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甜妻热恋中 第四百四十六章 野草不要采

时间:2018-03-30作者:纳兰海映

    此时此刻,贺明汐明明就是站在他的跟前,可是,邓允却忽然间觉得他们之间远比任何时候都要远距离,仿佛他们中间在伴随着林以然的死亡,他们是彻底的没了任何的可能。

    从贺明汐的脸上更是能准确无误的看到她的死心,或许是心底真的在林以然死后,也跟着灭亡了。

    良久,贺明汐和邓允都不说话,仿佛他们之间真的到了无法可说的地步。

    最后,也不得不是邓允妥协的离开,现在的贺明汐看似好像是很无助,很难受的,可事实上她根本不需要他。

    邓允转身的瞬间,全身心的沉甸甸,浑身上下就是那般沉重,犹如灌了铅似的沉。

    林以然的事情成了定局,就算贺明汐多么的去否认这个事实,可他已经真的不在了。

    贺明汐在邓允转身的瞬间,全然无力地躺在地上,她的身心俱裂般的疼痛,但是痛却不能做什么,仿佛什么事情都不能做了……

    ——

    虽然贺明汐的遭遇,让曲染很是难受,也是很担心她,毕竟,贺明汐作为她的上司,她是那样的关照着她,尤其加之她与邓允之间的感情,这仿佛就更加的关心贺明汐了。

    只是,一切都不容曲染去多想,马上准备就绪的手术正在等待着她。

    贺臣风也不容她多想,手术这一天,不仅仅是贺臣风来了,钟健,曲英杰,汤可晴,邓允他们都来了,仿佛就是要替她加油打气似的。

    可是,曲染反而心底压力很大,仿佛若是她不醒来的话,一定会遭到他们狠狠地责备。

    钟健是第一个说话的人,尤其他不喜欢这样沉重的气氛,即刻就开口,“等你病好了,请你吃火锅呗,没有你陪着,我都不知道自己有多长时间没去吃吃垃圾食品了。”

    他以前可不是吃火锅类的人,甚至是嫌弃的态度,可曲染的是无辣不欢的女人,喜欢吃辣,领着他的爱好也变了。

    曲染这个时候眼睛依然还是看不见,这几天连续头痛得厉害,整个人削瘦了一圈,但是在他们面前依然还是故作坚强的。

    “等好了,就请你吃,不会忘的。”曲染回应。

    邓允也是插言了,“到时候弄个火锅派对,庆祝曲染康复。”

    听着邓允的话语,汤可晴却有意见了,“吃火锅讲究心情的,有他在,我吃不下,曲染,你看着办吧,反正有邓允就没我。”

    汤可晴对邓允忽然间就有很大意见了,连邓允都不清楚究竟是什么事得罪她了,“喂,最近我好像没得罪你吧。”

    “你已经得罪我很久了,你个没出息的家伙。”他这么好看,这么优秀,这么好的一个男人,居然会栽到贺明汐那样的女人手里,汤可晴真的不能释怀,心底已经是越来越难受得要命了。

    “汤可晴……你不要说了啊……”邓允警告她,横眉冷眼的态度,分明就是不允许她继续说下去,她无非就是在责备他去了贺明汐的公司工作,拒绝了她提供的工作岗位,一直还在心底耿耿于怀吧。

    “一起去,等到曲染手术后,我们一起庆祝。”贺臣风这个时候倒是谁也不落下,包括钟健这个家伙,仿佛对他也没了以往的敌意。

    这个时候对于贺臣风来说,没有事情能比曲染的事情更重要,更坚定。

    曲染也不敢说明自己此刻是有多害怕,反而是像要安抚他们似的,很坚定的,“都等我出来吧,这段时间……我让你们担心了……”

    她的事情让他们所有的人都在担心着,牵挂着,一想到这儿,曲染便很内疚。

    汤可晴上前紧紧地握住她的手,牢牢地,像是在传递力量似的,“不要怕,就当做是睡一觉,睡觉就醒来了,醒来之后你就可以看到我们了……”

    “嗯,我一点都不怕,放心吧,不管怎样,我都会努力醒来的。”

    她经历了那么多事情,还有什么事是她跨不过的。

    可是,如今,还是会很容易的想到贺瑾航。

    其实,和贺瑾航的性命比起来,她算是赚到了,她真的算是赚到了,多活了那么多年。

    实际上,在当年贺瑾航离开的时候,她就应该也要走的,毕竟根本就没有脸面活着。

    汤可晴也继续提醒,“你和贺臣风就没有什么说的么,要不要我们回避一下啊。”

    汤可晴依然还是看好贺臣风和曲染的,别说他们之间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光凭如今得知贺欣是他们的女儿,就凭这一点,看在孩子的份上,他们也应该在一起的。

    只是,这会儿,钟健是有意见了,“喂,你搞错了吧,现在曲染的男友是我,是我耶!凭什么贺臣风有资格和她单独谈谈,我们就要避开啊。”

    他才算是正牌男友好不好!

    再看看贺臣风,最近显然就是太过为曲染的事情担心操心了,他看起来面色并不是那么的好,甚至面颊上充满了疲惫沧桑感,恍如一夜之间就苍老了……

    钟健继续说,“汤可晴,你搞清楚点,我是正牌,他呢,是野草,路边的野草。”

    路边的野草,曲染是不可以采的。

    钟健的寓意是相当明显。

    曲染一听,这会儿气氛是真正的活跃了,“钟健,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搞笑!就算想要逗我笑,也不是现在啊,我等会是要上手术台的人,万一在手术台上笑,你让医生和护士怎么想我啊。”

    说不定把她当成是怪物看待呢,毕竟,有哪个患者在接受手术的时候会发笑的。

    可是,现在她就是有点儿想笑,看不出钟健还这么幽默。

    “本来就是啊,女人不可以采野草,就好像男人不可以采野花一样,就是这么简单的事。”钟健说得是头头是道,在手术室门口,一行人等就是这样围绕着曲染,说说笑笑,故意都在缓解气氛的沉重。

    然而,唯独贺臣风怎么也说不出口,有些话就是说不出来,此时此刻不苟言笑,一本正经的他看起来就是很紧张,很慌乱的,仿佛就是害怕失去曲染。

    “贺臣风,你说个话啊,别像个木头似的,其实这个时候,曲染最希望听到的就是你的话,你说几句吧。”钟健还是把机会让给贺臣风。

    其实,钟健心底还是很清楚的,曲染不爱他,充其量就是把他当成好朋友对待。

    她的心里真正爱的人,可能永远就是贺臣风,到死都不会改变的。

    贺臣风吞了吞喉,心下是焦灼的,但还是只能极力的掩饰,“染染,不会有事的,放松吧,不管怎样,我不会让你出事,所以,不要给自己有任何的压力,就算你暂时可能醒不过来,我也会想尽一切办法让你醒来,相信我。”

    没有任何“爱语”的表达,还以为他会说一些情情爱爱的话,可是,却只是一个保证,只是一个很坚定的承诺,要让曲染醒过来,无论多久,无论多难,都要她醒着。

    听到这里,曲染反而有更加沉重的包袱了……

    “如果我醒不过来的话……”她不希望强求,也不希望让他们担心。

    只是这样的话,曲染根本就没有机会说出口,这个时候钟健硬生生的打断,“对,贺臣风说得没错,我们会让你醒来的,所以不要着急,不要慌,我还想着让你当我钟健的新娘,就算我和贺臣风以后还是要竞争,我会和他竞争到底,绝对不会退缩的。”

    听闻,曲染心底慌乱四起,跌宕起伏的难受着。

    汤可晴听着他们的话,还真是替曲染感到高兴,“看吧,这两个家伙都不赖的,所以你赶紧给我好起来,当谁的新娘都好,跟谁在一起我都支持你,唯独就只有一个要求,活着,曲染,一定要活下来,不可以放弃。”

    等到曲染醒来之后,痊愈康复之后,她才能跟曲染说说她的心思,她最近的心思变得很奇怪,竟然会吃邓允的醋,这样的问题,是汤可晴之前想都不敢想象的问题,可偏生就是发生在她的身上了。

    纵然汤可晴想要和曲染分享她的心情,但是考虑到曲染的状况,只能闷在心底里。

    曲染此时此刻眼底已经染了泪珠,泪水就这样不知不觉的滑落了,是感动的泪水,也是满满的感激和幸福,她的身边有这么一帮人,当真是她前世修来的福气,以至于才会拥有到他们。

    她不会让他们失望的。

    为了他们的担心和牵挂,曲染也会振作起来。

    贺臣风紧紧地握着她的手,无尽温暖着她的掌心,仿佛就是那般的给予曲染深深的力量。

    “我爱你。”他终于呢喃的开口,就算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贺臣风也开口表达了自己的爱语。

    曲染并没有做出任何的回复,就算是同样的感受,同样深深的爱着他,可是有钟健在,不可以给钟健难堪的,心下是怀揣着深深的感动进去手术室的,在医生和护士都在做着相关准备的时候,她是害怕的,也是坚强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