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甜妻热恋中 第四百六十七章 抢得理所当然

时间:2018-04-28作者:纳兰海映

    ,精彩小说免费!

    贺诺哭得稀里哗啦,戴晓敏情绪波动幅度大,仿佛这个时候就是很认定贺诺是懦弱得哭泣,这样的哭泣令她烦透了。

    阿峰上前劝阻,“戴小姐……”

    “你走开,不要管我们的事情。”戴晓敏嚷嚷着,口气异常的恶劣。

    阿峰在那也是很手足无措的,贺诺的哭声是越来越大了,又哭,又道歉,“对不起,妈妈,我以后不敢,我不敢再这样了,你原谅我,不要生气。”

    他其实还是很怕戴晓敏生气的,很怕戴晓敏难过哭泣,就算贺诺明知道自己并没有错,也只能顺着她来,某种程度上,阿峰看得出来,这个孩子远远比他妈是更加的懂事。

    “以后不许跟我提茉莉,不许交朋友,也不许哭,我们现在这种情况,根本就没资格哭。”

    戴晓敏严肃的警告着,更是让贺诺必须坚强。

    这样的警告听在阿峰的耳畔,可以感觉到来自于戴晓敏的苛刻,对这个孩子的教育在某种程度上一定是非常的刻薄。

    一路从机场接送他们母子两个回了贺家,一如预料中的贺安康已经在贺家等着他们了。

    贺安康在见到贺诺的瞬间,心情是异常的跌宕起伏,见到贺诺的模样跟贺瑾航是一个模子里印刻出来的,贺安康的情绪变得相当的激动,“诺诺,诺诺快点过来,给爷爷看一下……”

    贺安康在看到贺诺的时候,面容自然而然的变得慈祥了,也想起了贺瑾航,当初要是贺瑾航能够活下来的话,现在看到自己的儿子也一定会很开心。

    戴晓敏在这儿时候倒也是努力的收敛着情绪,“诺诺,这是爷爷,叫爷爷。”

    贺诺还是感觉到很陌生的,甚至在贺安康碰触他的瞬间,他的面庞是有些闪躲的,尤其此刻闪躲的举止也让贺安康愈发的心疼,明显这个孩子是很胆小的。

    “诺诺,不要怕,过来让爷爷看看,爷爷听说你回来,真的很开心……”

    的确是压抑不住的喜悦在蔓延,在升腾。

    贺安康上前轻轻地抚摸着他的发顶,贺诺这一次没有闪躲,但是他的身子却在颤抖着……

    “对不起……对不起,诺诺,爷爷这些年并不知道你的存在,是爷爷的错……”

    “以后爷爷会给诺诺一个温暖的家。”

    “……”

    岳巧莲在一旁看着这个的确和贺瑾航长得一模一样的脸蛋,原本还在怀疑戴晓敏这个女人会不会是玩什么花招,这孩子有可能不是贺瑾航的,只是来骗钱的,可显然不是这样的。

    他一看就跟贺瑾航是有血缘关系的孩子,岳巧莲此刻看向戴晓敏,颀长的身高,黑色的大波浪卷发,模样看起来还是很妩媚动人的,尤其是一双眸子锐利得无比尖峰刺人,仿佛第一眼就能看出她的不简单。

    也是,若是简单的话,怎么可能在分手之后还偷偷摸摸的生下孩子,目的就是将来威胁贺瑾航的,可谁知贺瑾航却离开了。

    “爷爷……我爸爸不在了,就算家再温暖,也不能称作是家了,我很想爸爸,如果我爸爸还能活着就好了。”

    虽然还小,但是渐渐地这些年来已经很清楚,人死了不能复生,他爸爸就这样永远的离开了他和妈妈,有时候他妈妈的情绪变得很极端,很暴躁的时候,贺诺的确也是能够原谅她的。

    就像现在这一番话,是多么的可怜,又是多么的触动着贺安康的心,更加觉得亏欠贺瑾航了。

    可是现在贺诺这番话,在岳巧莲面前,明摆着就是戴晓敏告诉她说的,否则的话,贺诺怎么可能会说这样的话。

    “是啊,是爷爷对不起你,对不起爸爸,可是你爸爸在天有灵的话,一定是希望你好好的过日子的,爷爷不会让你出事,你的病一定会在短时间好起来的,诺诺不要担心。”

    贺安康安抚着贺诺,此刻更是命佣人带他们去早已经安顿好的房间……

    “汤姨,你带小少爷回他的房间,我和晓敏有几句话想要单独说说。”

    “小少爷,这边请,我现在就带你去房间里看看,你看有什么需要的,汤姨马上跟你去准备。”汤姨也是很热情的招呼着贺诺。

    贺诺从小就懂得察言观色,也注意到了岳巧莲的神色,虽然不说话,但是她明显就对他们有不少的敌意,“汤姨,那个不是我的亲奶奶吗?怎么感觉她好像很不喜欢我,还是诺诺做错事了,惹奶奶生气了?”

    贺诺这话一出口,虽然已经足够小声了,但还是被一行人等都听得清清楚楚。

    贺安康的确没有介绍岳巧莲,毕竟,很清楚岳巧莲的心思,她肯定是很排挤他们母子两个的,索性贺安康不介绍她,也索性是不把她放在眼里。

    可是,贺安康越是不把她放在眼里,岳巧莲的心思就越对他们有敌意了。

    如果戴晓敏想要回来逼着她走,让她来成为贺家的当家人,这是不可能的。

    “晓敏,我们聊一聊贺诺的病情。”

    戴晓敏在来之前她也了解了岳巧莲的心思,就是怕他们母子两个抢走了属于贺臣风的一切,但是,在戴晓敏看来,就算是他们抢走了贺臣风的一起,他们也是抢得理所当然的,毕竟,贺臣风活下来了,只要活着就可以创造任何无限的可能。

    但贺瑾航就不同了,离开了,便是永远的离开,这是任何昂贵的物质都不能换回来的。

    到了贺安康的书房,贺安康对她的态度也很好,“晓敏,坐,以后这里就是自己家里了,不要拘谨。”

    “我现在只想快点给贺诺安排医院……我真的很怕……我怕贺诺离开我,我只有贺诺一个亲人,求你帮帮我,一定要救他的命。”

    “其实,我什么都可以不要的,只要贺诺平平安安的,我们就可以离开回美国生活。”

    戴晓敏说这番话的时候,泪水涟漪,仿佛看起来当真只是在乎着儿子的性命,其他有关于财产和继承权的问题,她一点儿也不在乎似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