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甜妻热恋中 第四百五十七章 找到了妹妹!

时间:2018-04-17作者:纳兰海映

    曲染出院这一天。

    贺臣风准备和贺欣一起去接曲染出院的,可谁知贺欣这次还来真的了,故意和他唱反调,“你让我去接曲染可以啊,我去就是了,但是,你要把外公从牢里保释出来,外公这么老了,外公要是死在监狱里,难道你会心安理得吗?”

    贺欣嚷嚷着的口吻里充满了责备意味,尤其对贺臣风说话的口气就是没大没小的,一点儿礼貌也不讲。

    她分明就是有一段时间,她的态度是好转的,怎么这会儿功夫竟然是这般的让人火大,不用猜,贺臣风就知道一定是颜雅真干得好事。

    随即,贺臣风问,“又是你那个妈教你的?”

    该死的女人,成天不煽风点火,不幸灾乐祸,她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什么那个妈,这个妈的,我就一个妈妈啊,我妈妈是颜雅真,我不会承认曲染是我的后妈的,我根本就不会承认她,你说她再好,我也不会理她,小妖精,专门骗男人的妖精。”

    这个时候,贺欣就是如此的抗拒着曲染,仿佛已经把曲染当成了她人生里最痛恨的人,丝毫不会再喜欢曲染的。

    贺欣这话也是成功的点燃了贺臣风的怒气,“你说什么,贺欣,我警告你,以后你必须对曲染尊敬点,你不要跟颜雅真混在一起,她根本就不是……”

    根本就不是她的妈。

    但是,对于贺欣而言,仿佛不管颜雅真曾经对她有多恶劣,但她横竖是她的妈妈,不会改变。

    “不是称职的妈妈对吧,你就只知道挑我妈妈的刺儿,你以为你就是好爸爸么,你也不是,你并不是好爸爸,你从来就没有理会过我和妈妈的感受,你只知道对我们大呼小叫,只知道去喜欢别人,你为什么要喜欢曲染!你这是出轨知道吗!”

    贺欣是越说越气愤,越气愤这言辞就越发的让贺臣风难受。

    贺臣风其实也是很理亏的,以前在某种程度上真的没有当一个好爸爸,“贺欣,你不要听颜雅真胡说八道,从这一刻开始起,我不许你和她见面……”

    “我最不应该见面的就是曲染,以后我再也不会见她,如果见到她了,我见一次,骂一次,妖精小三,不要脸!厚颜无耻的抢了人家的老公,还妄想做一朵白莲花……”

    “贺欣,你给我闭嘴,你从哪儿学来这么多不入流的话,你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

    贺臣风气得面部抽筋,随即管家也前来带着贺欣离开,“大小姐,你别这样,我们先上楼去。”

    “我不要……你们都不要拉扯我,我去哪里,我自己有腿,我会去……不需要你们管,走开啊……”贺欣理直气壮的,丝毫不胆怯,俨然真的就是如此的嚣张张狂。

    “你给我上不上楼!”贺臣风快要被这个小丫头给气死了,却还得耐着性子必须让她慢慢地成长。

    可是,贺欣越长大,就越尖酸刻薄了,说话起来没大没小,不知分寸。

    “不上,我说不上就不上,我现在就去找曲染,我要问个清楚,为什么要去举报我外公,我外公招她惹她了啊,她竟然要去伤害外公,我就不会放过她的,现在她还妄想成为我的后妈,不可能,只要有我在,我就不会让她进贺家的门。”

    贺欣这个时候俨然就是小女霸王,一点儿情面也不讲的,分明就是无所畏惧。

    管家明显的觉察到了来自于贺臣风脸庞上的冷意,至少看起来就是风雨欲来之势,眼看着就要情绪爆发了。

    可贺欣却还在这儿使小性子,管家吓得哆哆嗦嗦,“大小姐,少爷已经很生气了,你就别惹他生气了,少爷发起火来可吓人了……”

    “他吓人,我不吓人啊,我就活该被他吓吗!他一回来就是这样的脸色,真是,吓得妈妈都不敢回家,我真替我妈感到委屈。”

    贺欣极力的在贺臣风面前诉说着颜雅真的委屈,可是,这些在贺臣风看来都是相当火气逼人的,“你是今天非要惹我生气,讨打是吧?”

    贺欣虽然勇气可嘉,但也不会心甘情愿被打的,听到贺臣风的言辞,尤其有注意到贺臣风看起来就是那般狰狞狠绝的模样时,贺欣就算再大胆,也只能是收敛情绪,立马上了楼去。

    贺臣风经历了贺欣着负面反抗情绪后,心情仿佛也是在不知不觉中变得很糟糕了,毕竟,贺欣越是对曲染抗拒,越是帮着颜雅真说话,这对他们以后一家三口的团聚是越多的阻碍。

    贺臣风就算再想让曲染和贺欣尽早的团聚,相

    认,可是显然现在绝对不是时候的,尤其此刻正是贺欣对曲染最多意见和抗拒的时候,她们母女两个根本不可能相认的。

    ……

    可是,现在在病房里的曲染,其实是迫不及待的想要和贺欣见面,虽然暂时不会告诉贺欣有关于她是妈妈的事实,但是想要见她,甚至想要时时刻刻见到贺欣的心情是那般的强烈。

    她出院的日子,本来是值得开心的日子,反而是变得忐忑不安了。

    曲染住院治疗,动手术这段时间里,她根本没时间去见曲荣山,但是现在终于可以去看看他,近距离见见他了,听说是有好转的,毕竟,贺臣风的帮助下,给曲荣山换了医院,换了医生,他的情况明显的有很大转变,甚至连医生也说,很快就可以恢复说话的能力,也能渐渐地站起来自己走动了。

    曲染住院生病的事情并没有跟曲荣山提过,终究是害怕他担心的,现在曲染准备出院,在换好了自己衣服的情况下,去见曲荣山。

    这一次,曲荣山的精神状态明显比上次好,见到曲染的时候也是很开心的,只是又蹙眉,显然是在疑惑她为什么这么长时间没来看他。

    曲染走近曲荣山,“爸爸,你快点好起来吧。这段时间,我发生了很多事情,我……其实是生病了……生了很重很重的病,不过现在好了,没事了,以后都不会有事的,你放心吧。”

    曲染此刻其实看起来依然还是很虚弱的,幸亏这个时候也是在深秋的季节里,气候寒冷,戴上帽子的她,遮掩了动了手术之后的剃光的头部。

    其实,现在的曲染倍感自己很狼狈的,可是却必须在他们面前佯装得很坚强。

    曲荣山一听,明显就是情绪有些激动,但是却说不出话来,越说不出话,越是想说,他面部有些扭曲,看起来就是很着急担心的模样。

    可是,曲染却紧紧握住他的手,“爸爸,我没事了,你别担心,你快点好起来,等你好了……我们……”她又很不由自主的想到了贺欣。

    “爸爸,我找到我的孩子了,原来我的孩子并没有死,真的很庆幸……虽然经历了很多事情,但是只要她活着,只要好好的活着,我就很开心了。”

    想到贺欣的时候,她还是很庆幸的,“我的孩子就是贺欣……原来这么多年,她其实也是在爸爸身边成长的。”

    “可是,颜雅真和林月琴她们几个真的够过分的,竟然偷走我的孩子,爸爸,我其实好难过,也好恨……我应该这辈子都没办法原谅她们的。”

    想要报复的。

    因为承受了太多的苦楚,所以想要报复,想要狠狠的报复。

    只是在经历了罗美和颜达明的事情之后,曲染也了解到了,有些事情并非是报复了心里就痛快了,并非如此,但是就算不报复,至少也做不到原谅。

    曲染眼底染泪,她终究还是很难受很难受的。

    “曲……曲……静……”忽然间,曲荣山是使力的说出了曲静的名字。

    他知道的,曲静就是颜雅真,很确定。

    可是,忽然间听到曲荣山终于说出了几个字的时候,曲染是那样的开心,“爸爸……爸爸……你终于可以说话了……”

    这对曲染来说何尝不是一大值得高兴的事情,她此刻脸上的笑容是那般的灿烂如靥,是喜悦的笑。

    “静静……曲静……就是……”颜雅真。

    可是,曲荣山现在说话是相当吃力的,每一个字眼对他来说都是艰难的。

    颜雅真,这三个字,他怎么也说不出口。

    其实,曲荣山也不敢相信颜雅真就是曲静,原来她就在他们的身边。

    “爸爸,你想说什么,你想说的,我都知道,我没有忘记的,我一定会想办法,想尽一切办法的找到曲静。”

    虽然是这么多年了,虽然曲静离开了这么多年,找到并非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但是,曲染这个时候是有想法,她还是想要拜托贺臣风去找找看。

    他毕竟是人脉广,很容易办妥事情的,以前是倔强执拗的不肯求他,现在,也是在这时,曲染才放弃了以前那些矜持和倔强,决定求助于贺臣风。

    “我会找贺臣风帮忙的,很快,曲静就能找到的……”曲染说着。

    可是,曲荣山却是使出了浑身劲儿,非要让事情真相大白,“颜雅真……她就是曲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