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甜妻热恋中 第四百五十四章 很荒唐对不对!

时间:2018-04-07作者:纳兰海映

    曲染能够醒来,甚至尤其还能恢复视力,这对于所有关心曲染的人都是一大非常值得庆幸的事情,汤可晴也是第一时间里前来看她。

    汤可晴捧着花束,那般庆幸又开心的,“臭丫头,终于醒来了啊,我还真怕你一睡不醒呢,你都不知道你害我多久没睡好了。”

    汤可晴一边说着,一边插着新鲜的花束至花瓶里,脸上是难以掩饰的喜悦,“之前钟健跟我说,他说贺臣风是越老越不浪漫了,绝对不会送花给你,还特意打电话给我,一定要让我带两束鲜花过来,替他问候你。”

    说到钟健的时候,汤可晴还真是有点儿遗憾又无奈的。

    听到钟健名字时,曲染也是有些惊愕,“怎么了,钟健,他好像没来看我……”

    不然要是平常的话,他早就来了。

    只是,曲染在说到这话的时候也意识到自己好像有点不知足,甚至是“厚颜无耻”的,为什么在有这么多朋友关心她,爱护她的时候,她也在隐约的想着钟健能来看看她。

    大概终究是因为自己眼睛好不容易恢复了光明,好不容易能够看得见周围所有的一切,她还是害怕忽然间有一天,又有可能是继续的失明,周围的一切继续陷入黑暗中吧。

    “我怎么回事呢,我当然知道钟健姑姑对我是很大意见的,怎么竟然还会想到钟健前来看我?真是糊涂了,也大概是太开心,我能再次恢复视力,能看得见周围的东西,你看我多幸运。”曲染补充着,话语显得很低沉,隐约好像还有些许的失落。

    听闻,汤可晴急忙打住她的悲伤,只是也给曲染带来了“坏消息”,“我告诉你吧,钟健这一边,你就别想了,其实我知道你心里还是有贺臣风的,甚至贺臣风在你的心底是谁都不能取代的,所以,钟健这个人你就彻底把他给忘记吧,听说家里给我安排了一个留学回国的女孩儿,叫陶橙,跟钟健从小认识,是青梅竹马的关系,订婚的消息都已经出来了,日期好像就定在下个月初。”

    汤可晴比曲染的消息灵通,毕竟,这钟健的事情,她迟早要知道的。

    陶橙是谁,曲染不知道。

    但是听到钟健可以和青梅竹马订婚的时候,她也由衷的表示欣慰,祝福的,是心甘情愿祝福的,果然就如汤可晴所言,不管其他男人有多好,也不管贺臣风究竟是有多坏,在曲染的心里,她爱得人永远只有贺臣风一个。

    “怎么了,是不是对钟健也有点点动心。”汤可晴询问,尤其她很肯定,曲染是一定会对她说实话的。

    “不是动心,是开心,只要钟健能找个好女人,我是真的替他感到开心快乐的。”毕竟,钟健真的是个好男人,或许看起来是玩世不恭的,看起来就是混混儿的模样,但是,他着实还是个值得信赖,值得依赖的家伙。

    听闻,汤可晴也知道曲染的心思的确是不会对贺臣风动摇的。

    汤可晴这个时候也陷入了她自己的愁绪当中,“对了,你之前说有件事情要跟我说的。”

    曲染仿佛看出了她的心思,可以意识到汤可晴一定是有事情要与她分享的,不然现在不会走神,她看起来明显有心事。

    汤可晴眼底掠过一抹惊愕,“原来你还记得这件事情啊,但是,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

    说到这里的时候,汤可晴明显的有犹豫。

    现在在曲染面前犹豫不决,说话吞吞吐吐的人,这明显的不像曲染之前所认识的汤可晴。

    “你有什么话是不能和我说的?我有心事,还不是和你一起分享,你猜得很对,也说得很对,我这一辈子可能就是栽在贺臣风身上了,就算明知道贺臣风和我是不可能了,但就算不可能,我也没办法接受其他人……”即便那个人是钟健,她也无法接受,甚至比钟健更好的男人,她也不会改变心意的。

    可是,汤可晴现在应该一定是有难以启齿的话不能说出口吧。

    汤可晴心里头难受至极,但始终不知该和曲染如何说起,“我的事情,和你的不同,曲染,我怕我说出来之后,你会取笑我,我也不知道自己最近怎么了,我都快要发疯抓狂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汤可晴明显的慌乱,脸色也起了较大的变化,仿佛这一眼就能让曲染看出端倪来,肯定是很大的事情,否则,对于汤可晴这样天塌下来也只有饼那么大的人而言,怎么会慌乱无助到这个地步……

    汤可晴咬咬牙,“说就说,可是,你不要笑话我……我……我好像……喜欢上一个人了……”

    “……”曲染有那么几秒的怔愣,但随即唇角染笑,“喜欢一个人好啊,你终于要恋爱了,我还以为这一辈子你真的打算单身呢,不打算找男人了。”

    毕竟,她的恋爱经验是零的。

    就算之前喜欢贺瑾航,那也仅仅止于对贺瑾航的暗恋,从来没有真正的去谈过一场恋爱。

    说到这里的时候,汤可晴面露尴尬,脸色通红,“我也以为我不会对谁动心的……可是,我就是对邓允动心了,我一开始还以为是关心,是因为看不过眼贺明汐对他的伤害,可事实却是,不是的,我是真的动心了,我居然爱上自己的男闺蜜,天哪,曲染,你知道这种感觉是什么感觉啊,真的是天塌下来似的,令我窒息得快要毙命了。”

    这会儿在提及到“邓允”名字的时候,曲染的确是有被震撼到,也以为是听错了,但是汤可晴继续提及着邓允的名字,也让曲染意识到,她并没有说错。

    “曲染,你不惊讶吗,我说我喜欢的人是邓允,我一看到他对贺明汐是豁出去的态度,那样爱得撕心裂肺,痛彻心扉的,却依然还是很爱贺明汐,我真的很吃醋……我妒忌,我也恨贺明汐这个女人,为什么就是要折磨邓允!其实我可以不去爱邓允的,就算再怎么喜欢他,爱他,那也是我一个人的事情,但是不能让贺明汐这样对待邓允,太残忍,太无情了,我很心疼他。”

    汤可晴在跟曲染说着自己内心深处最不该有的情愫时,她显得那样的慌乱又无助,又显得那般紧张。

    良久,曲染似乎都没缓过神来,仿佛也很惊讶于汤可晴的说辞,毕竟,的确是很让人震惊的事情,男闺蜜,竟然在不知不觉中变成了她爱恋的人。

    “曲染……我该怎么办,我好几次竟然会不知不觉想要对邓允开口,表明自己的心意,我竟然是越来越藏不住自己的心思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汤可晴显得那样的烦躁,躁乱,“曲染,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真的很荒唐对不对……”

    “我其实明白的,一旦我说出口,一旦跟邓允面对面的表白,他不但不会接受我,从今以后,我和他连朋友都不是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汤可晴愈发的慌乱,心底仿佛就是有滔天的惊慌失措凝聚。

    曲染也很发愁,“可晴,如果邓允在没有认识贺明汐之前,如果你跟我说,你爱邓允的话,你们之间肯定是可以凑一对的,但是,现在你也清楚,邓允对贺明汐的感情,这不是谁可以拆散的,哪怕贺明汐不喜欢他了,邓允也不会放弃的。”

    说到这里的时候,曲染是真很为难,“你和邓允不是不合适,而是你和他若是有机会在一起的话,我怕你很辛苦……毕竟,爱一个并不爱自己的人,是很辛苦的。”

    曲染是深有体会。

    以前她在喜欢着单宇阳的时候,曲染就很清楚爱一个并不爱自己的男人,真的很辛苦很辛苦,在和单宇阳的婚姻里,她也经历了不少荒唐之事。

    “曲染,你也不赞同我是吧……我……我知道自己很不应该的……可是……可是,我现在就是没办法约束我的感情,我仿佛很矛盾,有时候就是想要知道他和贺明汐的情况,自虐的想要知道到底进展到什么地步了,想要确定他们之间到底贺明汐还会不会给他一个机会;有时候,我又不想知道有关于他们的一切……因为我会吃醋,我会嫉妒,我会看着邓允就会想到,想要和他在一起。”

    这番话,是那般的为难,也是真的很矛盾。

    但是,这番话,曲染是能很理解的。

    邓允则是伫立在曲染的病房门口,他刚才在听到汤可晴有秘密要告诉曲染的时候,他甚至还表现得有些雀跃,仿佛终于可以听到她们两个人之间到底在谈论什么秘密的事情了,毕竟,他们三个人一直以来就没有秘密的。

    可没想到这个秘密,竟然是和他有关。

    想到这里的时候,邓允是格外的惊慌失措,心下也是沸腾翻滚似的难受煎熬,这种感情无疑对他来说是沉重的,也是为难的,他是不可能接受汤可晴的感情的,就如曲染所言,他爱的人,可能这一辈子都只会是贺明汐。

    毕竟,他也是死心眼的人,一旦认定,就不会动摇的。甜妻热恋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