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甜妻热恋中 第四百二十八章 谢谢她还在

时间:2018-03-11作者:纳兰海映

    这个时候的贺欣是真的很难受,模样看起来极为楚楚可怜,尤其她一向在贺臣风面前逞能逞强的,从来不肯服输,一向就是那样的任性骄纵,可是现在听到这样的话语,贺臣风也是心里不好受。

    “爸爸,以后我听话,再也不逃学,也不会吵着闹着要我们一家三口去旅游了,只要我在想见到你们的时候就能见到你们,这样就好,所以不要离婚好吗?”

    贺欣很少会如此苦苦哀求的口吻求着贺臣风,她比较喜欢用任性叛逆的行为来引起家长的注意。

    他应该要答应她。

    这个时候心下只有一个念想,无条件的答应贺欣这个要求,毕竟,现在的贺欣看起来是可怜巴巴了。

    可是,贺臣风始终还是理智的,任由着贺欣吵吵闹闹,哭哭啼啼,心下的原则性问题是不会妥协的,毕竟,暂时贺欣与曲染之间的关系一时间恐怕得到缓解。

    “哼……我就知道你不会答应我,你这一次是铁了心肠要离开我和妈妈吧,你要是和妈妈离婚,我就会跟妈妈在一起,不会选择和你生活,我一点儿也不在乎荣华富贵。”

    她可是很有骨气的。

    说着,贺欣已经完全没想法要见曲染了,与贺臣风谈判不成功就往回走。

    贺臣风在这个时候是异常的纠结,仿佛贺欣这个态度,让她去见曲染不太合适,让她不要去见曲染也不好,毕竟答应了曲染。

    可谁知贺欣在走到一半的时候,就立马回头了,“好吧,我跟你去见曲染吧,只是,我要单独和她谈谈……”

    “贺欣。”

    “该说的话,我会说;不该说的话,我不会说,这样你满意了吧。”小家伙是很认真的态度,活像一夕之间就是这么长大了那般。

    贺臣风虽然不知道该不该信任她,最终还是决定让她们母女见上一面,毕竟,曲染现在真的很想念贺欣。

    曲染在见到贺欣的时候,虽然眼睛始终是还不见,头部也依然是剧烈的疼,但是,却仿佛只要有贺欣在身边,她心上的喜悦就能泛滥成灾般的流露出来。

    “欣欣……”曲染在唤她名字的时候,难以言喻的慌乱,声音里仿佛能清清楚楚的听到她的紧张,这是曲染在知道贺欣是她女儿之后的第一次见面,这种感觉是很奇妙的,既紧张,又很开心,强烈的恐慌来袭。

    但是,她就是想要摸一摸,碰一碰贺欣,“欣欣,能靠近一点吗?”

    曲染是迫不及待的在半空中触摸着,她挥动的双手令贺臣风心下不是滋味,这样在黑暗中摸索的模样,怪让人心疼的,以至于贺臣风的态度也是严肃的,“贺欣,你去抱一抱曲染,曲染现在眼睛不方便。”

    贺欣也听说了曲染是要准备动手术了,眼睛看不见的情况下,现在的她虽然看起来很可怜,可是贺欣有话要对她说,“爸爸,你先出去,我想和曲染单独的说说话。”

    她现在是恳求的口吻,而水汪汪的眼眸里也是倾注了执意和固执,分明就是很坚定的要求。

    曲染也提醒着贺臣风,“你出去一下吧,我也有话想跟贺欣说说。”

    贺臣风在犹豫了片刻之后,“好吧,我等会就回来。”

    他还是不放心曲染和贺欣两个人单独在一起的,毕竟贺欣的脾气不好控制,也担心贺欣的无礼会造成对曲染更大的伤害。

    只是,曲染这个时刻是很放心的,对贺欣很放心,仿佛不管她说什么都不会在意的。

    贺臣风离开后,贺欣便立马开口了,“我爸爸可真担心你,就怕我胡说八道欺负你。”

    她一边说着,也一边靠近了曲染,看向曲染的眼眸,随即,右手在曲染面前挥了挥手,果然,她真的看不见了,这个时候贺欣也是难以言喻自己的心情。

    随即,她唉声叹气的。

    “欣欣……”听到她的叹息声,曲染想要开口说话却被贺欣给打断了。

    “听说你生病了,生病了还不好好治病,怎么就这么不听话呢,快点动手术吧,动完手术,等你身体好起来的时候,可以继续给我和李婷婷,沈乔做好吃的。”

    贺欣的声音是硬声硬气的,不难听出来依然还是对曲染有不少埋怨的,但是,至少没有如贺臣风预料之中的胡说八道,果然还是有那么一点点成长了。

    “贺欣,你……你没有其他想对我说的吗?”其实,她已经做好了相当足的准备,这次见到贺欣的话,她一定会给她诸多难堪的。

    “有,当然有。”

    “你不要和我妈妈争爸爸好吗,我妈妈虽然脾气不好,也很傲娇,但是她很爱我爸爸!我知道一旦妈妈和你争的话,她肯定争不过你的。”

    “我妈好吃懒做,除了花我爸的钱,就只会梳妆打扮,就算打扮了,但还是没有曲染你漂亮,我爸爸肯定是不爱她的。”

    “可是,她再不好也是我妈妈,我不想她可怜巴巴的被抛弃,曲染,你能不能不要和我爸爸在一起呀。如果你不和我爸爸在一起的话,以后,我们就是很好的朋友,我还可以给你介绍男朋友哦。”

    贺欣这次是很难得的说好话,若是以前的脾气,一定是横冲直撞的伤到曲染。

    然而,这番话其实对于曲染而言就是比凶她更加的让她难受。

    良久,曲染说不出话来。

    哪怕,曲染明知道就算颜雅真退出这一场争夺当中,就算是颜雅真拱手将贺臣风让给她,介于以前的事情,曲染也不会答应和贺臣风在一起的。

    她和贺臣风注定是无法在一起的。

    “贺欣……我其实……是不会与颜雅真争夺你爸爸的,可是你……你以后能和我多见见面吗,我只想和你在一起。”

    说着,曲染在摸索中,抚摸到了贺欣的脸蛋,滑嫩小巧的脸蛋没入她掌心里的时候,曲染在此时是何其的颤抖不停,战战兢兢的心情里,又是那么的渴望着和贺欣多多接触在一起。

    贺欣听闻,“这算什么要求呀,我又不是你的女儿,我怎么可能多和你见面呢,我要总是和你见面的话,我妈又得装神弄鬼闹脾气了,她是个醋坛子,有时候我和我爸亲近一点,她也会吃醋的。”

    “哎,我妈是什么脾气呢,有时候我真的不了解,偶尔又会很好,偶尔又会很坏。”

    贺欣提到颜雅真的时候,其实也是有不少埋怨的。

    “不过,我和李婷婷,沈乔,会经常去你家玩的,不过,你的眼睛得快点好起来,眼睛看不见一定很糟糕吧。”贺欣的视线是那般炙热的落向曲染,“我本来来之前想好的,一定要把你给臭骂一顿,可是,当我看到你的时候,你好可怜,所以,我也希望你能快点好起来,动手术吧,人家说动手术打麻醉的一点儿都不疼。”

    “你肯定是怕疼对不对……”

    贺欣终究是心软的小丫头,就好像以前和沈乔经常闹别扭那样,虽然会争争吵吵,没个停歇的,但是,在最关键时刻,贺欣还是很袒护沈乔的。

    曲染听着贺欣的话语,果然性子真的有点儿像她,也有点儿像贺臣风,刀子嘴豆腐心,看上去好像很强悍,横行霸道,但实际上是一个心地很善良的孩子。

    曲染也是情不自禁的抱紧了贺欣,她这一刻有多少话语想要对贺欣说,但是却说不出口,仿佛怎么也是说不出口的,只能将千言万语化作这一个拥抱,是对贺欣失而复得的喜悦和开心……

    谢谢。

    谢谢她还在。

    谢谢她就算是心里不喜欢她,可依然还是没有过重的言语伤害。

    这一刻,曲染的心底仿佛在面对孩子的时候,终于是没有这么难受了,恍如恨意也缓缓地减少了,只要孩子还在其实比一切都让她心满意足。

    贺欣这个时候紧蹙了眉梢,“你抱我太紧了,你真的有那么喜欢我吗?”

    还是她想要笼络她,好和她爸爸在一起?

    只是这话贺欣也说不出口了,毕竟,好像从来没有人这么紧紧抱过她,就连她妈也没有这么亲密抱过自己。

    “欣欣,我真的很喜欢很喜欢你,很爱很爱你,以后,不要和我分开……”

    “我还是怕动手术的,万一我在手术台上再也醒不过来了,岂不是再也见不到你了,也不能像现在这样抱着你,欣欣,你一定要好好的,不管怎样,我真的很爱你。”

    曲染心下是那样渴望又迫切的想要告诉贺欣所有的事情,但是又怕她接受不了,但若是不说的话,很怕以后都没机会说。

    “感觉像是在被表白,可是表白的人却是长辈,还是个女的,很怪异哦,既然喜欢我很爱我,你就动手术吧,我爸爸今天是请我来当说客,我总要替他办点事情吧。”

    说到这里的时候,贺欣还真是没有忘记贺臣风所交代的,听到这话的时候,曲染也是有些无可奈何,没想到贺臣风已经无计可施到这个地步了,只能拜托贺欣来劝慰她动手术……甜妻热恋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