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甜妻热恋中 第二百二十七章 伤口永远不会愈合

时间:2017-10-06作者:纳兰海映

    可是,岳芯蕊的醉意和睡意已经很深了,耳畔听到有人在扰她清梦,立马便发出抗议声,“吵死了……”

    索性,岳芯蕊在嘟囔抗议之后,已经把大马路当成她的床了,躺了下去。天 书 中 文  网

    “喂,不可以,岳芯蕊……”

    这个女人真是。

    曲英杰也在岳芯蕊躺在马路上之前,只能把她送进酒店。

    岳芯蕊明显在被搀扶的时候觉察到了不舒适的感觉,紧蹙的眉梢之间是有不满的,也有深深的哀怨。

    曲英杰也跟酒店服务员表示要一间房,服务员查询之后,道,“先生,我们只剩一间双人大床房间了,特价999。”

    这价格也的确让曲英杰惊愕,是他这样一天打四五分工的人承担不起的,“不好意思,请问……有没有再便宜一点的房间。”

    “抱歉,先生,这是我们酒店最便宜的特价房了。”也不看看他们这儿是什么级别,服务员眸光在瞅见曲英杰这一身还没有脱下保安服的他,看起来就是有些寒酸的,让服务员的鄙夷之色更加浓烈。

    “……”曲英杰有些犹豫。

    岳芯蕊却似乎潜意识里已经很不耐烦,“吵死了,都给我闭嘴,烦死人了,我要睡觉……”

    头疼欲裂,脑子已经是格外的不清醒,嘟囔的语声里是难受也是颓丧,始终,她是一蹶不振的。

    “先生,需要给你开一间么!”服务员询问,眼神打量曲英杰的时候,明摆着就是知道曲英杰一定是没钱开房的。

    可谁知,曲英杰还是递了钱,“我要这间。”

    岳芯蕊的模样看起来很难受,仿佛急需要躺下来休息才能减轻她的痛苦。

    只是曲英杰转身的刹那,也听到了前台两名服务员的窃窃私语,就是对曲英杰莫大的轻蔑,“真恶心,没钱还想住高档房,我看那女人的穿着打扮挺好的,身上衣服那个是什么牌子来着,听说得上十万块啊,这个保安肯定是想被包养吧。”

    “也不知道哪儿吹来了一股歪风邪气的,现在的小年轻啊,就喜欢被有钱女人包养,什么事儿都不干,你看那男的,长得倒是挺不错的,穿着保安服,一看就知道是没文化没后台的人,就想找个有钱女人改变生活。”

    ……

    曲英杰或许此刻在别人的眼里就是这样的人,如果是以前脾气犯冲的他,曲英杰可以百分百的肯定自己定然是受不了这样羞辱的,会不顾一切的找对方麻烦,抽她们这两个长舌妇一顿,可是现在的他却没了以往的棱角,脾气和忍耐力急剧的提升。

    送岳芯蕊到酒店的时候,原本打算离开,却被岳芯蕊忽然间的推开,岳芯蕊难受得一顿乱吐,剧烈的呕吐声传来,岳芯蕊的不适感疯狂加剧。

    “岳芯蕊……”

    曲英杰轻拍着她的后背,可岳芯蕊却异常的呕吐,仿佛在这个时候清醒了不少,但胃部的空洞和灼烧感令她面色苍白,在片刻后,岳芯蕊像是整个人虚脱了一般背靠着浴室的墙壁。

    在一顿异物呕吐之后,她的疲惫感加重了,只是呼吸里好像觉察到了不同,在终于睁开眸子的刹那,曲英杰的面容印在她的眼前,像他,又不像他,恍恍惚惚令岳芯蕊看不甚清楚,尤其此刻看向曲英杰的眼神,多了几分认真,仿佛在疯够之后,一本正经了。

    “我岳芯蕊可是非常能喝的,千杯不倒,说得就是我这种人,就算喝醉了,我也能认出你来。”

    岳芯蕊的眸光半开启,明明已经疲惫的睁不开双眸,却是一瞬不瞬的盯着曲英杰,“是曲英杰吧?”

    听闻,曲英杰眉梢之间的难色凝重了,“擦把脸,去睡一下吧,什么都不要说了。”

    不是因为岳芯蕊说的话会伤及到他,令他难受,而是岳芯蕊一旦说起以前的事情,她会比任何人都要痛苦不堪。

    随即,曲英杰递给了她毛巾,可岳芯蕊却是在酒醉后才有勇气说些自己的真心话,“曲英杰……我能不能拜托你一件事情……”

    “……”她这种口吻,忽然间十分的沉重,或许就是太沉重了,以至于曲英杰良久没反应,心也跟着沉甸甸的,恍如岳芯蕊越是这样的说话口气,曲英杰就越害怕。

    当岳芯蕊说完这番话的时候,曲英杰才明白,她已经全然的酒醒了。

    “听说宫耀快出狱了,王八蛋,在牢里竟然会表现良好减刑,真他妈的混蛋,这种烂人,该判死刑的对不对?”

    岳芯蕊提及宫耀的时候还是咬牙切齿的,原本不想知道有关于宫耀的任何事情,没料到会从刘那贱人口中得知有关于宫耀快要出狱的事情,仿佛一听到这个消息,岳芯蕊连宰了他的心都有了。

    其实,有关于宫耀的事情,曲英杰也是有好长一段时间不曾去监狱探望宫耀,仿佛越是李芸芸和李婷婷母女两个过得不好,他对宫耀的憎恨也是不断的加深。

    或许一切的始作俑者是他,但当时就算是他和岳芯蕊的互看不顺眼,造成了宫耀与岳芯蕊的相识,可是他从来不会让宫耀去碰这个女人,而他更不会。

    岳芯蕊眼底迸射着炙烈的殷红,“宫耀这个混蛋,等他出狱的时候,交给我吧,曲英杰,你不要插手,一定不能插手!”

    来自于岳芯蕊的话语很坚定,那样的坚毅,不能动摇,甚至投射向曲英杰的眼神明摆着就是要让他答应,否则的话,他们一定会成为仇人,真正的仇人。

    曲英杰无言以对,就算他也恨宫耀的行为,恨他一念之差害惨了自己,还害了自己的老婆孩子,但是如果真的看到宫耀被狠狠报复的时候,他也不能袖手旁观的。

    毕竟,宫耀是他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那么多年的兄弟感情也不是说断就能断的。

    “岳芯蕊……”

    他很犹豫,此刻来自于曲英杰的犹豫,其实就算是他不说话,岳芯蕊也已经知晓答案了,仿佛不想听到他亲口说,岳芯蕊拖着疲乏的身子挪到床边,沉沉的睡下。

    不想去知道他的答案,哪怕是心知肚明曲英杰会怎么说,却始终不愿意听到。

    曲英杰伫立在那,身心僵硬,其实不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原来一直只是在逃避罢了,只要宫耀出狱了,凭着岳芯蕊的脾气,岳家的实力,也都不会放过宫耀的,甚至会让宫耀生不如死。

    想到这里,曲英杰身子忍不住打着寒颤,仿佛可以预料到宫耀出狱,就会预示着事情一定会变得越来越糟糕,其实多想向岳芯蕊求情,放过宫耀,毕竟这些年也算是受到该有的惩罚。

    可是,曲英杰却开不了口,毕竟,的确是宫耀错在先。

    曲英杰坐在岳芯蕊床的对面,在确定岳芯蕊没什么事的情况下,离开了酒店,更是在经历了这件事情之后,曲英杰很确定,很明确的知道自己不能留在岳芯蕊的公司上班了。

    岳芯蕊脾气火爆,做事偶尔也会很不留情面,但就是因为她不是十足十心肠恶毒的人,甚至是心肠极好的女人,才会在面对李芸芸和李婷婷母女两个的时候,既有憎恨,又有怜悯同情心。

    原以为从陈涛那儿了解到岳芯蕊的未婚夫是个不错的男人,应该这些年来岳芯蕊是过得不错的,可并非如此,她过得不好吧,至少有宫耀的事情时时刻刻藏在心底,她是开心不起来的。

    ……

    翌日清晨。

    岳芯蕊醒来的时候,是久违的宿醉感,头痛欲裂,胃里是翻腾的难受,岳芯蕊有些烦躁的扒了扒凌乱的发丝,心情依然没有因为买醉而带来丝毫的痛快敢,好像更加烦乱了。

    她注意到周围的不一样,高级的酒店装潢,脑子里开始不能很好的思索,昨晚她好像见到曲英杰了,可又好像不是,醉得不轻的她,仿佛是浑浑噩噩稀里糊涂的,但又确定自己一定是见过曲英杰了。

    在酒吧里和刘的一幕,岳芯蕊现在想来有些触目惊心的,脑海中闪过不少血腥泛滥的画面,她昨晚到底做了什么?

    岳芯蕊没有多做停留,在醒来后便立马洗漱,却在盥洗室里见到了一只熟悉的手表,这个表,她是见过的,若是没记错的话,应该是曲英杰的,岳芯蕊对这个手表是有点印象。

    果然,他是来过的。

    甚至这间房是他订的吧。

    岳芯蕊紧蹙的眉梢之间有不少心烦意乱,如此宿醉的感觉令她难受无比,她有好长一段时间不曾买醉自暴自弃了,虽然在发生过宫耀的事情后,岳芯蕊颓废堕落过好长时间,可是却也有一天惊愕的清醒不能再这么自暴自弃,自毁前程了。

    最起码,她岳芯蕊不能在发生了这样不幸的事情之后,让自己变得更加不幸;最起码,不能让那些看她好戏的人,继续看笑话,甚至要比以前活得更好,可事实却是,她不好,就算极力的让自己看起来很好,但只有岳芯蕊心知肚明,哪怕是弄死宫耀,这个已经在她身体里根深蒂固的伤痕永远不会有愈合的一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