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甜妻热恋中 第四百一十九章 不会是惊喜的告白吧?

时间:2018-03-03作者:纳兰海映

    曲染一听贺臣风这个“前奏”,分明就是难以启齿的,“什么事情这么难以开口,难道是……”

    是她的病情?

    亦或是关于贺明汐和邓允的事情,毕竟邓允是她的朋友,贺臣风是不是想要特意的强调让她不要介入他们当中。

    此刻,曲染病房的门被敲响了,是医生进来查房了,也顺便是找贺臣风的,“贺先生,有关手术的一些问题,我们需要你了解一下并签字。”

    “我跟你去。”

    贺臣风也是在这个时候惊醒,他到底在说什么!

    这件事情至少在曲染动手术之前是不能说的。

    “曲染,你在这儿等我,去去就来。”贺臣风安抚着她,也试图将刚才所说的那件事情给不动声色的抹去。

    曲染也没继续追着问到底是什么事情,可是心下也是有不少慌乱和疑虑的,总觉得这件事情肯定不简单。

    只是贺臣风离开没多久,根本不给曲染有任何思考的时间,钟健来看望她了,得知曲染后天动手术,也是前来给她加油鼓劲的,或许这个手术所承担的风险很大,但钟健却似乎也不能替曲染拿主意,究竟动手术好,还是不好。

    钟健将一束花递给她,“送给你的,我想贺臣风那个家伙一定不会这么浪漫送花给你吧。”

    曲染一听,也煞有介事的点了点头,“你说的对,那家伙的确不够浪漫的,好像认识那么久,都没送过花给我,谢了,你让我今天觉得,我好像是做了一回真女人,终于有男人送花给我了。”

    曲染一边说着,一边接过花束,心情似乎还很好。

    钟健则不说话了,目光深深的锁住了曲染,曲染微微有些紧张了,毕竟像钟健这样的话匣子一旦不说话就很让人惶恐的。

    曲染问,“怎么不说话了?我……有说错什么吗?”

    钟健伸手揉了揉她的头,举止间很亲昵,其实是倾注了浓浓的感情,“我在想,等你好了,我以后每天送花给你!到时候,我不会把你让给贺臣风的。”

    现在是没办法,他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曲染能活着,既然暂且贺臣风在她身边能让她开心点,就让她开心好了。

    曲染却严肃了表情,脸上变得很紧绷,但随即放松了不少,“如果我还能活着的话,我和可晴约好了出去旅游的。在能看见的时候,我想尽情的看看,谁知道以后有没有机会看呢。”

    钟健立马答,“就是不喜欢你说这种丧气话,怎么会看不见,这次之后你一定会健康平安,长命百岁的。”

    “原来你也会说这种话,搞得好像是算命的一样。”

    “如果我是算命的,我可以给你卜卦,今生一定会幸福美满,大福大贵的,还会找到一个很爱你的老公,当然这个老公一定是我!我们还会生一个胖孩子。”

    钟健对他们的未来憧憬得很。

    但是很快就被曲染给打断了,“死心吧,我和你有缘无分,算命的说,我们只适合做朋友,一辈子的朋友。”

    “如果没有贺臣风的话,你会不会很爱我?”这是他一直想要询问的。

    “不会,就算没有贺臣风,我们也依然是朋友。我们的家庭背景就注定了我们是不可能在一起的,所以,快点找女朋友吧,你这样天天围着我打转,让我压力很大啊。”

    在钟健面前,她始终是什么话都能说出来的。

    钟健也忍不住的调侃,“找女朋友行啊,改天我就找一个跟你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给你看看。”

    他这一辈子仿佛除了曲染之外,钟健还真是很难想象自己能接受个什么样的女人,至少能够真正让她掏心掏肺,死心塌地的女人,除了曲染之外,目前还真是找不到。

    “神经病吧你,我这种脸又不好看,你非要找我这种讨人厌的脸的女人干什么。”

    曲染和钟健在一起就会忍不住斗嘴,但是越斗嘴就越让他们放松,从什么时候开始起,她竟然和钟健是越来越能开心的相处了,这样的模式,仿佛只有亲密的知己才能做到的。

    只是,钟健也清楚曲染是真心把他当成好朋友对待的,就算做不成恋人,能这辈子守在她的身边,何尝不也是个好事。

    钟健在这个时候正要说话的时候,才愕然的发现,竟然有人进来了,是快递员,“请问,曲染小姐是这个病房吧,有她的快递,请麻烦在这儿签收。”

    曲染听闻快递,也忍不住惊讶,“有我的快递?”

    “你网购吗?”钟健一边帮她签收,一边询问着。

    “没有啊。”曲染很是好奇,她没有网购的习惯,最近也没听说谁要寄东西给她。

    听闻,钟健蹙了蹙眉,立马接过包裹,说,“你最近没得罪什么人吧。”

    “不对,就算你没得罪人,贺臣风那厮肯定是得罪了不少人,这个包裹我先替你打开,万一人家给你投个,的,我好替你挡掉。”

    钟健半开玩笑的口吻说着,但心里也是很担心是对曲染不利的东西。

    曲染一听,拢眉,“你先看看是什么地方寄过来的,万一真是寄个什么东西过来,我们也好防一防啊。”

    钟健看了看,“没写地址,也没写寄件人。”

    天哪,更加要防了。

    钟健的视线变得深邃无比,“我拆开看看。”

    打开小小包裹的时候,并非是钟健开玩笑所说的“”之类的东西,是个小小的录音笔,钟健看了眉心攒得更紧,仿佛这种玩意真的有让人惊讶到。

    曲染也在这个时候迫不及待的想问到底是什么东西,“是什么?”

    “好像是录音笔之类的,应该是吧。”钟健在琢磨着,随即又好像是想到了一些事,问,“该不会是贺臣风想要给你告白的惊喜,要把想说的都录在这里面吧……”

    一定是的。

    这个男人该有的浪漫其实还是有的,只是比不上他罢了,钟健在心底给予贺臣风一定的肯定。

    曲染则是否定,“应该不是贺臣风的吧,毕竟,如果他想要说什么的话,一定会亲口跟我说的,没必要绕这么多个弯啊,这录音笔真的很奇怪,应该是想要告诉我什么吧。”

    这个时候的钟健是反应慢半拍了,没想到一些事情是不能让曲染得知的,谁知,他摁了摁录音笔,“我听听看,真不会是贺臣风想要对你说的肉麻兮兮的话吧,如果是的话,我等会一定要鄙视他。”

    玩这种小儿科的把戏,真逊色。

    只是,在钟健摁了开关之后,这一切的事情,就这么真相大白了。

    录音笔里传来颜雅真歇斯底里的叫吼声,“曲染,不要以为你知道了贺欣是你的孩子,你和贺臣风就能在一起,我告诉你,只要我颜雅真不死,我就一定不会让你们一家三口团圆的……”

    “贺臣风要置我爸爸于死地,你转告他,他若是整不死我们的话,他一定会付出代价的,我哪怕是死,也会让你们付出代价。”

    颜雅真在曲染的电话里,早已经被贺臣风拉入了黑名单里面,而曲染因为生病,被贺臣风给守得牢牢地,颜雅真明摆着就是没有机会接触曲染,只能通过这种方式警告曲染。

    钟健在听到这话的时候,立马摁掉了录音笔,他始终是反应稍慢了,没料到是颜雅真的声音,没想到是颜雅真的杰作,竟然就这么暴露了贺欣是曲染孩子的消息。

    虽然录音里,颜雅真说的很是愤怒,也很是快速,但是,曲染还是听到了,听明白了,听清楚了,她说“贺欣是她的孩子”……

    这话在曲染的脑海中拼命的重复循环,有那么瞬间,曲染以为自己是不是听力出错了,一定是听错了,但是这话又是那样清晰明白的缭绕在她的耳畔……

    “钟健,帮我打开录音笔,我还想要听一听,我要听清楚……”

    对,她要听得更加清楚明白点。

    钟健在这个时候是万般紧张,拽着录音笔的竟然是颤抖不停的,“听什么呀,这个女人我就知道她喜欢兴风作浪的,下次我会把她给揍一顿的,就是欠抽的女人。”

    “不是,钟健,你不要说话,你把录音笔给我,我刚才听到她说贺欣的事情,她说贺欣是……”她的孩子。

    这怎么可能?

    她以为自己是听错了的,但事实却是她刚才又听得清清楚楚的。

    钟健刚才已经是“不小心”的播放了录音,这会儿绝对不会让曲染听了,连忙岔开了话题,“你想吃什么,我替你去买,这些无聊的录音,你不要听,你知道颜雅真这个女人就是个疯子。”

    “不对,不是这样的,钟健,你不要转移话题,我知道你听见了,贺欣是我的孩子对吧,你也听清楚了是吗,她说我们一家三口,是我们,不是他们……难道贺欣真的是我的孩子?”

    她不敢置信,不敢相信,但是这一刻曲染的心跳在狂乱的蹦跳,乱成了团,非要让钟健重新播放一次不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