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甜妻热恋中 第四百五十章 愿意和她结婚

时间:2018-04-03作者:纳兰海映

    邓允的这番话,不仅仅是让简艺美难过,也让旁边的汤可晴听到后,心下挺难受的。

    其实,她何尝不清楚邓允的死心眼,一旦爱上了,就不会改变的。

    对于简艺美这个女人,他更多的是责任,而不是感情,也不是爱情,所以,他在和简艺美关系破裂之后,是怎样都不可能回到从前的。

    简艺美泪流满面的,很是后悔,“邓允,我错了,我知道当初是我贪心,是我不该无理取闹,你就不能给我一个机会么,我们可以重新开始的。”

    “就算你喜欢贺明汐也没关系,我可以陪着你慢慢忘记她的,毕竟,你知道贺明汐爱的人不是你,她只对那个林以然的男人有感情,你又何必这样固执着自己的感情呢。”

    简艺美这会儿是哭得伤心,随即也是抱紧了邓允,但是邓允没有任何的回应,就是伫立在那儿,一动不动的,到最后推开简艺美,“艺美,你一定可以找到比我好的,比我合适的,我们真的不合适。”

    不管是性格,还是认知,他们之间差太远了,就算勉强在一起,依然还是不可能有结果的,尤其是建立在没有感情之上的他们,更加不可能走多远的。

    汤可晴这一刻也没什么好说的了,默默地转身,开车离开……

    邓允耳畔更多的则是简艺美的哭闹声,纠缠声,不想放手的,毕竟,要找邓允这样靠谱的男人,真的很难找。

    ——

    曲染在过了手术二十四小时之后,依然没有醒来。

    贺臣风则是一直在她的身边守候的,整夜整夜的不合眼,仿佛就怕错过曲染醒来的那一刻,可终究,她还是令人失望了,并没有苏醒过来。

    贺臣风陪伴在她的身边,心下是跌宕起伏的害怕,但又似乎是很矛盾的平静,骇然又冷静着。

    “我知道你一定会醒来的,只是,现在一定很累。”

    “曲染,我们从第一次见面开始起,仿佛就注定了我们两个人是分不开的。”

    “我真的没想到,我贺臣风这一辈子会那么深切的喜欢上一个女人,甚至怎么忘也忘不掉。”

    他以前是有努力要让自己忘记她的。

    毕竟,在之前好长一段时间里,在奶奶死了之后,他好长一段时间里都不能原谅曲染的,只是,他的不原谅却不能让自己忘记曲染,仿佛潜意识里还是有她的,还是渴望着能和她破镜重圆,哪怕是付出一切代价,甚至是遭受着指责和责备,他也想要和她继续下去。

    “等你好了,我们要一起做的事情很多很多,和贺欣一起,我们三个人以后再也不分开了。”

    贺臣风此刻是抚摸着她手背的,轻轻地婆娑着,她的手指有些粗粝,分明就是在监狱里的这几年里,她受了不少苦。

    “对不起,我甚至没脸跟你说对不起,如果那时候,我能够理智点,冷静点,你就不会受这么多的委屈,这是我这一辈子的遗憾和内疚。”

    尤其,还会想到贺瑾航。

    贺臣风此时此刻的心境并不平静,诸多的想法和难受滋生,握紧曲染的手时,他的亏欠和愧疚是更加的强烈……

    多少人盼望着曲染的醒来,平平安安的醒过来,至少不能就这么让她离开了。

    她这一生,到目前为止,她过得一点儿都不好,甚至是承受了太多太多的痛苦和酸楚。

    贺臣风只想将她的后半辈子,负责起来,让她开开心心的,无忧无虑的度过余生。

    曲染却在这个时候是全然不知贺臣风心思的,她俨然植物人那般的,什么都不能思索,什么也不能做,一动不动的躺在那儿……

    这个时候,为曲染担心的人还有钟健。

    隔着探视窗口,他看到了贺臣风脸上的惊骇和痛苦,此刻和曲染脸上的平静无波,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曲染此刻是难得的平静,钟健心下也是万般的骇然和恐慌的,“如果你想要休息一会,那就歇一会吧,可是,不要让我们等太久,染,醒过来,快点醒来,真的很担心你。”

    钟健呢喃的口吻,伫立在探视窗口。

    他其实是有多么的想要此刻陪在曲染身边,但是却又很清楚,自己绝对不能唤醒曲染的,她爱的人,只有贺臣风。

    尤其,贺欣是他们的女儿,他们一家三口应该是在她醒来之后,他们终于可以团圆了吧。

    思及此,钟健的心下是怪难受的。

    他从来不是一个成人之美的人,可是现在在面对曲染的时候,在一想到曲染经历了这么多痛苦之后,钟健唯一希望的就是曲染能好好的。

    但是,钟健还是很渴望曲染到最后选择的人是他,而并非是贺臣风。

    想着这些的时候,钟健的手机铃声传来,扰乱了他的思绪,这个时候是钟曼颖的电话,“臭小子,你在哪呢,我给你的时间够充足了,我不管你现在在哪,你给我滚回来。”

    “姑姑,你又十万火急的把我召回去干什么啊,我现在什么事都没心情做,你还是暂时不要给我打电话为好。”

    听到钟曼颖的话语,钟健是非常颓丧的,仿佛一听着她的话,就是那般烦闷。

    尤其钟曼颖这个时候是非常不识趣的提起了另外一个女人,“陶橙现在回国了,正在我家,你和她见一面吧,你要是敢不回来的话,我就会去找曲染的麻烦。”

    “姑姑,你够了啊,曲染现在昏迷不醒的,你还要来闹人家,你有点良心好不好!”

    真是。

    钟健是相当生气了。

    曲染已经够可怜的,可是,他家姑姑就是如此撒泼的。

    “到底是我没良心,还是你没良心啊,我那么为你好,你居然把我的好心当驴肝肺了,陶橙是我见过最好的女孩儿,你最好对她好一点,不然,臭小子,我饶不了你,快点给我回来。”

    钟曼颖已经给最后通牒了,他要是不会来的话,她又会闹过去的。

    无奈,钟健只能挂断电话回去,但是心里是心不甘,情不愿的。

    ——

    钟健还是匆匆的回了钟曼颖家里,果然,钟曼颖口中的陶橙也在她家里。

    陶橙是个很乖巧的女孩,留学刚回国,以前和钟健家里是邻居,他们也算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只是钟健对她完全没有兴趣,仿佛自从和曲染一见钟情之后,对任何女人都瞧不上眼,仿佛任何女人都不及曲染的十万分之一。

    陶橙对钟健有感觉,甚至是暗恋了很多年,现在终于学成回国,也希望能和钟健有个好的开始。

    可是现在,钟健就是那般的恶劣,对待陶橙是直接忽略的态度。

    “臭小子,你陪橙橙聊聊天,你们也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见面了,叙叙旧,姑姑给你们去泡茶。”钟曼颖的确是一心一意撮合他们的,所以也是在找借口给他们腾出空间来。

    可显然钟健是不给面子,始终一副冷漠脸,看起来就是对陶橙很嫌弃,很讨厌……

    “小子,你对陶橙态度好点,要是伤到了人家,我不会放过你,我就只能拿曲染开刀。”

    钟曼颖知道曲染在钟健心底的重要性,因此处处是以她作为威胁。

    钟健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别人威胁他,哪怕是他的姑姑也不行,立马呛声,当着陶橙的面上,就立马发威了,“我现在不管做什么都是伤到她的,因为我不喜欢她,不喜欢自然就不会好好对待,姑姑,你逼我也没用,我对她没感觉的,你硬塞给我的话,好啊,可以啊,没问题啊,只要她以后能够经受得住独守空房的滋味,你让她嫁过来,我没意见的。”

    其实,钟健很清楚自己毕竟是豪门的人,既然是这样的人,免不了要承受着“商业联姻”的担子,既然如此,谁嫁给他都无所谓。

    陶橙一听,面色发红,她不是不知道钟健现在有喜欢的女人,只是,还是有些不死心的,毕竟她爱了钟健好多好多年,可偏偏钟健就是对她十万分的冷漠。

    “你,兔崽子,你胡说什么,道歉,快点跟陶橙道歉。”

    钟曼颖这一刻是很着急的,夹在钟健很是为难,尤其也连连的跟陶橙说抱歉,“橙橙,你别听他胡说八道,这小子偶尔就是喜欢抽风,你别跟他较真啊,既然都是快要结婚的人,多包容这个臭小子,他长不大的。”

    钟曼颖在和陶橙一顿好话之后,紧揪着钟健的后背,“死小孩,给我老实点,你真以为我跟你闹着玩呢。”

    “你不会想要我整死曲染吧,就算她有贺臣风保护着,我也有办法让她死得很难看。”钟曼颖就是如此吃定这话钟健,知道他有软肋,所以,现在是相当的有信心一定可以让陶橙和钟健在一起。

    但是钟健也有他的想法,“结婚是吧,好啊,马上结,立马结,只要让我结婚了,以后你就不会烦着我了吧。”

    “我答应结婚,我什么都答应你就是。”

    钟健烦透了,也是一心一意不希望曲染有任何的闪失,就算他们都能保护好曲染,但只要钟曼颖去一趟曲染那儿,冷嘲热讽一番,她的心情就会很低落很难受的,这样的难受,钟健不要她去承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