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甜妻热恋中 第二百一十九章 你要憋死老子啊!

时间:2017-10-03作者:纳兰海映

    钟健这个吻是猝不及防的,让曲染根本没有想到,也没料到,他就那样霸道横行而来的碾压在她唇上,不容曲染有任何抗拒,恣意的索吻全然被吞入了钟健的唇内。

    他是那样的力大无穷,曲染的挣扎和抗议锁在他的臂弯里,直到彼此不能呼吸,极度缺氧之际,钟健这才停了下来,不疾不徐的态度,呼吸不喘,脸色不红,相较于曲染此刻胸前的跌宕起伏,她呼吸的困难,彰显着曲染是多么的狼狈不堪。

    她只能杏眼圆睁的瞪着钟健这个贱男人!

    可是始作俑者的钟健却没有丝毫愧疚感,仿佛根本就不用解释,反而是理直气壮的,“我又不是清心寡欲的和尚,接个吻都不行的话,你是要憋死我啊!”

    钟健口气不好,挑起的眉心依然还是不减他的挑衅意味,几乎是强烈的挑衅意味。

    曲染这一刻倍感和他没什么好说的,这样的男人你跟他越讲道理,他可能就越撒泼无赖。

    曲染索性下车,愤愤然的态度,也不得不承认这个时候还是挺后悔答应和钟健合作的,要知道这个男人可是超级没品的啊,而她竟然会点头答应愿意彼此试试看,哪怕只是利益的关系,其实也不该的。

    她下车,步伐匆匆。

    原本钟健就没有开多远,曲染加快步伐,几步便已经回到了单宇阳的别墅门口。

    这会儿,钟健也跟了上来,顺势下车,甩门,气急败坏的跟在她的身后,“喂……搞什么啊,你以为是未满十八岁的少女啊,害羞什么呢,老子亲你不爽吗?”

    真是。

    他到底是哪只眼睛瞎了啊,居然会找上这么一个女人,然而即使她不可理喻,可他竟然还自虐的依然还是愿意和曲染交往。

    听着钟健的话,其实也不是没有道理,曲染就是很生气,唇齿之间刚才被钟健给侵略过的地方,仿佛变得不一样了,热热麻麻的触感令她浑身不自在。

    就是因为这样极度的不适,令曲染的脾气是越来越大,口吻也是加剧的恶劣,“没错,老娘就是矫情怎么了,我不喜欢男人亲我,也不喜欢男人吻我,现在的我抗拒男人的一切。你要是想要和我试试看,就得接受这样的我!否则,我们还是别开始。”

    说到这儿,曲染是更加的肯定想法,“对,不要开始,最好是别开始,当我刚才所说的一切从来没说过!好吗?”

    最后是越来越恳求的口吻,最后是越来越低喃的语气,眼底的眸色变得越来越阴郁,越来越失落,她那样别扭,以及抗拒的情绪,看在钟健的眼里,其实何尝不是一种自我保护,自卑又害怕的反应。

    他调查过曲染,的确是坐了整整四年牢。

    一个女人在那样阴暗无边的生活里,能够坚持四年,甚至是因为表现良好,提前减刑,这样的女人一定是内心很强大的,但其实曲染也是脆弱的。

    她很敏感。

    钟健虽然不是细心体贴的人,但可以百分百的确定她其实很脆弱的,很敏感,也很自卑的。

    饶是像钟健这样喜欢唱反调的人,这一刻,他竟然什么都没说了,眸光是一瞬不瞬的凝视着曲染,恍如眼前这个女人是越看越有韵味,越有韵味就越撩拨得他心房荡漾。

    他迈步上前,牢牢地,不由分说地,就那样紧抱着曲染,狠戾的揽入了怀里……

    曲染被他这个举动依然还是有些震惊的,虽然是很排斥钟健的拥抱,甚至是他的任何碰触都会让曲染感觉到浑身不自在,但是此时钟健的拥抱却仿佛隐隐约约的给了她一丝丝的温暖,冰凉已久的心好像在这个时候终于有了暖意。

    “矫情也好,抗拒也好,我都要和你有个开始,或许,我们是合适的。”

    他虽然凶巴巴的,恶狠狠的,但是说出的话却是很简单朴实的,甚至这样的话语有点儿让人生气,可听入曲染的耳畔,就是那样的真诚。

    第一次那样轻易的感受到来自于钟健的真诚和认真,而他也仅仅只是拥抱,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多余的举动。

    曲染不语了,良久,由着钟健拥抱之后才推开他,“快点回去吧。”

    钟健依然是目光很炙热的凝视她,这个女人远比想象中要更加的神秘,好似身上有挖掘不尽的宝藏,只想更深入的了解她。

    “明天来接你。”他依然不死心的要安顿好她的住处,下达的命令已不容曲染有任何的异议,可是,曲染却忽然间对他少了抗拒,甚至还可以跟这个家伙调侃。

    “如果你执意要金屋藏娇我的话,我可是很贵的。”曲染掠了掠唇,骄傲的说着,看似骄傲,但这样的情绪是全然伪装出来的,至少她没有足够的底气说自己有多贵。

    “只要你满意就好,其他都不是问题。”

    钟健很笃定。

    或许此刻的两人,不管是伪装也好,不管是故意互怼也好,他们之间的性子是有几分相似度的。

    “进去吧,我看着你进去。”他难得的绅士,但这一刻却是莫名的对这个女人既绅士,又温柔,眼底好像是浓得化不开的甜蜜,尤其盯着曲染的时候,就是那样的深情款款。

    面对钟健的时候,来自于他神情里的情感,这是曲染好久不曾有过的,即便是这些年接触最多的人是单宇阳,这些年陪着她从监狱里一步一步的帮助她减刑的人是单宇阳,但从单宇阳的眸底里,曲染知道,那是亏欠,是愧疚,也是遗憾。

    其实,在她与单宇阳刚刚离婚那会儿,她不是没有遗憾和后悔。

    现在,在单宇阳感情不顺,甚至也确定曲染是唯一适合他的女人的时候,是有不少遗憾的,懊恼当初为什么不好好的相处,为什么就那样轻易的说放就放了,猝不及防的离婚了。

    可是现在钟健看她的时候,曲染却能倍感深深的情感压逼而来,或许有压迫感,但是却绝对的真挚。

    忽然间想到这里,曲染顿觉这气氛尴尬了,尤其是格外的沉重,“喂,干嘛啊,我们现在还没开始呢,你给我这么大的压力,在我面前男友力max,我反而会觉得不适应,你该干嘛就干嘛吧,别改变自己。”

    毕竟,像钟健这样花花公子的性子,日积月累的这么久,也不是一个女人可以随意改变的吧。

    “卧槽,你这个女人事儿挺多的啊,不许这个,不许那个也就算了,我忍你,可连我对你好点,你都不允许,变态了吧你。”

    果然,这火爆的脾气是说来就来,说爆发就爆发了,尤其睥睨曲染的眼神里,多了一份奚落,“喂,女人,跟我说实话,你在牢里是不是经历了特别多变态的事情啊,我听说那里简直堪比地狱,说来听听,都有什么些变态的事。”

    否则,她怎么变态成这样啊!

    他故意这么说道,双手环胸的态度俨然就是要等着曲染叙述在牢里所经历的。

    “神经病,快点回吧,老娘要睡觉了。”语毕,曲染转身挥挥手,看似是很淡然,似乎是很不在意的举动,可是,钟健却看得出来曲染在轻松背后的沉重感,她毫无疑问是个很有自己想法和主见的女人,但命运却让她受尽了折磨。

    她越是这样佯装的坚强,越是让钟健想要极尽所能的去保护她,爱护她。

    “曲染……”他叫了一声,不高不低,却好像是有话要说。

    曲染听见了,却没有回头,也没有停止步伐,随意的应了一声,“有事?”

    在曲染的潜意识里,他能有什么屁事。

    只是,钟健接下来所说的这番话却是窝心得让人愉悦,“虽然以前受了很多苦,也遇到过很多糟心的事,但都过去了,从今以后,我要你好好的,开开心心的。”

    这话犹如就是在告诉曲染,从今天起,他接管她的人生了,就是要让她的后半辈子旖旎灿烂,美好舒畅。

    这话果然也让曲染停下了步伐,忽然间眼底就是有一抹强烈的酸涩感横行肆虐的蒙上了她的双眸,这个家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明明就是一张臭嘴,明明说出来的话就是那样的让人想揍他。

    可是……

    这一刻,钟健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好像是带着强烈温情的温暖了曲染受伤的心。

    “坐过牢也好,离过婚也好,撞死过人也好,不论是怎样一个女人,在我心里,你是最好的,也是目前唯一一个让我心动的女人。”

    钟健确实从来都不会好好的说话,他就是一个毛躁粗心的人,从来不会说这样细腻的话,可是,这话却让曲染心上随即而来的是跃动不安。

    他是不是神经病啊!就算不是神经病,脑子也一定是有坑的,不然为什么会对她这样一个女人动心?

    “你以为在写诗呢!快点滚蛋吧。”她说话的语气犯冲得要命,却只有曲染自己清楚,钟健在某种程度上让她看到了一丝希望。

    原本以为自己在跨进监狱的刹那,她的人生就彻底毁了,尤其在得知自己女儿病逝的消息时,那个时候曲染更是陷入了空前的绝望里。

    可是眼前的这男人却给了她一点点希望,恍如就是在告诉她,她不是一个人,就算报复也好,做任何事情也好,有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