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甜妻热恋中 第二百二十五章 专门对着干!

时间:2017-10-04作者:纳兰海映

    岳芯蕊本来就已经足够的恼火,这会儿有人居然说这么一番话,更加的愤怒十足。

    “你他妈说谁!”岳芯蕊是半醉半醒的状态,但是在听到“宫耀”名字的时候,偌大的火气沸腾起来。

    对方装蒜,但又挑衅,“宫耀啊,芯姐,你忘了啊,就是那个把你给……”

    “你他妈的给我闭嘴,你说谁都可以,不要说这个人渣!你是故意的对吧,看我岳芯蕊是被人强歼过的女人,欺负老娘是吧。”

    也不看看她岳芯蕊是谁。

    岳芯蕊本来就已经足够火大,这会儿是恼怒十足的动手了,执起旁侧的酒瓶大力的砸向对方,“羞辱老娘是吧,你他妈的找死!王八蛋,你给我过来!”

    对方男人也是不容小觑的,既然能够羞辱到岳芯蕊,同样也是上流社会的人,自然是不会惧怕岳芯蕊的,甚至撕破脸的辱骂,“臭娘们,烂货一个了,说都说不得啊,你他妈的被人歼就是自找的,我要是那个宫耀啊,歼你是看得上你!不然连碰都一下都觉得恶心呢!”

    “哈哈哈哈……可不是……不要脸的烂货……平时作风大胆,被人玩是活该啊,哥,也不知道那个骆一凡到底是怎么想的,怎么会要这样一个女人啊,你说骆一凡多傻逼啊!难道全世界的女人都死光了啊!”

    一伙的同伴也附和这个辱骂岳芯蕊的男人,这个男人叫刘,是石油大亨刘家的阔少爷。

    刘家家境不错,至少与岳家相比是相差无几的,平时看不惯岳芯蕊嚣张跋扈,只要有机会嘲笑岳芯蕊,他是不会放过的。

    尤其今天岳芯蕊是一个人而来,形单影只的,显然是敌不过他们的欺负,就算岳芯蕊脾气不好,性子大胆,尤其在酒精的作用下,她也愤然的继续摔酒瓶,和眼前这个刘是杠上了。

    “砰”的剧烈声响传来,令气氛变得越发的紧张。

    “该死的,拿酒瓶摔老子啊,你找死,你他妈的,老子今天不会放过你的。”刘其实并非跟岳芯蕊有多大的深仇大恨,可他没事找事,就喜欢找乐子,仿佛欺负人,打架斗殴,哪怕是欺负一个女人,这也是能让他打发时间的。

    “住手!不要打……”

    是曲英杰的声音,曲英杰也是庆幸自己来了,不然岳芯蕊这个女人到底会经历多少更难堪的事。

    曲英杰的声音也的确是成功的打断了欺负岳芯蕊的刘,只是对方绝不会因此而停下来,刘从人群中抬头,在瞅见曲英杰的刹那,凶神恶煞的从人群里走出来,“他妈的,你干什么啊,你谁啊,敢来破坏老子的好事,你想死了啊!”

    有人一眼就认出来是曲英杰,尽管这些年他不曾出现在这儿,但是以前曲英杰也是这儿的红人,格外的打眼,基本上没有几个人是不认识他的。

    随即有人倾覆在刘的耳畔,说着曲英杰的身份。

    “卧槽,原来你就是曲英杰啊,不错啊你,长得也算是一表人才的,妈的,你就这么没种啊,居然还不敢歼岳芯蕊,他妈的这种烂货,送给老子,老子都不要。”

    刘简直就是肆无忌惮的口出恶言,岳芯蕊酒劲正冲上头来,这回是不由分说的酒瓶狠狠甩向刘头上,“给老娘滚蛋,再不滚砸死你。”

    “……你!”

    顿时间刘头上传来尖锐的疼,也没料到岳芯蕊这个该死的竟然真的会动手。

    “卧槽,看谁的本事大,你敢砸老子。”刘狂拽了,尤其在觉察到掌心下的血液横流的时候,刘恼怒疯狂而至,“死女人!”

    刘也是不管不顾的要给予反击的时候,没料到曲英杰竟然会硬生生的受下刘的反击,骤然间代替岳芯蕊被砸,曲英杰的额角,脸颊顿时更加触目惊心的鲜血横流。

    如果是以前的曲英杰一定会愤愤然的,燥怒的反击别人,可是却默默的承受着刘再来的酒瓶。

    “哐当”的声响顿时震住了在场所有人,刘再次的动手,凶悍的很,“臭小子,想英雄救美啊,好啊,救啊,救就多受几次。”

    刘瞪大着双眸,恶狠狠的咬牙切齿,“死家伙,看清楚点,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点,是我刘砸了你,医药费记在我刘的名下!”

    “如果死了人出了事,也找我刘!”刘果然是嚣张跋扈的,就是那样看死了曲英杰不敢反抗。

    可是,岳芯蕊却不会这样算了,“你……给我站住!”

    岳芯蕊要继续动手,却被曲英杰给阻挠了,“不要继续闹事了,你喝醉了。”

    就因为喝醉了,她才会闯祸的。

    “来啊,要打是吧,怕你啊,你个臭娘们。”原本受伤的刘就已经足够的生气了,可谁知岳芯蕊竟然还不罢休。

    曲英杰则是适时地扯了她的胳膊,“不要了,跟我回去,我送你回去。”

    “你给我松手?”岳芯蕊口气不悦,尤其是回视着曲英杰的眼神里分明就是在喷着火光的。

    “够了啊,人家人多势众,我揍不过他们。”而且他现在受伤,更不是他们的对手,这个时候对于曲英杰而言,自己就算是受再重的伤也没关系,就怕岳芯蕊出事。

    岳芯蕊已经经不起任何事情了。

    刘和一帮兄弟也堵着岳芯蕊和曲英杰,虽然刚开始刘倒是隐约觉得曲英杰就是条汉子,可以勉强放了他,可谁知岳芯蕊这个女人竟然是一再的挑衅。

    “艹,想欠抽是吧,好啊,兄弟们,一起上,弄死这个女人。”

    纵然是岳芯蕊面容毫无疑问是绝色的,是好看的,可是岳芯蕊却在刘这儿是那样的不招喜欢。

    曲英杰这个时候就算是卑躬屈膝,他也不能继续让他和岳芯蕊卷入混战中。

    “哥,对不起,今天是我们给你添麻烦,请你大人大量放过我们!”

    “……曲英杰!”岳芯蕊是相当的不满意曲英杰这么说。

    “哥,改天我再亲自登门拜访向你请罪,她喝醉了,有点儿神志不清楚,你原谅我们吧,对不起,哥,请你现在让我们走,我怕她醉得惹出更多事来。”

    曲英杰即便是额头上,脸上,颈项上,全是被鲜红的血液给占满了,可却依然还是搂着岳芯蕊的肩膀,牢牢地,既是在阻挠着岳芯蕊继续和闹事,又是很防备的提防着刘等人会伤到她。

    毕竟,现在喝醉的岳芯蕊就是嘴巴很欠抽的。

    仿佛这样的岳芯蕊就是回到了从前,她明明不是那样的人,可却就是嘴硬得很。

    刘脸色阴郁,看向曲英杰的眼神也是布满了狠绝之色,旁侧的属下和朋友开始起哄,仿佛就是在等着干一场大架,“哥,不能放过这两个贱人。”

    “对,哥,敢伤你,就是要给他们一点颜色瞧瞧。”

    ……

    曲英杰也继续求饶,“哥,拜托了。”

    他毕恭毕敬的鞠躬,很是谦虚礼貌的态度。

    下一秒,曲英杰也不由分说的揽着岳芯蕊离开,仿佛是不走也得走,在这儿耽误的时间越多只会对岳芯蕊最不利。

    “臭小子……”刘这边的人开始虎视眈眈的动手了,却也在瞬间被刘阻止了,“让他们走。”

    可是岳芯蕊的确是个任性的女人,尤其还是在喝醉酒的情况下格外的倔强,“我不走,他给我教训?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人,改天我让贺臣风灭了他们。”

    “不,不对,我自己就可以把他们给弄死。”很生气,岳芯蕊酒劲冲上头,火气不小!

    “够了啊,在你没有把人给伤到之前,你就被搞死了,你不看看你现在的样子!”

    他当真是很生气的。

    岳芯蕊变成这样其实很大程度上就是他的错,这个时候既气岳芯蕊,又气自己!

    “你放手啊,你是曲英杰?”她故意这样问询,岳芯蕊还是处于半醉半醒的状态下,却还是能很清楚的辨别出眼前的人是曲英杰。

    可是,岳芯蕊接下来的话就是那样的难听,愤怒,只是这样的愤怒,曲英杰宁愿她全部发泄出来,也许只有这样她才能真正的释怀心底的难受痛苦。

    岳芯蕊紧揪着曲英杰不放,凶悍的神色,双瞳里是跳动着旺盛的怒焰,“有没有搞错啊,你是曲英杰啊!你真的是曲英杰,以前你可是和我专门对着干的,现在是怎么回事啊!居然帮着我?我被他们打死有什么问题,打死了又怎样啊?”

    岳芯蕊说话的语声是越来越大,接近歇斯底里的,“我现在生不如死啊……你知道吗,我的人生就是被你给毁了,被你和宫耀那个王八蛋彻底毁了,你居然还有脸帮我!”

    “你他妈的滚蛋,不要假惺惺的!你以为你是天神啊,你以为你无事不能吗,能帮这个,帮那个,连命不要都可以,就是要帮我,帮宫耀老婆和孩子,曲英杰,你别自作多情了!当烂好人,不会有人感激你的。”

    其实就算岳芯蕊是处于半醉的状态,但却非常的清醒,十分清醒着自己在做什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