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甜妻热恋中 第四百五十六章 疯狂折磨她

时间:2018-04-17作者:纳兰海映

    然而,贺明汐还是陷入失去林以然的痛苦里不能自拔,她的确是不想拖累邓允的,但是邓允却始终对她死心塌地的。

    哪怕邓允是在经历了汤可晴这样富家女的表白之后,他同样是不动心的,对汤可晴由始至终都是非常的坚定。

    此时此刻,邓允是有工作上的事情只要找贺明汐聊聊,但贺明汐在家里见到邓允的刹那,她态度依然是很冷漠的,“我和你没什么好说的,回去吧。”

    她简直就是把自己给封闭了起来,与外界隔绝了……

    “工作的事情,总可以谈谈吧。”

    邓允也的确是有工作上的事情来谈,不过,更多的是找借口想要见见贺明汐,尤其现在贺明汐的状态是那样的差,她看起来似乎比之前更加的颓废颓丧了……

    “我不想谈工作的事情,我现在什么都不想谈,就想一个人静静,你回去吧,我不想见到任何人,也不想听任何事。”

    贺明汐现在明摆着就是要自暴自弃的态度,彻底的打算放弃自己了。

    可是邓允却不允许,执意要进来,也非要在这个时候让贺明汐清醒不可……

    “你跟我来。”邓允执意进了她的家里,“你知道现在贺明尧现在在公司里大搞裁员,明月集团本来好好的,在你的带领之下,员工也愿意心甘情愿的为你工作,所以,明月才会经营得有声有色,贺明尧一来就裁员,尤其,你知道他要做什么吗,高层的员工也是要被他撼动的,据说是他的一帮兄弟要来坐镇,明汐,你也该清醒了……”

    她什么时候能清醒一点。

    而贺明汐俨然就是不打算管这些了,即便是邓允在说起她那个不成气候的哥哥贺明尧,她也是无动于衷的态度,好像是一点感觉都没有的。

    只是,邓允强迫她必须面对,“明汐,你看着我,你听我说,我知道你还是在乎公司的,毕竟,公司上下那么多人跟着你一起打拼,他们就是把自己的未来很信任的交给你的,相信你能把他们的未来很好的引领着,可是现在你做什么了,你竟然把公司交给贺明尧打理。”

    如果是懂经营公司的人来打理,他们会服从领导的安排,可是贺明尧趁着贺明汐不在的时候进驻公司,就是胡来的,他根本就不想让公司继续好好的发展。

    “你知道现在明月集团的员工人心惶惶的,根本无心工作,就算是没有被裁的员工,也是没心思上班的,因为都在担心下一个是不是他们……”

    “明汐,我求你了,振作起来好不好,你这样,哪里能让林以然走得安安心心,他肯定是不会乐意见到你这样堕落,颓废的。”邓允强迫她正视自己,眸光一瞬不瞬的盯着贺明汐。

    贺明汐始终好像是全身无力气那般,耗尽了身上全部的力量,“我,我没办法不去想他,我现在只要想到林以然,就会有满心的愧疚和亏欠滋生,要不是我的话,他怎么会死,他就是被我害死的,我这样背负了一条性命的女人,我

    还怎么配活着……”

    “邓允,我真的不配,所以,我不想管,我什么都不想管的,原谅我,原谅我这样……我实在是太痛苦太难受了……”

    “我这样的人就该用死亡去赔罪的,可是,我却没脸去给林以然赔罪……”

    此时此刻的负罪感,难受,和痛苦拼命的交织在一块……

    “林以然……”

    “我好想他,可是我却连想他的资格也没有,我不配的,真的不配。”

    贺明汐的脑海中这个时候全然是被当初林以然死亡的那一幕给占据着,回想起他鲜血淋漓的模样,看上去就是那般的可怜,这一幕幕令贺明汐是呼吸难受,窒息得快要毙命了。

    纵然林以然也去了一段时间了,但是始终贺明汐只要回想起来,这些画面就那样如影随形那般的疯狂折磨着她,她哭得伤心欲绝,也哭得极为惨烈。

    邓允这个时候只能将她搂入怀中安抚着她波动的情绪,可偏生,贺明汐波动的情绪是那般抗拒着邓允,“不要碰我,邓允,你走,你给我快点走啊,我不想见到你,我也不要你见到我这个样子。”

    “明汐,我不会离开的,不管你怎样,我都不会离开你,除非我死,否则,这一辈子我都要守在你的身边。”

    他就算不和贺明汐有结果,就算贺明汐从此以后都会恐婚,恐惧恋爱,但是没关系,他会守候着她,坚定不移的守候着。

    贺明汐泪流满面,眼泪俨然是决堤那般的滑落,拼命的流淌,明明伤心欲绝得快要彻底的窒息了,却还是很讽刺的苟且偷生的在这儿活着,呼吸着,苟延残喘着。

    “对不起,是我没能保护好你,如果我能保护好你,明汐,很多事情就不会发生……”

    “但是,既然活着,好不容易从鬼门关里走出来,活下来了,求你不要放弃自己,就算不为自己活着,也为自己身边的人活着好吗?”

    “想想你妈,想想你爸爸,想想明月集团那么多爱护你,尊敬你,一直为你工作卖命的这些人……我们都很爱你的,所以就算再煎熬,再难过,也要活下来,好好的活着,这样才算是真正的对得起林以然……”

    邓允抱紧她,捧着她的后脑勺,那般用力的抱牢。

    其实,他的痛苦一点儿也不比贺明汐少,甚至看着她痛苦煎熬的时候,他更加的心痛,却又无可奈何,只能眼睁睁看着她难受,看着她痛苦不堪,却什么都做不了。

    贺明汐哭得更加厉害了,只是也放弃了抗拒,放弃了拒绝,被纳入邓允怀中的刹那,原本冰冷冷冽的身子终于有了一丝丝的温暖,她也清楚自己现在是有多么的让他们担心,她这样做就是让所有关心她的人,在乎她的人在担心受怕,在操心心疼着。

    至少,近距离之下听着邓允如擂鼓般的心跳声,分明每一次急促狂乱的跳跃里,就是在彰显着他的骇然和紧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