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甜妻热恋中 第四百二十章 对他们未来的勾画

时间:2018-03-04作者:纳兰海映

    钟健是不会听从她的再播放一次。

    此时此刻的钟健紧拽着录音笔,恨透了自己刚才的没脑子,他到底在做什么,居然会这样的防不胜防,“你不要激动,曲染……你现在是要养身体,全心全意准备手术的时候,什么都不要想……”

    “难道你没发现,刚才颜雅真在乱说吗,她一个神经病,你不要听她的,我……我去给你骂她去,这个该死的女人,成天只会兴风作浪的,老子不会放过她的。”

    说着,钟健还真是来势汹汹的要去找颜雅真的麻烦,他就知道这个女人是不简单的,太过恶心了,钟健是想方设法的在转移这个话题,不能让曲染想着“贺欣”的事情。

    可是,曲染就是已经把话听得清清楚楚了,一清二楚的知道了贺欣原来是她的女儿……

    良久,曲染不说话了,仿佛是沉浸在震惊里,她一动不动被彻底惊骇到的神色传入钟健的眼里,他也是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曲染……你不要听颜雅真胡说……”

    但是这话钟健还没说完,曲染就已经打断了,“你早就知道了对吧,你其实一开始就知道贺欣是我的孩子……所以你才会像现在这样阻挠着,让我不要去想有关于贺欣是我孩子的事情……”

    就算是眼睛看不见,就算眼前是一片漆黑,可是敏锐的耳畔能清清楚楚的感知着来自于钟健的紧张和慌乱,他分明就是在掩饰着什么的。

    因此,曲染是百分百的肯定笃定钟健一定是知道真相的,否则的话,他不会显得那样的慌乱焦灼。

    “我……曲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先去找颜雅真,我一定给你一个交代,这个女人真他妈欠揍啊。”钟健是那般的火气逼人,其实就算是生气也难掩他的惶恐。

    他是不想让曲染暂且知道贺欣的身份的,毕竟一旦知晓,仿佛手术的事情就会变卦了,并非是所有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去面对这样风险极大的手术。

    曲染倒是镇定了,或许脸上就是哀莫大于心死的神色,以至于曲染是无比的平静,尤其脑海中也想到贺臣风所说的“那件事情”,仿佛她就是敏锐的猜测到了,一定是跟贺欣有关的。

    “其实,不管是你,还是贺臣风,你们都知道了我的孩子并没有死,知道我的孩子就是贺欣对不对?”曲染在说这话的时候,面容上是跳跃着火焰的,“嗤嗤”的正在疯狂的灼烧。

    她真的很生气。

    若是贺臣风早就知道了这件事情,却不告诉她的话,曲染的心底是燎烧起了无数的火焰。

    “钟健,你说话啊,是不是,我猜对了吧,你们所有人都知道了贺欣的身世,唯独我一个人蒙在鼓里,独独我一个人像个傻瓜一样的蒙在鼓里。”

    曲染说到这里的时候,泪水已经不受控制的流淌,淌出来的眼泪是越来越多。

    这一刻,签完字的贺臣风正好站在门口,也恰好听到了这番话,他有些责备的意味看向钟健,分明就是在责备钟健的多事。

    钟健在这个时候立马澄清,“不是我,是颜雅真,她给曲染寄了一段录音。”

    只是,他真的该死,没有去防备这个录音笔里的内容。

    听闻,贺臣风的眉梢之间已经拧得紧紧的,已经是拧成团的难受煎熬,他趋近曲染,手指想要去碰触一下她,却似乎在清清楚楚的觉察到来自于曲染身上的火气。

    他竟然连碰都不敢碰,只能很无助的道歉,“抱歉,曲染……我也是最近才知道的……得知我们的孩子并没有死,原来……是颜雅真和林月琴他们联合起来欺骗了我们……”

    说到这里的时候,贺臣风的声音也是异常的低沉,其实心下是很责备自己,当初派人调查曲染事情的时候,其实孩子的事情,就应该要有所觉察的。

    而他竟然孩子在身边这么多年,他是一点儿察觉都没有的。

    钟健也道歉,“对不起,我是……不知道该怎么跟你开口,毕竟,你马上要手术了,我想让你手术之后,等你眼睛康复之后……才告诉你的。”

    可是现在无论是钟健的道歉,还是贺臣风的歉意,这两个人的话语都不能让曲染解气,她甚至是难以言喻心中的痛楚和煎熬,歇斯底里的呵斥他们,“出去,你们都给我出去,把录音笔给我,钟健,把它给我。”

    她还想要听。

    就算录音里颜雅真的话语是那样的疯狂嘶吼,但贺欣是她孩子的这个消息,令曲染是那样的激动,虽然生气,也虽然很火大,但是在得知她的女儿原来真的没有死,其实她们母女两个早就已经见面的时候,这一刻曲染是无法形容心中的情绪,跌宕起伏的翻腾翻滚着……

    钟健依然还是拽着录音笔,不敢继续说话了,只是有些机械的后退,心跳也如擂鼓那般的隆咚作响,他其实也是心虚的。

    他实际上比贺臣风更加早知道有关于贺欣的事情,却偏偏一直隐瞒在心底,终究是不仅仅担心曲染的病情,会因为这件事情影响到她的手术和心情,更是因为他害怕在曲染和贺臣风两人都在知道贺欣是他们爱的结晶之后,他们会义无反顾的在一起。

    而他,到时候真的是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贺臣风则是在步步的趋近,靠近曲染的时候,他的心情也是很低落的,“对不起,曲染,我想过要告诉你的,只是……有些话,我真的无从开口。”

    “其实好多次,我想要开口跟你说的,但害怕你接受不了,尤其我也很自责,责备自己的失职,如果我能够早点发现的话,事情就不会变成这样的,是我的错……都怪我……”

    贺臣风低低柔柔的在她面前很谦逊的承认着自己的错误,这么多年的失职,造成了自己与曲染的分离,也造成了自己与贺欣的疏离,明明就是他和曲染爱的结晶,但是却从来不是一个好爸爸。

    “你们都出去,我叫你们出去。”曲染眼泪泛滥,这个时候只想静一静,只想知道自己到底是哪里出错了,她为什么会那样的迟钝,竟然连自己的女儿就在自己眼前也浑然不觉。

    尤其这一刻的曲染在想到贺欣三番五次的说她是小三,是破坏她爸妈感情的第三者的时候,顷刻,曲染眼里泛出来的泪水是更多更凶悍了。

    甚至已经顾不上贺臣风和钟健在这儿,她就那样失控的嚎啕大哭了起来,像个孩子一样哭得歇斯底里,哭得难以自控,分明是已经得到了最好的礼物,最好的珍宝,毕竟,女儿并没有死,她还活得好好的。

    可是,曲染就是哭得伤心欲绝,泪流满面的,一想到贺欣对她的抵触,对她的排斥,这是何等的讽刺,何等的伤人。

    贺臣风在这个时候也只能牢牢地将她揽入怀中,可是在碰触到贺臣风熟悉温暖的怀抱时,曲染的抗拒力道是那般的生猛又剧烈,“放开我……贺臣风,你快点放开我……我不原谅你的……我不会想要原谅你的。”

    曲染的挣扎和反抗是那般的横行恣意,仿佛就是那般的火气旺盛,生生的在折磨着自己,也在折磨着贺臣风,“别人不知道我对孩子的渴望和想念,你难道不清楚我有多么的难受吗,知道失去孩子的那一会儿,我简直快要疯了,我像疯了一样找曲灵和林月琴,逼着他们告诉我孩子的下落,可是结果却是孩子不在了……”

    好长一段时间里,她真的以为孩子就这样离开她了,永远不会回来了……

    “曲染……对不起,都是我的错,原谅我,以后我们三个人再也不会分开了。”

    “你快点动手术好起来,我们很快就可以团圆的,相信我,给我一点点时间,我会向贺欣说明一切的。”

    其实,在当贺臣风也知道贺欣是他和曲染孩子的那一刻,既是生气憎恨他们的,也是庆幸喜悦的,以前以为曲染肯定不能接受贺欣,贺欣也不能接受曲染,这两个人的互相不接受一定会造成他们难以在一起。

    然而,现在却不一样了,他们是一家三口。

    钟健在旁边听着他们说着“一家三口”的事情,他的心下真的很不是滋味,也很是难受,他似乎意识到自己其实是不能对曲染放手的。

    他也想去成全,去成人之美,可是……心里就是那样难以割舍曲染,毕竟她是自己一生想要去爱护守候的女人,但却让他永远没了机会,这种滋味是异常不好受的,而他现在伫立在病房里,俨然是傻瓜一样的,听着贺臣风说着对他们未来的勾画。

    但是,曲染却也有她自己的想法,在贺臣风紧抱着她的时候,曲染推开了他,极力的挣开了他的怀抱。

    她的面容渐渐地在努力恢复平静,可越是平静这话语就越显然当真了,“取消手术吧,我不打算手术了,现在我还能活着,还能和贺欣见上面,可是万一手术失败,我这一辈子就见不到贺欣了。”甜妻热恋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