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甜妻热恋中 第二百二十章 老qíng rén叙叙旧

时间:2017-10-03作者:纳兰海映

    曲染看着钟健的车离开,思绪更加的混乱嘈杂了,仿佛也是第一次真正意识到原来真的有“人不可貌相”的说话。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钟健这个家伙一看上去就是个让人唾弃的混混人渣,可是接触下来才发现并非如此,他言行举止就是那样的恶劣,可心却是善良的。

    “意犹未尽么?”忽然间曲染的耳畔就砸来一个熟悉的声音,这话明显是嘲讽的。

    这个声音,曲染一听就能听出是来自于谁的声音,只是这一刻却不敢置信,他怎么可能会来的,甚至会准确无误的找到这儿来。

    曲染背脊僵硬,直到贺臣风步至她的跟前,那样清晰的彼此四目相视的刹那,惊骇与不置信愈发强烈的凝聚而来,原来真的是他,不是她所想像的幻觉,好比那天在酒吧里她也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见到贺臣风那样。

    而现在,他竟然当真出现在自己面前。

    “看来几年的牢狱,你还是没点长进。”

    头脑简单,愚蠢十足。

    此时此刻在贺臣风看来曲染就是个蠢货,像钟健那样的男人,她居然也能信赖,是疯了吧,亦或是在监狱里缺男人缺太久了。

    多年后再见面,从贺臣风口中所说出的言语就是如此的伤人伤心,他还是像以前一样毒舌,说话不留余地,直接戳中她的心底。

    不过在贺臣风面前,曲染就好像是较真似的,不能让自己更加的狼狈不堪,“几年不见,你不也是一样的多管闲事?来找我这个旧qing ren,是想叙旧么!”

    她话语回答的很清脆,也很轻松,尤其唇角故意渲染开来的笑容,笑容虽然灿烂,却格外的凄凉,至少看在贺臣风的眼底不是滋味。

    他眉心紧拧的盯着曲染,看她的眼神是复杂的,曲染却刻意避开他的盯视,“如果只是来看我一眼,确定我到底过得好不好的话,你看到了,我并不好。”

    终于曲染还是收敛了所有wei zhuang出来的笑容,恍如只要是在贺臣风面前,她就笑不出来,即便努力的wei zhuang也没办法。

    “我过得不好,甚至这些年我过得很艰难,这样的我,你们应该很满意吧。”

    曲染也是在这个时候终于能和贺臣风对视,她的眼底不乏恨意,也不乏生气,若是今天贺臣风不来见她,或许她还没这么火大,可贺臣风无论是言语,还是行为就是惹人讨厌生气。

    此刻同样生气又火大的不止曲染一个,还有贺臣风,他的眸色愈发的阴沉,至极难看的脸色里阴霾滚滚而来,“曲染,你扪心自问,今天你所有的艰难到底是谁造成的!嗯?”

    当初若是她能信赖他,无条件的信任他,不会退缩的话,他们之间绝对不会像现在这样的憎恨彼此,痛恨彼此。

    贺臣风心底也是痛恨不已,“所有的这一切,都是你自己作的!”

    如此残忍又无情的话,从贺臣风口中说出时,他的心底俨然是掀起了惊涛巨浪,自由无穷无尽的难过与不安,以及遗憾在心底凝结。

    听闻,曲染泪水哗然而落,浓浓的苦涩蔓延而来,“对,是我作的,一切都是我,所有的事情都是我造成的,如果不是我的话,今天所有的事情都不会变成这样,所以我活该,我他妈的就是活该在监狱里蹲个终身监禁的。”

    这一刻曲染恼火的说。

    她也明显是误会了贺臣风的意思,以为贺臣风大概就是在痛恨她提前出狱吧。

    曲染此刻越是这样说着,贺臣风已然牢牢地握紧了她的胳膊,“为什么,曲染,你告诉我,为什么要这样做,明明不应该这样的……”

    当初如果她不撞死奶奶肇事逃逸,“或许,我奶奶也可以活下来的。”

    甚至到了这一刻,贺臣风在不知道贺瑾航情况之下,也已经知道自己和曲染之间其实早在几年前就已经画上了句号。

    现在有那么多事情横亘在他们之间,就算他有再多的想法也是徒劳。

    曲染肩膀处生疼,被贺臣风牢牢的扼紧,仿佛掌心下的力道有多大,就彰显着他有多恨多遗憾,泛滥着血腥味的眸光一瞬不瞬的瞪着曲染,一边是施压要曲染给他一个da an,一边又是四年了,他想要近距离的看着她,看看她。

    在几年后,再次见到曲染,贺臣风心底潜藏了多年,被掩藏得至深的情愫又开始歇斯底里疯狂的叫嚣了。

    “你告诉我,曲染,现在弄得两败俱伤,你满意了吗!”

    明知道这些年曲染在监狱里肯定是过得不好的,可是,他们这样的两败俱伤,都是曲染造成的,贺臣风嘴上好像是把全部的责任和错误都归咎于曲染的身上,可是贺臣风自己最清楚,其实所有的责任都在他身上的。

    若不是他当初执迷不悟,若是他放手曲染,不去打扰她的生活,这一切的一切也许就不会发生。

    曲染肩胛骨处即便疼,却似乎已经觉察不到一丝丝的疼意,心底狂肆迅猛而来的痛楚已经掩盖了她身上的疼,“我不满意,贺臣风,我一点儿也不满意……”

    她摇头,泪水愈发肆虐成灾的流淌,在当初坐牢的时候,曲染没有像现在这样哭得疯狂恣意,也没有像现在这样懊恼悔恨过。

    可现在好像是有贺臣风在跟前,所有的委屈和遗憾,所有的心痛与后悔,全然的爆发了,“我是错了,错在我不该爱你,错在我当初从一开始就该狠狠的拒绝你,让我们断了所有的念想,更错在我当时摇摆不定,犹犹豫豫得舍不得放下你。”

    “可是现在的我,坐过牢的我,一无所有,失去所有的我,再看看你,你和颜雅真生儿育女,你们过得幸福快乐,可是我呢,我在监狱里度秒如年的苦熬着,身心承受着无法负荷的罪恶感,我只想问我一句,我他妈的图什么?过去的我到底在做什么!”

    滔天的愤恨在曲染的心底肆虐成灾般的掀起了万丈巨浪,脑海中回想着颜雅真和她女儿在一起的情形,不管贺臣风到底有没有给颜雅真一个名分,至少在她看来就是那样幸福美满,他们幸福一家人,而她则是在地狱里活生生的被折磨着,身心俱裂般的受着磨难。

    贺臣风同样是不好受,排山倒海似的窒息感围绕在他的周身,呼吸不畅,活像是快要被窒息感憋死,但即便是悲伤,即便是难受,却也得受着,用尽一切全力的受着,这是他活该的。

    他与曲染的这场感情里,在目前看来,在贺臣风还不知晓曲染绝大部分的痛苦是来自于贺瑾航的死亡的时候,他知道他们都错了,但错了却不可以重来,连重新开始的机会都没有。

    “贺臣风,你这个贱男人,你还有什么脸面出现在我面前!你给我滚,我永远不要见到你,永远!”

    曲染推开贺臣风,抗拒的力道里布满了怨恨和讨厌。

    毫无疑问,曲染是讨厌埋怨他的。

    如今贺臣风“家庭幸福”的生活,和她一无所有甚至是连自己的女儿也失去的她相比较,无不让曲染是恨他至极。

    “你走啊,不管是你也好,颜雅真也好,还是你妈也好,不要来找我麻烦,听到没,我和你们没有一点关系,如果你们执意要来骚扰我,欺负我,我也不会客气的。”曲染含满了泪水的瞳孔警告式的注视贺臣风,也是在给他最后的警告。

    而曲染其实也能料到,不管是贺臣风也好,颜雅真也好,还是岳巧莲也罢,他们之间的孽缘似乎还没有结束,但若是继续纠缠不清的话,将来只可能会有更多的悲剧发生。

    贺臣风不语了,伫立在那的双腿是既是僵硬又很颤抖,他似乎也不知道何去何从了,茫然间看不到未来,虽然这种茫然苍白的生活,他已经经历了四年。

    可是在见到曲染的时候,这样的苍白和无力感已经蔓延到最大程度。

    “曲染,有些东西你以为是很好很美满的,其实并非如此。”

    贺臣风这话是很意味深长的,而口中所谓的“美满”无非指得是他和颜雅真的相处,如今他和曲染各有各的无奈,各有各的悲伤。

    曲染不愿意回应,步伐远离,该说的,该哭的,该发泄的,也在刚才那一刻得到了一定的释放,甚至连曲染也没料到,和贺臣风再次的面对面,甚至是四年后第一次意义上的见面,她会如此撒泼的失控,那样毫不留情面的控诉着贺臣风。

    哪怕直到这一刻,她的心下依然还残留着爱意,但是,却愈发的清楚她和贺臣风之间永远不可能逾越的沟壑,即便在一起也会很伤,不可能走到最后的。

    进了房间后,曲染的哭嚎声无疑控制的更为剧烈了,在四下无人的时候,她才能哭出来……

    只是,她所有的伤心和委屈,全部的难受和痛苦,这些在贺瑾航死亡面前,是那样的微不足道。

    贺臣风并没有立马的离开,良久凝望着单宇阳的就公寓里,曲染所在的房间灯亮了。

    以前曲染是他心中的明灯,仿佛有她在身边就很确定他想要的是什么,可是贺臣风却很清楚自己看似什么都有了,实际上却是和曲染一样一无所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