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甜妻热恋中 第四百一十一章 他们的约定

时间:2018-02-24作者:纳兰海映

    幼儿园老师被这个问题给问得瞬间面红耳赤的,这么个说法好像是她的确没有顾虑到单亲家庭的孩子……

    “可是,你们两个今天离家出走的事,我不会就这么算了,去叫家长来吧。”

    “我去给你们家长打电话!”老师显然是不会就这么放过这两个小家伙的。

    只是一想到要叫家长来,立马贺欣的神经也挺紧绷的,虽然不怕贺臣风,可有时候也是挺怕他的。

    顿时间,她要巴结这个老师,话语也甜腻了不少,“老师,你就别跟我们家长打电话好不好,饶过我们这一次好了……”

    “你看沈乔家里现在很乱呢,他爸爸肯定没时间来学校,我爸妈也是的,他们正在闹离婚,哪里有闲情管我啊,不如,老师你罚点别的好不好?”

    贺欣一向是鬼点子特别多,老师也不是第一次知道贺欣是这副德性了,“那你说说看,你想让我罚点什么?”

    “嗯……不如,我和沈乔今天就负责班级里的卫生吧……沈乔,你说好不好?”

    贺欣立马推搡着沈乔,好让沈乔答应,“好吧,我们就打扫卫生吧。”

    老师也觉得他们今天认错倒是很快速的,不过为了避免还有类似的事情发生,老师更是三令五申的警告,“贺欣,沈乔,如果下次还有离家出走的事情发生,老师一定会让你们叫家长来的,小朋友不知道离家出走很危险吗!尤其贺欣你,鬼点子多,不要带坏沈乔了。”

    靠,谁带坏谁啊。

    贺欣心里一万个不痛快,但是也没办法,只能忍气吞声的的。

    可是在老师一转身之后,贺欣就立马叫喳喳了,“卧槽,老师刚才说什么,谁带坏谁啊,我要是坏小孩,就一定是沈乔你带坏的。”

    “切,你是女霸王,我能带坏你?”

    就“谁带坏谁”的问题,沈乔也是不妥协的。

    然而贺欣更是理直气壮,“我以前可是不打游戏的,自从和你玩在一起,我成了游戏女王。”

    “……”

    说到游戏,沈乔已经无话可说了。

    到了放学之后,沈乔和贺欣被留下来给班级打扫卫生,而贺欣依然还在“热血奋战”的打游戏,完全没有想要行动的意思,“啪啪啪”的简直要把手机给“啪”坏了。

    “喂喂喂,不要打了,你一个人尽打游戏,卫生全由我一个人打扫,你可真想得出来啊,动作快点,快点来打扫。”沈乔作势要拿走她的手机,毕竟贺欣太入魔了,这入魔的样子令他挺嫉妒的。

    “干嘛呀,我快要没命了,别扰我啊,谁要你今天拖我后腿了,要不是你的话,我们现在至于要打扫卫生么,今天本来是李婷婷那一组值日打扫卫生的,全让他们那一组占便宜了。”

    想起就火大。

    因此,贺欣打游戏的时候是非常的不痛快,手机被弄得拼命作响的时候,也彰显着她的怒气。

    沈乔也不悦,“打扫卫生是你自己提出来的,谁让你逞强的啊,你既然不愿意打扫卫生,你就跟老师说你愿意叫家长过来啊。”

    沈乔也停止了手上的活儿,怒目以对。

    贺欣在不经意间抬眸之际见到了沈乔极为不情愿打扫的脸色,立马把手机扔到了一边,火气腾腾的训人了,“喂,我今天从宋彬手里救了你,你给我打扫一下卫生会死啊,你就这么懒惰不情愿啊!”

    真是恼火。

    贺欣火气不小。

    沈乔不愿意打扫,但在提到宋彬的时候,仿佛贺欣说得也有那么一点道理,以后还要靠着她罩,“好吧,我打扫就是。”

    “这还差不多,做人啊,可千万不能忘恩负义。”贺欣提醒着,又继续把玩着手机里的游戏,可是打了一会之后,也仿佛觉得无聊了,很没意思。

    “不打了,走,吃冰去。”贺欣忽然间一把就抓起了书包,还揪着沈乔一起离开。

    沈乔其实是个挺老实的孩子,这么被拎走有点很害怕的,“还是不要了吧,先让我打扫完,要是明天老师发现我们没有扫地的话,明天肯定会让我叫家长来的,我其实……也不想让我爸爸来学校的,我不想让他丢脸。”

    沈乔一想着“妈妈的事情”已经够让爸爸丢脸了,他不能再给家里添乱了,仿佛一夕之间就这么长大了,成熟了,背负的事情也多了。

    贺欣一听,情绪也低落不少,“好吧,一起打扫吧,忽然发现自己很没用,什么都不能做,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离婚,以前还吹牛皮自己多厉害多厉害,可是到头来才发现厉害个屁啊!”

    贺欣嘀嘀咕咕的,心情越来越失落了,“我其实好羡慕李婷婷的,李婷婷的爸爸就算不是亲爸爸,可是他好爱好爱李婷婷……”

    “我呢,妈妈不爱我,爸爸也不爱我,可能我天生脸上就写了‘讨厌’两个字吧。”贺欣像个小大人似的在这儿说个不停。

    沈乔听着不说话,良久之后,才开口,“贺欣,你若非要在你爸爸妈妈之间选择一个人一起生活的话,你会选谁……”

    听闻,贺欣皱着小小的眉头,“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此时此刻的贺欣很乱很乱,但是就算再怎么凶悍,她也是回天乏术,对于爸爸妈妈的离婚是不能力挽狂澜的。

    ——

    贺欣的事情,她的真实身份,贺臣风始终没有跟曲染说。

    毕竟,现在很难让贺欣立马去接受曲染的。

    曲染的手术也定在了下个礼拜三,离开手术倒计时只有最后的六天时间了。

    这六天对于曲染来说意义非凡,六天之后,有可能她的眼睛可以看见了;六天之后,有可能不仅仅是眼睛看不见,她还会永远的离开他们,离开朋友,离开亲人,离开贺臣风;六天之后,还有可能她并没有离开,而是像个活死人一样的活着,连累着身边的人。

    最后一种可能,是曲染最畏惧的,最害怕的。

    想到这里的时候,曲染是有话要对贺臣风说的,“如果我在手术中昏迷不醒成了植物人的话,贺七,你能帮我吧。”

    她终于在多年后,再次亲昵的唤着“贺七”这个名字,彼此间分明就是多了不少亲密之感,但是,贺臣风在听到她的话语里,心跳仿佛在这一刻漏跳了半拍。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是我不能帮你。”

    “即便是植物人,我也会想尽一切办法的要你醒来,所以,不管怎样,曲染你不能自我放弃,我会救你,我会拼命拼命让你醒过来,只要你不放弃。”

    这是贺臣风的想法,很坚定的想法。

    其实,他最怕的是第二种,若是在手术中一去不复返,再也回不来了,他便是什么机会都没了。

    思及此,贺臣风身上也有止不住的颤抖传来,感觉很糟糕,也很骇然四起的,随即紧抱着曲染在怀中,“不要胡思乱想,我们两个都不要随随便便的想这些完全不可能发生的事情……答应我,一定要醒过来,只要你醒过来……曲染,我就告诉你一个事情,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等到曲染手术成功后,无论怎样,他都要告诉曲染有关于贺欣的事情,但绝对不是现在。

    若是现在告诉她的话,贺臣风最怕的就是曲染会动摇她动手术的决心,也会阻碍了动手术的进程,甚至很多难以想象到的事情可能会发生,所以现在他不敢说。

    可曲染却疑惑了,也很想迫不及待的知道,“你现在不能告诉我吗,一定要卖关子?”

    “曲染,暂时是不适合告诉你的,但是相信我,我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

    至少在动手术的时候,贺臣风想要告诉贺欣事实,或许贺欣一时半会接受不了,但必须让她接受这个事实。

    “这么神秘兮兮的,我反倒心下很不安,我很想要知道。”

    女人天生就是对卖关子的事情非常的有兴趣,曲染也不例外,此刻正是求着贺臣风告知实情。

    贺臣风却是更加的正儿八经了,“曲染,这是我们的约定,你醒来,平平安安的醒来,我就告诉你。”

    “所以,不管多么的困难,你要坚持下去,我也会在这儿等着你醒来。”

    永远等着。

    他不是没有做过最坏的打算。

    贺臣风想过不少让他自己毛骨悚然,骇然惊悚的结果,但是,无论哪个结果都会很坚持的要让她留在自己身边。

    曲染蹙眉,被揽在贺臣风的怀里,她的视线依然是看不清楚的,漆黑的世界里待久了,她仿佛也早已经习惯了黑暗,但是贺臣风身上独有的气息和温暖,也正牢牢地包围她,令她仿佛可以完全无忧无虑的去动手术,毕竟,一切都有他在身边做着最坚强的后盾。

    “手术之前还有几天的时间,你想做什么,我想陪着你一起,想时时刻刻陪在你身边做我们想做的事情。”寸步不离的。

    实际上,还是有不少害怕的,只是在拼命安抚自己,若是连他都紧张慌乱的话,曲染定然是更加的惊慌害怕……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