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甜妻热恋中 第四百四十三章 迷茫又茫然

时间:2018-03-27作者:纳兰海映

    李婷婷到了监狱门口,她是左右徘徊的。

    原本想要见到宫耀的,可是这会儿功夫竟然怎么也挪不动步伐了……

    贺欣也陪着李婷婷一起而来,“走,我陪你去见你爸爸,不要怕,有什么想说的通通说出来,只要心底痛快就行,尤其对待这样的混蛋没什么客气可讲的。”

    站在贺欣的角度,她一定会狠狠地谩骂宫耀的。

    可是,李婷婷却眼底染泪,仿佛对宫耀是责备也不是,同情也不是,分明是左右为难的。

    “贺欣,你让婷婷自己进去见她爸爸,你不要从中凑热闹。”

    贺臣风也不希望自己的女儿去坏事,毕竟现在就算宫耀再坏再差劲,他也是李婷婷的爸爸,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贺臣风轻轻地拍着李婷婷的肩膀,像是在鼓励她似的,“你进去见见你爸爸吧,不要哭,也不要责备,婷婷已经长大了,是大孩子了,所以,有些事情就算我们不谅解,也宽容的去原谅好不好?”

    虽然宫耀真的是害了很多人,做了很多错事,但若是往后能够改过自新的话,还是可以重新开始的。

    “叔叔……我……”李婷婷有话要说的,可是话语却哽在喉间,眼泪不知不觉的流淌出来,“叔叔,我爸爸是不是真的会判死刑?”

    “死刑就是会死吗,一定要死吗?”

    这个时候,“死亡”两个字眼对于李婷婷而言是很沉重的。

    “婷婷,你去劝爸爸配合警方调查吧,这样的话,叔叔可以帮他的,至少可以不用死。”

    实际上此刻,贺臣风也是需要李婷婷前来当说客的,毕竟有时候一看到自己的女儿,有些事情就会变得不一样了。

    李婷婷像是听懂了那般的点了点头,仿佛潜意识里很清楚贺欣的爸爸是很有权力的,若是能够帮助她爸爸的话,死刑的可能就会解除。

    “对,我爸爸一定会帮你爸爸的,你不要难过了。”贺欣也安抚着可怜巴巴的李婷婷。

    李婷婷从来就是很胆小的,其实不敢进去监狱里的,但是只要想到宫耀,还是忍不住要见见他,恍如不管多坏,他就是自己的爸爸。

    这一刻,宫耀则是在终于等到李婷婷来见他的时候,脸上终于泛出了一丝丝的喜悦,“婷婷,你总算来了……婷婷……谢谢你,爸爸真的好感动,也很激动,你居然还能来见见爸爸。”

    甚至,宫耀已经不敢置信李婷婷还会愿意来见他,毕竟,他又再次的坐牢了。

    李婷婷不说话,但也没有抗拒,坐在他的对面,眼底染泪。

    越是李婷婷看上去好像楚楚可怜的模样,越让宫耀是那般的后悔,“对不起,婷婷,是爸爸对不起你,爸爸该死,爸爸真的这一辈子都没脸见你了,可是,婷婷,你相信我,你是爸爸在这个世界上最爱最舍不得的人……”

    然而,就算舍不得,也必须舍得了。

    他或许真的会判处死刑的。

    其实或许死刑对他来说反而是一种解脱,至少不比无期徒刑来得漫长折磨人,但是,这一刻的宫耀宁愿备受着折磨和痛苦,也希望自己能够偶尔的见一见李婷婷。

    “婷婷,你原谅爸爸好吗,爸爸错了,爸爸对你不起,但是我很爱你……”

    说出“爱你”的话,实际上宫耀也是无地自容的,一想到自己是那般的欠抽,他愧对李婷婷。

    “贺叔叔说会帮你的,只要你配合警方的调查,你就可能不要判死刑了,爸爸,你就配合他们吧,我不想你死,我虽然很恨你,但是我也很爱你,很想你,不要走……求你不要走……”

    一想到宫耀未来有一天彻底的消失不见,李婷婷的世界就是那样的窒息感沉沉的压制而来。

    “对不起……”

    无数个“对不起”绕在宫耀的嘴边,眼泪也是决堤般的流淌,仿佛很清楚自己是多么的愧对自己的女儿。

    可是,就算他不是个称职的爸爸,就算他从来没有为李婷婷做过什么,然而他的女儿却依然还是有情有义的,仍旧还是深爱着他。

    “婷婷,对不起,可是爸爸答应你,一定会改过自新的,婷婷,等爸爸,爸爸一起团聚好吗?”

    若是不判死刑的话,只要有一口气喘息着,宫耀在这个时候倒是非常的坚定,仿佛真的要为女儿好好的活着,以后要为李婷婷做更多更多。

    李婷婷从宫耀的对桌跳下来,直奔向宫耀,就算宫耀让她失望透顶,也让她很难受,可是李婷婷的心里还是很牵挂,很想念宫耀。

    “我会等你出来的。”

    “所以,你要在里面好好表现,人家说可以减刑的。”李婷婷现在就是盼望着宫耀减刑快点出来和她团聚。

    宫耀这是紧紧地抱住女儿,前所未有的情绪和难受在一并的交织而来,痛苦沉甸甸的凝聚在胸口,若是可以重来的话,他一定不会做这些违法犯罪的时候,他一定会陪伴在自己女儿的身边,陪着她健健康康的成长。

    可偏偏,他不可以重来,就算后悔莫及,一切也来不及了。

    宫耀越是想着这些,后悔和懊恼更甚了。

    李婷婷则是哭得稀里哗啦,至极的难过,但是从这一刻开始若是有一点点减刑的可能,宫耀都要努力去争取。

    终究,宫耀还是承认了自己的错误,是故意陷害曲英杰的,甚至已经一五一十的,直指杨刚指使的,也与曲英杰自己的口供相吻合,尤其这次警方介入调查有关于利震楠的组织成员里,的确没有人认识曲英杰的。

    这一回,曲英杰也算是成功的脱险了。

    知道曲英杰成功的脱险,岳芯蕊也是偷偷摸摸而来想要看看曲英杰。

    其实,她也是很担心曲英杰的,尤其心下也是有点儿痛恨曲英杰这个家伙就是太过信任别人,就是很信任宫耀,仿佛由始至终就是把宫耀当成自家兄弟对待。

    知道曲英杰的事情有贺臣风插手,岳芯蕊也算是勉强放心,毕竟知道贺臣风一定会因为曲染的原因,竭尽一切可能的帮助曲英杰的。

    果然,这次贺臣风帮到他了。

    看着曲英杰从监狱里走出来,和贺臣风面对面的时候,岳芯蕊的步伐是后退了几步,意识里是不愿意让曲英杰发现她的。

    贺臣风的确是见到曲英杰时很开心,“回去洗个澡,换套衣服,跟我一起去见曲染吧,曲染一定是想要见到平平安安的你,她才放心动手术的。”

    曲英杰听闻,再次想到自己又让曲染和贺臣风为他的事情操心了,满心的亏欠和内疚,“贺少,抱歉,也谢谢,我现在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每次有危险的时候,都是你在帮我……真的很感谢你……”

    “跟我就别客气,如果真要感谢我的话,就帮我安抚一下曲染的情绪吧,这一次是无法避免的必须要动手术了,让她放松心情吧。”

    贺臣风每每说到曲染动手术的事情,他其实是很害怕的,甚至比谁都害怕和惶恐,也只有在曲英杰的面前,或许是真的把他当成了自己的亲弟弟一样的对待,以至于全部的情绪都能够表现出来,“英杰……你说曲染……不会有事的吧……”

    说完之后,贺臣风似乎意识到自己好像糗大了,他从来不会这样的口吻询问任何人,可是现在的他,就像是六神无主,失去方向,迷茫茫然的人,他不确定曲染的意志力到底有多强大,也不确定自己在面对有些事情的时候够不够坚强。

    万一真的……出事了。

    贺臣风可以想象到自己未必有足够的心理准备去迎接,去接受。

    毕竟,哪怕是直到这一刻,贺臣风依然还是会想着手术不可能有任何的风险性,就算有风险,也一定会让曲染挺过来的。

    “不会的,贺少,曲染那样的女人,你知道的,意志力很强,尤其知道你为她担心的话,她不会有事的,她其实这一辈子最讨厌的事情就是麻烦别人,让别人伤心难过,所以,你担心的事情不会发生的。”

    曲英杰很笃定。

    万般的笃定。

    不知道究竟是因为真的有这么足够的信心,还是因为太害怕了,所以必须用言语来伪装。

    曲英杰也在抬眸之际,不小心的瞅到了岳芯蕊的身影。

    岳芯蕊与曲英杰四目相视的刹那,她也是很惊讶的,万般的惊愕,尤其是曲英杰,仿佛完全没料到岳芯蕊会出现在这儿。

    “芯蕊……”曲英杰没有停留半会,是立马的趋近岳芯蕊的方向。

    岳芯蕊却是在意识到自己的到来被曝光了之后,急急忙忙的转身就走,却被曲英杰火速的步伐给追上,“芯蕊,别走……”

    “芯蕊,你是关心我,怕我坐牢才会来的吗?”她肯定是的。

    曲英杰实际上是有肯定答案的,可却希望能从岳芯蕊自己的嘴里说出口,始终还是渴望着和岳芯蕊能够和好如初,即便是不能和好,至少也不能就这样像陌生人一样的相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