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甜妻热恋中 第四百四十八章 时髦女郎

时间:2018-04-02作者:纳兰海映

    贺臣风虽然是隔着很近的距离看向曲染,可是忽然间觉得她很远。

    尤其,曲染面容上是那样的苍白虚弱,她一定是在手术台上经历了不少痛苦。

    “对不起,让你受苦了。”他呢喃的口吻里倾注了满满的担心和难受,可是现在仿佛不管他说什么,曲染也听不见。

    而贺臣风似乎也只有在曲染听不见的时候,他才能敞开心扉的说着,“我最近在想……如果当初我真的不计入你和单宇阳之间的事情,你现在和单宇阳是不是能没那么多辛苦和艰难,至少……不会坐牢吧。”

    想到曲染坐牢的事,想着他们家的贺欣就这样在监狱里出生,再想着曲染背负着这样大的身体病痛在监狱里熬了四五年的时间,想着这些,贺臣风心底的难受是更加的剧烈了。

    但是,不管怎样,不管曲染什么时候醒过来,贺臣风就是不会放弃她的,一定要让她好好的醒来,以后的人生,他要让曲染过得好好的。

    只是,贺臣风不是没有想过自己一旦要和曲染在一起的话,因为贺瑾航的缘故,曲染一定会很难过,也会很煎熬的,可是,他就是放弃不了她,就是那般深深地眷恋着这个女人。

    贺臣风看向曲染的眼神变得那般炽烈,那般深情,仿佛他的世界里全部被曲染给占据着,他的眼里只有这个女人的存在。

    可是,再深的感情却还是令他们分离着,甚至以后究竟有没有可能在一起,连贺臣风自己心底都没有底气的。

    ——

    邓允送着汤可晴离开。

    汤可晴想着曲染的事情是格外的担心,“邓允,你说曲染会很快醒来吧,我真的很怕很怕……怕她成为植物人,永远的醒不来了。”

    她就算有这样的想法,也只能在邓允面前说出来,她不敢当着贺臣风的面上说,毕竟,贺臣风现在是最担心,最恐慌的人,她要是说这些的话,定然会引发贺臣风的恐惧和害怕。

    “不会的,别说这些,我们要相信曲染的。”邓允很坚定,仿佛在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之后,对曲染是越发的坚定不移的信赖了。

    听闻,虽然能让汤可晴减少一点点担心,但还是犹如心上有厚茧般紧紧地在束缚着她。

    只是,这个话题忽然间说的就是太沉重了,以至于汤可晴只能转移话题,可是,汤可晴却不知不觉中就转移到了邓允和贺明汐身上了。

    “你和贺明汐最近怎样?”

    应该和好了吧。

    但是,又很怕从邓允口中听到他们和好的事实,她现在这种心思已经是越来越明显了,越发的让汤可晴明白自己的心思了。

    她竟然在兜兜转转中,喜欢上了自己的男闺蜜,这种感情,真的很可怕。

    尤其对于邓允而言,要是让邓允知道她的心意的话,汤可晴倍感她和邓允之间的友情肯定会戛然而止的。

    邓允在听到“贺明汐”名字的时候,也是有不少情绪滋生的,“不可能和好的吧,她的心里永远是藏着林以然的,可能没有人,没有任何人能够取代林以然在她心里的位置。”

    包括他。

    就算之前邓允隐约也能觉察出贺明汐的心意,或多或少在她的心里也是有点点位置的吧,只是跟她心里的林以然一对比,这爱意就是相当的显著,一目了然了。

    “贺明汐她……她真的准备就要放弃你吗?真是个脑残,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事啊,这么好的男人不要,偏偏要对一个死了的,不能复生的男人念念不忘。”

    尤其在汤可晴看来,就算林以然因为身份的缘故,因为职业的原因,和贺明汐不得不分开那么久,但是,这并不是爱她的表现,甚至就是为了工作彻底牺牲了他与贺明汐的感情。

    这样的男人,并不值得去爱的。

    “明汐和一般女人不一样的,她一旦认定的人,就不会改变,所以,现在也只能任由着她了。”

    他尽力了。

    可是,却无能为力了。

    甚至,在邓允的心里,他可以想象到贺明汐的心思,或许他不纠缠的话,对她来说反而是一种解脱。

    这对贺明汐来说,何尝不是一件好事,只要他不去纠缠,让她安安静静的去想着念着心里的那个人……

    想到这里的时候,邓允脸上的苦涩是万般的浓郁,汤可晴却愤愤然了起来,“我真的觉得你也是脑残,怎么就会喜欢上这么一个女人呢,心里有别人的女人,一般是很难追到手的,你看那个钟健啊,其实不管是背景身世,还是长相身材,也不比贺臣风差啊!”

    “可是你看他,多么逊色!就是差了贺臣风一截啊,因为曲染不待见她啊,因为曲染的心里永远都是藏着贺臣风的,没有人能够取代,就算曲染不跟贺臣风在一起,她心里也只有贺臣风的。”

    说到这里的时候,汤可晴还真是有点儿同情邓允了,真觉得这个男人还是挺可怜的,不管多么的努力就是那样的输给了贺臣风,甚至他连较量的机会都没有,就这么直接的被曲染给打入了冷宫。

    邓允当然也知道钟健的事情,这个时候的一言不发了。

    汤可晴也沉默了,有些话憋在她的心底里,不知道要不要说才好……

    “邓允……”

    “嗯?”邓允有些疑惑的看向汤可晴,仿佛也看出了她好像是欲言又止的模样,“你有什么话就跟我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可不像是藏心事的人,你一向是有什么说什么的。”邓允补充着,他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汤可晴了,他们之间的友谊也是很长时间了。

    “我……”汤可晴艰难的吞喉,这样支支吾吾,吞吞吐吐的,真的一点儿也不像她,可是虽然在心底努力要让自己说出口,却就是怎么也说不出来,“我……我……想说,你要是和贺明汐没有结果了,你会不会接受别人?”

    会吧。

    应该要接受的吧。

    汤可晴现在心下很乱很凌乱,仿佛就是猜不透邓允的心思。

    邓允一听,眉心紧蹙,不知道汤可晴忽然间说这么一句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最近简艺美找你了?”

    “啊?”

    怎么忽然间就提到“简艺美”了,汤可晴最不愿意听到的名字就是这个女人,她简直就是把邓允给榨干了,他的全部家产都归于这个女人名下了,那个女人还敢来纠缠不清的,谁给的她胆量!

    可简艺美的确是一门心思的想要和邓允复合,也是千方百计的在找机会和邓允在一起,尤其在听说贺明汐的前男友回来了,贺明汐和邓允分开了,而曲染也是因为身子状况不好动了手术,这会儿简艺美正好找机会过来看看,也是想要亲近讨好邓允的。

    “阿允,怎么忽然间说到我了,一定是知道我要来这儿看曲染吧。”

    简艺美忽然间开口,此刻她就伫立在邓允和汤可晴不远处的地方,她正一步一步的靠近他们。

    这个时候简艺美的心思既是凌乱不堪,又是欣喜雀跃的,当刚才邓允的口中说到她的时候,至少,他并不是全然忘记她的。

    听到简艺美的声音,汤可晴顿时间皱起了眉梢,不可置信的看向简艺美。

    她以前觉得简艺美打扮起来都是挺老土的,至少看起来就是土妞一个,今天却打扮得花枝招展的性感,分明就是有备而来,口口声声是来看望曲染的,何不是想要来和邓允复合的,不然这一身的打扮又说明了什么。

    汤可晴一看就知道她的心思,立马呛,“你谁啊,你是邓允什么人,又是曲染什么人,轮得到你来看望曲染么!”

    汤可晴一开口是很伤人的,这是她的个性,她一直就是这样的脾气,对待自己不喜欢的人,从来不会和颜悦色的,尤其是简艺美这样的贱人。

    邓允虽然和简艺美没办法在一起了,就算和贺明汐没有机会,但至少也不会和简艺美复合,只是,也不想和简艺美完全撕破脸,“可晴……少说两句。”

    “我就说她了,怎么了,她这是来看望病人的穿着打扮吗,你看看她这穿着,根本就像是酒店里的应召女郎,真是时髦啊。”

    汤可晴从头至尾鄙夷的打量她,眼神里就是充斥着深深的戏谑和奚落,她对待简艺美的问题上,汤可晴可是不含糊的。

    简艺美一听,自然心下怒火中烧般的旺盛,但介于有邓允在场,就算再怎么不服气,她也忍了,“可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是真的很担心曲染,曲染是我们大家的朋友,我们都不希望她出事的……”

    “够了,别再这儿假惺惺的,你也别乌鸦嘴的在这儿乱说话,曲染不会有事的,她好端端的能有什么事啊,就你这样坏心肠的女人希望她出事吧。”

    简艺美这张尖酸刻薄的脸,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现在在汤可晴看来,是更加的讨厌简艺美这个贱人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