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甜妻热恋中 第四百一十八章 女尊男卑

时间:2018-03-02作者:纳兰海映

    汤可晴开着车异常的愤怒,越是愤怒这车速也是在不知不觉中加快了,邓允丝毫没觉得有什么不妥,仿佛也是很信任汤可晴那样,坐在车内,仿佛此刻是绝对安全的。

    “打电话叫曲染出来跟我们喝酒吧,不叫曲染出来,我一个人对着你,我会被你气死,我真怕自己会气出心脏病来。”

    汤可晴一边说着,一边将电话扔给了邓允。

    邓允在接过手机的时候,显然还是很清醒的,“曲染后天就要动手术了,现在应该是在医院里接受术前检查,就不要打扰她了。”

    经由邓允这么一提醒,汤可晴才记起这件事情,但还是坚持,“叫她出来,她出来我才会解气,不然我的心会被气炸。”

    “邓允,你说有你这样的男人么,我要是你,今天贺明汐一定会被我打到吐血,本来就该揍啊,无论男女,脚踏两条船,出轨劈腿,就是欠抽。”汤可晴越说越激动,仿佛就如她所说的,面对着邓允一个人的时候,她真的太气了……

    邓允忽然间叹息,“是啊,的确很欠揍的,可是我舍不得,可晴,我到底是怎么了,我自从和贺明汐在一起之后,我真觉得我特别的窝囊没用,这份感情从一开始就是女尊男卑的,所以注定到不了一起。”

    邓允骨子里还是有不少自卑感的。

    可是,汤可晴不会赞同他所说的,“去他妈的女尊男卑!你认为那个林以然能比你好得到哪里去?我们等着瞧吧,就算我们什么都不做,这两个贱人也一定不能到一块的,到最后一定分!”

    汤可晴现在可是百分百的肯定。

    邓允现在不语,仿佛没什么好评论他们恋情的,只是心好像真的伤到了,很失落很失落。

    “送我回去吧,我不想喝酒了,我现在就算喝死了也不能改变现状。”邓允突然的说道。

    而汤可晴就不允许,“可是,我想喝酒,我甚至真的想把曲染叫出来,好好的一起骂贺明汐一顿,你说她怎么贱成这样啊!妈的,贱女人,下次老娘要暴打她一顿才解恨。”

    汤可晴现在还真是痛恨刚才在邓允的阻挠之下竟然没对贺明汐动手。

    听到这里的时候,邓允还是袒护贺明汐的,“不许,我不赞成你这么做,可晴,我知道你替我生气,但是有些事情真的不是暴力能够解决的,我还是很爱她,所以不能打她,知道吗!因为我舍不得。”

    闻言,汤可晴已经在心下大笑这个男人的愚蠢,“你他妈是我汤可晴见过最愚蠢,最没用的男人!我竟然和你这样的男人当了十几年的朋友,卧槽,我眼瞎了。”

    一定是她眼瞎了,否则怎么可能会认为以前邓允是个人才呢。

    “我送你回去,你这种人不配和我汤可晴喝酒,我去找曲染和贺臣风喝。”

    汤可晴是富家女,唯一的朋友就是曲染和邓允,尤其之前还因为贺瑾航的原因和曲染一直闹了几年的矛盾,那几年唯一的朋友就只剩下邓允,她的难受痛苦煎熬全部都是找邓允发泄的。

    其实,现在回想起来邓允真的是个不错的男人,她真的可以是很好很好的知己,闺蜜,也可以是很好很好的对象,老公。

    邓允立马阻挠,“还是不要去影响到曲染吧,曲染后天的手术,其实贺臣风已经很紧张了,你别去掺和……”

    他们都很清楚贺臣风其实一开始并不是那么赞成曲染动手术的,可是曲染这样陷入黑暗世界里的生活,的确也是需要一个解决办法的。

    说到曲染的事情,汤可晴原本飞快速度的开车,却在下一秒顿时间停在了马路边,“我真是交友不慎,你和曲染两个人,难道就不能有一个人生活得顺遂的吗,尤其是你,本来好好的,因为贺明汐这个恶女人,把你的生活给搅得一团乱,甚至连工作都没了,我觉得你是一头猪啊。”

    语毕,汤可晴倍感要下车透透气,不然会被窒息而亡的。

    重重甩车门的举止里彰显着汤可晴的愤怒和生气,其实真的替邓允很不值得的,那么用心的付出到头来一无所有,尤其还像傻逼一样被人“抛弃”,这种滋味连汤可晴都觉得不好受,可想而知,现在邓允是有多么的痛苦难熬。

    但是,他还是极力的在维持着自己的风度,还是极力在维持着自己的镇定冷静。

    邓允也跟着她下了车,此刻夜风吹来,风劲儿十足,也正巧能让邓允清醒不少,他缓缓地开口,“其实,我预料到的,我和贺明汐一定是走不了多远就会分的,但是,没想到会这么快,比我预期中快多了。”

    他们甚至还来不及做他们一起想去做的事情,林以然就出现了……

    “所以一开始在得知你和贺明汐在一起的时候,我就是很反对的。”汤可晴平静不少,双手攀附在围栏上,倚靠的身躯里显得慵懒无力。

    高架桥之下是穿梭的车辆,这座城市果然是不夜城,即便是凌晨几点了,却依然还是有车辆穿行,灯火通明的城市反而在夜晚显得有些绝情冷漠,丝毫觉察不到一丝丝的暖意。

    汤可晴的视线落向不远处,“邓允,你就释怀吧,不要为了贺明汐的事情伤心,不值得的。”

    邓允此刻也和她一样倚靠在围栏上,夜风不断的吹拂着他的发丝,浑身好像冰冷了不少,但冷风却吹不走他的烦闷,“其实,我还在奢望着,今晚的一切都不是真的,今晚只是我做了一个噩梦,明天一觉醒来,我和贺明汐依然还是能在一起。”

    说完之后,邓允脸上勉强的露出笑容,笑容是极苦无比。

    “没用的东西,明天我就给你介绍一个比贺明汐美,比贺明汐身材好,比贺明汐啥都好的女人给你,你要给我赏脸啊,不然的话,我和你连朋友的都没得做了,我只希望我汤可晴的好朋友,一个个都过得很好。尤其是你和曲染,我真的很想你们过得愉快舒适。”

    可偏生,她最在乎的两个朋友竟然是一个比一个凄惨,简直就好像是在比惨似的。

    良久,邓允不说话了,汤可晴也是停止了唠唠叨叨,陪着他在这儿吹着夜风,明明冷得哆嗦了,却还是在舍命陪君子。

    汤可晴身上穿得少,短裙的装束已经冻得双腿发紫了。

    随即,汤可晴紧紧地揽着邓允胳膊,“脱你的衣服下来给我穿穿啊,我快冻死了。”

    邓允也是在这个时候反应慢了半拍,片刻后,脱下身上的外套盖在汤可晴的肩膀上,随即搂紧她,“我也想你和曲染过得好,汤可晴,你必须好好的,我和曲染够可怜的了,你要是不好的话,我们这三剑客岂不是一个个都惨不忍睹。”

    “但是,我会没事的,很快就会好的。”因为他也不希望给贺明汐压力,不希望让贺明汐看到在没有了她之后,他的生活是那样的悲惨,也不希望贺明汐和林以然在一起的时候,还必须担心着他。

    毕竟,邓允还是了解贺明汐的并非是无情无义的女人。

    夜风吹得他们哆嗦颤抖,但是也比喝酒买醉好,也更是吹醒了他们的心,汤可晴在靠近邓允的时候,尤其在听到邓允凌乱的心跳声时,她的心竟然也会“隆咚”作响。

    她这是什么心思啊。

    汤可晴想要忽略这样的心思,只想让邓允快点从失恋中走出来。

    ……

    其实,就算汤可晴不去告诉曲染有关于邓允失恋的事情,曲染也从贺臣风那儿约莫了解到了贺明汐竟然真的和前男友林以然旧情复燃了。

    这个时候可以想象到邓允一定很难受很难受,曲染揣着手机,“帮我拨给邓允吧,他现在肯定很伤心。”

    她要求着贺臣风。

    贺臣风则是不希望曲染有任何的担心,随即将她的手机放到了一边,“医生说你的血压有点低,你现在躺好休息,不要管其他事情,不管是邓允也好,贺明汐也好,他们都是成年人了,一定懂得怎么处理自己的感情。”

    甚至,连这一次贺臣风也想好了,他不会去插手管贺明汐的恋情,毕竟,贺明汐应该要有分寸的,到底和谁才能走到终点,或者心下爱得人到底是谁,她应该心底有谱的。

    随即,贺臣风把她的枕头放下,让曲染躺好。

    两人再次在医院里住院的时候,这一回,曲染与贺臣风的相处明显是越来越融洽,越来越契合了。

    可是,贺臣风其实是心事重重的,毕竟,贺欣的事情揣在心底,隐瞒着曲染,他也是不好受的,这是欺骗,尤其若是让曲染事先知道了的话,这一定会让曲染很痛恨他的。

    只是,马上就要动手术了,贺臣风不想要节外生枝……

    曲染其实是很怕手术的,很怕,又必须去做,甚至还有很多话想要交代的,可偏偏贺臣风就是不允许她以“交代后事”那般的口吻跟他说话,仿佛就是那样的笃定曲染一定没事的。

    “曲染……有一件事情……”他想要告诉她的,可就是摇摆不定,心下诸多的骇然升腾而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