不像岳芯蕊那样的有底气,也不可能无所畏惧的,很条件反射的紧张,“臭小子,你又想做什么?我都已经不在公司上班了,以后不会有任何瓜葛了,你还要对我紧揪不放?”

    虽然和陈涛是有不少过节的,可曲英杰却也是希望他们之间能够放下这些事情。

    可是陈涛却不放过,“叫你滚过来就你就滚来,哪来那么多废话啊,你是不看到照片,你不死心是吧,好,我发给你。”

    擦!

    陈涛十万火急的挂断了电话,留下曲英杰在电话那头紧蹙着眉梢的同时,脸色也不好看,慌乱和惊恐顷刻间崛起。

    陈涛骂骂咧咧的,“死八婆,以为你删掉了那些照片,我就没了吗,我可是已经拷贝了十几份,老子不怕整死你。”

    片刻后,曲英杰的手机果断的传来了有关于他和岳芯蕊从酒吧出来后,上计程车,随即又上了酒店的事情……

    这些他搀扶着岳芯蕊的照片,原本昨晚并没有任何暧昧之意,可是陈涛分明在拍摄这些照片的时候就是有备而来的,甚至通知他去酒吧见岳芯蕊也同样是有预谋的,并非是好心的关心岳芯蕊。

    因此,这一连串的照片,在选了很好的角度之后,看起来就是暧昧又温情的,甚至去酒店要房间的时候,他看向岳芯蕊的眸光,在那一刻,曲英杰亲眼瞅见自己的眼神时,心下也猛然一惊。

    昨晚,他明明是很清醒,是没有任何醉意的。

    可是,他看向岳芯蕊的眼神就是情意绵绵的,难道……

    随即,曲英杰的手机里再次传来了陈涛警告的短信,逼迫着他立马必须去岳芯蕊的集团公司。

    而曲英杰这一刻也是忽略了旁侧的曲染,曲染来这儿就是受了李芸芸的拜托,想让她来劝劝曲英杰不要去岳芯蕊的公司上班了。

    曲染见曲英杰神色异常慌乱,问,“你去哪?”

    曲英杰的回答很着急,“我去下公司,如果很晚回来,你别等我了,我明天再去找你。”

    此时曲英杰不知道去公司会发生什么事情,毕竟,陈涛这个王八蛋竟然还敢跟拍他和岳芯蕊,这心底就好像是立马长了草那般凌乱。

    “去公司?我今天见你就是为了你去公司的事情,你真的在岳芯蕊的公司上班?”

    其实之前从李芸芸的口中听说曲英杰去了升恒集团工作的时候,曲染还有些不敢相信,可是现在却是验证了这个事实后,曲染紧蹙的眉梢间褶皱是越来越深了。

    曲英杰的沉默就已经默认了全部的事实,甚至连外套都不穿就急着奔出去了,曲染在身后急切的喊,“喂,曲英杰,你给我回来,什么事这么着急啊,你和岳芯蕊之间就不要有任何的牵扯了,曲英杰,我不会让你去那儿上班的。”

    在岳芯蕊的公司,天天和岳芯蕊打交道……

    这样的一幕,曲染几乎不敢想象,仿佛只要想想就觉得头皮发麻,就算是要给李婷婷赚钱,就算是曲英杰有很重很重的经济压力也没必要自虐到去公司给岳芯蕊欺负打压吧,要知道他和岳芯蕊之间是很深很深仇恨的。

    可是曲英杰却似乎很着急,“我回头再跟你解释。”

    他扔下一句话,叫了计程车,火速离开。

    曲染看着曲英杰急促慌张离开的背影,明明是夜晚了,却还是在拼命的奔波,即便曲英杰不喊累,她也替他累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