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甜妻热恋中 第四百二十二章 假正经

时间:2018-03-06作者:纳兰海映

    钟健在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其实是多么的不情愿。

    甚至连钟健自己也都没想到竟然会说出这样放手的话,他的心底明明就是舍不得放手的,可是,越是舍不得,就越希望曲染能够好起来。

    仿佛只要她好起来了,其他任何事情,他都能答应的,哪怕是真的如曲染所言,他这一辈子注定只能和她成为朋友,他也愿意的。

    ……

    曲染发生这样的事情,汤可晴和邓允两人自然是马不停蹄的就来看望曲染了。

    在得知贺欣是曲染的亲生女儿的时候,汤可晴和邓允两人都替她感到万般的开心喜悦。

    原来当年的孩子真的没有死,只是一想到这个该死的颜雅真,汤可晴就迫不及待的要去找她麻烦了,“你放心,我一定会替你收拾她的,你不要担心啊,好好的养病,手术可不能耽搁了。”

    汤可晴也听说了,曲染是不想动手术,怕在手术中出现意外,这个时候汤可晴必须纠正她的想法才行。

    “邓允,你说对不对,你看邓允这种人即便是被人甩了,依然还是很振作,你也要向他学习,没有什么是过不了的坎儿,尤其现在知道女儿没有出事活得好好的,你应该要坚强的动手术才对,而不是退缩。”

    汤可晴是不给曲染有任何开口的机会就这么替她决定所有的事情。

    曲染这个时候头昏脑涨的,难受得不能自已,身体上的难受还是其次,可是一想到她的孩子,这种沉重的心情就是排山倒海的来了。

    邓允也给予曲染鼓励,“等你好了,我也加入你们的旅游团一起去旅游……”

    “得了吧你,到时候我们还要照顾你的,才不要他跟我们一起混,曲染,你知道我最痛恨那些假正经了,他就是假正经啊,好端端的干嘛要去告诉贺明汐有关于林以然的事情,真是搞不懂当时他脑子里是不是装了石头。”

    汤可晴在说到邓允事情的时候显然还是耿耿于怀这件事情的,虽然邓允也是经常被她给打击着,可是现在当着曲染的面上就这么被她奚落,怪不是滋味的。

    “曲染,你别她胡说,我和你认识这么多年了,我什么时候假正经过,只是……明汐的事情……我真的没办法的。”

    提及贺明汐的事情,邓允还是很难受,只是在她们两个人的面前也在极力的维持着冷静和镇定。

    汤可晴还真是咄咄逼人了起来,“喂,我说你是假正经就是假正经,你少替自己洗白,你真是脑子有坑啊,让自己的女朋友去单独的见前男友,这不就是等于让别人干柴烈火的重新开始吗!”

    想起邓允这件蠢事,汤可晴都倍感脸上无光,“我觉得啊……他应该跟你一样要看看脑科了。”

    汤可晴对曲染说着,丝毫不避讳。

    曲染也早已经习惯了汤可晴这样的态度,见惯不怪,只是一颗心还在想着贺欣的事情,这个时候能求助的也只能是汤可晴,“可晴,我能拜托你一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件事情吗,你去帮我找找贺欣,我想见见贺欣,或者你带我去见贺欣吧,我现在的身体状况是可以见她的。”

    “这……”汤可晴很犹豫,不是她不愿意,而是这件事情气的确是很棘手的,万一要是贺欣对她的态度很恶劣的话,岂不是伤害到了曲染。

    汤可晴吞吞吐吐的态度令曲染很是紧张,“可晴,现在只能有你能帮我,你就帮帮我吧,让我见见贺欣,哪怕是我看不见她,但是能摸摸她,能感觉到她,我就会很开心很开心的。”

    听闻,汤可晴脸上面露出难色。

    随即,汤可晴看了看邓允,分明就是渴望着邓允能够出出主意。

    邓允蹙眉,眉梢间全然是犯愁,“曲染,来日方长,等你好了,就能看见女儿,现在知道了真相挺好的,所以为了孩子,你也得坚强,也必须勇敢。”

    “对,虽然最近我和邓允是很不对盘的,但是今天他总算是说了一句中肯的话,你就好好的养着身子,后天动手术吧,这两天时间里,把身子养好了,状态调好了就可以顺利手术……”

    “万一我要是醒不过来了呢,这个手术本来风险就很大的,只要我醒不来了,我这辈子就没有机会见我的女儿了。”曲染打断了汤可晴的话,她并非是杞人忧天,而是这次的手术的的确确就是风险很大的,甚至是在冒着大风险而活着。

    思及此,曲染脸上的难受是更加的浓郁了,汤可晴和邓允也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仿佛答应也不是,不答应也不是,尤其现在在贺欣的眼里颜雅真才是她妈妈,而曲染则是破坏她家庭的第三者。

    只是,没想到这个时候贺臣风正好伫立在门口,恍如只要是曲染想要的,他都想要替她达成所愿。

    “就见见贺欣吧。”

    “我等会接她放学,带她来这儿见你。”

    “但是,你也答应我,孩子还小,很多时候是不懂事的,她还不知道事实的真相,所以就算是惹你生气了,你也别生气,也不能难过,毕竟,她是小孩子。”

    即便贺欣再成熟,也依然是个小孩子。

    贺臣风的应允顿时间换来了曲染脸上泛出的喜悦,仿佛终于如释重负那般,终于有机会在“临死之前”见贺欣一面,虽然她现在会为了贺欣,一定会拼命拼命的活下来,但是曲染始终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乐观……

    若是她死了,在死之前至少能见见女儿,也能死而无憾。

    汤可晴和邓允则是有些着急,尤其汤可晴,问,“这行不行啊,我看那小妞好像很袒护颜雅真,到时候说一些欠抽的话,真的不妥啊。”

    汤可晴是直言不讳的。

    邓允扯着她的衣袖,好让她不要当着曲染这么说话,就算他们的关系再好,也不能说话伤人吧。

    贺臣风现在倒是很有信心,“我会让贺欣听话的,只是有关于她身世的事情,往后我们有的是时间跟她慢慢说。”

    &nbs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p; 毕竟,现在说这些的话并不是时候,尤其贺欣那样聪明的孩子甚至会认为这是在说谎,是让她接受曲染而说的谎。

    得到贺臣风的保证,有了贺臣风这个应允,曲染知道自己总算是能见上贺欣一面了,看不见也没关系,只要她来了就行了;哪怕是可以预料到贺欣一定会说些令她难受痛苦的话,但是她不会在乎的。

    ……

    贺臣风倒也是雷厉风行,说干就干了,立马去学校接贺欣来医院。

    汤可晴和邓允在曲染的病房里逗留了片刻之后,也一起离开了。

    汤可晴蹙眉,始终觉得最近烦心事还是挺多的,邓允是这样,连曲染也是这样,随即汤可晴顿住了步伐,猝不及防的站在原地不动,邓允一回头才意识到他们竟然隔着很远的距离了,又只能折返回去。

    “喂,你怎么了,你从曲染病房里出来就是紧张兮兮,挺怪的,怎么回事你?”

    邓允问她。

    她却好像有所感悟那般,“不行,我这个时候是应该留在医院里陪着曲染的,万一贺欣那死丫头对她妈目中无人,蛮不讲理的话,我至少可以收拾她啊。”

    “其实吧,我觉得贺欣这死丫头一定会胳膊肘往外拐的,她绝对不会喜欢曲染的。”

    “不行不行,我还是回去陪曲染好了。”

    说着,汤可晴还真是回头打算去她的病房里,毕竟,曲染这个时候很脆弱的,别说是眼睛看不见,就算是眼睛看见,在这等时候,在面对自己亲生女儿的时候,她一定会妥协,曲染一定会狠不下心来任由着贺欣欺负。

    越想着这些,汤可晴便是不能很好的控制自己情绪了,“你都不知道贺欣被颜雅真那个死女人煽风点火的教坏了,那个小丫头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你站住,别回去,贺欣是不是省油的灯,这不是你要管的,曲染和贺臣风他们两个会处理,多管闲事干嘛,尤其你在的话,曲染也会不自在的,你有时候就是太多管闲事了。”

    说着,邓允还真是扼住了汤可晴的手腕往前走,不允许她去破坏曲染和贺臣风,还有贺欣一家三口的见面,毕竟,这是他们三个人第一次单独的相处,不应该有外人在那里的。

    汤可晴这会儿就是被他给拉扯着,看到邓允高大颀长的背脊,尤其看着他刚才因为她而很生气的模样,汤可晴心底掀起了浪潮……

    “邓允……”她忽然间换他的名字,不由自主的,完全情不自禁的唤着,很低沉又很黏腻的口吻,可是叫出口之后,她又是怪不好意思的。

    随即,汤可晴挣脱了他的手腕,心跳莫名在这个时候加快了,她吞了吞喉,说,“我已经在我们家酒店给你安排了个职位,你现在既是失恋的,又是苦恋的,必须由工作让你脑子清醒点,明天就去上班吧,这是上班的地址,我已经跟那边的人打过招呼了,职位是酒店经理,你可以胜任的。”

    边说着,汤可晴边递给他一张酒店的名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