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甜妻热恋中 第四百二十九章 不可以再犯错了!

时间:2018-03-13作者:纳兰海映

    曲染听着贺欣的话语,是真的有被感动到的,尤其是她今天的言行举止,分明就是非常的不错了。

    若是以前的贺欣,一定会很横行霸道的呵斥她,数落她的,大概终究是因为她还是某种程度上很同情曲染的吧。

    良久,曲染抱着贺欣,她不说话,仿佛就是在很静静地享受着这一刻与贺欣的拥抱,能和自己的女儿这么的拥抱,靠近,这对曲染而言,已经是莫大的荣幸和庆幸了。

    ……

    贺欣在离开曲染的病房后,去了学校念书,心情也是沉甸甸的,总觉得曲染说话的时候很怪异,行为也是很古怪的。

    这个时候,贺欣便忍不住问李婷婷。

    “李婷婷,你姑姑平时说话会阴阳怪气吗,我总觉得今天的她明明就是有不少话要对我说的,可是,好像又不敢说,真是奇怪极了。”

    贺欣一边说着,一边略显颓丧得坐在操场边缘,和李婷婷一样在默默的看着远方。

    随即,见李婷婷没有立马回复她,贺欣便也忍不住的和李婷婷同一个视线望向不远处,那儿是空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你在看什么呀!”贺欣不解,“明明什么都没有的,难道你是想出去了吗?不如,我们爬围墙出去吧……我一点儿也不喜欢读书,总觉得一点意义都没有。”

    贺欣双手托腮状,看起来是相当烦恼的。

    “爬围墙干嘛呀,到时候又要叫我妈来被老师训斥了,我回去肯定是免不了被妈妈打的。”李婷婷终于搭话了,想起和贺欣多次争吵闹事,最后让李芸芸来学校的后果,她当然是免不了被教训的。

    听闻,贺欣嘟了嘟嘴,“我觉得你妈有暴力倾向,你说她是不是有狂躁症啊,或者什么抑郁症之类的,这种病很麻烦的,很容易自杀……要是自杀了,李婷婷以后你就没妈妈了。”

    贺欣倒不是危言耸听,只是越说起这些事情,越觉得紧张,恐怖,此刻看向贺欣的神情就是很焦虑的。

    “我听说……沈乔他妈妈在监狱里自杀了,后来被人救活了,沈乔真的很可怜,以后我们就什么事都让着他一点,不跟他计较吧。”

    其实,贺欣还是很富有同情心的,只是有时候说起话来就是那样的歹毒。

    “贺欣,抑郁症真的会自杀吗?我妈妈就算不好,我也不想失去她。”

    “我也是,我妈其实脾气特烂,平时对我也不好,甚至偶尔还会教训我,而曲染欺负对我很好很好,可我还是喜欢我的亲妈,我接受不了曲染当我的后妈,所以,你姑姑应该不会去我家了吧。”

    贺欣很防备的看向李婷婷。

    李婷婷听到贺欣的话,立马有了排斥,“我告诉你哦,你不许说我姑姑的不好,我姑姑是全世界最好的姑姑,你要是说她的不是,我以后就真的不会再理你了。”

    李婷婷平素是个脾气很好的人,性格也很温柔柔弱的,可现在就是很坚定的在警告着贺欣。

    听闻,贺欣掠唇,“真是,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撒泼了,跟你妈学的吧。”

    “咦……李婷婷,你快看,那个人好像躲在角落里看你很久了……天哪,好像是你爸爸呢,是你亲爸爸吧。”这个时候贺欣是火眼金睛的看向不远处的地方,好像是李婷婷的爸爸宫耀。

    宫耀的确是出现在李婷婷的学校附近,他已经在这儿逗留很久了,仿佛就是想不出一个很好的办法让李婷婷出来见见他。

    闻言,李婷婷也顺着视线望去,的确是宫耀,是她爸爸。

    可是,李婷婷在看清楚的刹那,立马掉头就走,分明就是不喜欢见到他的,哪怕是隔着一定的距离见着他,心下也是恼火十足的。

    “喂,李婷婷,你不见一下你爸爸啊。”贺欣问。

    这个时候,宫耀也是趋近了,在见到李婷婷时候,神色很紧张了起来,“婷婷,婷婷……你过来,爸爸有话要跟你说,你出来见一下爸爸好不好?”

    宫耀是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李婷婷,可李婷婷仿佛是真的很恨他的,沉默寡言的掉头就走,宫耀则是在李婷婷的身后喊着,“婷婷,不要走,你听爸爸说,这段时间,我可能会要离开这儿,爸爸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来见到你,爸爸希望能好好看一看你,还有这点钱,你给你妈存着……婷婷……”

    宫耀隔着围栏对着李婷婷说着。

    贺欣伫立在原地,看向宫耀好像是很紧张,很难受的样子,也紧随李婷婷的身后,“喂,你爸爸说要给你钱呢,你和你妈的生活不是很艰苦吗,现在有钱给你,不要白不要啊,尤其还能给你的英杰爸爸减轻一点负担,为什么不拿他的钱呀。”

    贺欣说气话来就是那样小大人似的一套一套的,仿佛她就是非常的懂道理,明事理。

    李婷婷则单纯,简单很多,只是现在听着贺欣这番话,好像也是有那么一点道理的,似乎是那么一回事。

    李婷婷在这个时候也停住了脚步,侧头看向贺欣,“我……我真的可以要他的钱吗?”

    毕竟,一听到能够给她的英杰爸爸减轻负担,立马李婷婷便有了一点点动摇的想法。

    贺欣素来在有些方面绝对不肯吃亏,立马道,“这是他当爸爸该尽的责任和义务啊,这些年他都没有理你和你妈妈,也没给钱你妈妈,现在不管他给多少,你都要拿着,他是应该要给的。”

    “……”李婷婷还是有些犹豫,眼底染着泪珠,仿佛一看到宫耀就会想到她可怜的妈妈。

    “你不花他的钱,他就会给别人花,或者就是给你未来的后妈花,到时候你后妈还向你妈妈挑衅,瞧不起你妈,总之,就是一连锁不好的反应,对你和你妈妈就是不好的。你信我,收了钱一定是对的。”

    贺欣其实内心也是想要帮助李婷婷的,至少现在就是很袒护她的。

    听到这里,李婷婷抹掉眼泪,“可是,我妈妈要是不接受的话……”

    “你傻啊,藏起来,到了有需要的时候才拿出来,一定要藏好。”贺欣最会干这种事了,这个时候也是教唆着李婷婷干这样的事。

    李婷婷蹙着眉梢,仿佛贺欣说得也不是没有道理,“好吧……”

    说完,她转身,看向宫耀,“我去跟老师请个假,我在校门口等你,你把钱给我吧。”

    “但是,我们说好哦,我可以收你钱,但是你不可以伤害我妈妈和英杰爸爸,不然,我不会放过你的,以后,我也不会再理你了。”

    李婷婷这个时候倒是不错的,还能和宫耀谈条件。

    宫耀见自己的女儿竟然已经开始勉强的接受起他的钱了,心下也是异常的雀跃,仿佛可以想象到以后他只要努力赚钱,以后女儿就会越来越亲昵他。

    李婷婷伫立在校门口,隔着近距离,就这么看着宫耀,眼前这个人就是她爸爸,看起来是那样黝黑又消瘦,李婷婷眼底发酸,忍不住多看他几眼,照理说,她的胆子很小,见到这样坐过牢的人,尤其看起来还是很不善的人,一定会很害怕。

    或许,就是因为他们之间有着血浓于水的关系,李婷婷知道他不会伤害自己,才会愿意和他靠近。

    宫耀脸上也是灿烂如靥,终于露出了久违的笑容和开心,“婷婷,谢谢你,谢谢你能见爸爸,这笔钱,你拿着,以后爸爸会赚更多钱给婷婷买好吃的,买衣服,买玩具。”

    宫耀将一叠沉甸甸的钱塞入了李婷婷的书包里,李婷婷没有立马回复,只是同样近距离看着他的时候,她少了之前的抗拒,或许是他看起来很可怜的样子吧,干枯黝黑的手正在很熟练的给她的书包拉上拉链,这一举动让李婷婷眼底发酸。

    “婷婷……爸爸,不在的时候,你和妈妈要照顾好自己,爸爸一定会回来看你们的,很快的,到时候爸爸给你和妈妈买房子,买车子,以后,我们的生活就会好起来的。”

    此时此刻的宫耀信心是很足的,不过,也还是会流露出不少担忧之色,“婷婷……”

    他说着,便是眷恋不舍的抱紧了自己的女儿,第一次,如此近的,如此紧的抱紧着他的女儿,其实在这个时候,他是有很多后悔懊恼的,可仿佛一切都已经回不到从前了,他注定了没有回头路可走。

    李婷婷皱着小眉梢,抗拒的推了推他的肩膀,仿佛不太适应他的拥抱,但是抗拒的力道不似以前的强烈,反而是说起了很让宫耀难受痛苦的话语,“不要再做坏事了,要好好做人,我不想再看到你坐牢的样子,我不要看到了,你听到没有……”

    李婷婷像个大人一样的在叮嘱着宫耀,也是发自内心的不愿意宫耀再犯错。

    这番话,立马让宫耀的心底是歇斯底里的疼痛,难受得无以复加了,仿佛迅猛而来的痛楚就是那样撞击着他的心底,也让宫耀在无地自容的同时,仿佛也有了新的想法,“不会的,爸爸会好好做人,一定不会让婷婷担心了……婷婷,下次爸爸见你的时候,能不能叫我一声爸爸……”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