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甜妻热恋中 第四百五十二章 和曲染脱不了关系

时间:2018-04-05作者:纳兰海映

    李婷婷在一旁劝架,“贺欣,沈乔,你们不要打了,快住手,快点住手啊!”

    “我今天就是要打死这个傻逼,你妈是贪官,你是贪官的儿子,如果生在以前那可是要诛灭九族的,连你也要一块死,你在我面前还嚣张什么呢。”

    这个时候的贺欣也是一点情面也不讲的在呵斥沈乔,仿佛昔日的友情是彻底的破灭了。

    “贺欣,你才是个大傻逼,你凭什么这样说我,你凭什么啊。”沈乔哭得厉害,“我家的事情关你屁事,你少多管闲事。”

    “贺欣,沈乔,住手。”贺臣风着实是被这一幕给震撼到了,这会儿阻挠着贺欣和沈乔的继续闹矛盾。

    贺欣还是有些畏惧于贺臣风的,他一出现,就立马停手了,沈乔也被迫拉扯开,但是对贺欣是相当的愤怒生气,“以后,你再也不是我的朋友,我们之间是永远的仇敌。”

    “谁稀罕给贪官的儿子当朋友啊,我们才不稀罕,你滚蛋吧。”贺欣也不服气,言辞里尽显对沈乔的嘲讽和讽刺。

    “贺欣,你说够了。”贺臣风试图制止她的讥讽。

    可是,贺欣虽然暂时停止了对沈乔的攻击,但两个小孩儿却好像谁都不会谦让谁,“讨厌鬼。”

    沈乔骂骂咧咧之后,也是立马离开了曲染的病房,仿佛是迫不及待的离开这儿,不愿意见到曲染和贺欣,这些人,沈乔是一个也不愿意见。

    李婷婷也怕沈乔太过难受,“我去看看沈乔,看他们家的佣人有没有跟着他一起回去。”

    李婷婷小心翼翼的离开,其实这个时候同样也能感受到沈乔的难过。

    可贺欣是不会向沈乔妥协的,“爸爸,我问你哦,沈乔妈妈贪污受贿的事情,是曲染报案检举的吗?”

    听闻,贺臣风有那么瞬间的哑口无言,无言以对,仿佛一时间很难以确定该怎么说才好。

    只是,贺欣却没有为难他,反而是道,“其实就算是曲染检举的,也是沈乔妈妈活该,真是不要脸,居然还敢跟我争谁对谁错,哼,以后宋彬欺负他的时候,我绝对不会帮他的。”

    恍如这一刻,她与沈乔之间的怨恨已经结下了。

    关于罗美贪污受贿,滥用职权的事情,其实虽然是某种程度上是跟曲染有关,但是很大部分原因就是因为罗美自己本身的原因,她做了太多违背良心和职务的事情。

    “你跟曲染有没有说说话,你跟她说话,或许,她很快就会醒来的。”

    贺臣风换了一个话题,这个时候曲染定然是想要听到贺欣的声音的。

    可贺欣却忽然间换了个话题,道,“如果曲染醒来了,你会娶曲染吗,曲染是不是到最后真的要成为我的后妈。”

    听闻,贺臣风在这个时候真的很想告诉贺欣,曲染是她妈,不是后妈。

    可是还不等贺欣开口说话,贺欣就打住了这个话题,“就当我没说好了……我知道答案的,但是我不想从你口中听到答案。”

    随即,贺欣也是很亲昵的离开,找借口要和李婷婷一起去家里做功课,找借口离开了。

    贺臣风好半响都是伫立在那,一动不动的态度,仿佛已经出神了。

    贺臣风视线落回曲染身上,她依然还是没有多大的动静,依然还是一动不动的躺在那儿,俨然真的没有任何醒过来的势头。

    而贺臣风现在能做的也只是等待,只是在等待的时候却还是很坚定自己的信心……

    “曲染……你快点醒来吧,别折磨我们大家了,只要你醒来,我什么都可以答应你的。”

    因为贺瑾航的死亡,曲染是在极力的疏远他,哪怕是这样的疏远,他也会承受的,只希望她能尽早起来。

    ……

    只是,让贺臣风没有失望的是,曲染终究是凭着自己强大的意志力,终是醒来了。

    虽然曲染此刻的面色是那样的不好,甚至看起来是很虚弱的样子,可是能够醒来说话,这对贺臣风而言是多么庆幸又幸运的事情。

    “臣风……”曲染醒来的这一刻,贺臣风就在眼前,他果然是寸步不离的留在她的身边的。

    贺臣风耳畔缭绕着她的声音,难以置信的看向曲染,她呢喃的声音,再加上她视线明显好像有了聚焦点,这让贺臣风好一会儿说不出话来,只有酸涩的泪水在眼底涌动。

    但是,贺臣风又不想让曲染见到自己如此的脆弱不堪,更不想让曲染知道她在昏迷的这一段时间里,他是多么的紧张和慌乱,其实也是万般担心她一睡不醒的。

    “我……好像听到贺欣的声音了,是贺欣有来过这儿吗!”曲染呢喃的开口,声音略显沙哑,分明就是大病初愈后的虚弱,她看起来面色还是惨厉的苍白。

    贺臣风没有及时回答她,只是,似乎是被曲染的清醒给惊愕到了,也有些不敢置信的上前捧着曲染的脸蛋,“真的醒来了对吧,眼睛能看到我吧。”

    否则的话,不可能那样准确无误的点他的名,这一刻,贺臣风难以表达此刻的心情,仿佛就是如此的心慌意乱,但也不可否认的是喜悦伴随而来,“你醒来了……曲染,谢谢……谢谢你能醒来……”

    她真的吓死他了。

    贺臣风眼底感动的泪水是越来越多的凝聚,他一点儿也不怕曲染取笑和嘲讽,仿佛是失而复得那般的紧紧抱牢了曲染,“谢谢,谢谢你……我知道你受了很多苦,以后不会了,绝对不会让你受苦了……”

    曲染耳畔是贺臣风哽咽颤抖的声音缭绕,她也是很被动的被贺臣风抱牢在怀中,这种感觉真的很温暖,她醒来的时候,竟然就是那样幸运的能见到他。

    良久,曲染也不敢相信自己还能醒过来,甚至原本黑暗的世界在这一刻已经变得明亮,在冒险动了手术之后,显然手术结果是很好的,毕竟,她竟然真的还能见到这个世界,还能见到贺臣风……

    曲染贴紧着贺臣风的胸膛,这一刻如擂鼓一般的心跳,犹如要震破耳膜那般的“咚咚”作响,可想而知,其实贺臣风是有多么的害怕和惊慌失措,这样行为的他,真的令曲染有不少感动的。

    “谢谢……其实该说谢谢的人是我,如果不是你的话,我可能早就不能醒来了。”

    一辈子的长眠。

    可是,贺臣风由始至终的没有放弃她,由始至终的就是要把她给唤醒。

    “不要对我谢谢,说任何感谢的话,曲染,你最清楚,我的命,是你给的。”

    当初,有谁会和贺瑾航做那样的交换条件来救他,只有曲染。

    虽然这样的苟且偷生是他不想要的,但是现在能为曲染做事,能和曲染在一起,这对他而言是上天给的恩赐。

    贺臣风和曲染依偎在一起,自从曲染动手术后的两个礼拜里,她昏迷不醒的这两个星期里,贺臣风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来的,但是却很庆幸曲染的没事,只要她没事多长时间都愿意等的。

    ——

    曲染的醒来与否,其实对于贺欣来说也是非常矛盾的。

    她有好长一段时间没见过颜雅真了,这会儿颜雅真是趁着贺臣风不在家,终于回了贺家,见到贺欣的时候,颜雅真也是喜出望外,“贺欣,你跟我回外公家吧。”

    “你到底去哪里了,为什么这么长时间都见不到你的人,你到底有没有记得你还有一个孩子,你这样整天不归家,难怪爸爸不喜欢你!”

    “我们家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你天天不见人影,爸爸又天天守在曲染的身边,我是不是真的很快就有后妈后爸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贺欣明显是有不少埋怨,她心下很是难受,“就算你不爱我,可是我想要一个完整的家,曲染对我再好,她始终不是我妈妈;你对我不好,你也始终是我妈妈……”

    说着这些话语的时候,贺欣明显情绪波动,眼泪在眼眶里打转,难受得好像不能呼吸了,“我……真的很讨厌你们,既然生下我,又不负责,我从小就没有享受过爸妈的爱,我讨厌你们……”

    “欣欣,对不起,是妈妈的错,真的对不起你,你帮妈妈好不好,妈妈现在只有你能帮我留在爸爸的身边,只有你能够让我们一家三口重新开始,以前是我不对,是我做得不够好,可是,欣欣原谅妈妈好吗,也让爸爸帮帮外公,外公的情况很不好,有可能会判无期徒刑的,外公身体本来就不好……”

    “如果真的是无期徒刑的话,他会活不下去的。”

    颜雅真明知道自己不是颜达明的女儿,但是这些年来颜达明把她当成亲生女儿对待,她也不希望颜达明有事。

    只是,她很清楚,她和曲染之间绝对不会就这么算了,就算曲染醒过来了,就算曲染的病情明显得到了控制,仿佛这正是她们两人一定要一较高下,斗个你死我活的。

    “我去求爸爸,我现在就去求爸爸帮助外公,妈妈,你告诉我,外公和沈乔的妈妈同时进监狱,是不是这一切都是曲染干的。”

    贺欣本来就很敏感,既然沈乔妈妈进监狱是跟曲染有关,似乎也会联想到外公的坐牢也是和曲染脱不了关系。甜妻热恋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