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甜妻热恋中 第四百四十七章 心疼不舍得

时间:2018-04-02作者:纳兰海映

    曲染在大家的关心和加油之下,被推入了手术台,她耳畔有关于贺臣风那句“我爱你”,依然还是缭绕于耳,很庆幸,也很幸运。

    其实,曲染在这个时候是非常满足的,害怕,但又不害怕;毕竟,她有这么多人关心着她,爱护着她,守候着她,这就足够了,就算真的会死在手术台上,或者在手术台上一睡不醒的成为植物人,她都值了,活得值得的。

    有贺臣风和钟健那样一心一意的爱着的她,护着她;

    有汤可晴和邓允这样的生死之交,理解着她,了解着她;

    她这样的人生何尝不也是完美的。

    尤其,虽然没有在动手术之前见上一面贺欣,但是知道贺欣是她的孩子,知道这个小家伙还好端端活着的时候,她真还是幸运的,她的孩子并没有死。

    此时此刻,曲染是闭上眼睛的,等候着命运的安排,不管能不能好,能不能醒来,一切都算是圆满的,她满足了,很知足了,只是唯一的遗憾是没能找到曲静。

    ……

    贺臣风和钟健他们在外头等候着,他们这样纹丝不动的守候着,看似平静的面庞上其实是很凌乱不安的,就怕曲染真的出事,毕竟她现在的情况很危险。

    汤可晴这个时候是最不能控制自己情绪的,她心里很乱,就算想要努力保持冷静,努力往好的方向着想,但心底一点儿也不害怕。

    “邓允,曲染不会有事吧。”

    “我心里怎么就这么慌乱呢,从来没有过的慌乱,总觉得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怎么办,我好难受……”

    她快要难受得不能呼吸了。

    汤可晴这会儿功夫是紧紧地抚着胸口处,剧烈的泛疼和难受,歇斯底里而来。

    邓允也知道汤可晴很敏感,也是因为担心曲染才会说出这样的话,“别担心,曲染不会有事的,吉人天相,她会好起来的。”

    邓允很坚定。

    仿佛,他就是很信任贺臣风的,就算是曲染有一点点闪失,贺臣风也不会允许。

    只是现在的贺臣风没把握,他同样是慌乱如麻的,倒是钟健,立马阻挠汤可晴继续说下去,“乌鸦嘴,打住吧你,不要胡言乱语的,曲染怎么可能有事,就算有事,我们也会替她摆平,所以现在我们能做的就是等,等着曲染出来,她会好好的,不要给她泄气。”

    钟健的话语到最后是越来越低沉,越是低沉,仿佛越能觉察到来自于这帮人沉甸甸的心思,一个个其实都是万般担心的。

    尤其贺臣风,其实贺臣风不是没有想过应该是要带贺欣来看望曲染的,但是,就是因为在见了贺欣之后,曲染反而会没那么多遗憾的,义无反顾的离开……

    所以,他终究还是让贺欣没来医院里看望曲染。

    钟健此刻在回廊里走来走去,明明就是不安紧张到了极点,嘴巴却还是那样的嘴硬。

    汤可晴也被他给转得头晕目眩,本来就心情不好的她,被转得更加难受,“喂,能不能不要走了,好烦啊。”

    钟健被嫌弃的时候,也只能抱歉的开口,“我去吸烟区抽根烟。”

    他找借口离开。

    他看起来就是很疲惫乏力的模样。

    “邓允,你有烟吗,借我也抽一根呗。”汤可晴没有抽烟的习惯,可是现在太过慌乱,太过紧张,以至于好像就需要一定的东西来解压,疏解内心的痛和烦。

    “邓允……”

    “抽什么烟,等着,就在这儿等着就行。”邓允不允许她抽,他们三个人一起好朋友那么多年,其实不管是烟酒,还是其他方面,都是很节制的。

    “我很怕,我真的很怕,从来没有这么害怕过。”汤可晴这个时候惊恐到了极点,而她的害怕也促使她更加的后悔懊恼当初因为贺瑾航的关系,她和曲染之间的姐妹情谊画上句点,她竟然有那么长的时间里都不在乎,不紧张曲染,甚至是憎恨曲染的。

    邓允上前,握紧她的手,“别怕,曲染不是胆小的人,你也不是,我们都不是,所以,很快就会好起来,不要胡思乱想。”

    贺臣风倚靠在墙上,他看起来其实就是紧张的,只是只能坚定着自己的想法——曲染不可能出事。

    可是,数小时的手术之后,曲染还没有出来,手术室的灯似乎也没有灭灯的迹象。

    他不是不知道这次手术的复杂性,也不是不清楚这次手术的难度,风险很大,一不小心,曲染就会离开他们的,也难怪汤可晴会这么紧张。

    只是,终究,手术室的灯灭了。

    主刀教授出来,在数小时手术后,他显得很疲惫,“贺先生,我们尽力了,该做的都做了,曲染小姐虽然没有当场死亡,但是脑部在手术之后可能需要一定的时间,不确定多久能醒过来,但是,一旦醒过来,愈合的可能性就很大。”

    “所以,整体而言,手术还算是很成功的,接下来的时间里就要靠曲染小姐自己的意志力了。”

    教授还算是满意这个手术的,只是,这个手术唯一不成功的地方就是曲染接下来的状态,是需要多长时间去恢复的。

    听到他的这个说法,贺臣风良久没能说出话来,良久喉间是硬生生的疼,似乎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而,汤可晴却被这样的消息给震慑到了,即刻询问教授,“你说曲染没有醒来,也不知道以后什么时候能够醒来,这是什么意思……”

    汤可晴几乎不敢继续往下想。

    汤可晴也是一瞬不瞬的盯着教授,一瞬不瞬的渴望得到这个答案。

    “这可能就是临床上的植物人吗?”

    不是的。

    一定不是。

    汤可晴在情不自禁间说出这样一个答案的时候,她瞬间浑身上下毛骨悚然的害怕,仿佛有偌大的沉重压得她透不过气,而动手术的教授这个时候也是点了点头,表示,“可以这样说。”

    “不过,我们尽量还是用乐观的态度来看待曲染小姐的病情,只能说是曲染小姐的脑部需要一定时间的休息和休养才能恢复,所以这个时间有可能比植物人更短,有可能一星期,有可能一个月,就会醒,当然也以后可能是一年,五年……甚至十年……乃至终身都不可能醒。”

    虽然教授不想说这番话,但还是需要他们去面对这个事实的,毕竟从一开始动手术的时候,手术的危险性就已经告知了,是很担风险的。

    “贺臣风……你说句话啊,你说曲染不会有事的,你一定还有其他办法对不对。”

    汤可晴现在才不管贺臣风心底是有多难受,她就是那样朝着贺臣风冲去,态度恶劣,相当的恶劣,仿佛就是在责备贺臣风没能给曲染安排一个好教授来治疗曲染的病情。

    其实,汤可晴又很清楚,贺臣风怎么可能拿曲染的性命当儿戏,他不可能的。

    而贺臣风虽然接受不了这个事实,但也只能在心底努力的安慰自己,至少没有死,至少还是有一口气在,至少还有希望的,“曲染会醒来的,很快,她就会醒来的,她一直就是那样一个善解人意的女人,她不可能让我们多担心的。”

    说着这些话,更像是贺臣风在给自己打气,更像是贺臣风在说服自己一定要等着曲染尽早醒来。

    邓允也安抚汤可晴的情绪,“别这样子,臣风也很难过,你这样只会给大家更大的压力。”

    “可是……”汤可晴很慌很乱,但是又知道自己很理亏,好像真的给所有的人带来不舒适感。

    “可是什么……别可是,我们现在可以进去见见曲染吗?”邓允问。

    实际上在邓允的脑海里想过无数的想法,也想过曲染真的会猝不及防的离开,然而现在的情况虽然是很糟糕透顶的,但似乎又是幸运的,起码还有一口气在,起码不是永远的离开,还是有机会醒来的。

    甚至,在邓允的想法里,他比他们更加的坚定不移,比他们更加的信任着曲染一定会在短时间内醒来的,就如贺臣风所言,她从来都不是一个会让别人担心操心的人。

    教授点点头,“你们都去见见她,跟她说说话吧,若是有醒来的迹象,她一定能听见你们的话。”

    贺臣风现在是迫不及待的要去见曲染,汤可晴也紧随其后,却被邓允给阻拦了,“你就先让贺臣风去见见曲染吧,他一定有很多很多话想对曲染说的。”

    尤其,邓允可以肯定,这个时候贺臣风去的话,是最合适不过了。

    “我……”汤可晴支支吾吾的,似乎就是不愿意让贺臣风去见曲染。

    但是,在邓允的要求之下,汤可晴也只能答应,“我先送你回去,明天一早你就过来吧,今晚让臣风陪在这儿。”

    邓允支开汤可晴,汤可晴是有不少不愿意的,却还是听从他的安排,把曲染交给贺臣风。

    贺臣风伫立在原地,明明是有不少畏惧和恐慌的,但是在见到曲染惨厉苍白的面庞时,取而代之的是心疼不舍……甜妻热恋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