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甜妻热恋中 第四百六十九章 最幸福的时刻

时间:2018-05-03作者:纳兰海映

    贺诺受伤被紧急的送往医院接受治疗,戴晓敏急得好比热锅上的蚂蚁,那般的害怕,又那般的愤怒。

    “该死的,如果诺诺有任何闪失,我会跟你们拼命的。”

    这个时候的戴晓敏一个人在急救室外等候着贺诺的情况,一个人念叨着,既生气,又恐慌。

    她真的快要疯了,简直不敢想象失去这个孩子,她会怎么办。

    曲染也是在得知贺诺受伤进了医院抢救,立马赶往医院探望贺诺的情况,就算现在曲染的心情是很低沉,很凌乱的,一心一意也在担心着贺臣风会不会出事。

    可是,现在她同样希望不要出事的人是贺诺。

    毕竟,贺瑾航已经牺牲得足够大了,不能继续让贺瑾航的儿子有任何的闪失。

    而戴晓敏在见到曲染的刹那,俨然就是跟遇见岳巧莲一样的态度,她缓缓的站起来,到最后匆匆的靠近她,上前,利落狠绝的巴掌落向曲染,“这一巴掌是为贺瑾航打的!”

    “这是为我们家贺诺打的,你害死了他爸爸,让他永远成为了没爸爸的孩子……”

    “啪啪”的巴掌声来得利落干脆又凶狠无情,让曲染的两颊顿觉是火辣辣的疼,但是这样的疼,是活该的。

    “再一巴掌,是为我自己而打……”

    “够了,戴小姐,请你不要这么激动,事情都已经过去长时间了,尤其,我们从来就没有想过要让瑾航少爷死……”

    最后这一次,戴晓敏还没有把话说完,便是被前来的阿峰给阻挠了,扼住戴晓敏的胳膊,戴晓敏是歇斯底里起来,“又是你这个多管闲事的家伙,你到底想要插手管我的事情到什么时候去,你以为你是谁啊,我就是要打她怎么着,她这个该死的女人就该打!”

    曲染耳畔在缭绕着戴晓敏凶巴巴又狠毒的言辞,其实就算戴晓敏不责备,不动粗,她的心底也是疯狂难受的,可现在通过这一巴掌一巴掌的打过来,愈发的能够体会到戴晓敏这些年来对她的憎恨和怨念,肯定是恨死她了。

    “瑾航少爷发生这样的事情,是谁都不想的,戴小姐,就节哀顺变,学着慢慢的接受吧,毕竟人死不能复生,毕竟现在你最重要的事情是希望贺诺少爷赶紧好起来……”

    “闭嘴,我告诉你,你一个司机别在这儿插嘴,这是我和曲染之间的事情,关你什么事情。”

    戴晓敏现在俨然跟疯狗一样,到处咬人,仿佛不管是谁来了,她都是一样的恶劣伺候。

    阿峰也是倍感很无力的摇头,“既然瑾航少爷是跟你分手之后,你才发现自己怀孕的,我看瑾航少爷未必是希望这个孩子出生的。”

    毕竟,如果是希望和戴晓敏有个结果的话,他就不可能喜欢上曲染……

    “你说什么……你不错啊……倒是挺厉害的。”戴晓敏也是很心虚的,毕竟,当初她很清楚贺瑾航的个性,若是真的发现她怀孕的话,他一定不会希望她生下来的,毕竟和贺瑾航在一起的人是她,她最清楚不过其实贺瑾航和她在一起,**多过于希望,充其量只是身子之间的吸引罢了,至少,她从来没有走进过贺瑾航的心里。

    或许,在贺瑾航的心里,一开始就有曲染的存在。

    越是想着这个霸占着贺瑾航心底的女人,戴晓敏心中的恼怒和生气便是直勾勾的沸腾翻滚。

    “戴小姐……”阿峰刚想开口继续和她辩驳。

    可是,这一刻却被曲染制止了,“阿峰,帮忙去给戴小姐买杯咖啡提提神吧,现在还不确定要在这儿等多久……”

    “你少假惺惺的,我才不稀罕你的假惺惺,你真要是为我着想,真要是对我内疚丛生的话,你就把贺瑾航还给我,你去让他醒过来啊。”

    戴晓敏何尝不知道自己现在是有点无理取闹,可是,即便是无理取闹,她也是真的渴望贺瑾航能够回来陪陪她,至少在这个时候,在她最无助,贺诺最需要他的时候,他要是回来就好了。

    戴晓敏也是从来没有比这一刻是更加的渴望着贺瑾航的“起死回生”……

    只是,曲染却无能为力,听着这样的话语也是泪流满面的,“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戴小姐,现在我们都一心一意让贺诺好起来,其他事情暂且抛开好吗,只要贺诺好了,你想要怎么惩罚,对付我,都好,我都能接受的,但是现在我们唯一要做的就是让贺诺安安心心的养病。”

    毕竟,曲染最清楚孩子的安全感,很大一部分程度都是来自于母亲的状态,曲染现在希望戴晓敏状态能好起来,就是希望戴晓敏能够暂且的搁置仇恨。

    “我说过不会放过你的,曲染,你听好,只要我还有一口气,我就绝对不会原谅你害死贺瑾航的事情,到死都不会原谅,所以,等着瞧,你们一个个,都给我等着。”

    “哪怕是付出一切代价,我也要让你们受到惩罚,你看吧,恶有恶报,贺臣风现在不就是遭到了报应么,飞机一旦遭到劫持,恐怕全机组人员都会没命的。”

    说到贺臣风的危险状况,说到贺臣风有可能会死,这让戴晓敏脸上是洋溢着得瑟的笑容,但是在笑容背后很明显的就是只要贺臣风受到危险,只要有一天曲染离去,这就算是让他们得到该有的报应了,毕竟,他们一个个都应该去给贺瑾航陪葬的。

    说到这里的时候,戴晓敏眼底是迸射着仇视的精芒,犀利无比,仿佛就是在一心一意的诅咒着他们,只要贺臣风和曲染过得不好,她才能稍许得过得不错。

    曲染是无言以对的。

    阿峰也是无话可说了,面对这样的戴晓敏,执迷不悟的她,是听不进去任何人的劝慰的。

    其实,这样的戴晓敏看起来也是很累的。

    这个时候急救室的门已经打开了,医生走出来,诉说着具体的情况,“脑部受到剧烈的创伤,有轻微的脑震荡,这些倒是轻微的,最重要的是必须马上接受骨髓移植手术了,不然,这个孩子可能撑不过两个月。”

    医生的话,让戴晓敏,以及曲染,阿峰都很惊愕,都没料到贺诺的病情已经恶化到这个地步了,可是,现在也没有其他办法,除了贺家的人积极配合做骨髓移植配型之外,好像已经没了第二种办法。

    曲染也为贺诺的事情着急,但也更为贺臣风的事情担心。

    不过,幸好还是传来了好消息,在机组人员以及警方通话过程中,原本劫机的人员选择了投降配合调查,这会儿功夫,贺臣风所乘坐的航班也总算是平安无事了。

    曲染在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心上的大石也终于放下来了。

    太好了。

    他终于可以平安无事了。

    在这数十几个小时里,曲染几乎不知道是怎么过来的,一想到贺臣风有可能会出意外,她的身心便是犹如撕裂般的疼痛。

    也是在这个时候,贺臣风第一个要报平安的人就是曲染,就在曲染听到贺臣风声音的那一刻,心下沸腾翻滚的情潮在涌动,泪水也是不由自主的流淌。

    贺臣风在电话那头倒是显得很轻松,但在轻松之余也是充满歉意的,“对不起,我又让你担心了……”

    “可是,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以后只要相信我就好,我会平平安安的,因为有你,不管多艰难,我都会好好的,不让你担心受怕。”

    要知道他最担心的就是曲染的担心紧张,可偏偏这一次会遇到这样大的劫持,索性平安无事,“这一刻,我恨不能马上飞到你的身边。”

    太想她了。

    也太激动了。

    这种感觉就好像是死里逃生之后的庆幸和幸运,也只想和自己最爱最亲的人在一起。

    贺臣风呢喃的口吻里,全然是牵挂和放不下。

    曲染在这一头已经是哭得泣不成声了,泪水拼命的滑落,哽咽的抽泣声也是已经难以掩饰的闯入到了贺臣风的耳畔,他就知道曲染一定会哭,一定会伤心的。

    可是,这样的伤心是他不乐见到的,“好了,我没事了,再过几个小时,你就可以见到我了,以后……我不会再有让你担心的事情发生……”

    “贺臣风,我等你,我等你回来。”她忽然间开口,语带哭腔,泪水泛滥成灾般的流淌。

    “贺臣风……我……爱你……这次回来之后……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不管我遭天谴也好,天打雷劈也好,我都不在乎了,我要和你在一起,我们不分开了……”

    以后,谁都不能把她和贺臣风分开了。

    曲染终于还是说出口了,这番话现在就是这么顺势的说出来,令贺臣风倍感这一次的遭遇,虽然是惊心动魄的,虽然在被劫机的时候,想过他可能会死在那儿,但是,现在能听到曲染说这么一番话,他比任何时刻都要幸福快乐。

    “我们不会分开了……我爱你。”

    贺臣风也回以爱语,这一刻,是他这么多年来最开心,最幸福的时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