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甜妻热恋中 第四百四十章 没有人可以取而代之

时间:2018-03-25作者:纳兰海映

    然而,林以然活不下去是事实,身上的枪伤倒是不要紧,有防弹衣护着,但是后脑勺处直接被击中,当场就是毙命的。

    “抱歉,我们尽力了,脑部中枪,击中命脉,抢救的可能性本来就很小……”

    医生此刻也是哀戚的汇报着情况,宣布着死亡的时间,贺明汐却已经听不下去了,“不,不会的,他不会死的。”

    他们都在说谎。

    他们一个个就想着把她和林以然分开吧。

    贺明汐已经匆匆步入了林以然的身边,白布之下的他走得一点儿也不安详,终究是因为就算是报仇了,可是和杰森之间的恩怨没有了。

    “林以然,起来,我叫你起来啊,你算什么男人,你说话啊,几年前是这样悄无声息的失踪,现在又跟几年前一样默默不语的躺在这儿,我不相信,我真的一点儿也不相信你会走。”

    他的命那么硬朗,即便是飞机失事也没能夺走他的命,怎么一眨眼的功夫,他就永远的离开了。

    贺明汐紧紧抱住林以然冷却的身体,那般不舍得,那般的令她痛苦难受,“起来,林以然,我不会让你死的,你也不可以这么没有责任心的离开我,你快点醒过来,不要捉弄我了,我不会信的,我一个字也不会信的。”

    邓允看着贺明汐失控的歇斯底里,停尸房里充斥着贺明汐尖锐失控的声音,她看起来的确是不好到了极点,被林以然的死亡讯息给沉甸甸的笼罩着,浑身上下包裹着令她窒息的难受。

    “明汐,节哀顺变吧,别这样……”邓允轻声的安抚,他当然明白贺明汐这个时候是不能被安慰到的,至少很长一段时间,她都会陷入这样的悲痛欲绝里不能自拔。

    可是,邓允是打心底里的希望贺明汐能够面对事实,毕竟,这一次是很明显的,林以然一去不复返了。

    “不要在这儿说这些话,邓允,你不要说节哀顺变,他没有死的……他不会死的,因为舍不得,他肯定是舍不得我的……不要跟我玩了,林以然,你醒来好不好?我知道你是在骗我的。”

    贺明汐握紧他冰冷的手背,那样缠黏的贴紧着他的手,“你以前说过的,我们要结婚,我们要生孩子,我们更要白头到老的,这些事情你一件都没有跟我做,怎么就可以离开……”

    她不允许。

    绝不允许。

    只是,贺明汐的世界其实是陷入了困境和深渊里那般,明知道眼前的林以然已经走了,却不敢去相信,也不能去承认,泪水疯狂的流淌,眼泪是止不住的滑落,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为什么……

    “林以然,你给我起来啊,说说话好不好,告诉我你很好,你不会死,你会陪着我到老的……”

    这话说出口之后,贺明汐这才意识到自己是多么的无知又残忍,“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是我坏了事……我该怎么办,林以然,你告诉我,我要怎么做你才能原谅我;要怎么做你才会醒过来?”

    贺明汐的世界是天旋地转的崩裂了,彻底的毁灭崩塌了,仿佛窒息的令她透不过气来,仿佛她也是宁愿跟着林以然一起离开的,到最后,贺明汐哭得伤心欲绝,承受不了这样的打击,终究还是昏厥了,她似乎就是无法去面对这样一个结果,尤其这个结果或多或少就是跟她有关的。

    她不报警的话,事情有没有可能不是这么复杂,或许林以然可能还不会死。

    邓允接住她的身子,难以置信的恐慌,“明汐,明汐,你醒醒……你快点醒醒……”

    邓允拍着她的脸颊两侧,可贺明汐已经是不省人事了,仿佛就是什么也听不见,什么也不想听见了,尤其若是要去面对林以然的死,她想要长睡不起。

    ——

    贺臣风也在得知林以然竟然真的单枪匹马的除掉了这个大毒枭,而他自己也是被夺走了生命,可想而知现在贺明汐是有多么的痛苦不堪,无法承受这个事实。

    在贺明汐的病房里,是邓允守候在她的身边,邓允的确是对她不离不弃的,不管贺明汐做了多少对不起他的事情,终究还是一心一意的和她在一起。

    “没想到林以然做事就是这么的决绝,他和贺明汐难怪是这么相爱,毕竟性子太相似了。”

    贺臣风此时此刻也是很惋惜着林以然的去世,作为贺明汐的亲人,贺臣风也是很礼貌的对着林以然已然冰冷的身子致敬,毕竟是一个很值得尊敬的好警察,就算对贺明汐不起,但毫无疑问的也是因为工作性质的缘故,只能放弃贺明汐。

    邓允也是在这个时候和贺臣风一起安安静静的凝视着林以然的遗体,他在林以然面前也是尊敬的,怀中无比崇敬的心情,不得不去承认这样一个人格高尚的人是值得多少缅怀的。

    贺臣风继续说着,“接下来可能你要好长一段时间才能陪着贺明汐熬出这个困境,她很死心眼,也可能会伤及到你,但是,别跟她计较,她肯定不是故意伤害你的,只是,她太伤心了。”

    毕竟,林以然这个男人在她的心里就是那样的念念不忘。

    可是,这一刻的邓允倒是犯愁了,似乎也是没了信心帮助贺明汐拂去她心底的伤痛和煎熬。

    有关于她与林以然的过去,俨然就是任何人介入不了的,仿佛这个男人永远的藏在她的心底,没有一个人可以取而代之的。

    ……

    贺明汐醒来之后,她的神色恍惚,脑袋是沉甸甸的疼,仿佛始终是避开林以然已经死亡的消息,她甚至不敢去面对那一具冷冰冰的身体。

    在贺明汐清醒之后,她是直接的去了以前林以然住的酒店里,邓允是紧随其后,不确定贺明汐到底是要去哪里,“明汐,你要去哪?我陪你。”

    “不要,别跟着我,我要去林以然的酒店等他,他会回来见我的,一旦想到我在等着他的话,他肯定会舍不得离开的。”

    这个时候的贺明汐俨然是越来越疯癫那般的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她逃避的不能去面对林以然真的已经死亡的消息。

    邓允知道现在他所说的话或许是一定程度上的残忍,但是却必须让贺明汐清醒过来,“明汐,别这样,人死不能复生,你这样难过痛苦只会让林以然走得不安心,你就让他安安心心的离开吧……”

    邓允的话也是立马换来了贺明汐抗议,“你说什么……你胡说八道什么,我知道你什么意思,邓允,你给我听好了,以后你再也不要在我身边绕来绕去了,我不会接受你的,这一辈子我都不可能爱上你,你给我走,马上走。”

    “我要去找林以然,我立刻就去,我知道他不会死的,他一定不会死,你不许在背后说他的不是,他是这个世界上唯一我爱的男人,邓允,你立马给我滚蛋。”

    贺明汐说话的时候简直就是已经口不择言了,分明就是很清楚的知道林以然已经离开了,这一次是彻底的离开了她,但是,却无从接受,无从面对。

    邓允也不会计较她这些言语,反倒是更加的心疼着贺明汐,“明汐,不要这样,我知道你心里难过,可是……接下来的日子还是要过的,林以然天上有知,肯定是希望你好好的生活,而不是这样颓丧难过。”

    “邓允……你走……你给我滚蛋……我真的不会跟你在一起的,绝对不会和你在一起……”贺明汐是非常的恼火,推拒着邓允,邓允是被动的任由着她推搡,眼底也有不少心疼之意,他宁愿现在贺明汐全部的伤痛和难受都由他来背负,也不希望贺明汐这个时候哭到伤心欲绝那般。

    “林以然和我是一定会在一起的,一定会在一起的……可是,这个混蛋怎么可以这样对我啊。”

    贺明汐痛苦落泪。

    邓允则是抱着贺明汐,紧紧的抱着,仿佛就是要将她心底的难受全部驱走,他现在更是无计可施的地步,“我该怎么办,明汐,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做才能让你的心下好过一点。”

    他其实是愿意承担全部痛苦的,只是偏偏就不能替贺明汐承担……

    “林以然,回来好不好,求求你回来,求你了……”

    “邓允,你帮帮我,快点帮帮我,帮我把他找回来……”

    贺明汐嘶吼着,浑身上下的力气好像已经被抽空了,她失去了力量,也好像在这一刻是失去所有了,变成了一无所有的人。

    要知道,一直以来林以然就是她的全部。

    在等着他回来的过程里,不是没有恨过他,可是恨过痛过怨过之后,心底依然还是深爱着他的。

    “邓允,我罪该万死,是我把他亲手送上绝路,我自以为是为他好,其实我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在伤害他,是在给他为难,可是,我从来没有承认过自己的错误,相反总是在埋怨,痛恨……”

    她现在很后悔,也很愧疚,仿佛对林以然是那么深深的亏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