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甜妻热恋中 第四百零九章 称王称霸

时间:2018-02-22作者:纳兰海映

    ,!

    贺欣在家里闹脾气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贺臣风似乎早就已经习惯这个小丫头经常性发脾气,经常性拿“不念书”作为威胁了。

    若是以前的话,贺臣风一定会狠狠地呵斥她,会责备这小家伙的不懂事,但是现在,贺臣风竟然连责备的话语也说不出口了,看向贺欣的眼神里明显多了不少亏欠和内疚。

    这些年来,他其实也是没有尽过作为父亲的责任,因为与颜雅真的不合,因为对她的不喜欢,仿佛连带着对孩子也受到了牵连,他对贺欣是冷然的态度。

    贺臣风步伐这一刻是缓缓地趋近了她,佣人了解贺臣风的脾气,换做是平常这个时候,他一定会很凌厉的斥责贺欣的。

    佣人也立马让贺欣闭嘴,“嘘,不要说了。”

    “我干嘛不要说,我就是要说,反正我就是一个爹不疼,娘不爱的孩子,我有什么不可以说的,我走了,敲成全了他和曲染,我才不要和后妈住在一起嘞。”

    贺欣的确是胆子不小的。

    尤其,这小丫头真要是拗起来,怎么也是拗不过她的。

    “后妈”两个字眼没入贺臣风的耳畔,心上沉甸甸的重量加剧了,曲染由“亲妈”在不知不觉中就变成了蛇蝎心肠的“后妈”,这一身份,贺欣肯定是接受不了的,至少现在若是告诉她,其实曲染才是妈妈的话,这话贺臣风说不出口,也不敢相信孩子在知道事实真相后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我爱我妈,我妈再不济,她也是我妈,所以,你不要管我和我妈妈了,以后只要记得按时把赡养费打到我妈的卡上就行了,记住,一分都不能少。”

    贺欣是越来越袒护颜雅真了,她是妈妈的事实好比是根深蒂固的在心底里了。

    佣人一听这话,急得立马捂紧了她的嘴,“我的大小姐,你不是说还有作业没做么,现在我们一起上去做作业好吗。”

    “快点别说了,少爷生气了。”

    佣人不断的催促,提醒着她说话小心点,可贺欣一向胆儿大,随即又是来这一套了,书包一扔,“哼,还写什么作业啊,早就不想念书了,人家念书的小朋友都有一个完整的家庭,就我没有,我读个屁。”

    说着,其实也是有些贺臣风责备,贺欣是立马扭头就回房了。

    今天贺臣风的态度也是非常的令人出乎意料之外,若是以前一定会责备,可这一次却是安静的出奇了,就是那样静静地看着贺欣上了楼。

    佣人也只好紧随着贺欣上楼,“少爷,我先去陪大小姐,她最近其实很听话的,可能见到你一回来,就想跟你撒撒娇吧。”

    佣人是贺家的老佣人了,了解贺臣风的脾气,也了解贺欣的小姐脾气,大概她和贺臣风表达的方式都是那样的别扭吧,所以即便是想要撒娇,想要引起注意的话,就只会撒泼耍横的。

    贺臣风也总算对佣人是开口说了一句话,“上去陪陪她吧。”

    她真的很少人陪。

    以前他工作忙,陪她的时间少之又少;

    而她并非是颜雅真的亲生,所以,颜雅真是不可能真心真意对她的。

    良久,贺臣风伫立在原地,没办法挪动步伐,直到贺欣睡着了,贺臣风才步伐缓缓地,又轻轻地进了她的卧房。

    贺欣不爱收拾,卧房里总是一团糟,尤其显然刚才是发了一通脾气,此刻卧房里已经是更乱更糟糕了,地上全是她摔落的布娃娃,东一个,西一个的摆放在地,还有他们父女之前一起拼好的地图,在这个时候也是被她火大的全部打乱了,很是生气的被洒落一片。

    贺臣风一点一滴的全部将地上的东西捡起来,地图也重新一块一块将它们拼凑完整了。

    贺臣风也是在这个时候才如此近距离的看向贺欣,这可爱的模样,睡熟的模样真的和曲染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可是之前,他竟然丝毫都没发觉……

    “贺欣。”他低低的呢喃着她的名字,指尖原本想要轻轻地拨开她脸上的发丝,却又害怕把她惊醒。

    贺臣风缩回手的时候,心情异常的复杂和凌乱,而对女儿的亏欠和内疚也是更深更深了,“对不起……是爸爸对不起你……让你这些年受了不少委屈和痛苦。”

    而他更对不起的人是曲染,曲染这些年所承担的是非常人的痛苦和磨难,若不是她足够坚强和勇敢的话,她怎么可能强撑过来。

    终究,贺臣风还是轻轻地拨开了她脸上的发丝,棉被也替她掖紧了,这丫头睡姿不太好,很烂睡的样子也跟曲染很相似,尤其蜷缩的举止,像小猫一样的可怜兮兮,这跟曲染是一模一样的,都是那么的让人怜惜心疼。

    贺欣仿佛睡眠当中有意识到什么,嘟囔了一声,又睡下了……

    贺臣风在这儿静静地看着她好长时间,心情复杂凌乱得失去了方向,他现在也无从跟曲染说起,毕竟,曲染若是知道贺欣就是他们的孩子,她会兴奋的同时,也会痛苦不堪。

    这个时候,她只适合养病。

    此刻,贺臣风的手机也传来了医院前来的信息,是有关于曲染的手术问题,风险依然还是很大,但是院方聘请而来的教授和专家经由分析之后,还是决定给曲染动手术。

    这让贺臣风无不感到喜悦的同时,又是万般的惊愕骇然,还是担心她的,只是……他好像无路可走了,只能用这个办法让曲染重见光明。

    ……

    贺欣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原本撒落一地的玩具和拼图,在这个时候是被很整整齐齐的放回了原来的地方,而这个拼图,她一看就知道一定是爸爸的杰作。

    尤其在拼图上还有贺臣风的字条:“欣欣,爸爸其实很爱你。”

    一句爱语,让贺欣的火气在不由自主当中被掐灭了,只是,她果然也是不善于表达自己的人,也是善于掩饰的人,明明眼底这一会儿有喜悦的因子在跳动,可是却在下一秒立马收敛,“才不信你嘞!我就知道你和妈妈都想要争夺我的抚养权,才会对我好是吧,我都不跟你们,我要离家出走。”

    说着,贺欣仿佛还真有这个念想,把平时存下来的钱全部塞入了书包里,临走的时候望了一眼拼图,仿佛既想带走,又不想带走,最终还是在犹豫了片刻后,把拼图也一并塞入了自己的书包里。

    沈乔家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故之后,沈乔总算是回到了学校念书,有关于沈乔妈妈是贪官的事情也在学校里传开了,虽然沈乔平时不欺负人,但是也有不少同学喜欢挑事儿,这会儿在见到沈乔时,立马奚落,“沈乔,原来你妈妈是贪官啊,你身上的衣服鞋子,还有你的书包,原来都是你妈妈贪回来的。”

    一小同学围堵着沈乔,目中无人的打量着沈乔,既然都念贵族幼儿园的小朋友,家里通常都是巨有钱的,自然性子也很容易傲慢无礼。

    沈乔不想说话,直觉就想立马避开他们,可是小同学宋彬却就是阻挠在他跟前,“想逃啊,没那么容易,我们最鄙视贪官了,贪得无厌,没有良心……我看你跟你妈妈一样没良心吧。”

    “你妈妈以后要在牢里生活,你爸又赚不了钱,沈乔,你以后怎么办啊!真是可怜。”宋彬仗势欺人的继续围堵在他的跟前,看起来就是那样得瑟不已的审视着沈乔。

    “让开。”沈乔也有点儿火气了,大声的嚷嚷,虽然知道重新来学校念书的话一定会被同学们耻笑的,但是这种感觉并不好,沈乔心底很沮丧。

    “叫谁让开啊你?我要是就不让呢!”宋彬昂头,模样很嚣张。

    沈乔性子较为温和,“我从来没有欺负过你们,也没有和你们交恶,宋彬,你让开吧,让我进去教室。”

    “你是没有欺负我们,可是你妈妈欺负了很多人啊,我们就是看不顺眼,恨不能把你暴揍一顿。”宋彬是比他们大一岁的孩子,因为成绩不好,在幼儿园里留级了,他自诩是班级里的大哥大,贺欣则是大姐大,两人在班上一直就是称王称霸。

    贺欣此刻背着书包看到宋彬在堵着沈乔的路,立马很仗义的奔向他们,“喂,臭小子,你欺负我的朋友啊!”

    宋彬见到贺欣立马换了个人似的,道,“怎么敢啊!走,我请你吃冰去,小卖部的大婶说给你留了巧克力口味的。”

    宋彬一副讨好贺欣的样儿,还真是上前要牵她的手,却被贺欣给拒绝了,“臭不要脸,留着给你自己吃吧,你最好不要给我欺负沈乔,沈乔是我朋友,欺负他就是欺负我。”

    “还有,沈乔是沈乔,他妈妈是他妈妈,两个人不要混为一谈,你给我小心点。”贺欣倒是聪明,仿佛就是很清楚宋彬欺负沈乔就是因为听说沈乔妈妈是贪官的事。

    贺欣这个时候果然是有“大姐大”的风范,上前拽着沈乔的手就走,“跟我走,以后看谁敢欺负你!”
小说推荐