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甜妻热恋中 第四百二十七章 谁跟着他,谁幸福!

时间:2018-03-11作者:纳兰海映

    ,精彩小说免费!

    邓允和贺明汐在一起久了,当然是很清楚贺明汐的性子,嘴硬心软,口是心非,但实则就是一个很好很好的女人。

    听着刘郁美的话,的确是有那么一点道理的,只是邓允丝毫没有要离开的意思,犹豫了片刻后,还是开口了,“郁美,你觉得林以然是不是那样背着明汐和别的女人在一起的人?”

    他觉得刘郁美是最了解贺明汐的人,应该是最清楚贺明汐与林以然关系的人,毕竟,刘郁美在贺明汐身边待得时间很长久。

    刘郁美本来就是邓允的支持者,当然不可能说林以然的好话,“我觉得他们之间压根儿就是不合适的,你以为林以然是什么好东西啊,他就是个混蛋,真是,这么多年悄无声息的,忽然间回来了,还对贺总不好,我觉得这种男人,是绝对不适合贺总的……可是贺总现在就是执迷不悟的。”

    刘郁美一想到贺明汐的想法,她那样钻牛角尖的就是认定林以然依然还是和以前一样的爱着她,其实殊不知在一起的两个人都可能变心,何况他们已经分离了这么长的时间。

    听闻,邓允并没有任何喜悦之色,反而是很沉重,“其实我只希望明汐好好的,开开心心的,但是我知道林以然既然回来了,明汐和我在一起的话,她一定不会开心的。”

    邓允在说到贺明汐事情的时候,他是那样的哀伤,也是那样的认真。

    “所以,你才会和贺总分手,其实我知道你心里一定是很爱很爱贺总的,只是,为了她,选择伤害了自己。”这样的男人何其的伟大,又何其的可靠,刘郁美真的对邓允是有很好的印象,总觉这样的男人,谁跟着他,谁幸福。

    “郁美,我没你说得那么好,但我是真心希望明汐能好好的。”

    只是现在她看起来分明就是很不好。

    刘郁美进去贺明汐的公寓,继续去陪贺明汐了,邓允则是伫立在那儿,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才好,也不清楚到底该不该去找林以然,应该要去找的。

    可是,又很犹豫不决。

    毕竟,他现在属于局外人。

    想到这里,邓允的心情是沉甸甸的重,尤其又无计可施,只希望贺明汐与林以然之间能赶紧好起来,而他更希望曲染能好起来,毕竟全然现在的情况是真的很危险。

    ……

    贺臣风在曲染的要求之下,还是把贺欣带去医院见曲染。

    贺欣似乎是不愿意见她,此时此刻在车内很闹腾,“我干嘛要去见曲染啊,她是小三耶!是我妈妈的小三,我还要去见她,妈妈会生气的。”

    “贺欣,不要整天小三小三的挂嘴边,曲染从来不是我和颜雅真的小三,颜雅真才是真正的破坏者。”

    这个时候,一想到颜雅真的恶劣,贺臣风便是恨之入骨,这么多年来,原来就是她在兴风作浪的破坏着这一切。

    “什么呀,爸爸,你不要因为你喜欢曲染,就污蔑我妈妈,我妈妈平常虽然不是那么的懂事,但她毕竟是我妈妈呀,是我生我的人,你知道么,我听李婷婷说,女人生孩子很危险很辛苦的,就说我妈妈把我生下来,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

    贺欣小大人似的说得头头是道,仿佛脑子是非常清晰的。

    “颜雅真她不是……”你妈妈。

    这话,顿时间差点儿从贺臣风的口中逸出来,可是却在下一秒,贺臣风还是收敛了情绪,“总之,等会见到曲染的时候,你不要乱说话,该说的说,不该说的不说,不要惹她生气,否则,我不会放过你。”

    这个时候贺臣风也是使用“棍棒”教育了,有时候贺欣的确是需要吓唬吓唬的,否则她就是无法无天的态度。

    果然,贺欣是不服气的,“哼,我不会说话,等会我想说什么就说什么,谁让你要我来的,我本来就不想来啊。”

    贺欣说得倍感自己很有理,一副傲娇的样儿,贺臣风气得不轻,但也无奈,只能随她的性子来,毕竟之前有跟曲染说清楚了,让她不要计较贺欣。

    而贺臣风也相信曲染一定不会计较自己的孩子,贺欣现在还小,尤其她不懂事,又被颜雅真灌输了不少错误的事情,她会变成这样也是情有可原的,贺欣的成长教育也只能往后再慢慢地教育了。

    尤其贺欣这会儿到了曲染的医院楼下,依然还是不想去见她,随即,她坐在阶梯上,很是矛盾,“我就不能不去看她吗?我本来就很心情不好,我没办法安慰别人啦。”

    贺臣风俯视的眼神专注的落向贺欣,“你就说几句让曲染开心的话,至少不要说小三这些事情,这些你做不到吗,你学校老师是怎么教你的,对一个生病的长辈难道也不能宽容一点吗。”

    听闻,贺欣唉声叹气,坐在楼梯上,就是不肯动。

    贺臣风也陪在她的身边,道,“贺欣……你不喜欢曲染吗?曲染平时请你们去家里吃饭,给你们坐吃的,性格又好,又有耐心,比起颜雅真来,她对你好上太多了,难道真的一点点都不念及她的好吗?”

    听着贺臣风的话,贺欣蹙紧了眉梢,随即也很正儿八经的看向贺臣风,“爸爸,是一定要喜欢她吗,你和我妈妈离婚离定了吗?”

    “我和颜雅真从来就没有结过婚,所以不存在有离婚的说法。”这样的话语,小家伙应该会明白吧。

    “所以,你们会生活在一起是因为我啰?因为我的出生,你就和我妈奉子成婚了。”

    她脑子转得很快,也能解读贺臣风的心思,小小年纪似乎看问题看得很尖锐,深刻,尤其当贺臣风不说话的时候,贺欣索性是问,“难道不能再给我妈妈一次机会吗,再次因为我,你们重新生活在一起,我不想有后妈,就算曲染人很好,就算曲染以后也会对我好,但是我真的希望和自己亲生妈妈在一起。”

    颜雅真虽然对她不好,尤其平时陪伴得也很少,甚至从来没有尽过作为母亲的责任,但是分明贺欣是个有情有义的小家伙,所以,她是那样的袒护着自己的妈妈。

    “贺欣……你有没有想过……颜雅真……”可能不是你妈妈。

    可是这话,贺臣风还没说完,贺欣就打断了,“我什么都不想去想,我这么小,为什么非要我去想这些你们大人应该想清楚的事情,如果是不喜欢对方,为什么又要让对方怀孕生下我,这样的男人很不负责。”

    贺欣这个时候竟然是数落起贺臣风来了,贺臣风一时间也哑口无言。

    贺欣这一刻也是往回走,“我决定不见她了,我见到曲染的时候一定是心情更加不好的,尤其我不会说话,说起来肯定会令你们生气,为了避免我们争吵还是让我回家吧。”

    说着,她紧紧搂着书包,步伐是更加快速了。

    贺臣风也是皱眉了,在她身后喊着,“贺欣,回来。”

    “我不要,我不要见她……”

    “贺欣,你有没想过,颜雅真那样对你不好,其实,她根本不是你妈妈。”

    他还是说出来了。

    或许是因为贺欣太过懂事,也或许是因为贺欣太有精明了,所以有些问题可以剖开来跟她讲,她应该是能明白的。

    贺欣一听,明显脸色大变,也顿时顿住了步伐,难以置信的回头看向贺臣风,“爸爸,你想说什么?”

    “我……”贺臣风吞吞吐吐,欲言又止。

    可是,贺欣却逼迫了,“爸爸,你到底想说什么,为什么我妈妈不是我的妈妈,为什么?她不是一直在我身边吗,为什么不是我妈!”

    她不相信。

    如果颜雅真不是她妈妈的话,那她妈妈又是谁。

    或者,她根本就是个捡来的孩子,根本就没有爸妈?

    贺欣此刻的心情跌宕起伏的慌乱,很害怕,很恐慌,“我不要听了,我什么都不要听了……我要回家,我要马上回家……我可以好好念书,以后我会乖,我会听话,但是,爸爸不要说我是捡来的,我不想自己是个捡来的孩子,宋彬说他是家里捡来的孩子,所以在家里过得很辛苦……”

    忽然间,贺欣也想到自己幼儿园的小伙伴,贺欣的诚惶诚恐扩充到最大,那般的骇然四起。

    而她的泪水也是真的落下来了,越流越多,贺臣风也是有些束手无策,“好了,不要哭了,你不是捡来的,你是爸妈最心爱的孩子,怎么可能是捡来的。”

    说到这里的时候,贺臣风心情也是低沉慌乱,好像在面对女儿哭闹的时候,他是很束手无策的态度……

    被贺臣风抱起的那一刻,贺欣哭闹得更加厉害了,“既然我是亲生的,是你们心爱的孩子,为什么你们还要离婚,你们就是在骗我!如果真的爱我的话,就不会离婚……”

    “我不想你们离婚,离婚了我就是单亲家庭的孩子,很可怜的,想爸爸的时候见不到爸爸,想妈妈的时候也见不到妈妈,爸爸,你们不要离婚好不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