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甜妻热恋中 第四百五十三章 她是害人精!

时间:2018-04-07作者:纳兰海映

    ,!

    颜雅真这会儿对贺欣是非常讨好的,“如果妈妈说,这一切就是曲染做的,你会相信我吗?你会觉得这一切都是妈妈在胡说八道吗?”

    “当然不会,因为我知道沈乔妈妈就是被她给害的,原来她就是个害人精!”

    这个时候贺欣对她的敌意是很深很深的,颜雅真听来也是相当喜悦的,就算现在曲染和贺臣风知道贺欣就是他们的孩子又怎样,显然贺欣对曲染是非常有敌意。

    只要贺欣不喜欢曲染,颜雅真就有办法留在贺臣风的身边,至少就算不留在贺臣风的身边,也必须是要让曲染和贺臣风永远不可能在一起。

    “贺欣,我们以后,一家三口再也不分开了,我想求得你爸爸的原谅,以后,我会尽量做好的。”

    颜雅真也是拼命的讨好贺欣,贺欣毕竟是孝子,难辨真假,尤其也是一直以来把颜雅真当成自己的亲妈,自己妈妈说的话,她当然要听的。

    她点点头,“嗯,妈妈我会帮你的,不会让曲染抢走爸爸的。”

    颜雅真也佯装开心和疼爱的搂紧贺欣,贺欣仿佛也是头一次真正的体会到来自于颜雅真的爱,毕竟,她从来就没有这样亲昵的举动对她,甚至有时候也觉得她妈妈是在故意的疏远她。

    可现在,她分明就是改过自新的要陪在她的身边,贺欣当然心里是很开心的。

    ——

    只是,现在曲染醒来了,视力也恢复了,她最想要见到的人当然是贺欣,多么希望近距离看看她,摸摸她,也多么的庆幸自己的眼睛还能见到自己的女儿。

    以前,她真的以为自己的女儿就这么离开她了……

    然而,此刻终于真相大白的时候,曲染还是倍感自己是幸运的,至少孩子还是活着的。

    可是,现在贺欣不愿意来见她,这个消息,着实是令曲染有不少失望和难受的。

    贺臣风此刻虽然是说着贺欣现在忙,没时间来见她,但曲染当然是猜得到的,肯定是贺欣不愿意见她吧,只是,她并没有拆穿贺臣风的谎言,有些失落的回答,“我知道了……”

    “曲染……我会找时间让我们一起聚聚的,以后……我们不分开的。”

    说着,贺臣风的坚定很足,他牢牢地握紧着曲染的手,“我们一起经历了太多的分离,以后,我们不能分开的,答应我,不要抗拒我,曲染,这些年,是我的不对,但是,我真的很想很想你。”

    他的想念是那样的深刻,也是那样的刻骨铭心,犹如牢牢地镌刻在贺臣风的心底,让贺臣风是多么的害怕失去她……

    曲染蹙眉,她虽然和贺臣风的心思是一样的,这些年就算有怨恨,有憎恨,但是更多的还是爱意,还是那样刻骨铭心的,“厚颜无耻”的爱着贺臣风。

    照理说,现在贺欣的身份也已经很明确了,他们之间有着共同的孩子,她也不是贺欣的后妈,但是,曲染却更加的清楚,她不可以和贺臣风在一起的,恍如一旦在一起,就是更加的对不起贺瑾航。

    所以,该说的,曲染就算是难以启齿,也依然还是要说个一清二楚,明明白白的。

    “我……”她有些支支吾吾的,甚至此刻是那般无从开口,毕竟,这条命终究还是贺臣风帮她挽救回来的,他总是在她最危险,最无助的时候,给她指引着方向,也给她最坚强的后盾。

    想到这里,其实,曲染是更加的难以开口,“臣风……我很感谢你帮我……贺欣的事情……我也很庆幸自己始终是幸运的,可是……我还没幸运到可以和你重新在一起,可以和你,和贺欣一家三口团聚,我没这个资格的。”

    曲染低低的声音在说着这番话的时候,是相当的诚恳的,仿佛就是在说着自己内心深处,最真诚的话语,“很抱歉,我真的很抱歉,我不能和你在一起,我们是不可以的,若是可以的话……我们不再像以前一样见面了尴尬,见面了生疏,我们能做的,就只能是朋友。”

    “还是因为贺瑾航吧。”贺臣风说到这里的时候,唇角苦涩蔓延,满心的难受和懊恼汇聚而来。

    “我真的是很后悔懊恼的,曲染,你知道吗,自从我得知是贺瑾航救了我的命,是贺瑾航用自己的生命救了我,我每天都活得很煎熬,也很痛苦,我从来不喜欢欠别人的,可是偏生,我却欠了贺瑾航这么大的一个人情,我用他的性命在苟且偷生着,甚至,还没有资格来决定死亡。”

    说到这里的时候,贺臣风无尽的难受涌动而出,“我甚至,彻底的和你之间画上了句点,我怕靠近你,我明明那样的想着你,爱着你,却也知道若是和你提出在一起的话,我是多么的可耻可恨可悲,但我还是提出来了,因为我爱你,可我的爱对你而言,是沉重的负担,这些我都知道的。”

    正因为清楚,贺臣风才会像现在这样的艰难,才会像他此刻跌宕起伏的心情那样,“我一旦靠近你,你就很辛苦很辛苦,也会自然而然的想到当初贺瑾航的死,所以,我明白的,我们并不适合。”

    “但是曲染,我又很矛盾,我明知和你在一起会让你为难,但是我现在把你放到谁的身边,我都不放心,因为害怕你生病,不想你生病,只有你健健康康的,我才安心。”

    说到这里的时候,贺臣风是非常苦涩的。

    他的周身俨然是涂满了悲戚和哀伤,浓浓的痛苦压逼而来,压得他甚至是透不过气的……

    曲染听着他的话,同样是不舍得他受这么多的苦,有这么多的为难,“臣风……我跟你保证,我会平平安安的,以后,我会更加的爱惜自己,珍惜自己,因为我清楚,只有我好好的,你才能放心,你才能放手……”

    她终究是要让贺臣风放手的,再舍不得也不能让他继续受苦了,“你以后,就找一个合适你的人吧,该谈恋爱就谈恋爱,该结婚就结婚,不要顾虑我,因为我同样是希望你好好的。”

    他毕竟是她这一辈子心心念念,深爱不移的男人,所以多么的渴望他过得很好。

    而贺臣风好了,贺欣也会好的。

    至于她,目前为止的情况,虽然很想念贺欣,虽然也很希望贺欣能够留在她的身边,由她抚养,可是,她的状况,并不适合和贺欣生活的,毕竟,她的病情始终还是未知数,就如医生所言,虽然现在醒来了,也能恢复视力了,但脑部的肿瘤还是担心它持续生长的,到时候生长速度快,压迫到她的视神经,迟早还是要失明,还是要继续动手术的,到时候要面对的依然还是要去面对死亡或植物人,这两种结果。

    曲染很清楚自己现在就是陷入了没完没了的治疗当中,她也上前趋近贺臣风,握紧了贺臣风的手,恍如这是她这辈子最后一次紧握着他的手,牢牢地,紧紧地握住,举止间也是充满了温暖和温情的。

    “臣风,我们就这样吧,贺欣她……以后只能交给你的,如果未来的有一天,我的肿瘤还是会重新生长,还是会必须要动手术的话,若是我在手术中再也不会像这次一样幸运的醒过来,你不要难过,因为从现在起的每一天,对我曲染来说,都是上天施舍恩赐的,我原本就是要离开的呀。”

    可是,到最后,她还是醒来了。

    活着的感觉,这个时候,对于曲染而言是多么的美好,又是多么的幸运。

    “至于贺欣,暂时不要告诉她,我是妈妈,我想过的,万一有一天,甚至就是在不远的有一天,我死了的话,她会难过的。”

    曲染只要说到贺欣的时候,眼底既是感动温暖的,又是内疚亏欠的。

    “我身为她的母亲,却从来没有为她做点什么,我其实也是不配让她认我的。”

    与其有一天她会猝不及防的离开,还不如,暂且让这个秘密得到保护,就让贺欣始终还是认定颜雅真是她妈妈,而不是将来有一天,贺欣知道她这个“不负责任”的妈妈永远离世了。

    贺臣风此刻已经是哭得泣不成声了,根本就不能继续和曲染讨论这个话题,越说越觉得难受,越说越是胸腔里满满的痛苦和难受交织而来,他什么都不能做,除了抱住曲染。

    “不要说了,求你了……别说了……曲染……我不会让你有事的,信我,就像这一次一样,相信我,以后就算病情不好,就算肿瘤还是会长,我也不会放弃你的,你相信我,我就是要让你好好的活着。”

    他或许这辈子没资格陪在她的身边,但贺臣风至少能做的就是让她活下来,坚定的守护着她的性命。

    贺臣风捧着曲染的后脑勺,那般缠黏的不舍得放手,从来不想和她分开,但是所有的一切都在显示着,他不得不放手,只有放开了曲染,她才能放松的过日子吧。

    否则,贺臣风担心的是,她会因为他给的包袱和负担,令曲染倍感举步维艰的难以生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